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禅修的本质

星余

本文原刊于《举目》41期

         2009年7月25日的《澳洲新报》周刊1087期,封面以“体悟自我、拥抱当下”为题,推介内文《从内观Vipassana学习生活的艺术》。我之所以 注意到这篇文章,首先因为我是传道人,对大众媒体中宗教性的讯息应予关注。其次因为近来几位私交和教会的慕道友,都向我提及,他们或在公司,或通过家人, 接触过静观或瑜伽等带有宗教色彩的修习方法(虽然宗教性已淡化)。我因而郑重浏览了一批相关网页,察觉到此类宗教正以相当高的姿态推介自身。

        《从内观Vipassana学习生活的艺术》这篇文章的作者名苏晓晴,自述是一位来自台湾的雅皮女士,生活颇为逍遥,内心却不平静。她一方面为了摆脱失恋的阴影,一方面受“提高情绪控制力和心灵敏感度等”的吸引,参加了十天的免费内观禅修课程。

          作者说,即使在课程结束后,自己对内观并不完全认同。在禅修过程中,她也对某些理论颇为怀疑。但是,内观技巧确实对她有不少帮助和影响,比如恢复和保持内心平静,提高自信和专注等,因此认为值得撰文推荐。

           能带来心灵的平静与解脱,这对于身心饱受困扰的现代白领,是特别有吸引力的。更何况,课程完全免费(只有“自由奉献”),也不要求加入任何宗教组织,obligation free(一切自愿)。但是,内观禅修,真的是这样健康、单纯吗?

           我倒是觉得,正是这健康、单纯的假象,使人极易忽略内观禅修的宗教本质,以致陷入邪恶的陷阱而不自知。

这样也能称“科学”?

          苏女士文章伊始,列举内观能吸引人之处:

          1. 没有任何宗教色彩。
2. 实用性高。
3. 技巧科学。

          可是我读过全文、深入研究后,对其中的第一点、第三点,实在难以认同。

           作者认为,内观禅修没有任何宗教色彩,在练习期间,没有任何的膜拜、幻想或颂咒的程序,也不要求入教,因此“适用于全世界不同教派或不同年纪的人”。但是很明显,作者对“宗教”的定义,只涉及了宗教的某些表象,对宗教的本质并无认识。

          而内观禅修的理论,单凭作者的简单介绍,已是如假包换的佛教,因之不但以释迦牟尼为创始人,更将静观的整套方法,建立在佛教的基本教义上。甚至在解释现代人 为何不快乐时,也完全使用佛教用词(贪、嗔、痴)。因此,内观禅修虽无现代人所排斥的宗教礼仪和入教压力,却绝对要求修行者接受其背后的世界观,及其对修 行经验的阐释,实际是对佛教进行了高明的软性销售。

          至于“技巧科学”,实不知此“科学”是从何说起。如果任何能体验到经验的都能算为科学的话,那么可以勉强入围。但如此定义,则连梦境、幻觉和魔术,乃至骗术,也可以同登科学之殿堂。

           内观禅修在解释修行经验时,声称人所感受到的身体内部的跳动,就是构成人身体和整个宇宙的基本颗粒kalapa。Kalapa(英文翻译为 subatomic particle,中文译为“次原子粒子”)具有科学的外表,实际却非科学用词,因为原子和粒子本是不同的概念,再加上一个“次”,更是不知所云,自然也 就让人无从辩驳,其作用相当于虚构剧本的自保声明:“如有雷同,纯属偶然”。如果这样都算科学,那任何使用“宇宙”、“能量”、“气流”之类用词的迷信活 动,皆可称科学了。

           构成科学的并非经验,而是对经验的解释。任何人经过长时间的打坐和严格的静默,都会经验到一些感觉,也必定会比平时更 注意到身体和呼吸的变化。但若因为有“一种温暖并带有微微颤抖的感觉”,便相信这就是所谓“次原子粒子”,也未免太过轻率了。而任何对催眠和心理学稍有了 解的人都知道,人在冥想状态下,最容易接受外界的心理暗示,并深信不疑。

不折不扣的宗教

          再深入研究就不难发现,kalapa究竟何物,是否科学,根本不是内观禅修关注的焦点。Kalapa只是一个随手借来的名称,其重点根本不在于它是什么,而 是要借助它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因为一切都在变化,所以一切,包括你在内,本质就是空,就是无。”这其实就是佛教教义的精髓。

           如果你不接受这一解释,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觉悟,你根本无法享受到内观所许诺的“好处”。内观所给你的“果”,就是它本身的“因”。你从内观所得到的心灵平静和解脱,正是来自相信并以自身经验印証了内观背后的佛教教义。

