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从佩林效应看文化战争》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36期

        感谢林伟雄弟兄的爱护和热心,不厌其烦地回应我的文章,可见他求真心切,这是很可贵的。我对《从佩林效应看文化战争》所要传达的精神大体同意,仅作几个简单的澄清:

        第一,我并没有要攻击保守的价值,只是不赞同“宗教右派”的做法。其实, 圣经所注重的道德观,不限于堕胎与同性恋,不要只选择狭窄的道德议题作战场,而让对方占据道德的高地。“宗教右派”有意避开某些道德议题(例如华尔街的贪 婪、艾滋病、贫富不均),并非是因着信仰,乃是为了将就政党的立场和利益。华理克在公众论坛上的声音,就比道布森(James Dobson)有力,因为他身体力行,正视更广阔的道德议题,同时也并没有在“石蕊试验”议题上让步。

        第二,巴拿研究所的发现,请不要忽 视。年轻一代(包括教会内)道德水平的下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但是单单定罪年轻人离开上帝,而不去正视教会中做法的偏差,并不能说服他们,改变他们 的观念。如果年轻人认为基督教伪善、狭窄、自以为义,我们就应当反省,以免失去道德的高地。占据道德高地的方式很多,主动关心社会中的不公、罪恶和仇恨, 也是其中之一。恨恶罪恶与以行动表现爱罪人,这两者是不冲突的。

        第三,选总统,不只是看总统候选人信仰保守与否,也要看他是否可信赖、有才干(改教者马丁•路德也是如此认为)。党派与信仰立场,不是简单的等号关系。基督徒不要被政治野心家愚弄,随便贴标签。

        第四,民主政治中的对话是持续的、公开的,公众论坛不是Hitchens等人的专利。基督徒应当积极参与对话,而不是逃避。但是,对话必须有共同语言,不能 自说自话。这不是妥协与否的问题,而是沟通技巧的问题。我建议大家多参考纽约《救赎主长老教会》牧师Tim Keller的对话方式。(例如,他在Google总部作的演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xup3OS5ZhQ ,2008年3月5日 )

        编按:福音派基督徒需要面对来自当今多元文化的严峻挑战。如何立足于严谨的圣经立场,以温柔敬畏的心来从事这场“文化战争”,着实考验着我们的智慧。欢迎读者来稿,提供更多成熟的看法,与我们的读者分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