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華人教會的傳承——克利夫蘭華人教會索倫團契同工建造的見證(曾向武)2020.06.18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6.18

曾向武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詩》127:1)

最初,北美華人教會大多是由幾十年前來自台港或東南亞的學生團契發展而來,靠神的帶領祝福、與老一輩同工的忠心擺上,為教會打下堅實的基礎;自90年代開始,眾多的大陸學生與學者源源不絕地來到美國並成為基督徒,因此到了今天,大陸背景的基督徒已佔多數。許多教會面臨的一個相同挑戰就是同工傳承:上一代的同工年事已高,而新一代的同工卻還沒準備好接棒。從長執成員、主要同工、到禱告會出席者,絕大部分都還是年長會友。

聖經為我們提供了屬靈傳承的榜樣:從摩西到約書亞,從保羅到提摩太,怎樣預備下一代的領袖是關乎教會未來的大事。這裡分享克利夫蘭華人教會藉著索倫團契來建造同工的見證:

索倫位於克利夫蘭郊區,是過去二十多年中華人——特別是大陸移民——增長比較快的城市。索倫團契成立於2001年,此後積極活動,直到2017年併入搬到附近新堂的教會後結束。在這16年中,團契在附近的社區傳福音與服事,弟兄姐妹在主的家中一起成長,每一步都有神恩典的記號。從四五個家庭開始,其後陸續有幾十位弟兄姐妹加入,帶領幾十位慕道友信主。後期共有4個成人查經班與3個兒童青少年班,其中約成人60位、孩童40位,特別聚會時總人數還會增加一倍多。聚會內容包括敬拜、見證與查經,團契定期舉辦禱告會和同工會,並有關愛事工及福音事工。今天教會的國語部執事和其他主要同工多半都在索倫團契服事過。

2002到2007年間是增長高峰期,從5家同工、20到30人的聚會發展到近20家同工和上百人的聚會,成為教會最大的團契。牧者和執事會看見廣大的禾場,便採取以下措施來建造團契和同工:

一、教會指定牧者和執事會同工作為監督,一方面帶領團契使其發展方向符合教會異象並隨時支持,但又同時給予團契同工一定的決策權,使他們得到訓練與建造。在多數的教會裡,想要成為帶領同工需要數年時間;但在索倫團契,如果新來的同工已經委身於教會,有一兩年在團契服事的見證,就可以成為帶領同工的候選人。

二、團契的帶領同工家庭每年一換,既不會負擔太重,也讓更多同工得到歷練。一般退下來的帶領同工都會在團契和教會中繼續服事,而後起之秀們看見了前輩同工們的服事和成長,就更願意出來承擔責任。

三、在選擇帶領同工時,堅持必須是已在教會服事過一段時間、有委身,信仰紮實、屬靈境況良好,同時夫妻能同心服事的家庭。如果一個家庭還沒有準備好,教會的牧長會和他們一起禱告交通,予以鼓勵,並安排合適的崗位來培養夫妻一起服事。

四、設立一個同工團隊來支援帶領的同工,分擔責任,同時也提供彼此扶持磨合的機會,共同造就團隊服事精神。在團隊中有上一屆的召集同工和下一屆的候選人,既保證傳承和連續性又預備未來的同工。

五、以定期禱告會來為團契事工、肢體需要、及慕道友的得救代禱,同時學習在一切事上信靠神。今天教會國語部的禱告會大多數參加者就是當年索倫團契的同工。

六、因為形成了良好的制度,團契帶領同工每年的傳承都很順利,成為一個美好的見證。

七、團契的運作提供了認識同工屬靈恩賜的機會,為他們將來在教會的服事預作準備。在團契發展過程中,好幾位同工的特別恩賜得到培養造就,後來進一步成了教會的祝福。

感謝神一直在帶領和使用索倫團契。在這十多年中,團契帶領同工輪換過很多屆,使同工隊伍不斷壯大;同時教會的成員越來越多,在教會服事的同工也越來越多。其中有過風雨挑戰,但神一直在保守引領, 讓我們一次次經歷祂,並學習在各樣的事情上仰望祂。 團契的帶領同工們在過程中得到很好的裝備和鍛練,後來大多與配偶一起成為教會的主要同工,為教會的傳承起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2017年教會遷入索倫附近的新堂,團契順利地併入教會中,原團契同工們也成為教會服事的生力軍,繼續為主做工。求神繼續保守帶領這些弟兄姐妹,追求在主裡的聖潔合一,一起來建造服事神的教會,榮耀神的名。

王儉弟兄的見證

我是1991年在克利夫蘭福音教會得救受浸。後搬到索倫,2006年開始參加索倫團契的聚會,之後再加入教會。2009年因為原定的帶領同工一家搬離俄亥俄州,執事弟兄問我願不願意帶領索倫團契。我和姊妹商量,禱告之後,也看到過去帶領同工們的榜樣,欣然接受。在帶領團契的一年中,學習成長了很多。這裡舉幾個例子:

一、團契分組:2008年底索倫團契已經有五六十個成人和二三十個孩子。雖然聚會場地可以容納,但因人數過多,無論是關懷事工或新朋友想要融入都很困難,所以決定分組。2009年前2個月基本都花在分組上,因為有不同的分組方式,又要兼顧家庭之間的關係和同工的互補配搭;但即便已殫精竭慮,分組後還是接到了很多轉組請求。這個經歷讓我學到不少功課。記得當時每週都要留出2個晚上,每晚各花約2個小時給組長、同工和新朋友們打電話。神藉此改變了我原來的內向性格,而這段經歷也對日後搬入新堂時的分組助益良多。

