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恐惧——猪流感的联想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朋友刚从台湾回北美,打电话来拉家常。她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台湾机场,约有30%的人戴口罩;到了日本,几乎人人都戴口罩。于是,她也戴上了。

       回到美国,在芝加哥转机,她戴着口罩走下飞机,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是机场惟一戴口罩的。最后,在“同侪压力”下,她取下口罩,以免成为“稀有动物”,惹来大家观看。

       这真是奇怪的现象。远在亚洲的日本和台湾,严阵以待;而重疫区美国,已有几万确认的病例,却人人一副安心的样子——猪流感爆开时,美国的航空公司免费让大家 改票,但有二位年轻人硬是不改行程,打算马上出发,到墨西哥好好玩一趟。这简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让采访他们的记者都“钦佩”不已。

        我想亚洲和北美的反应那么不一样,是因为亚洲经历过SARS(非典),从痛苦的经验中,学习到了宝贵的预防功课。我们身在北美的人,所受影响不像亚洲那么深刻,以致大家缺乏防范意识。

       不过,预防意识一定要有,恐惧心理却要克服。不然,恐怕还没有患上猪流感,就先得抑郁症了。

难缠的敌人

        要不要戴口罩,因时、因地而异。然而,预防并非意味着要活在恐惧中,草木皆兵。SARS传染期间,有朋友来信,描述自己得了忧郁恐慌症,日日起床一想到必须上班,恐惧迎面袭来。还不敢坐公共汽车,宁可走个把钟头去上班。就算走在路上,别人一声咳嗽,也会吓得胆战心惊。

       其实,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下,人虽没传染上疫症,也算是生了病——轻则因此难眠;重则落入恐慌症、忧郁症,身体功能也受到影响,抵抗力降低,甚至疾病连连……

       怎样对付内心的恐惧呢?恐惧是很难缠的敌人,人愈是不想恐惧,愈是恐惧缠身。有人说转移注意力就好了。问题是,忙碌过后,一不留神又是恐惧缠身,才晓得恐惧从未离开过。

感恩除恐惧

       大约八年前,我活在恐惧中,有二三年之久。就算窗外阳光普照,内心也是一片阴霾。那一阵子,我连续生了好几场病,时常进出急诊室,病痛一样接一样。

        圣经上说,在上帝的爱中是没有惧怕的,于是我开始恳求上帝的爱浇灌我,医治我对生病的恐惧。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我是靠着祷告,才感受到他的安慰的。

       彻底除去对身体疾病的恐惧,是在一个冬日的早晨。那日,阳光照入窗台,我突然领悟到,每一个日子都是上帝给的礼物。在这份领悟之下,我决定带着感恩的心,享受上帝赐予的每一日。

       从那一天起,我发现自己长久以来缠身不去的恐惧消失了。原来,感恩的心,把我内心的恐惧除去了。我的身体也随之愈来愈健康。

祈祷作用大

        细查自己,发现我惧怕的东西还真不少。于是我靠着上帝的恩典,一项项除去。我不敢说自己像无敌女金刚,但我尽可能把自己内心的每个恐惧都带到上帝的面前,求他医治。每除去一项,就仿佛打了一场人生胜仗。

        坐飞机就是一例。我没有恐高症,却害怕坐飞机。上飞机前一晚,一定彻夜不眠。每回搭飞机都会头痛欲裂,总要休养二天,才能恢复正常。

       然而去年底到以色列,我独自一人,通过以色列机场一关又一关的严密检查,两回被叫去从头排队,最后才得坐上飞机回加拿大。但是我内心隐蔽处有个地方是属于上帝的,内心的喜乐连连是环境夺不走的。

        另一次在法国机场,遇法航机师罢工,航班取消。我不得不在机场过夜时,没有看到任何其他女性,而我安安心心在硬椅子上入睡,感受到上帝的同在,知道朋友们为我祈祷,内心充满感恩……

        这几次经历,让我赞叹上帝对我的医治是何等完全!

       我坐飞机的恐惧,是怎么得医治的?答案很简单,就是祷告!以前,我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为坐飞机祷告(已经习惯坐飞机的后遗症啦)。但五年前,我认识了一位加拿 大信徒,她告诉我,她很爱坐飞机,就算飞机误了点,她也很快乐,飞机也是她传福音的地方。于是,我请她为我坐飞机祝福祷告。在那次祷告之后,我发觉自己不 但脱离对飞机的紧张与恐惧,而且开始享受坐飞机的过程!

       可别小看祷告的功效喔!我有一位严重恐高症的朋友,也是祷告后,完全得了医治。

向上帝求助

       我有一位挚友,八、九年前来自职场上的压力,让她得了严重的忧郁恐慌症;服用抗郁药物和看心理医师,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每天晚上,一想到第二天要上班,就痛苦万分。上班成了酷刑,她甚至害怕与上司、同事讲话,因为上司与同事说的话,都可能让她觉得喘不过气。

       尽管她专业能力很强,有傲人的学历、工作经历,但这样的惧怕,让她的专业能力难以发挥。

       她换了工作,但职场的压力与人际问题,并没有因而消失。

       她觉得抗郁药物和看心理医师不能根治自己的问题,决定倚靠主。虽然她仍照医师指示,服用抗郁药物,但是她开始花更多时间,默想上帝的话语,祷告,找出恐惧背 后的毒根,日日勉力靠主得胜。软弱时,她就打电话找朋友一起祷告……这是一段很长的心路历程。渐渐地,她从靠人祷告,学会了自己向上帝求助。

       在圣灵的光照下,她拔除了生命中的许多毒瘤,也学会了饶恕老板、为自己内心的苦毒认罪、从恐惧中得释放。她靠主对付负面思想,把职场安全感,建立在上帝身上。最终,她走出了忧郁症。

       不久前,我接到她的电话,得知她离职的消息。尽管离职本身涉及不公平对待,但挚友的内心漫溢着喜乐,生命显然已得着释放和自由。要是从前,没了工作,她会觉 得活不下去,因为工作是她的安全感。但现在,她不需要这样的安全感了,她心里对工作没有恐惧,相信上帝会有美好的安排。

        她还告诉我,上班的最后一天,她还坚持做完手边的工作,怀着饶恕与祝福的态度,向老板告别。她的主管送了她礼物,向她解释了自己的无奈与压力,并且称赞她诚实、正直的品 格,夸奖她在办公室十分得人缘。离职前,老板们还当着众人的面表扬她,谢谢她在公司付出的努力。这真是荣耀神的一刻。

结语

       面对猪流感流行疫症,谨慎是必要的,但恐惧则是毋须有的。面对人生的问题,置之不理是愚昧的,谨慎也是必要的,但恐惧仍是需要对付的敌人。

       你的生命中是否也有恐惧呢?

       上帝除去我们内心恐惧的方式可能各有不同,但他是为我们生命恐惧解套的源头。来,向上帝求助吧!

作者现居加拿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