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聚會轉移到網絡(王操)2020.06.15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6.15

王操

 

在當前形勢下,為了避免瘟疫傳播,基督徒被迫停止大型公共聚會,選擇通過網絡視頻進行主日敬拜。其理由不是因為懼怕對信仰的壓制,而是為了公共安全,故此網絡敬拜無可厚非。雖然在西方電視敬拜並非新鮮事,但在我們當前的處境中,網絡敬拜實在是新鮮的嘗試,需要客觀、認真地對待、考察。

首先,我們應該對科技的發展表示讚賞。因為在過去的時代,這樣方便的網絡視頻幾乎是科幻電影的場景,但如今科幻飛進平常百姓家,在特殊時期,為我們提供了一種絕佳的選擇。並且,縱觀歷史,每次媒體技術的大變革,都會帶來新的範式轉移,引起許多新生事物。無論好壞,我們都需要充分面對,並正確利用。

最近的一些小範圍調查顯示,網絡敬拜的形式對於年輕人很容易適應,而老年人不太適應。這不僅僅是因為老年人缺乏技術支持,不知道如何安裝、使用APP,還有其中一些已經習慣公共聚集敬拜的老年人,對視頻敬拜心存芥蒂。當然,這種戒心並非出於年齡,而是出於觀念。通常,較為保守的信仰群體傾向於抵制新科技帶來的形式變革。

在此,我想指出,真正的敬虔並非對形式的固守。屬靈的智慧讓我們能夠抓住實質不變的原則。就“書”這個觀念而言,就在10年前,人們想到的還是一沓厚厚的、印滿字的紙。但今日,電子書的普及已經改變了我們對書的觀念。人們在亞馬遜上買書,可能是紙張版,也可能是電子版。有些人詬病電子書,認為讀紙張書似乎更加敬虔。我想問持這樣觀念的人,為什麼不說讀羊皮卷或者竹簡更加敬虔呢?畢竟保羅讀的是羊皮卷呀!

可見,書的觀念是在變化的。從羊皮卷,到紙張書,再到電子書。書的實質不是材質,而是內容。我不認為某種載體更加敬虔。但是我承認,不同的載體有利弊之分。

書籍的變化是印刷、出版技術的變革。同樣,聚會的觀念也會受到技術變革的影響。有人擔心網絡敬拜違背了“聚會不可停止”的教導。我認為這是將形式代替了功能的實質。線上聚會與線下聚會確實有體驗上的差異。但我們不能輕易否定線上聚會的存在價值。

聚會的實質是屬靈的,並且有聖靈的交通在眾人的心裡。神的屬靈同在超越物理空間的限制。所以,不必過於強調物理性的聚集,而是應當強調聚會的人同感一靈。

聖經教導“聚會不可停止”的核心意義在於“天天彼此相勸”,而不是強調在一起完成儀式。雖然視頻敬拜的儀式感確實不如現場聚會,但就“天天彼此相勸”的作用,其實網絡具有巨大的優勢。

如今,許多受到交通和場所限制,不能常常聚集的弟兄姊妹,可以通過網絡常常在一起交通、禱告、查經。這相較於以前一週只有一次的聚會,其實更加頻繁。故此,對新科技善加利用,可以有效地補充牧養,實現聖經的教導。

我想,對於許多弟兄姊妹來說,當前的網絡聚會只是應對疫情的臨時方案。但經過這段時間的操練,網絡聚會也許會逐漸流行起來。我並不認為網絡聚會會完全取代現場聚會。但另一方面,網絡聚會不會隨著疫情的結束而停止。重要的是,正確地規劃和使用網絡聚會,以配合現場聚會,提升牧養的質量。

 

網絡敬拜的提醒

網絡敬拜可以節省交通和場地的成本。但也有許多明顯的弊端。認識這些弊端並非要我們否定網絡聚會,但有必要設計一些措施予以克服。

 

專注力

在波茲曼的名著《娛樂至死》中有一篇討論電視敬拜的問題。他認為某種媒體被刻上了某種烙印,決定其信息是嚴肅還是娛樂。確實如此。我們不得不承認,手機、電腦是一種多樣化的信息載體,對多數人來說,其最重要的作用是娛樂。這會導致視頻敬拜缺乏足夠的嚴肅性。並且,多樣信息的載體,很容易讓人分心,注意力不集中。

可以想象一下,一個人透過手機視頻正在敬拜,不時的有微信、淘寶或者其它的信息來打擾,他忍不住分心去看這些信息。這樣的打擾會使人在世界和神之間來回較力,而且通常贏得他的是世界。