二、同工恩賜的配搭:在2009年,團契中的一個姊妹不幸得了癌症。她有2個上小學的孩子,而手術、化療、放療、與孩子的接送照顧,很快就成為自己一家所不能承受的重擔。她所在小組的人手不夠,於是團契的其他小組一起幫助。我很快發現我的恩賜和精力不夠,同時也發現有人有組織的恩賜、有人有禱告的恩賜、有人有做飯的恩賜、有人有照顧孩子的恩賜。我把自己做不了的和做不好的都放心交給他們,結果有條不紊,配搭得非常好。這個經歷讓我更多地瞭解到同工們的恩賜,看到同工們能發揮他們的恩賜來服事弟兄姊妹是多麼的美好。

三、處理棘手的問題:身為帶領同工,不可避免地要處理棘手的人和事,而其中有些不是在團契層面能處理的。在這些挑戰中,牧師和執事們的參與、支持和信任就很重要。在2009年,有一位之前因為信仰出問題已經離開教會一段時間的弟兄開始來團契聚會。執事和牧師知道後與我開會討論,在他們的帶領和支持下,我打電話給這位弟兄,很快處理了這件事。由於應對及時,對團契沒有影響。另外,團契中總難免有些問題家庭,這也需要同工們和牧師共同合作來一起服事。

上述經歷使我看清自己的不足,學會相信倚靠神;從而預備我後來成為教會的執事,被神所用。

武貴雲弟兄的見證

2003年我們家因為工作的原因搬到了克利夫蘭。雖然那時已經信主七八年了,但之前因為工作忙碌,最多也只是定期參加主日崇拜加上或有或無的團契生活,大部分是在享受神家裡的溫暖和關愛,而沒有太多付出。

來到克利夫蘭我們的生活基本安定。雖然教養孩子佔去很多時間,但心裡的感動敦促自己盡能力去事奉神。感謝神,通過弟兄姊妹,我們很快就找到了克利夫蘭華人教會。更感謝主,祂為我們預備了一個服事成長的地方——索倫團契。到現在為止,在克利夫蘭已有16年。在索倫團契十多年的時間裡,通過和弟兄姊妹一起服事,使我們真正認識了神。就像《約伯記》42章5節中寫的一樣:“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我們雖然沒有經過像約伯那樣的苦難,但在那十多年服事主的每一個細節上,一點一滴地看見神真實的存在。

團契剛成立的時候,並沒有一位屬靈前輩來帶領我們,很多時候都是自己摸石頭過河,只憑著對神的火熱來彼此服事幫助。神也通過種種管道把有各樣恩賜的弟兄姊妹帶到我們中間,使這個團契一步步走向正軌。在這中間有一個非常深的感觸:服事同工中有些在信仰上有不同背景,但他們在某一方面的恩賜卻正是團契所需要的。因著神親自的保守帶領,團契一步步走在信仰的正道上,真是看到神如何使用我們這些不完美的人,來建造合祂心意的教會。

在團契十多年的運作中,我曾兩次擔任團契的帶領同工。我們在神的帶領下經歷很多奇妙的祝福,使信心愈來愈強。隨著團契人數增加,挑戰也愈來愈多,同工間的配搭協調,以及團契和教會間的同步溝通時有困難;但正因如此,使我從中學到很多功課:

首先,身為北方人,我大男子主義且缺乏耐心,做事多靠血氣衝動。然而神通過一些奇特的經歷,使我學會如何忍耐,更在不斷的挫折阻撓中逐步學會了順服。

第二個功課是讓我學會如何去信靠神。從前雖然口頭上謙卑,但內心的潛意識其實是:“神啊!謝謝你揀選我。我在事業上很成功,憑我的聰明智慧一定能完成你讓我做的事工”——似乎覺得自己在幫助神。在團契興旺的時候,總想著建立教會沒什麼問題。但當實際作工時,才體會到教會服事的艱難與自身能力的有限。很多時候發現我們的服事並不合神心意,不僅作了白工,甚至還扯神後腿。這使我看見自己的不足和有限,知道離開神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因而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想法,來到神面前仔細尋求祂的心意。

另一功課是在服事的過程中,看見充分裝備自己的重要。常有各種異端學說把一些弟兄姊妹帶向歧途,因此神敦促我們在祂的話語上紮根,在生命上順從聖靈的帶領,這樣的預備使我們在現在的服事中知道該如何與神同心。

在索倫團契併入教會前,神感動團契內的弟兄姊妹建立年輕家庭小組,當時正好是我做團契帶領同工;之後教會在神帶領下搬到現址,而領受的異象也正是“得著新一代”。一開始建立年輕家庭小組的過程並不順利,很長時間只有兩三家主要同工在聚會,看似前途非常渺茫,只能禱告求神。但當我們願意謙卑來到神的面前的時候,神就會做那奇妙的大工。現在的年輕家庭小組是教會發展最快、最大的小組,裡面很多都是剛信主的弟兄姊妹,如何幫助他們在真理上紮根對我是很大的挑戰,但之前索倫團契的裝備給了我信心。我現在真是感到如果沒有過去十多年索倫團契的服事經歷,現在在教會的服事幾乎是不可能的。當然我還需要繼續順服聖靈的帶領,去學習更多的功課。感謝主給我們這個機會服事祂!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