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26:加帕多家三杰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从主后325年“尼西亚会议”到主后381年的“康士坦丁堡会议” 之间,教会面临“三位一体教义”的争论,被史家称为“亚流派之争”。由于皇帝康士坦提二世(337-361)拥护亚流派,逼迫尼西亚正统派,使得亚流派东 山再起,在政治上得势。被称为“正统信仰之父”的亚他那修主教,虽然五次遭到放逐,但是坚忍不拔领导教会对抗亚流派。他于373年离世,领导正统信仰的重 责大任,由三位加帕多家(Cappadocia,位于小亚细亚,在加拉太与叙利亚之间)出身的主教承接。

东方教会中的新问题

          在 60至70年代,东方教会中产生新的问题,有三大议题引发热烈辩论。第一是“圣灵的位格与神性”。当时有些人士认同“尼西亚信经”所说“圣子与圣父同本 质”,但是不承认“圣灵的神性”。由于“尼西亚信经”只说到“我们相信圣灵”,并未细说;他们是根据两三段经文断章取义,而发出此谬论。这一批人由康士坦 丁堡的马其顿尼(Macedonius)领头,被正统信仰派称为“马其顿尼派”或“反对圣灵派”。

         第二是关于“三位一体”位格特征的用 词。在东方教会是由希腊字hypostasis来表达。然而,此词的用法涵义在当时模糊不清,尚未得到共识。甚至在安提阿教会引起激烈纷争。362年在安 提阿城,有三位对立的主教,一位是亚流派按立的,两位是反亚流派的:保林纳(Paulinus)与米立提(Meletius)。这两位主教都持守尼西亚信 经,但是二人对hypostasis的解释与用法不同:米立提认为“三位一体”是三个hypostases,而保林纳主张是一个hypostasis。米 立提的立场是正统的,而保林纳的看法遭到质疑。

          第三,是关于“基督的位格”。在叙利亚的亚波留尼斯(Apollinaris),因坚决反 对亚流派,矫妄过正提出极端理论,宣称基督的人性与一般常人不同:神性的道(Logos)取代了人的灵魂。他认为基督只有人的身体,并无人的灵魂。照此说 法,基督的人性是既不完整,又不真实。亚波留尼斯的说法,在70年代引起极大的反弹。

加帕多家三杰

           亚他那修离世之后,维护正统信仰的重责大任,由加帕多家出身的三位教父承接:该撒利亚的巴西流(Basil of Caesarea),拿先素斯的贵格力(Gregory of Nazianzus,巴西流之友),以及尼撒的贵格力(Gregory of Nyssa,巴西流之弟)。他们都是出身名门,受良好教育,熟悉希腊教父著作,为人敬虔,受民众敬爱,也都是领导修道运动的领袖。他们的牧会事奉与著书立 说,对东方教会的影响极其深远。

巴西流

           巴西流在329年生于该撒利亚(加帕多家的 省会),家室敬虔富有,为殉道者的后代。巴西流从小心中就埋下敬虔的种子,后来求学于康士坦丁堡。他在351至355年间负笈雅典,与来自拿先素斯的贵格 力成为密友。二人虽受希腊哲学与文学训练,但是却因敬虔的基督徒生活,不受其他同学的世俗化放荡生活影响。巴西留学成之后,回到家乡该撒利亚,教授修辞 学。

          360年,他赴巴勒斯坦与埃及等地,接触熟悉修道生活。返乡后,将家产分给穷人,退隐至邻近黑海的本都省,靠近其母与姊妹的修道院, 过修道生活。他召聚志同道合的人,一同群居修道。他邀请其密友贵格力前来加入,一同带领修道运动。364年,他被选为教会牧者,虽非其所愿,但是只有接 受。370年,他被选立为该撒利亚主教,统管加帕多全境的众主教。他领导众教会,反抗在政治上得势的亚流派。他尽其所能,选立正统信仰人士出任主教,以保 护群羊不受亚流派异端的迷惑。

          支持亚流派的东部皇帝瓦伦斯,想要将加帕多家夺回亚流派阵营,就命令该省总督与行政官员,多方逼迫巴西流, 威胁要将其家产充公,放逐边疆,甚至处死。巴西流不为所动,反而视死如归,回答说:“还有别的么?这些一点也动不到我。充公?我无家产;放逐?全地属乎 主,我只是过客;处死?使我更早回天家,其实老我几乎已死了,我正迈向坟墓。”