出現這樣的現象,固然有媒體本身的原因,但聖經說,人被試探是因為私慾懷了胎。嚴肅和專心首先應該是從心裡來的。內心的不專注,必然被牽引誘惑。為了提升專注力,我們可以關閉各種不相關的APP,但最要緊的還是內心的悔改。我們千萬不要誇口自己不會受其它信息的影響。我建議,每次視頻聚會前,都要為自己可能受到的試探求聖靈的幫助。

 

儀式感

網絡敬拜最缺乏的是儀式感,由此也容易造成缺席感。比如最近流傳著一則段子:現在許多公司復工採用在線辦公。有人早晨躲在被子裡開工打卡,打完卡繼續睡覺。

因此,可以想象,在這“線上聚會”的日子裡,也許有信徒在被窩裡收聽講道,或者穿著睡衣、坐在餐桌前喝著咖啡參加網絡聚會,甚至可能一邊看電影、玩遊戲,一邊播放聚會視頻……

聚會的目的不僅僅是收聽講道,提升心靈。更要緊的是為了朝見神。人看不見你敬拜的狀態,上帝卻曉得。一個信徒對上帝沒有敬畏之心,又如何領受上帝的祝福呢?說的不好聽一些,與其帶著懶散的狀態來聚會,不如不聚會,否則遭受的虧損大過領受的祝福。

網絡敬拜不具備現場聚會的臨在感、嚴肅性,所以這要求參與聚會的人格外地自律、肅穆。雖然在家裡,但仍舊應該穿著得體,正襟危坐。最好提前打掃、整理聚會的房間。並且最好在聚會前半小時安靜禱告,預備自己的心。在整個聚會過程中,不要隨意走動,要聚精會神。唱詩雖然沒有別人聽見,但要始終記得,這是在讚美神,有天使在聽。因此最好站起來唱詩,這樣可以更加肅穆。如果是一家人一起敬拜,就能更好地彼此提醒。總之,我們始終要提醒自己,這是在朝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

我有一個技術性的建議。很多透過視頻參與敬拜的弟兄姊妹使用的是手機,由於手機屏幕較小,音量較低,不利於營造儀式感。所以,建議如果有條件的情況下,盡量投影到較大的屏幕上,並且提高到足夠的音量。

 

網上小組團契

聚會的目的不是僅僅聽一則信息,聚會包括團契生活。視頻證道只是單向的信息,小組交通可以做到彼此勸勉。所以,敬拜結束後,信徒務必參加小組團契討論。彼此分享證道信息,探討如何應用,答疑解惑。這些是網絡聚會的一部分,絕對不可忽視。

並且,信徒的聚集不僅僅是在主日。網絡聚會的便利性在於隨時可以召集。所以,信徒應當積極組織、參加週間的各種禱告會、查經會。雖然不是天天,但也能做到常常。

 

網上主餐禮

相較於證道,主餐禮更具有儀式性。羅伯特·韋伯在他的《崇拜:認古識今》中解釋,崇拜的儀式包括宣講的福音和演繹的福音。主餐禮就是用表演的形式重述福音。

就當前狀況下,如何有效地安排主餐,各教會也是“各顯神通”。其中最主要的是兩類,一類是快遞主餐,另一類是各自預備同時領取。兩種形式表達了對主餐的不同側重。

快遞主餐顯然看重的是一餅一杯;同時領取看重的是相同時間的同在感。我較傾向於後者。因為,主餐的儀式性和象徵性大於其物質形式的意義。餅和杯不是儀式的中心,而是整個儀式的過程。

領受餅和杯的過程,提醒所有信徒,耶穌基督為我們付的代價、與我們立的約,並提醒我們,行事為人當與儀式的象徵意義保持一致。

所以,我建議弟兄姐妹可以各自提前預備餅和杯,在視頻敬拜時,由牧者解釋、宣告,並在同一時間一同領受。

當然,這樣的主餐儀式只是權宜之計。各教會不必為了形式有所爭辯。

 

總結

關於線上聚會,以下總結本文的幾個重要提醒:

  1. 聚會前要梳妝整理,提前禱告預備。
  2. 唱詩時應當恭敬肅穆,起立吟唱。
  3. 聚會中要正襟危坐、聚精會神,屏蔽各樣干擾。
  4. 聚會後應當參加在線小組團契,彼此反饋、勸勉。
  5. 領主餐要提前預備,端莊肅穆。
  6. 週間應當積極組織、參加在線禱告和學習。
  7. 如果可以,盡量採用大屏幕收看敬拜過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