           这 一个有关空无的觉悟,正是释迦牟尼用来破解生命苦难的关键。正如世界所有的大宗教一样,佛教最关注的也是苦难的问题,并以帮助众生解脱苦难为己任。释迦牟 尼认为,一切苦难的来源是无明,也就是对自己和宇宙万象的空无本质之不觉悟,惑于表象的实有,产生执著,因此不能脱离生老病死苦。唯有觉悟无明,才能断绝 我执,达到超脱生死的涅盘寂静。

           作为基督徒,我们可以欣赏释迦牟尼和许多佛教宗师的睿智,也可以感佩历代佛教修持者的善良和坚毅,但我们 却不赞同佛教对苦难根源的分析,更不能苟同佛教解决苦难问题的方法。对我们来说,耶稣基督的拯救,其真实性和效果都远胜佛教。而内观禅修这类现代修行方 法,是错误和危险的,它们以中性的包装,以现世可经验的利益,使人投入佛教或其他宗教体系的怀抱,因而错失基督的救恩。

           内观禅修及其当代 最主要的传播者葛印卡先生,坚称自己不属任何教派,也反对教派间的门户之争,但他所用的方法和理论,却完全就是小乘佛教(又称南传佛教、原始佛教)的正 统。其中英文网页,对此也直言不讳。难道一个人只要口头反对门户之见,就足以使别人(包括其他宗教的信众)都接纳他的主张便是不言自明的最高真理吗?因 此,葛氏及其同仁虽然打出“和平,宽容,谦虚”的旗号,本质却是武断和傲慢,甚至也不诚实。

          所以,当你还在相信,自己所接受的只是一套有益生活、有益健康的方法、技巧,而非参加任何宗教活动时,你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乘佛教徒。

跳上错误的大篷车

          此类“软销”的宗教之所以如此畅销,甚至在无神论的中国,都能堂皇进入政府部门和公司高层,正是因为推销者非常懂得现代人精神生活的烦躁、苦闷,许以听起来并不夸大的现实利益,且打消人对“入教”的顾虑。

          同时,他们也深知,现代人在丰富的精神刺激和物质享受之后,反而深感空虚、无聊,渴望寻找另类的经验。因此,内观禅修所有的严格的规定、艰苦的实践,不但不 是障碍,反而增加吸引力,既满足了人的猎奇心,还能使人証明自己的能力,让人在普遍的无助感中,觉得起码可以重新掌控内心。而人一旦开始尝试,推销者便用 心理暗示的技巧,灌输顶着科学名义、实则似是而非、无从証实的教义,并在对经验的不断解释中,强化人对教义的认同。

           现代人自称相信科学,其实对科学原理,以及超自然属灵世界,相当无知;对宗教的正邪真伪,了无分辨的能力,可资参照的,唯有主观经验。因此一旦得到某种经验,便很容易信以为真,一头栽入。

           但主观经验却是十分不可靠,且容易被误导的。更坏的结果,就是内观的修习者,渐渐不能满足于最初的体验,于是食髓知味,越陷越深。从起初的追求自由、解脱, 最终却落入魔鬼的掌控、捆绑,永绝于真正的生命。这是我所最担心的,也是我撰文呼吁主内弟兄姐妹,以及所有追求真理的朋友,慎思明辨、严加警惕的原因。

         圣经清楚告诉我们,魔鬼从起初就是说谎的,所以并非所有的属灵经验都是真实的,都是出于善的。只有根据上帝在圣经中清晰且永不改变的启示,我们才能分辨、识 破魔鬼的谎言。只可惜,包括许多基督徒在内的人,常常会因无知而进入两个极端,不是完全忽略属灵世界、排斥神蹟,就是对所有的属灵经验极度迷恋、盲目信 从。人这样不加分辨,就跳上现代理性主义或后现代经验主义的大篷车,实在令人痛心、惋惜。

并非是门户之见

         有人问,如果内观禅修确能带给人心灵的解脱和快乐,即使宣传佛教又有何妨呢?为何我们要有宗教的“门户之见”,对他们横加指责,而不让更多人享受到修习的好 处呢?我的回答是,毒品或许能带来短暂的好处,最终却给人长期的祸害。内观禅修的好处,也是短暂且非常有限的。然而它使人自绝于天国门外的祸害却是久远 的,甚至是永久的。

           更何况,内观禅修对健康的益处,并未真有科学验証。冥想带人进入的灵界,更是危机四伏,充满陷阱。我们实不该为了有限的现世利益,就拿自己的灵魂作赌注。

          再退一步说,冥想带来的好处,我相信基督徒的祷告也能做到。祷告需要的代价,和禅修者付出的时间和艰苦无法相比,可效果却是云泥之别——基督徒借着祷告,与 又真又活、至圣至善的上帝沟通,使我们的生命充满了光明和喜乐,并得以在世上参与上帝的工作。这样的结果,岂不是远胜过佛教徒藉禅修証悟的空无和寂灭境 界?只可惜大多数基督徒,都不懂得好好享用这一特权。

作者来自上海,现在澳洲悉尼牧养国语堂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