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起初的爱,清洗中年油腻(小约翰)2021.06.22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6.22

小约翰

 

年轻勇猛、单纯爱主的乌利亚,会不会让人到中年、臃肿懒惰、睡到太阳平西才起床的大卫,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呢?那时候的他,哪怕为了躲避扫罗的追杀、只能住在山洞,却“极早醒起”(参《诗》57:8)。

《圣经新译本》据希伯来原文,把“我自己要极早醒起”,直接译成“我要唤醒黎明”。译笔传神,可谓“信、达、雅”全具。

 

为什么不能超过?

我最早看到“唤醒黎明”这四字摆在一起,是在1999年。那时候,受洗还没几年的我,正在先锋书店翻书,突然看到一本耀眼的、黄色封面的书,上面就印着这四个大字——唤醒黎明!韩国金镇洪著。

我捧著这本不厚的书,静静站在那里,一直读,一直读,甚至忘了找个地方坐下来。后来带着狂喜买回家,一口气看到凌晨3点多。读完了,抬头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我攥著拳头,情不自禁,轻轻说了句:“我要唤醒黎明!”

其实,让我一口气读到凌晨3点多的书,除了这一本讲述主人公因为信仰,自愿到恶劣的环境为穷苦人服务的书籍,还有唐崇荣牧师的神学讲座丛书。

记得也是1999年,我和女友刚订婚,突同被圣灵所感,起意到温州去参加暑期营(当时温州教会多、信徒多,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当时我们连一个温州人都不认识,不知道温州话是全世界最难学、最难懂的方言,只认定那里一定有暑期营,一定能听到圣经讲解。

经过“南京—温州”长途客车整整24小时的颠簸,灰头土脑的两个人,终于到达温州。我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讲圣经的暑期营,却发现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温州人只说温州话!哪怕当地建了不少高大教堂的家庭教会,他们也常是用温州话讲道和培训。

柳暗花明,一个在教会看门的老大爷,见我们远道而来,就用结结巴巴的普通话跟我们谈了几句。见我们这么渴慕,就送了一套唐崇荣牧师神学讲座丛书给我们。那一套书近20本,和《唤醒黎明》一样,是耀眼的黄色封面!

当时只读劳伦斯、盖恩夫人、王明道、倪柝声的我,一开始很难接受唐牧师。直到读到他在书中说“谦卑就是永不止息地追求真理”,我的心才一下子被点着。

22年后,我仍记得唐牧师在书中,提起上帝对以弗所教会所说的话:“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启》2:4)像大卫一样,越来越臃肿和油腻的我,还记得唐牧师对经文的解释,一言九鼎,掷地有声:

“很多人不服气,说为什么一定要回到起初的爱?为什么就不能远远胜过起初的爱?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几乎不太可能。你刚信主的时候,对主的那种单纯、热烈的爱,那种起初的爱,是很难在你以后超越的,因为那时候的你特别有圣灵给你的单纯和热烈。

“随着年龄变大,你也许知识会多一些,智慧会多一些,服事会多一些,恩赐会多一些,但对主的爱很少能超过刚被主的爱感动和激发的时候。所以,你能一直持守、不断回到起初的爱就很不错了!”

 

为“伊”消得人憔悴

诚哉唐牧师斯言!打从《海外校园》编辑约我写此文,我就透过自身的油腻,看到了对主起初的爱的减少。体贴自己多了,体贴主就少了。身体和灵魂既然都是主给的,难道不该好好打理吗?那就从这篇文章的写作开始吧!我认罪悔改,立志清理油腻,再撰文记录。

因此,这篇文字,不只是用手写,还要用脚、用身去写。谁说中年就一定臃肿和油腻?“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9:27)保罗的话,响彻耳畔,回荡心中。

立志容易践行难。第二天,好久不骑自行车的我,竟骑行22公里,去一个地方服事。结果,回来一路上坡,差点骑不回来了。晚上,为了犒劳自己骑行44公里,不知不觉就吃多了。一天的骑行当然白费了。

不过,靠主恩典,我骑着骑着,几次下来,同样的路途,从原来单程一个多小时,竟然减少到40分钟。两周内,体重就减了3公斤。

多吃粗粮,少吃精细米面。多喝开水,少喝饮料,更要少喝酒。多走路,少开车。多户外,少宅家。多探访,少看手机。更要坚持不断。

而今,主不只给了我一个新的身体,也给了我新的精神面貌。妻说:“亲爱的,你越来越帅了!”我开玩笑说:“这都是《海外校园》编辑约稿约的。为‘伊’消得人憔悴。”

 

四个层级的爱

最要感谢的,当然还是基督。基督的爱,唤醒了我那起初的爱。这使我想起贝纳德在《上帝之爱》中,对爱的4个层级的划分:

  1. 最低级的爱,是为自己爱自己。然而这种爱是关起门来爱自己,必然使人不满足,因为人注定不能孤独自存。
  2. 于是,人就需要第二种爱,就是为了自己爱上帝,由于上帝有用去爱上帝。然而,哪怕在这种纯功利性的利用关系中,人只要肯阅读、思考和敬拜上帝,跟上帝交流和祷告,就会感受到上帝无穷无尽的甘美、智慧和大能。于是,就跃升到第三种爱——
  3. 第三个层次的爱:为了上帝爱上帝。这时候爱上帝就不再是因为上帝对自己有用,而是因为上帝就是上帝,本为善、为真、为美,本就是终极满足和至高喜乐本身。
  4. 学会了向上帝不断表达出这种爱后,人会进入第四层次的爱——在贝纳德看来,这是最高层次的爱,那就是为了上帝而爱自己。贝纳德说:“除非是为了上帝的缘故,否则他(进入第四层次的人)连自己也不爱。”

在下可不敢说自己到了第4个层次,但正因有一份大爱盼望我完全、圣洁、公义,我才有勇气在人到中年、面对更多压力和危机时,渴望唤起自己对主那种起初的爱,愿为了祂而返回来爱自己。

有一种爱对我不离不弃,所以,我要对己不弃不离。在那么多人纷纷自杀、提前谢幕的今世,看似生无可恋、死无所惧,但“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于是,何不好好活下去?因为你不是自己的,而是基督用宝血赎买回来的艺术杰作。

起来,用生命的尊严对抗生活的压力!人到中年,你无处可逃。你必须最大程度地提升生命的尊严,汲饮那神圣挚爱和至极喜乐,用那起初最单纯、最热烈的爱,清理层层累积的中年油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