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得救記(黃弟兄)2019.05.22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9.05.22

黃弟兄

在我父親蒙恩得救100天的日子,我想寫下一些文字作為紀念,同時也見證神的奇妙救恩。

去年6月2號早上,我接到妹妹的電話說:“父親被確診晚期肝癌,醫生說沒必要治了,如果情況好的話還可以拖到過年。”聽到這個消息,我愣住了,因為我忘記我父親已經好久了。我從小被外婆帶大,6歲才回到父母身邊,和我父親關係一直不好,父子間沒什麼感情;年歲漸長,我們慢慢恢復了一點親情,但父子關係始終很冷淡。

信主前還好一點,每次春節回家我們還能在一起能喝酒抽煙聊天,信主後我不喝酒不抽煙,他又不愛聽福音,所以父子間的感情又淡了。不過父親對我女兒極好,我看著也很欣慰,心想:“等女兒大了就可以給爺爺傳福音,想必爺爺能聽吧!”

2016年春節過後,因為房產證的事,我們父子在電話裡吵了兩次,這叫我對父親很失望,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有主動聯繫過父親。我一直以為自己對父親沒什麼感情,但當我聽到父親要死的消息後,痛苦憂傷一直壓抑著我,讓我曉得血脈親情是不能割捨的。

我父親才70多歲,尚未信主得救,怎麼就要死了?我該怎麼辦啊?想到不信主的父親要去到那永遠的地獄,我就傷心,我不敢去想那會是怎樣淒慘絕望的光景,我恨自己以前太要面子,兩年多從來沒給父親打電話,總以為還有時間,現在想傳福音都不知怎麼開口。

晚上禱告的時侯,我將我父親的事交託給神,心裡才好受一點,我知道只有神能拯救我父親。我和我父親相隔萬里之遙,也無法回去看他,唯有把一切交託給全能的上帝。

第二天我就和女兒一起為爺爺的信主得救,禁食(晚餐)禱告3天。之後每一天,我早晚都為父親禱告,不過沒有打電話給他,因為妹妹說,肝癌的事沒告訴我父親,也叫我不要說,希望他這樣能多捱些日子。

這樣過了1個月,聖靈感動我心裡有平安,我才打電話給我父親,父親接到我電話,也很開心,好像我們并沒有兩年未聯繫,我們隨意聊了一些家常,5分鐘左右的通話時間,我沒能給父親傳福音。

我老家是個縣城,是個福音荒涼之地,我在那裡生活了20幾年,有許多親人、朋友和同學,可是卻找不到一個信主的。縣裡也有個教堂,聚會的大部分是老人,我完全不認識。找誰去跟我父親傳福音呢?我束手無策,只能把父親的情況分享給弟兄姐妹,請大家代禱,一起祈求神的憐憫。

到了7月底,父親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剛確診的時候,醫生說還能捱過這一年,但此時我妹卻在電話裡告訴我:父親可能就剩3個月了。這些噩耗催逼我更加迫切地禱告,禱告中我得了感動,就是我要請妻子小婭趁著回成都參加我表妹婚禮的時候,去給我父親傳福音。

我表妹本決定6月份舉行婚禮,誰知沒多久她又把婚禮延期到9月底,因為沒有合適的酒店,當時我還笑他們太講排場,現在我才明白這個婚期改變原來是神奇妙的安排。

我和妻子結婚10多年,分居6年,直到來美國的前兩個月,才在神的恩典下又走到一起,所以她將近7年沒見過我父親,加上她信主又晚,信心軟弱,我實在擔心她如何把福音傳給我父親?當我在電話裡請妻子給我父親傳福音時,她說她都不知道決志禱告該說什麼,但她願意去,我想這也是神在我妻子心中做了善工吧!

離表妹婚禮的時間越來越近,父親的身體更加不好,到了9月份,父親就住進醫院,每天都要吃止痛藥。聽到這消息,我的禱告也越來越急迫,那些天我幾乎都是哭喊著向神呼求:求祂降下那無盡的憐憫,臨到我那愚昧剛硬的父親,因為我曉得神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妻子回四川的前兩天,她說她很緊張,我們就一起禁食禱告,求神加給她傳福音的智慧和能力,也改變我父親的心。那天起,我也決心為父親的信主長期禁食禱告,一直到父親信主或離世。9月19號,小婭上了飛機,我打電話給我母親,告訴她小婭回去了,叫她稍作準備。我母親也告訴我父親剛好今天出院,這真是何等巧合的事,又見證到神奇妙的帶領,給父親預備聽福音的時間。