          后来,皇帝无计可施,正准备下令放逐巴西流时,六岁的王子 突然得病,群医束手无策,他请巴西流祷告而暂得痊愈。原来高傲的皇室官员也得病,请巴西流代祷,因主教的祷告而复元。所以,皇帝不敢将其放逐。巴西流继续 在艰苦中,持守讲明尼西亚信仰,直到379年离世。巴西流是出色的讲道家与神学家,然而他更是群羊的善牧与教会领袖,以及东方修道运动的推动者。
虽然巴西流在379年离世,未能参加康士坦丁堡大会,但是所写的《驳斥尤诺米》(Against Eunomius)(亚流派)五卷与《圣灵论》,是教义史的钜作。其《讲道集》深受西方教父安伯若修(Ambrose)与奥古斯丁喜爱;其在崇拜礼仪方 面,也在东方教会留下深远影响至今。他带领两位贵格力(其弟与其友),一起成为东方教会的模范领袖。

尼撒的贵格力

           贵格力是巴西流之弟,因为其后出任尼撒的主教,所以被称为“尼撒的贵格力”。他从小内向,喜欢研究与默想,并不善于公共关系。他说:“家世财富荣耀,让与世 俗为友的人去追求;基督徒的谱系在于与神亲近,基督徒的家乡在于真实善良,基督徒的自由,在于身为神的儿女”。贵格力深受教父俄力根(Origen)的著 作影响,更是受其兄巴西流的属灵引导。

u=1975548271,3357765426&fm=24&gp=0          贵格力早年生平,史家所知不多。只知他教授修辞学时间不长,退隐至本都,潜心修道。其兄巴西流在 372年,召请他出任尼撒的主教。他本来不愿,但是为了群羊的需要,顺服其兄的邀请。由于贵格力忠心持守传讲尼西亚信仰,遭到亚流派的愤恨。亚流派在 376年的地区会议上,以阴谋废除其主教职位,将其放逐。两年之后,为亚流派撑腰的皇帝瓦伦斯逝世,西部皇帝格瑞钦废除放逐令,贵格力得以恢复尼撒主教职 位。

          后来,贵格力的家人相继离世,特别是巴西流,令他难过。但是他仍然尽忠职守,维护尼西亚信仰。他参加“康士坦丁堡大会”,是当时最出 色的神学家,发挥极大影响力,被大会称为“大公正统信统的柱石之一”。他是“加帕多三杰”中最具神学深度的思想家,有许多重要著作流传后世,例如《驳斥尤 诺米》,《驳斥亚波留尼斯》,《论圣子与圣灵的神性》,《神的本体与位格之区分》,《基督信仰要理问答》等,其中大部分是在巴西流离世之后,继续辩护与发 展巴西流的教训。他于395年左右离世。

拿先素斯的贵格力

          贵格力在330年生于拿 先素斯地区,所以他被称为拿先素斯的贵格力。在“加帕多家三杰”中,就教会领袖能力来说,他不如巴西流;就神学思想深度来说,他不如尼撒的贵格力;但是就 讲道口才而言,他比这两人更胜一筹。他将尼西亚信仰与希腊神学用词结合,清楚论証,是维护尼西亚信仰的健将。

          贵格力的母亲诺娜 (Nonna),是早期教会史上著名的敬虔妇女。她借着祈祷与圣洁生活,将丈夫从异端信仰中领回,归信主基督,后来丈夫被选立为拿先素斯的主教。诺娜将其 子贵格力在出生前就奉献给主,正如哈拿奉献撒母耳一样。她为人代祷,舍己接济贫困,照顾病患。贵格力从小在母亲敬虔祷告薰陶之下,学习圣经,并显示出在修 辞演说方面的恩赐。

          贵格力从小就决志独身,为要专心服事神的国度。他赴省会该撒利亚求学,可能在那里初识巴西流;又赴埃及的亚历山大,有 机会聆听所敬佩的亚他那修讲道。后来,他负笈雅典,与巴西流同窗,结为终生的密友,同心一意。另外,当时叛教者朱里安也在雅典求学,贵格力已经看出朱里安 的邪恶。后来在朱里安死后,他写作两篇讲论,严斥其叛教背道。

