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加上高雅——追忆“魏师母”(彭臧玉芝 )2020.12.3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12.30

彭臧玉芝 

 

这些年来,华人教会越来越学习参与跨文化宣教时,我们再来回顾魏施福乐(Florence Webster)师母的宣教人生,或许和以前会有很不一样的视角和心情——我想,敬佩之余,我们会多了一份同理心。

如果魏德凯牧师被称为“温柔的战士”(一如校园出版社为他出版的传记书名),人们形容他以无坚不摧的“温柔”的力量,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大能,将毕生奉献在中国、台湾城乡的属灵“沙场”上;那我们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这位来到台湾、从一位青春美丽让人惊艳的优雅女士,献上自己的37年,直到随夫告老还乡的魏师母呢?

 

预备阶段

施福乐的父母曾经在中国宣教过一段时间。1930年10月,施福乐出生于美国加州的帕萨迪纳。那里宣教前辈云集,因此她经常有机会听到宣教信息,海外宣教的幼苗种在了她的心里。11岁信主后,她就渴慕遵行神的道,并开始为她未来的人生能有份于神的大使命而祷告。

福乐学生时期,不只成绩优秀,琴艺、打字、演讲比赛都是个中翘楚,还获奖项。并且积极参与儿童事工的服事。大学毕业即得到教师资格,她特别喜欢教导。后来她到有宣教士摇篮之称的Columbia Bible College进修,取得了圣经宣教的学位。

 

不怕被嘲笑的女宣教士

1958年,福乐28岁那一年,加入海外基督使团(OMF)。她先是在新加坡海外基督使团的国际总部接受了半年的新宣教士训练,就被派到台湾,要在台湾的学生当中工作。

海外基督使团,秉持前身中国内地会(CIM)的精神,一向对偏远地区的宣教特有负担,他们将福乐派到宝岛台湾位于南端的屏东小镇潮州。福乐住在差会租下来的一间小屋(就在潮州中学对面),这是她宣教生涯的第一站。她开始学习中文,适应这个与她家乡全然不同的文化。

虽然中文难学难懂,唸起来怪腔怪调连自己都觉得难为情,又常被不懂事的小孩子取笑,福乐还是急切地想得着传福音的机会。我们曾经听她以及当时受她带领的学生亲口述说见证:那时还叫“施福乐”的一位年轻女宣教士,总是骑着自行车一圈一圈绕着潮州中学,为该校福音工作祷告——神终于在几年之后开了门,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中学有了学生团契。

在台湾的第二年,福乐被调往台南。那时也是在台南作学生工作的魏德凯牧师,其夫人荣美(Lucille)因治疗癌症,收到不少来自美国和当地为医疗费的奉献。他们夫妇用这笔经费在台南郊外开垦一个定名“橄榄山”的营地。在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几乎都是自己带着学生动手的披荆斩棘阶段,就已经有许多学生的营会在这里举行。身为海外基督使团的宣教士,福乐很自然受魏德凯邀请,到橄榄山的营会帮忙担任辅导。在这里,她初识了魏德凯一家人。

这期间,时任国际学生福音团契(IFES)东亚区负责人的艾得理(David H. Adeney)牧师,差派东亚区巡回同工华裔黄群健(Gwen Wang)姊妹,来台推动此地正在萌芽的学生福音事工。台湾这边则委派福乐陪同黄群健三个月,到北部拜访各校园,寻求未来有什么可能的发展。于是第三年1961年底,福乐调离台南,与另一名宣教士管仁爱(Jean Edscorn)同往台北,跟黄群健一起开拓北部的学生事工。

鲜活榜样之魏师母

1963年,魏德凯牧师的妻子荣美的癌症起起伏伏,至终安息主怀,留下唯一的遗愿就是要葬在橄榄山。他们捐献出亲手建造的橄榄山营地,造就了无数的青年学子,影响至今。其见证不只传为佳话,紧接着还有一个拨人心弦的爱情“续曲”。

两年后,即1965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福乐嫁给魏德凯牧师,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魏师母”。自此她身为妻子、和三个孩子(前魏师母留下)的母亲,以及后来生了两个宝贝儿子,又是魏牧师同心同行的最佳服事伙伴。魏师母将这三个角色做到可圈可点,成为我们后辈服事者的鲜活榜样。校园团契同工大家庭退修会或是姊妹聚集,就曾多次请教他们。

 

 

乡村福音布道团

1971年暑假,魏德凯夫妇从神领受异象,要在台湾没有教会的乡村开拓、建立教会,开始关注乡村的布道工作,他们就在台中大甲一带开始了“乡村福音布道团”的事工。正好结合他们在台中学生工作的资源,平日带领台中地区的大专生,寒暑假则推动全国的大专生到乡村传福音。

那些年校园团契同工以及学生们,多有和他们一起配搭的经验,深深为他们传福音的热忱所感动。如今乡村福音布道团的福音据点已经遍布全台湾14个乡镇。

 

效法基督,到老也身体力行

1995年尾,魏牧师夫妇分别在75岁、65岁不得不退休的时候,在校园同工以及许许多多感念他们的人依依不舍之中,退休回到美国,定居南加州的柑县。历年同工当中多人前往探望过,见到他们年轻时舍弃美国一切的梦想,在一生献身中华之后,再度舍弃宣教工场上的非凡成就,归于平淡,住处简陋;却依然念念不忘他们的宣教地——已成为他们家乡的台湾,并受邀到美国华人教会传讲宣教异象。

《海外校园》创刊早期,为了让西方同工了解中国学人的背景、文化,每期都会选出两三篇见证译成英文,魏师母有段时间曾帮忙做润饰的工作。我们也亲眼见到魏师母以颤抖的双手编织中国结饰品,为要将义卖的收益贴补中国留学生的生活需要。他们实在是效法基督的爱,到老也身体力行的典范。

2010年4月,魏德凯牧师安享天年回了天家,魏师母便住到老人院。晚年虽然魏师母的帕金森症、失智症状渐趋严重,又转换过不同照护中心,她仍不时地关心周围的人,心有余力时还去关怀探访。真是依然美于心,形于外,活出她一贯的优雅高贵。直到2020年10月15日,魏师母90岁大寿前一星期,病逝于美国,安息主怀。我想,她必欢喜迎见呼召她的主,并与我们同样敬爱怀念的魏德凯牧师相聚!

故人已杳,魏施福乐美丽高雅的音容身影,始终如一的宣教人生;台湾学生工作的福音果实要记得,在橄榄山更新生命的子弟要追念,乡村福音扩展的橛子要感念。我们也要一代一代效法他们这一家,以及无数献身中华,响应主的大使命的先贤前辈;即使必须要离乡背井,也要同他们那样——将他乡变成故乡,将异国人当作自己人!

 

作者曾为台湾校园福音团契同工多年,现已退休,著有《校园,我的家》、《妈妈的丰盛季节》、《种一颗宣教树》等书。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