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们的蒙眼游戏(王敏俐)2021.06.2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21.06.21

王敏俐

 

和家人“在一起”

疫情期间,对于旅居海外的人而言,最大的担忧,莫过于听见家乡的长辈陷入病痛之中——这便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

在几经挣扎之后,我和先生还是决定拖家带口,横跨太平洋,从美国回到家乡台湾。带着小小孩,经过了漫长的旅途,又历经了“与世隔绝”的两周隔离,我们终于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身为家里的第一个基督徒,每一次回家,总觉得肩头担负著沉重的使命——要为著家人的得救归主来祷告。可是,这十多年过去了,我家族相信的,依然是传统的民间信仰,为此,我多次地问神:那些一生活在传统民间信仰而觉得基督信仰荒谬不可信的人,是否真的能有转机,有一天会愿意欢然畅饮神救恩河里的水呢?

回到我的原生家庭,相亲相爱不到两周,一切就会开始“原形毕露”。对我而言,带着3个孩子,要独自照顾他们的一切起居,带领他们在家里继续自学生活,我常感身心俱疲。

又看着原生家庭里亲人之间关系上多年的张力,我一边焦急,却又使不上力;更何况目睹病痛中的长辈,身体渐渐衰残,我们的陪伴也无法分担她的痛苦,此时,许多的忧郁与焦虑,更使我仿佛被困住了一般,走不出情绪的牢笼。

我想,我能做的很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和亲爱的家人们“在一起”。

 

蒙眼游戏

一天早上,和孩子们一起灵修。这一天,我们一起读的经文是年纪已老迈却尚未生子的亚伯拉罕,一日突然接到了3个奇妙的访客,他们在接受亚伯拉罕的款待之后,对他说:明年的这个时候,你的妻子会为你生一个儿子。

这时,躲在后面听的撒拉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于是便笑了出来。心里想着,像我这样的老太婆,还有可能再生育吗?但是,1年之后,撒拉真的为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小宝宝!

和孩子们一起讨论这个故事。我想引领他们探讨的是:面对未知的明天,我们该如何去了解上帝的心意,以做出正确的抉择和计划?

在探讨之前,我和孩子们先一起玩一个信心的游戏。先是我蒙上眼睛,让孩子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在家里的不同角落,上上下下地游走。当我的眼睛被蒙上时,我还真有点担心:孩子们是否知道怎么来牵我;当我一步一步往前走时,他们会把我带到哪里去?我会突然踏上楼梯踩空吗?他们会帮我先清除前面的障碍物吗?

我一步一步地走着,只听见孩子们兴奋、认真地喊:妈妈,前面是往下的楼梯!我便一阶一阶地往下;有时候他们说:妈妈,要快一点!我便走快点;有时候他们说:要转方向!我便跟着他们转换方向;有时候他们会喊:前面有玩具,先等我们清空,我便等著……

我突然感受到,如同我现在被蒙着眼,被孩子们牵着、在他们的笑声与拥抱里,我一步一步走着——在我所经历的“黑暗”里,神也一直这样牵着我的手,以祂的全知全能,一点一滴地引领我,陪伴我探索前面的人生道路。

我们的游戏继续。接着,轮到孩子们的眼睛被蒙上,被领着走路。孩子们都好高兴、好期待,他们专心地遵行旁人的指示与带领,或前行,或后退,或止住等候,或快步前行。虽然眼前的道路看不见,但是孩子们却对其充满期待。

这个游戏提醒我:当我们的眼睛被蒙起来时,能够接收到的信息真的很有限,只能依靠旁边带领我们的人,来告诉我们前面的每一步;我们看不到大局或者蓝图,只能听从指示,一步一步走。

面对未知的每一天,其实也类似这个游戏。我们被蒙上了眼睛,无法知道下一个生命阶段里,会发生什么,神到底会给我们什么样的预备?亚伯拉罕与他的妻子撒拉也是如此,他们按著神给他们能看见听见的、一天一天的带领,去回应神。

 

充满期待地等候

我想,这一天早晨和孩子们的灵修,正是主给我的信息。许多时候,我们不知心中所盼望的,是否会实现,何时会实现。但是生命的趣味与精彩之处,也许就在于它的未知。在每个视野有限的当下,我们只能按着我们所领受的,或行走,或止步,或等候,或快跑。我们期待着下一步的指令,因为相信这位牵引我们的,是值得我们信靠的主。

此刻的我,就在这等候的时刻里。我和孩子们一起,每一天学习;我们陪伴亲爱的家人,神没有呼召我去解决他们生命中的问题,我所能做的,就是牵着他们的手,陪伴他们;有一天,当他们的心愿意打开的时候,我会把最好的礼物,与他们分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