           贵格力的友人希望他能在雅典教导修辞学,但是他不为所动,30岁时回到自己 家乡,与父母同住,帮助父母经管家业,开始过修道生活。后来,他赴本都,与巴西流一同参与修道运动。361年返乡探亲时,他父亲在聚会中众人面前,按立他 为教会牧者。他虽然吃惊,但是当时无法拒绝会众的请求。后来他逃回本都,过自己喜欢的修道生活。

          然而,因着父母年事已高,而教会又急需牧 养,他于次年复活节前回到拿先素斯,出任牧职。后来,巴西流召请他出任撒希玛(Sasima)的主教。他虽然被按立主教职位,仍然花许多时间独处修道。 372至374年,他帮助将近百岁的父亲牧会,至父亲离世。375年,他从父亲的主教职位退隐,过修道生活。379年,巴西流逝世的消息,带给他极大的痛 苦。然而这些熬炼都是出于神的奇妙安排,预备他前往帝国首都,从事一艰钜但重要的任务。

贵格力在康士坦丁堡

           379 年,他被召前往康士坦丁堡一小教会牧会。此持守尼西亚正统信仰的教会,在亚流派的主教长德莫非力(Demophilus)逼迫之下,已成为将残的灯火,聚 会人数寥寥无几。然而,这是在帝国首都亚流派大本营之地,需要继续有正统信仰的教会。在多位主教的代祷鼓励之下,贵格力接受呼召,毅然前往任职。他到任之 后,身体微弱,穿着简朴,被繁华首都民众轻视且逼迫。

           贵格力因传讲“三位一体”真道,曾受亚流派暴民围攻。然而他靠主恩典得胜一切困难, 以其满有能力的讲道,来建造此小小的教会。日复一日,人们不分阶层涌入此教会。因为看到真道信仰与圣洁生活的见証,此教会从衰微到兴旺,成为大教会。后来 为了记念尼西亚正统信仰的复活得胜,此教会改名为“复活堂”。

           他的声名远播,近悦远来,人们从四面八方前来听道。已经上了年纪的著名学者 耶柔米,也远从叙利亚来到康堡,要听贵格力的讲道。耶柔米也私下请他教授如何解经,日后耶柔米感恩说:贵格力是他的老师。贵格力在帝国首都默默耕耘,教导 尼西亚信仰,改变了康堡。外在的胜利终于在380年2月来临:新任的东部皇帝提尔多修,宣告尼西亚信仰为正统。

          当皇帝提尔多修于同年11 月来到康士坦丁堡后,立刻解除主教长德莫非力及其亚流派党羽的职位,将主教长座堂转交给贵格力,对他说:“神借着我们的手,将这座教堂交托给你,作为你受 苦的回报。”康堡的民众热情要求他出任主教长,但是他不能接受,因为撒希玛主教职位尚未正式下任,必须由主教会议同意才能正式离职。

贵格力离开康士坦丁堡

          后来,提尔多修在381年5月召开“康士坦丁堡大会”,与会主教们选立贵格力出任康堡主教长。大会主席米立提在会议期间去逝,贵格力接任大会主席。然而,贵 格力发现与会的主教们,有些非难他,有些结党分争。他非常失望痛心,决意辞去主席之位。他也辞去主教长之职,于6月离开康堡,回归家乡退隐修道。

           贵格力的余生,仍然主动关心教会事务,借着许多书信往来,提供属灵指引。他也带领照顾在其身边的修道团体。他在390年左右离世,遗骨被送回康堡。他的著 作,最出名的是他在康堡的《五大讲论》,辩护尼西亚信仰,驳斥尤诺米派与马其顿尼派,为他赢得“神学家”的荣衔。他另有45篇讲论,与240多篇书信,流 传后世。

结论:真理的旗手

           虽然加帕多人的民族性,在当时的形象不佳(被描述为胆小 不成器,甚至诡诈),但是主从他们当中,兴起三位重用的仆人。“加帕多家三杰”都是忠心良善,又有见识;信仰纯正又灵命精湛。他们在东方教会的影响与贡 献,正如奥古斯丁在西方教会所扮演的角色一样重要。这正显明神拣选了世上愚拙的与卑贱的,叫有智慧的与强壮的羞愧(《林前》1:27),属灵的伟人不是传 自己,乃是显明神的伟大。“加帕多家三杰”是真正敬畏主的人,神赐给他们旌旗,“可以为真理扬起来”(《诗》60:4)!

作者现在北加州湾区圣经归正教会( http://www.biblerc.org/ )牧会,并在基督工人神学院兼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