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写作的“拇指姑娘”(欢然)2018.12.20

欢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12.20

 

2017年1月,我结婚了。从大学毕业罹患精神疾病到结婚,我经历了艰难的25年。

(一)

我的病状最严重的时候,是想马上自杀。自杀的念头似乎不是我自己的头脑里产生的,而是某种外来的强大势力,使劲灌输进我的意识里面的。如果是在马路上行走,我就有马上滚到路中央车轮下的念头;如果是在楼上,我就有跳楼的念头;如果是在厨房,就有用刀自戕的念头……

我先后3次入住精神病院(1992,1994,2005),看过很多痛苦的病人,自己也吃过很多苦。有一次我走进餐厅,看见一个女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滚,不知是肢体疼痛还是精神痛苦,脸都扭曲了……

有一次,晚饭以后,走廊上一阵骚动。我跑过去看,原来是进来一个新病人,而且浑身肮脏不堪。医生、护士一鼓作气地把她拖进浴室,用刷地的刷子把她刷干净了。第二天又给她理发。终于,她旧貌换新颜,看起来像样多了。只是我每想到那刷地的刷子,就觉得她的人权受到侵害。

我第3次进医院后,一个14岁左右的小女孩,粘住我问了很多问题,跟她的学习和学校人际关系有关,我都回答了。第二天,她被两指宽的带子绑在床上,医生称带子为“保护带”。那个女孩一直大声求助,要救死扶伤的医生、护士把她放开,但没有人理会她……

后来,她一直粘着我,跟我说了她家和她自己很多的事。她说话很有条理。我觉得她只是有心理问题,需要辅导,却不知为何进了精神病院。我于是向她传福音,她接受了!

我自己有否被“保护带”捆过,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第二次住院时电击过,很恐怖,当场大小便失禁。醒来后,我独自挣扎着从水泥台子上下来,自己处理污物。

平时,若病人不听话,医生常用电击吓唬她们。一听要“上电”,病人马上乖起来。

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回答是:我在神那里还有出路!而且,我想把我的见证写下来,帮助更多痛苦中的人找到唯一出路,就是耶稣。

(二)

2002年6月,我与四五个姊妹登凤凰山。在山上,以琳姐让大家写一篇“登山有感”,结果我写的被大家赞为第一名。后来以琳姐在讲道时,也朗读了这篇文章。我于是坚定了用笔服事的信心。

我所在的教会,酝酿办刊物。我参与了。不过,因为大环境不好,怕暴露,刊物“流产”了。那时,我正遇到职业生涯的转折点——我被赶出了单位的党群部门(党群工作部),成了翻译部门的笔译人员。

我以为从此我没功夫再写作了。没想到,这却是我写属灵文章的开始。在此之前,我写的全是生活散文。

2004年,我的第一篇信仰文章在《海外校园》上发表。我原本想用笔名“沙若”,因为我的英文名是Sarah。不过,编辑说最好用中文名,于是我更名为“欢然”。编辑电邮回复说,这个笔名令她眼前一亮。

过去我写文章,要迎合属世报刊的胃口。现今写属灵文章,却可以不管这些,写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我感到这是一种解放!

这第一篇文章的稿费,也是几经周折,过了近两年,才由一个陌生人从国内某地寄给我。海外校园杂志社如此认真、负责地对待我这么个无名小作者,我真是感动!

我发表第二篇文章, 已经是7年之后。这7年中,经过读经、祷告、听道,我被神陶造,更深地对付自己的罪。神用《罗马书》12章1节鼓励我,献上自己当活祭。神又对付我的动机,特别是我想出风头、想出名的欲望。在异象中,我把自己手中的笔交给了神,恭恭敬敬地说,绝不写神旨意之外的东西,一切由神掌管。如果我动机不纯,就求神拦阻、管教。

2011年,我在某英语网站上学习英语。主播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老师,她的声音、她的热情、她的经历,都吸引了我。她圈粉上千上万,但个人生活不幸,嫁了老外、生了儿子,却又离婚,患有抑郁症。她的不幸,让我心生怜惜。她对成功的疯狂追逐,又让我觉得她走错了路。我很想告诉她,那些所谓的功成名就,只不过是虚幻的泡影,不值得去追求,更不值得付出健康作为代价。

我在她的博客里留言,说我有相似的疾病,信耶稣可以得到帮助。她没有回应。不久之后,她自杀了。

我不禁为她流泪,一个可爱、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魔鬼吞吃了。我决心多写信仰文章,帮助那些痛苦的人。我很理解那些自杀的人。那种强大的、把自杀意念灌注到人意识中的力量,几乎是难以抗拒的。只有呼求耶稣,才能与之抗衡。

(三)

魔鬼也不想放过我!婚后,我想要孩子,就急着停药。结果失眠,并有自杀的念头。有一次去教会,路上就感觉黑暗权势在逼近,似乎全杭州的人都跟我作对。路上的行人也似乎都恨恶我。一个声音更是对我说:你从小就爱出风头,得了那么多奖状!现在又写文章出风头!你以为大家都爱你呀?大家恨死你了。巴不得你早点死!你就从六楼上跳下去吧!

站在六楼的走廊上,我像屈原一样,在心中发出天问:神啊,你在吗?是你要我死吗?你说过不能杀人犯罪。自杀也是杀人,我怎能违背你命令呢?若是你要我死,请现在立即杀了我,但我绝不自己动手!

神当然没有杀我。于是魔鬼没有得逞。

我想:魔鬼为什么要我死?难道我活着,对它是个威胁?我不能让这些年的苦都白受了!我要努力按神的心意,写出文章来对付魔鬼、揭露他!让所有的苦都变成祝福!

于是,我写下《断弦》、《蓝色的忧郁》、《换一种活法》等文章,写下我怎么被耶稣从自杀之路上带回,只求那些想自杀的人能借此看见且信耶稣。

在《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中,我写到我找寻另一半的经历——好似拇指姑娘的漂泊。她坐在一片树叶上,由一只蝴蝶牵引著向前漂。我用蝴蝶暗喻那些按神旨意来带领我的牧者和兄弟姐妹,他们牵引着我向正确的方向行进。而我之所以自喻为拇指姑娘,是因为看到自己的渺小、无能。

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写文章,在全世界打开传福音之门,使更多人信福音。这是我写作的初衷,也是最终目的。盼望更多的基督徒兴起来,用笔写下神在自己身上的作为,见证神!

 

作者现居中国杭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