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們的蒙眼遊戲(王敏俐)2021.06.2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21.06.21

王敏俐

 

和家人“在一起”

疫情期間,對於旅居海外的人而言,最大的擔憂,莫過於聽見家鄉的長輩陷入病痛之中——這便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

在幾經掙扎之後,我和先生還是決定拖家帶口,橫跨太平洋,從美國回到家鄉台灣。帶著小小孩,經過了漫長的旅途,又歷經了“與世隔絕”的兩週隔離,我們終於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身為家裡的第一個基督徒,每一次回家,總覺得肩頭擔負著沉重的使命——要為著家人的得救歸主來禱告。可是,這十多年過去了,我家族相信的,依然是傳統的民間信仰,為此,我多次地問神:那些一生活在傳統民間信仰而覺得基督信仰荒謬不可信的人,是否真的能有轉機,有一天會願意歡然暢飲神救恩河裡的水呢?

回到我的原生家庭,相親相愛不到兩週,一切就會開始“原形畢露”。對我而言,帶著3個孩子,要獨自照顧他們的一切起居,帶領他們在家裡繼續自學生活,我常感身心俱疲。

又看著原生家庭裡親人之間關係上多年的張力,我一邊焦急,卻又使不上力;更何況目睹病痛中的長輩,身體漸漸衰殘,我們的陪伴也無法分擔她的痛苦,此時,許多的憂鬱與焦慮,更使我彷彿被困住了一般,走不出情緒的牢籠。

我想,我能做的很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和親愛的家人們“在一起”。

 

蒙眼遊戲

一天早上,和孩子們一起靈修。這一天,我們一起讀的經文是年紀已老邁卻尚未生子的亞伯拉罕,一日突然接到了3個奇妙的訪客,他們在接受亞伯拉罕的款待之後,對他說:明年的這個時候,你的妻子會為你生一個兒子。

這時,躲在後面聽的撒拉覺得有些不可置信,於是便笑了出來。心裡想著,像我這樣的老太婆,還有可能再生育嗎?但是,1年之後,撒拉真的為亞伯拉罕生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小寶寶!

和孩子們一起討論這個故事。我想引領他們探討的是:面對未知的明天,我們該如何去了解上帝的心意,以做出正確的抉擇和計劃?

在探討之前,我和孩子們先一起玩一個信心的遊戲。先是我蒙上眼睛,讓孩子們牽著我的手,帶我在家裡的不同角落,上上下下地遊走。當我的眼睛被蒙上時,我還真有點擔心:孩子們是否知道怎麼來牽我;當我一步一步往前走時,他們會把我帶到哪裡去?我會突然踏上樓梯踩空嗎?他們會幫我先清除前面的障礙物嗎?

我一步一步地走著,只聽見孩子們興奮、認真地喊:媽媽,前面是往下的樓梯!我便一階一階地往下;有時候他們說:媽媽,要快一點!我便走快點;有時候他們說:要轉方向!我便跟著他們轉換方向;有時候他們會喊:前面有玩具,先等我們清空,我便等著……

我突然感受到,如同我現在被蒙著眼,被孩子們牽著、在他們的笑聲與擁抱裡,我一步一步走著——在我所經歷的“黑暗”裡,神也一直這樣牽著我的手,以祂的全知全能,一點一滴地引領我,陪伴我探索前面的人生道路。

我們的遊戲繼續。接著,輪到孩子們的眼睛被蒙上,被領著走路。孩子們都好高興、好期待,他們專心地遵行旁人的指示與帶領,或前行,或後退,或止住等候,或快步前行。雖然眼前的道路看不見,但是孩子們卻對其充滿期待。

這個遊戲提醒我:當我們的眼睛被蒙起來時,能夠接收到的信息真的很有限,只能依靠旁邊帶領我們的人,來告訴我們前面的每一步;我們看不到大局或者藍圖,只能聽從指示,一步一步走。

面對未知的每一天,其實也類似這個遊戲。我們被蒙上了眼睛,無法知道下一個生命階段裡,會發生什麼,神到底會給我們什麼樣的預備?亞伯拉罕與他的妻子撒拉也是如此,他們按著神給他們能看見聽見的、一天一天的帶領,去回應神。

 

充滿期待地等候

我想,這一天早晨和孩子們的靈修,正是主給我的信息。許多時候,我們不知心中所盼望的,是否會實現,何時會實現。但是生命的趣味與精彩之處,也許就在於它的未知。在每個視野有限的當下,我們只能按著我們所領受的,或行走,或止步,或等候,或快跑。我們期待著下一步的指令,因為相信這位牽引我們的,是值得我們信靠的主。

此刻的我,就在這等候的時刻裡。我和孩子們一起,每一天學習;我們陪伴親愛的家人,神沒有呼召我去解決他們生命中的問題,我所能做的,就是牽著他們的手,陪伴他們;有一天,當他們的心願意打開的時候,我會把最好的禮物,與他們分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