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得救记(黄弟兄)2019.05.22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9.05.22

黄弟兄

在我父亲蒙恩得救100天的日子,我想写下一些文字作为纪念,同时也见证神的奇妙救恩。

去年6月2号早上,我接到妹妹的电话说:“父亲被确诊晚期肝癌,医生说没必要治了,如果情况好的话还可以拖到过年。”听到这个消息,我愣住了,因为我忘记我父亲已经好久了。我从小被外婆带大,6岁才回到父母身边,和我父亲关系一直不好,父子间没什么感情;年岁渐长,我们慢慢恢复了一点亲情,但父子关系始终很冷淡。

信主前还好一点,每次春节回家我们还能在一起能喝酒抽烟聊天,信主后我不喝酒不抽烟,他又不爱听福音,所以父子间的感情又淡了。不过父亲对我女儿极好,我看着也很欣慰,心想:“等女儿大了就可以给爷爷传福音,想必爷爷能听吧!”

2016年春节过后,因为房产证的事,我们父子在电话里吵了两次,这叫我对父亲很失望,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父亲。我一直以为自己对父亲没什么感情,但当我听到父亲要死的消息后,痛苦忧伤一直压抑着我,让我晓得血脉亲情是不能割舍的。

我父亲才70多岁,尚未信主得救,怎么就要死了?我该怎么办啊?想到不信主的父亲要去到那永远的地狱,我就伤心,我不敢去想那会是怎样凄惨绝望的光景,我恨自己以前太要面子,两年多从来没给父亲打电话,总以为还有时间,现在想传福音都不知怎么开口。

晚上祷告的时侯,我将我父亲的事交托给神,心里才好受一点,我知道只有神能拯救我父亲。我和我父亲相隔万里之遥,也无法回去看他,唯有把一切交托给全能的上帝。

第二天我就和女儿一起为爷爷的信主得救,禁食(晚餐)祷告3天。之后每一天,我早晚都为父亲祷告,不过没有打电话给他,因为妹妹说,肝癌的事没告诉我父亲,也叫我不要说,希望他这样能多挨些日子。

这样过了1个月,圣灵感动我心里有平安,我才打电话给我父亲,父亲接到我电话,也很开心,好像我们并没有两年未联系,我们随意聊了一些家常,5分钟左右的通话时间,我没能给父亲传福音。

我老家是个县城,是个福音荒凉之地,我在那里生活了20几年,有许多亲人、朋友和同学,可是却找不到一个信主的。县里也有个教堂,聚会的大部分是老人,我完全不认识。找谁去跟我父亲传福音呢?我束手无策,只能把父亲的情况分享给弟兄姐妹,请大家代祷,一起祈求神的怜悯。

到了7月底,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刚确诊的时候,医生说还能挨过这一年,但此时我妹却在电话里告诉我:父亲可能就剩3个月了。这些噩耗催逼我更加迫切地祷告,祷告中我得了感动,就是我要请妻子小娅趁著回成都参加我表妹婚礼的时候,去给我父亲传福音。

我表妹本决定6月份举行婚礼,谁知没多久她又把婚礼延期到9月底,因为没有合适的酒店,当时我还笑他们太讲排场,现在我才明白这个婚期改变原来是神奇妙的安排。

我和妻子结婚10多年,分居6年,直到来美国的前两个月,才在神的恩典下又走到一起,所以她将近7年没见过我父亲,加上她信主又晚,信心软弱,我实在担心她如何把福音传给我父亲?当我在电话里请妻子给我父亲传福音时,她说她都不知道决志祷告该说什么,但她愿意去,我想这也是神在我妻子心中做了善工吧!

离表妹婚礼的时间越来越近,父亲的身体更加不好,到了9月份,父亲就住进医院,每天都要吃止痛药。听到这消息,我的祷告也越来越急迫,那些天我几乎都是哭喊著向神呼求:求祂降下那无尽的怜悯,临到我那愚昧刚硬的父亲,因为我晓得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妻子回四川的前两天,她说她很紧张,我们就一起禁食祷告,求神加给她传福音的智慧和能力,也改变我父亲的心。那天起,我也决心为父亲的信主长期禁食祷告,一直到父亲信主或离世。9月19号,小娅上了飞机,我打电话给我母亲,告诉她小娅回去了,叫她稍作准备。我母亲也告诉我父亲刚好今天出院,这真是何等巧合的事,又见证到神奇妙的带领,给父亲预备听福音的时间。

