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袋中的发言稿(Yasmine)2021.05.1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5.11

Yasmine

 

我今年23岁,从小就是基督徒。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5岁那年,在姥姥的帮助下,第一次向上帝祷告的场景:小小的女孩跪在床边,只求了一件事,求上帝减轻疼痛,因为胃实在是太疼了!

虽然上帝并没有立刻消除我的胃疼,而且胃病一直伴随我,至今也没有完全好,但是从那以后,我把上帝迎进了我的生活。我确信祂再也没有离开过,而且永远也不会离开。

 

红豆生南国

我家在北方的一个人口大省。我们住在农村,家里还有几亩地。父母都是70后,家里还有姥姥。

爸爸年轻时候在国营单位卖货,后来单位改制,下岗之后在附近的一家棉纺厂做技术工。一做就是20年。

妈妈是一个“不典型”的农村妇女。她爱读书,爱画画,而且有很好的文学修养。听她说,我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跟我爸比赛背唐诗三百首。等我出生之后,刚学会讲话,就能背“红豆生南国”。直到现在,我对语言文字都有天然好感。

姥姥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神好几次把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也坚定了她的信心。

妈妈和我都信耶稣。妈妈本来是个“叛逆分子”,年轻的时候从不相信有神,但是后来生活的压力彻底摧垮她的自信,她不得不来到神的面前,承认神的存在。

爸爸则是一个固执的人,总觉得信基督教是迷信,十分反对我们去教会聚会。甚至,他直接去教堂,当着很多人的面,把我们拉回家。回家之后,他还跟妈妈大吵一架。

因此,我们只能偷偷去聚会,也没有办法跟弟兄姐妹建立关系。后来,妈妈干脆就不去聚会了,只是偶尔在家自己看圣经、祷告。

即使是这样,神也从未放弃对我们一家的看顾。

 

中学:草木皆兵

我上初中的时候,家里有了电脑,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可以在网上搜索各种讲道视频。一放寒暑假,我就跟妈妈在网上听讲道,几乎是每天一集。

现在看起来,这是很危险的——网上的信息比较杂,异端也很多。我们确实听过很多异端信息,我们也没有能力分辨出来。然而蒙神保守,神借着各种途径把我们的思想拉回正道。

我的信仰在那段时间慢慢建立。我开始对真理有渴慕之心,并十分渴望得到牧师的牧养。

高中,我开始住校。我不适应学校住宿的生活——没有固定的聚会,跟家人也没有交流。所有事情都憋在心里。唯一的出口,就是跟神祷告。

青春期的女孩子,本来就心思细腻、敏感。一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我极度自卑又自傲,渴望获得周围人的认可与赞美。然而总是事与愿违。随后就是新一轮的自我怀疑与否定。

我无法将精力聚焦在学习上,导致成绩下降得厉害。入校的时候,我是年级前3名。高考的时候,连班级前10名都排不上了。

即使这么糟糕的我,也依然在神的保守之中。

高考第一天,我把数学考砸了,所有的题目的第二问,我统统没有答上来。到家我就大哭一场:“我完了,我完了!不考了,不考了!”

妈妈带我跪在床上祷告。神亲自安慰我。第二天我还是去考试了。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我大吃一惊,本来以为考砸了的数学,成绩居然挺高。相反,自己满有把握的语文和英语,成绩却一塌糊涂。

那一次,我见识到了神的大能,也对神有了新的认识。上帝要打破我们的自满和自以为义,让我们知道,我们以为那些可以靠自己做到的,其实根本不能。离开祂,我们什么也做不到!

现在回想起来那痛苦的3年,我只记得《箴言》中的一句话:“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5-6)

 

大学:无法倒空

大学时期,我信仰有了很大突破。神听了我的祷告,真的赐给我一个真理装备各方面都非常好的牧师。牧师和师母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也慢慢对他们敞开心扉,随时与他们交流、分享。我经常住在他们家。这完全是我当初向神祈求的场景。

大学4年,我打下了信仰的根基,同时却也暴露出很多问题,骄傲、自义、自以为是、不谦卑、不顺服、撒谎、懒惰,等等。

我渴求真理,每次的查经与聚会我都参加,从不落下一次。我也参与很多的服事:组织团契活动、接待、策划、记录,甚至财务。随着教会人越来越多,我越做越带劲。

不管是新来的朋友,还是之前的老朋友,大家都认识我,都愿意跟我讲话与分享,因为我总是笑,看起来这么亲切、友好、谦卑与勤奋。

我享受这样的生活,享受所有人跟我打招呼,享受所有人都能叫得出我的名字,享受所有人对我的赞美。

慢慢地,我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控了。圣灵在我心里面责备我。我反省:我祷告时经常说,“让我们的会场不见一人,只见耶稣”,为什么现在只有我自己?都是我,全是我,耶稣去哪里了?

