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地的布娃娃(葉吳慶宜)2021.07.07

葉吳慶宜

 

嚴重的車禍

那是一個3月天,午後柔和的太陽照在交通通暢的路上。手握方向盤的我怡然自得。眼看要到有紅綠燈的交叉路口,我放慢了速度。抬頭看是綠燈,就順勢滑進了路口。

不料,左邊忽然飛來一個黑色的東西。我還來不及思考,就聽到很大的砰的一聲,車子也因衝撞而震動起來——我驚恐地看到,一位穿著黑色衣服的女子,像一個布娃娃一樣,被拋到高空,然後頭朝地墜下,摔倒在路當中!她所騎的摩托車,摔在一邊,零件碎了一地。

我意識到自己闖了一場嚴重的車禍!

我剋制情緒,勉強鎮靜,把車停到旁邊的停車場,走回車禍現場,勇敢地面對由我造成的悲慘現實。那位女士躺在地上,已經昏迷,彷彿沒有了生命氣息。她身邊圍了不少人。有人告訴我,她還有心跳,並說救護車已經在路上了。另外有人將自己的夾克蓋在她的身上。多麼仁慈的人!而我卻像是一個殺人犯,羞愧、內疚,無地自容!

我只有硬著頭皮,默默地站著,為這位陌生的女子禱告,希望她能夠活下來!

然後我回到車上,給我先生打電話。一開始講話,我就忍不住嚎啕大哭。委屈、自憐的眼淚,流個不停!先生沒有責怪我,他只堅定地說了一聲: “我馬上就來!”我立刻鎮靜了下來。

先生陪我回到車禍現場。救護車的醫護人員正在檢查受傷女士的身體。有一位男士走到我面前,對我說,他目睹了整個車禍的發生,是那位女士騎著摩托車以飛快的速度,進入路口,試圖搶在我的車的前面左轉。可惜她沒有成功,反而不幸地撞到了我的車。

正在這個時候,一位警察過來問我話,就將這位男士的證詞記錄了下來。感謝這位陌生人的正義感,這稍稍減輕了我心裡的重擔。他的證詞,也會幫助我澄清我在這場車禍中法律上的責任。

隨後,我們給保險公司打電話報告車禍的情況,算是完成了車禍後應有的手續。

 

心中的巨石

回家後,我坐在空洞的客廳裡,全身發冷,百感交集。我覺得我犯了大罪,全世界都摒棄了我!我感到孤獨和無助。女兒不久會從學校放學回來,我很怕見她,不願讓她知道她有一位犯罪的母親!

我更感到極度的焦慮和不安。我不知道那位女士怎麼樣了!她會醒過來嗎?她會因腦部受重傷,而失智或癱瘓嗎?萬一她因此失去生命,我的車禍保險,能夠覆蓋她家人所要求的補償嗎?我家會否因為這埸車禍而破產?

在這種極度的煎熬中,我忽然聽到收音機裡播出一位牧師的講道。他講的是《馬太福音》11章28節,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耶穌基督溫和、憐憫的話語,深深地安慰了我!感謝主!祂沒有摒棄我!雖然我犯了大罪,但是祂仍然愛我!

我再度流下眼淚,是被神的愛感動的淚。祂要我學習祂的樣式,負衪的軛,並且要心裡柔和謙卑!祂知道我有重擔,我怕我的形像受損,我不願意讓任何人知道這次車禍。為了保護我的自尊。我寧願封閉自己。結果是心焦如焚、頭昏腦脹、軟弱無力、動彈不得……痛苦難言!

於是我謙卑地在神面前跪下禱告。我又哭了,流下了懺悔的眼淚。這場車禍,也許不完全是那位女士的過錯。如果我機靈一點,或許可以在她撞到我之前停車!也許我當時開車不太專心,沒有早一點覺察到她的存在(我必須承認,我有開車時胡思亂想的習慣)……

我求神赦免我的罪。我迫切地為那位女士禱告。禱告後,我心裡確實平安很多!

我摘下自尊的面具,請求教會的師母為車禍的受傷者禱告。我也開始向朋友傾訴我的焦慮和苦惱。同時,我積極探聽那位女士的狀況。感謝憐憫人的神,我獲知她在加護病房昏迷了兩天,終於醒過來(大約兩週後,她搬到了普通病房)。

這給了我無比的安慰和喜樂。在我最後一次尋問的電話中,醫院護士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只能告訴我她在看書。這表明她的腦部受傷應該不大。我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

 

意外的電話

車禍發生後不久,我估計這位女士多半會變殘障。為了安慰和鼓勵她,我買了一本Joni Eareckson的書,送到醫院給她。Joni在1967年,17歲時,因嚴重的跳水意外,折斷了頸椎,造成終身頸部以下癱瘓。然而,她在親友和專業人士的輔助下,靠著神的恩典和大能,以及眾人為她的禱告,做了了不起的榮神益人的事——她建立了一個幫助殘障人士,尤其是癱瘓者的機構,Joni and Friends,到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大陸,贈送輪椅,見證神的愛與大能,直至今日!

她的故事給了我很大的啟示和激勵。我希望這本書同樣能幫助車禍的那位女士!

我們的汽車保險公司,除了車禍發生後檢驗了一下我們的車以外,一直沒有與我們聯絡。半年後,我們打電話尋問,才知道他們已經處理好一切,我們不需要付任何補償!

車禍事件發展到此,有這樣的結果,已經是令我們滿心歡喜、感恩不盡,但是神的恩典往往是出人意外的豐富!

一年多後,我收到一個電話,對方就是被我的車撞傷的人。她說:“我也是基督徒。我知道你一直為我禱告。我打電話來是想告訴你,我的腿在車禍中摔斷了,但是現在都恢復正常了!謝謝你,也謝謝你給我的書。感謝神,我很好!我已決定去上大學,前途充滿了希望!”

我聽完淚流滿面!是感動、感激、感恩的涙水,也是稱頌和讃美的淚水!我感激這陌生女士的責任感和對我的體恤,更稱頌、讃美神的奇妙、慈愛和信實!我的心得享了安息!

 

作者是美國布朗大學心理學博士,臨床心理學家,30多年心理輔導經驗,現已退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