小娅到我家之后,就在电话中给我:父亲的精神很好,一点不像癌症晚期的样子,收到她的礼物很高兴,她讲福音的事,父亲也愿意听,只是家里人多,不方便多讲。我听了心里很受安慰,叫她多祷告,有机会就去给我父亲讲福音。从父亲的变化中,我知道神在听我们流泪的呼求,神正在叫我父亲刚硬的心变得柔软,只是我心中仍没有平安,因为我还没有领受到父亲得救的确据。

9月19到22号,我在堪萨斯一个特会做义工。我每天都看到弟兄姐妹在火热地投入,我的心却挂念著远方的亲人。礼拜五晚上的聚会中,牧师在台上分享父子关系修复的信息,当牧师祷告时,我想到我父亲就哭了。

我向神呼求说:“主啊,你是全地的主!你在这里行了这么大的事,你能在这些活着又信你的人身上修复父子关系,你难道不顾念我和我父亲吗?现在我父亲都快死了,你还不来施行修复拯救,你还要等到几时呢?”

祷告完之后,立时就有极大的平安临到我,我知道神终于怜悯了我,听了我的祷告。那时是中国的时间——礼拜六上午,我妻子正和亲戚们一起坐火车去成都参加表妹的婚礼。

第二天我喜乐得不得了,那极大的平安一直在我心中,晚饭后我将好久没唱的诗歌本拿出来,一首接着一首,唱歌赞美神。等到晚上8点——中国早上的9点,我打通妻子的电话,将昨天晚上的见证告诉我妻子,叫她等婚礼结束后,就可以回去带领我父亲做决志祷告了,我相信父亲肯定会信,因为神应允了我的呼求。

没想到我妻子告诉我,昨天上午10点(美国礼拜五晚上9点),她坐车去成都之前,去看了我父亲,当时房间没其他人,她便又给我父亲讲耶稣,并问他愿不愿意信耶稣?我父亲说愿意信,于是她就领我父亲做了决志祷告,之后我父亲很高兴,还叫她将决志祷告的话写下来给他,他要天天去读。

感谢神!我好开心。连表妹的婚礼都来不及多关注,我就想和父亲说话。挂了妻子的电话,通过我的妹夫,我和父亲连上了视频。3年了,我终于再次看见自己的父亲,比以前老了好多,父亲一看到我,就笑了,笑得好甜好真,那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笑脸,父亲对我说:“儿子啊,小娅讲的耶稣,我信了,我好喜欢、好喜欢……”

父亲连着说了好几个好喜欢,看见父亲笑得那么开心,我和女儿都忍不住哭了,我想到他能和我们一起得到这美好的福分——永远的生命,我心里充满了喜乐和感恩。

放下电话,我马上联系县城教会的方牧师,请他来为我父亲施洗,牧师也答应了,我们商量好等我妻子回来以后,就为我父亲施洗。第二天妻子从成都回来后,父亲却一直在昏睡,没怎么醒过。

第三天早上(中国时间24号晚上),我又打电话问我妻子:“父亲醒了没?”她说:“还是在昏睡。”听到这,我的心又沉重起来,我想如果父亲不能受洗的话,得救会完全吗?我叫妻子打开视频,我要看看他。妻子来到父亲房间打开视频,屋里灯光昏暗,母亲和妹妹坐在一旁看电视,父亲盖著被子,侧身朝墙躺着,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盯着手机,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一个异象——一道光降下来,接走了我父亲的灵。我叫妻子回自己房间,对她说:“父亲走了,我恍惚间看见他被接走了。”

那一刻我满脸都是泪水,但心里却没有悲伤,只有感恩和平安。我们就一起祷告感谢神,感谢祂的怜悯慈爱,赐给我父亲永生的福分。祷告完之后,我和妻子一起唱着赞美的诗歌——

……

常常祷告,

耐心等候,

主做事有定时,

流泪撒种,

必欢呼收割,

相信就有喜乐,

……

从那天起,父亲就没清醒过,我再也没和他讲上电话,父亲最后留给我的,就是信主那天像天使一样纯真的笑容。

10月3号下午,父亲走了。那一刻是美国的凌晨,我还在睡梦中。后来我三姨对我说:“他死前没有受罪,睡着睡着就走了。”我妈说:“他走得很安静,没拖累人。”

是的,我更晓得,我父亲离开时不仅没有受罪,而且他的罪都被主耶稣洗净、赦免了;他离开时不仅是很安静,而且是带着灵里的平安走的;他睡着就走了,他是在主里睡了,有一天我们在天家还会再相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