小婭到我家之後,就在電話中給我:父親的精神很好,一點不像癌症晚期的樣子,收到她的禮物很高興,她講福音的事,父親也願意聽,只是家裡人多,不方便多講。我聽了心裡很受安慰,叫她多禱告,有機會就去給我父親講福音。從父親的變化中,我知道神在聽我們流淚的呼求,神正在叫我父親剛硬的心變得柔軟,只是我心中仍沒有平安,因為我還沒有領受到父親得救的確據。

9月19到22號,我在堪薩斯一個特會做義工。我每天都看到弟兄姐妹在火熱地投入,我的心卻掛念著遠方的親人。禮拜五晚上的聚會中,牧師在臺上分享父子關係修復的信息,當牧師禱告時,我想到我父親就哭了。

我向神呼求說:“主啊,你是全地的主!你在這裡行了這麼大的事,你能在這些活著又信你的人身上修復父子關係,你難道不顧念我和我父親嗎?現在我父親都快死了,你還不來施行修復拯救,你還要等到幾時呢?”

禱告完之後,立時就有極大的平安臨到我,我知道神終於憐憫了我,聽了我的禱告。。那時是中國的時間——禮拜六上午,我妻子正和親戚們一起坐火車去成都參加表妹的婚禮。

第二天我喜樂得不得了,那極大的平安一直在我心中,晚飯後我將好久沒唱的詩歌本拿出來,一首接著一首,唱歌讚美神。等到晚上8點——中國早上的9點,我打通妻子的電話,將昨天晚上的見證告訴我妻子,叫她等婚禮結束後,就可以回去帶領我父親做決志禱告了,我相信父親肯定會信,因為神應允了我的呼求。

沒想到我妻子告訴我,昨天上午10點(美國禮拜五晚上9點),她坐車去成都之前,去看了我父親,當時房間沒其他人,她便又給我父親講耶穌,並問他願不願意信耶穌?我父親說願意信,於是她就領我父親做了決志禱告,之後我父親很高興,還叫她將決志禱告的話寫下來給他,他要天天去讀。

感謝神!我好開心。連表妹的婚禮都來不及多關注,我就想和父親說話。掛了妻子的電話,通過我的妹夫,我和父親連上了視頻。3年了,我終於再次看見自己的父親,比以前老了好多,父親一看到我,就笑了,笑得好甜好真,那是我從來沒見到過的笑臉,父親對我說:“兒子啊,小婭講的耶穌,我信了,我好喜歡、好喜歡……”

父親連著說了好幾個好喜歡,看見父親笑得那麼開心,我和女兒都忍不住哭了,我想到他能和我們一起得到這美好的福分——永遠的生命,我心裡充滿了喜樂和感恩。

放下電話,我馬上聯繫縣城教會的方牧師,請他來為我父親施洗,牧師也答應了,我們商量好等我妻子回來以後,就為我父親施洗。第二天妻子從成都回來後,父親卻一直在昏睡,沒怎麼醒過。

第三天早上(中國時間24號晚上),我又打電話問我妻子:“父親醒了沒?”她說:“還是在昏睡。”聽到這,我的心又沉重起來,我想如果父親不能受洗的話,得救會完全嗎?我叫妻子打開視頻,我要看看他。妻子來到父親房間打開視頻,屋裡燈光昏暗,母親和妹妹坐在一旁看電視,父親蓋著被子,側身朝牆躺著,一動不動。

我不知道說什麼?只是默默盯著手機,恍惚間,我彷彿看見一個異象——一道光降下來,接走了我父親的靈。我叫妻子回自己房間,對她說:“父親走了,我恍惚間看見他被接走了。”

那一刻我滿臉都是淚水,但心裡卻沒有悲傷,只有感恩和平安。我們就一起禱告感謝神,感謝祂的憐憫慈愛,賜給我父親永生的福分。禱告完之後,我和妻子一起唱著讚美的詩歌——

……

常常禱告,

耐心等候,

主做事有定時,

流淚撒種,

必歡呼收割,

相信就有喜樂,

……

從那天起,父親就沒清醒過,我再也沒和他講上電話,父親最後留給我的,就是信主那天像天使一樣純真的笑容。

10月3號下午,父親走了。那一刻是美國的凌晨,我還在睡夢中。後來我三姨對我說:“他死前沒有受罪,睡著睡著就走了。”我媽說:“他走得很安靜,沒拖累人。”

是的,我更曉得,我父親離開時不僅沒有受罪,而且他的罪都被主耶穌洗淨、赦免了;他離開時不僅是很安靜,而且是帶著靈裡的平安走的;他睡著就走了,他是在主裡睡了,有一天我們在天家還會再相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