四个愿望

区曼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5期

          常常遇见家有未成年子女的年轻母亲,其中不乏面色苍白、周旋于工作与家庭之间、疲惫 又沮丧、毫无快乐可言的职业妇女。她们对自己必须身兼数职颇感无力,但是又不愿放弃工作,做个家庭主妇。她们抱怨:我的时间全被孩子给绑死了,工作时力不 从心,更别提去发展自己的兴趣、交友或进修了!

           我家也有未成年孩子,当他们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儿时,我的生活也是围绕着尿布、家事、游乐园打转。尤其因为哺育母乳,孩子几乎是日日夜夜黏在身边。即便偶尔独自出门,也是紧张兮兮,最多两个钟头,之后必定回家,因为深怕孩子张大著一张嘴,哇哇哭闹肚子饿!

           当初顶着硕士头衔,做个全职的家庭主妇,是我自己的抉择。因为深信教养孩子是身为母亲的神圣责任与任务,绝对应该放在优先的地位。况且一天就只有24个小时,“仅仅”是孩子与家事都让我喘不过气来了,怎么还会有心思与精力去为事业打拼?

          不可否认地,那段时间,生活圈子确实变小了。最常见面的朋友,是孩子的朋友的母亲;最常去的场所,是有沙堆、滑梯与秋千的游乐场。

         有 一天, 孩子入睡后,我偷得难得的清闲,坐到沙发上,沉淀心思,来到主面前。一番祷告之后,随即拿起纸和笔,将心中的愿望记了下来:

          读经。希望好好研读圣经,熟悉神的话语。
英文。我原本学的是英文专业,自从在德国安家,在德语环境的层层包围下,我的专业竟渐渐生疏了。盼我的英语能派上用场。
写作。我心中有好多情感、想法欲表达。
音乐。弹奏乐器,是我从小就有的心愿。

          写下心愿后,日子照常周而复始,什么都没有发生。老大将近3岁时,老二又来报到……那张志愿表最终不知丢到哪里去了。时间一久,连我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

志愿表中的前三项,串联了

           老二两岁时,我们举家从巴伐利亚省搬到德国的西南角,也就是德、法、瑞3国的交界处。等全家人适应了新环境,老二也3岁了。就在老二上幼稚园前不久,一位不太熟的朋友,建议我去邻近瑞士的巴赛尔参加英文查经。我抱着好奇,趁女儿上午在幼稚园的时候,真的前往巴赛尔。

          蓦然回首,这样一周一回去参加小组讨论,听、读释经,再加上每日读经文、写作业,一恍眼,竟然已经整整7年了!不仅已将所有的课程完成一遍,还乐此不疲。

           7年间,我用英文仔细研读了圣经,结交了许多朋友——他们来自世界五大洲,有着不同的肤色和同样的爱心。我的视野拓宽许多。

           从参加查经的第2年起,我开始认真写作。上帝为我一一开门、准备平台。现在,我有幸在文字事工中看见上帝的呼召。

           上帝的作为何其神妙!当初我志愿表中的前3项,祂竟奇妙地串连起来,让我不仅在圣经知识方面长进,英语有用武之地,而且写作更是以荣神益人为目标,而不是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或一味追赶潮流。

           而且,多年之后我才得知:住在德国,若要参加这个国际性的英语查经组织(BSF,Bible Study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唯有搬到我们现在居住的这个城市才有可能。因为此地可以轻易跨越边界去瑞士参加活动。其余的城市,不是没有这个组织,就是 只有晚上的课程,对家有幼儿的母亲来说,并不方便。

           原来当初上帝预备我们搬家,有着对我的美意!

剩余的音乐缺角,补圆了

           那么我的第4个志愿呢?上帝是否忘记了?

           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现在家里常常流泄的“现场音乐”,竟是由我的双手弹奏出来的!

           话说大女儿学琴已有3年的时间。之前我听她、看她弹琴,只晓得欣慰地享受,并没有萌生自己去试一试的念头。毕竟,大学时有自学长笛挫败的经验。我觉得在自己真正下定决心之前,还是不要开始的好,免得又落得两天捕鱼、三天晒网,有始无终。

          奇妙的是:有一天,我不知不觉走到琴边,坐下来,翻开女儿的乐谱,开始一个键、一个音地练习。结果不练则已,一练便一发不可收拾。自己乐在其中不说,更激励了女儿勤加练琴,因为她觉得老妈颇有迎头赶上的架势!

           我也惊讶自己的无师自通,竟然能跟上女儿习琴3年的水准!此后便越练越有劲儿。每天坐在琴边一个钟头以上不说,还整天心心念念。甚至前两天卧病在床,最焦急期待的,也是键盘上快速移动的手指,以及变幻出的乐音。

          不知道这份对弹钢琴的热情打哪来,只知道:悄然间,它就来了。

          然后,我在自己不甚熟练但日益进步的琴声中,忆起了当年的4个心愿。那个剩余的音乐缺角,现在似乎补圆了……

凡事都有定时,交托吧!

           可见,万事都有定时,不是吗?看圣经就知道,对耶稣来说,“神的时候”非常重要。当耶稣的兄弟催促他到犹太地去,向众人展现祂的大能时,耶稣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7:6)

          上帝对我展现的恩典,证实了祂的应许:“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你们需用的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上帝希望我们按本分、 能力、时间做事,祂希望我们认识祂、读祂的话语,祂也希望母亲能认真、专心地教养孩子。祂了解我们女人渴望友情、喜乐,希望充实人生、实现自我。我们只要 将自己的心愿交托给祂,祂会在适合的时机,为我们做最恰当的安排。
物质方面,祂并没有给我大富大贵,因为祂知道物质的索求像个无底洞,永远没有止境,并不是平安喜乐的保障与泉源。但是祂顾及我内心深处真正的需要,祂了解我灵魂深处的饥渴,给我心灵上莫大的满足!

           谁说家庭主妇没有长进的机会?谁说全职母亲是孩子与家务的牺牲品?一切全看我们怎么去衡量轻重与优先级,看我们是否愿意将责任同时看成是恩典,劳苦时不忘享受其中的乐趣。还有,就是耐心等候上帝的时间。

          别忘了:凡事都有定时。

作者为台湾大学外国语文学系学士、德国爱尔兰恩─纽伦堡大学戏剧硕士。现住德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