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伟大见于平凡中——向母亲们致敬(郑期英)2021.05.07

本文刊于举目官网2021.05.07

郑期英

 

《伟大见于平凡中》,这是将近50年前,我投给《中央日报》母亲节征文的文章的题目。那篇文章我拿到65元的稿费,对当时身为高中生的我,是极大的鼓励。文章内容已想不起来了。

我母亲只上到小学四年级,因外公古旧的思想,她没机会继续读书,这成为她一生最大的遗憾,有时也让她有点自卑。又因内战,乱世中她早早就结了婚,随当军人的父亲到了人地生疏的台湾,19岁就生下了我,后来又陆续生下妹妹和两个弟弟,还好有外婆跟着。

当时军人待遇很差,靠父亲微薄的薪水,要养育我们姐弟4人,常是入不敷出。为了补贴家中生计,母亲接了一些活在家做,像刺绣、车衣服、串圣诞灯泡等;她曾去工厂当过女工;也曾把我们留给外婆,去台北帮父亲的表姐照顾时值青少年的表哥表姐们(表姑父当时调至非洲工作,表姑妈随行);也帮忙过宣教士打理家务。

我们四姐弟成长过程中,当眷村里其他的母亲坐在麻将桌上,孩子们回家饭食自理时,母亲总是把我们三餐料理得好好的。我们四姐弟都完成了大学教育,也分别成了家,不但我们姐弟四人,连孙辈都很孝敬她,这是母亲最得安慰的。

2000年外婆以百岁高龄离世,不到三个月,父亲又走了。母亲失去生命中两个最亲的人,简直痛不欲生。我把母亲接来,陪她读圣经,用圣经的话安慰她,也带她看心理医生。渐渐地她从悲痛中走出来,可以正常的生活作息。

母亲的身体并不硬朗,年轻时曾为类风湿性关节炎所苦,吃了多年的中药和针灸,上帝奇妙地医治了她。三年前母亲因独居未注重营养,加上劳累,她得了肝硬化二期,肝腹水非常痛苦,我回台陪伴她近两个月,医生告诉我,母亲今后可能需经常进出医院。然而,奇妙的上帝竟然借着医生的治疗,让她的肝功能恢复正常。去年医生发现她的膀胱有肿瘤,化验出来是癌症初期,我们姐弟决定不告诉她。一年过去了,最近医生发现她的肾功能还算正常。

我在兴奋之余,知道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喜乐的心,乃是良药”。母亲虽然在年轻时就信主,但忙于事务,她的属灵生命很浅,信仰和她的生活没有结合。直到孤单一人后,她开始认真读圣经,特别是三年前生病后,她每天读经祷告,抄写经文。

她常在电话中问我圣经中一些难念的字,或她不明白的经文。她每天早晚为国事、教会、牧者、妇女会及我们四姐弟的家庭每一个成员祷告。她后悔年轻时没有把握住时间在灵命上追求。随着灵命的长进,她学会用饶恕和包容来面对所受的伤害和委屈。

我很感恩,母亲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能紧紧抓住上帝。我的祷告是,求上帝赐她有品质的生活,若要接她去时,不要受苦。

母亲是上一代一位平凡女性的写照,我也见过其他许许多多、默默无名的女性,为家庭牺牲奉献。有位和我同年的张姐妹,从小得了小儿麻痹,一只脚是跛的,右手也有点变形。她父亲因工作长年在外,母亲精神有问题,照管家务和三个弟弟的责任全在她身上。三个弟弟都受了高等教育,她只有小学毕业;弟弟们成家后,她嫁给了比她大很多的先生,育有一子。父亲退休后,是她照顾;父亲走后,她接着照顾中风的先生,直到去年先生离世。

我每年回到生长的小镇,参加我从小就在那崇拜的教会,都会看到这位张姐妹,忠心地、默默地坐在那敬拜。我心中不由得会升起对她的尊敬:或许,从世人的眼光看,她这一生实在辛苦,一辈子没离开过那个小镇。然而,她的父亲感谢她,她的弟弟们尊敬并且爱她;最重要的,我深信将来主耶稣也会夸奖她是“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谨以此文向天下所有默默无名、牺牲奉献的母亲们致敬!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编者心専栏2014.05.09,http://behold.oc.org/?p=22440

 

后记:母亲已于2019年10月31日在我们姐弟四人的围绕下被主接去。因着对永生的把握,母亲并不讳言生死。住院期间,她就交待了后事,要我处理她留下的一点点财物,并嘱咐将她和外婆、父亲的骨灰树葬。

想到她离世前半年,进出急诊室多次,大半时间是在医院度过,饱受各种检查折腾、病痛之苦。因此,她的离去,虽然不舍,仍为她不再受苦而感恩,也期盼将来在天家重聚的那一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