当我突出自己的时候,我就找不到耶稣了。我想找到祂,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也寻找不到。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开门”吗?为什么我再也找不到当初单纯的信心、单纯的渴望了呢?

我明明知道倒空自己可以让耶稣进来,但就是没办法倒空自己。我一直在跟自己摔跤,一直在旷野徘徊。后来,我跌倒了。

 

慌了,跌倒了

事情是这样的:

大四下学期,学校要求班级调查学生的信仰状况。我从来没有向同学隐瞒过我是基督徒,也经常送同学圣经,甚至还在课堂上引用过圣经里面的故事。于是,班干部把我报了上去。

辅导员找我,谈了3次话,让我放弃信仰,不再参加聚会。说实话,每次谈话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因为我畏惧这些手中有权的人,我害怕他们会对我不利,在我的档案里面添油加醋,直接葬送我的前途。

前两次,我都用“灵巧像蛇”的方式逃过了,包括撒谎、卖惨、痛哭流涕。最后一次,他们用我即将读研究生这件事情,暗示我、威胁我。我实在扛不住了,签了保证书,答应不再去参加聚会。就这样,赤裸裸地,我否认了我的信仰。

事情发生得太快,签字过了一个小时后,我都没有反应过来,人是木讷的。等我反应过来,后悔也来不及了。我意识到,我跌倒了!面对权力和切身利益,我慌了。我对神没有信心。我不相信祂会驾着五彩祥云来救我。或者,我相信祂会来,但是我怕祂来晚了。所以我要自己动手,自己解决,才安心。

很快,教会的牧者和弟兄姐妹也都知道了。虽然大家安慰我,用“彼得三次不认主”鼓励我再站起来,但是我仍然羞愧难当——不可否认,我的确在信仰上跌倒了!

这个事实,让我不断反思我的信仰:我真的信神吗?我这些年的服事,真的会被神记念吗?还是那只是我自己的表演,是自己给自己的催眠?

 

研究生:笔袋里的纸

现在,事情过去两年了,我也研究生二年级了。我离开了原来的学校,离开了原来的城市,也离开了培养我4年的教会。那次信仰的跌倒,依然对我有很大的影响,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完全走出来。每次想起,还是会自责,会难过,虽然我知道,我到神面前认罪悔改,神依然会接纳我。

不过,我而今清楚知道,我依然信靠耶稣,耶稣依然爱我。这也是不可争的事实,不会因为我说过或写过什么而改变。我晚上做梦遭遇急难时,我的第一反应还是呼求耶稣,直至醒来之后泪流满面。

我承认当初的服事有表演性质。哪怕是现在,再让我去做那些服事工作,我还是会不自觉带入表演,希望得到别人的夸赞。这是我身上的罪性。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哪怕是这么糟糕的服事,也是神对我的使用,里面一定也有圣灵的工作。因为,神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万事都是“照着祂旨意所预定”,神叫“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参《罗》8:29)。

我的笔袋里面,一直放著一张折叠的纸,那是我的发言稿——去年我升上母校的研究生的时候,辅导员又找过我一次,因为我虽然写了保证书,但还是照常去聚会,一次没落下。她说:“既然这样,那就组织开大会,你退团吧!档案里面该写的,我都会写上的!”我说:“好!”

然后我就写了一份发言稿,准备在所有同学面前承认自己的信仰。这是我早就该做却一直没有勇气去做的。其实我依然很害怕,依然担心周围人的眼光,但是我想靠着神的力量战胜。而且我确信,我一定能胜过!耶稣说:“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奇妙的是,直到我离开学校,那个大会都没有开成。辅导员被调到其它地方去了,再也没有精力管我的事情。而那张早就写好的发言稿,至今仍静静躺在我的笔袋里面,已经磨损不堪了。

我从这件事情里面,再次体会到神的大能,与祂奇妙无比的爱。

每当我看到这张发言稿,我就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小看上帝!即使已经走投无路、已经一潭死水,神仍有千百种方法解决掉问题。而且,神从来不误时,也不误事。我又想起《箴言》中的话:“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5-6)

 

结语

还有半个月,我就24岁了。

回首这一路,虽然经历并不十分精彩,但我确实总在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个人生的关口。而神,祂在我马不停蹄的慌乱中,从容地用祂马不停蹄的爱,一路呵护着我前行,让我在自己兵荒马乱的失措中,随时可以倚靠祂。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