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游子归家、随耶稣翱翔(黄奕明)2021.1.04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21.1.04

黄奕明

 

2020,漫漫回家路

回家的路原来这么漫长。

我终于能够体会一点儿当年父亲的心情了。他80岁的时候,带着一家三代十口返乡探亲,一进老屋就哭得稀里哗啦,像个小孩子一样。原来他看见大伯母的照片,长嫂若母,分离40年,前几次相聚时间太短,没想到这一回没能再见一面。

我虽然不是北海牧羊19年的苏武,但是“白发娘、望儿归,红妆守空帏”的心境还是稍能体会。赴美牧会已经11载,常常有机会返台探亲。2020庚子年,我们也决定要回台湾给我母亲暖寿,庆贺她90岁生日。

没想到疫情下,原本顺畅的归乡路,变得要付上如此大的代价:首先是必须有登机前3天内的核酸检验阴性报告,为了这个报告,我们全家紧张兮兮,提早两周就在家自主隔离。到了机场,更是全副武装,口罩、面罩、酒精纸巾,整整花了20个钟头,才辗转回到台湾。

在机场出关时,更是折腾了快两个小时,因为检疫通关需要买台湾的手机门号预付卡,还好警察很有耐性地帮助我们,坐上了防疫出租车,到防疫旅馆,进行了14天的隔离。

在防疫旅馆,虽然一日三餐都定时供应,但是不能离房门一步,早晚要量体温汇报,就像是坐牢一样。这倒给了我一个安静退省的时间。我决心要好好看几本书,并且为自己安排了两个网络课程。头三天,有严重的时差,睡得很浅,两三个钟头就醒来一次,到了第四天,慢慢地好转,终于能够静下心来,提笔写作。

我相信,在见到母亲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迎游子归家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来》111316)

其实我们人生在世,都是游子,都在找一个家乡。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但是其实是回不去的,因为家乡早已人事全非。

我的教会在2020年修订了使命宣言:“迎游子归家、随耶稣翱翔。”迎游子归家,顾名思义,是希望为异乡游子提供一个欢迎他们的家,使他们宾至如归。

不仅如此,这短句一语双关,因为我们真正的身份是在世寄居的客旅,我们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神一直在“迎游子归家”,基督信仰最可贵的地方,就是永生的盼望!我们知道死亡不是终点站,而是中途站。世界的终局,就是新天新地的开始,归家的路虽然漫长,但是仍然是值得的!

回顾过去一年,新冠病毒疫情的起落,表现了人类世界面对不可知未来时的慌乱与脆弱。社会如此,家庭与个人更不能幸免。身为北美华人教会的牧者,我看见神的手在其中。

我们有着游子的双重身份——华裔美籍公民以及寄居地上的天国子民。“这里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北美生活的舒适区,让我们很容易忘了自己的来时路。同样的,我们天国子民的身份也岌岌可危,这一年,许多问题严重地撕裂着我们。我们不禁要问:北美华人基督教会是不是还能够成为一个温暖的家,欢迎其他游子归来?是否仍旧可以给迷失的游子提供指引、答案,盼望?

另一个面向是对信徒的再度提醒:主来的日子近了,就在门口了!这并不是极端末世论者的危言耸听,他们习惯于将圣经当成推背图式的预言,其实推销的是恐惧而非盼望。

而我们对基督再来的态度是迎向前去,渴望王者归来!我们不应该停下脚步,而是还要继续往前走。北美不是终点站,天乡才是,美国梦的幻灭是必然的,任何由人类构筑的乌托邦梦想,都不过是巴别塔,是必定倾倒的巴比伦大城。

新耶路撒冷是由天而降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迎游子归家是为了送旅人启程,我们都是天路客,朝向共同的目标: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

 

随耶稣翱翔

毕德生的圣经灵修学名著《翱翔的基督》中,引用了一首霍普金斯的十四行诗《翠鸟仿佛著了火》,最后一行诗句是这样的:

因为基督透过人的面容,

那不属于祂的美丽肢体,

不属于祂的美丽眼睛,

在父面前翱翔人间千百处。

翻译成“翱翔”的英文原文是Play,原意其实是“吹奏”或是“扮演”。我是个音乐指挥,对这个词更能心领神会。无论是每一个乐器所演奏的音符,还是每一个演员所扮演的角色,都是三一神圣父的创造、圣子的救赎与圣灵的团契之结果。而最特别的是一支舞Perichoresis(中文含义:互居相融、互渗共存,编注)互渗相寓,这是社群三一论常用的一个词汇,源于一种三人舞,互相转圈。

故此,“随耶稣翱翔”也是一语双关。一则说到我们借着基督有份于神圣的三一团契,再则谈到跟随耶稣的脚踪行,如鹰展翅上腾,或像天边归雁,列队翱翔,飞往天乡!

“翱翔”也象征了我们对自由的渴望。人类一直想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飞向无垠的太空,但是真正的自由是脱离罪的綑绑,只有在基督里的真理能使我们得自由。过去的一年,许多人被困在家里,在居家令下只好在家上学、在家上班。我们的主日讲道系列正好是《彼得前书》,而我也在网上教了一门成人主日学——“保罗生平”。彼得、保罗两位使徒的伟大思想,都是在囚牢中写成的。“随耶稣翱翔”意味着不被环境的艰难困住,得享心灵的自由。

 

这也是基督信仰的可贵之处。比如于我来说,我知道在短暂的隔离之后,必定能够回到家中与老母亲欢聚,但这不是我最深的渴望,我最深的渴望是和基督在一起。

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帖前》416-18)

很多人害怕基督再来,因为认为那就是世界末日,就是大灾难,而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交账——这样的心态与不信的世人何异?

其实正确的心态是期盼王者归来。这个世界和其上的一切都会过去,基督将会领我们进入新天新地。到那日,神要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我们会与过世的亲人重逢,并且和主永远同在。

落笔至此,窗前已见天光。2021年是不是能苦尽甘来?其实并不重要。疫情教会我一件事,就是明天不在我的手中,而是掌握在主手中。无论明天将如何,是死、是生,都不能叫我与基督的爱隔绝。

但我要怎样见主面呢?是不是能像保罗一样至死忠心?他不是被动地等主来,而是主动地迎见主。在最近的一部电影《使徒保罗》中,导演安排的结局,就是保罗在斩首之后,与所有殉道的亲友重逢,但是在最后,镜头拉远,他看见了主。

我年轻的时候,听见一位弟兄说:“主啊,希望有一天我去见你的时候,不是殉道、就是被提!”那时候我好感动,觉得这样的灵命境界真是高超。现在我年长了,有了更深的体会,殉道不一定需要被斩首,只需要为主而活!这才是“随耶稣翱翔”的真正意义。

值此岁末年初之际,放眼2021辛丑年,我不祈求国泰民安,只求恩典的主赐我勇气,在危难中持守所信,或者有一天,我迎见主面时,也能效法保罗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4:7-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