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父神,谁定义谁?——写在台湾的“父亲节”(陈世贤)2021.08.0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8.06

陈世贤

 

“我不懂为什么圣经要将上帝描述成父亲?我父亲是一个差劲的人,所以如果你跟我说‘上帝是天父’,我觉得我很难去爱祂。”曾经有不只一个人这样说。

的确,在人类历史中,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家庭的功能是完善的。以当今台湾社会来说,离婚、家暴、外遇、漠视孩子的需求……各种家庭问题,都有可能使我们体会不到父亲的爱。

从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提出心理分析法之后,愈来愈多人开始认为,自己对“权威”的反感,是源自原生家庭中的负面童年经验。但为什么,圣经要使用父亲的形象来描述上帝呢?

 

不完全的类比

神学家多马斯·阿奎纳(Thomas Aquinas,1225-1274)表示:“上帝是父”这一比喻,应该被理解为“上帝像人的父亲”。既然说是像,就表示在某些方面,上帝与人类父亲相似,在某些方面则不然。

上帝关心我们,正如人间父亲;上帝是我们存在的来源,正如我们的父亲生养我们;上帝对我们行使权威,人间父亲也这样管教我们。然而,两者也具有不同之处,例如,上帝不是人类,而且上帝的管教,不像人间父亲那样会犯错。

总之,阿奎纳的意思是说,上帝像父亲,这并非要把上帝降格为我们血缘上的家人,而是说,思考我们的父亲,有助于我们认识上帝。圣经是用人类的语言写成,上帝体恤我们认知能力有限,所以选择使用我们能理解的词汇,来向我们介绍自己。

神学家麦葛福(Alister McGrath,1953-)也指出,这是非常生动有益的思考上帝的方式,使我们可以用所熟悉的、世俗世界的词汇和形象,来描绘最终超越俗世的事物。

 

圣经不仅仅使用男性形象来描绘上帝

在这个“平权”的时代,有些人认为,用父来描绘上帝太父权暴力了。对此,我们的回应是,我们需回到圣经的书写环境。圣经的被启示,有着坚实的现实生活基础——3千年前的古近东社会是由男性统治的,所以圣经中常用“父亲”、“法官”、“国王”的权威形象,来说明上帝的属性。

然而,这绝不表示上帝是男生,因为圣经说祂“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1:27),因此,男或女是人类的属性,但男女两性同源自这位上帝。

既有共同源头,故两性在本质上是对等的,皆属上帝。在圣经中,我们也注意到,上帝也会使用较女性化的用词(母亲、妇人)来比喻自己对百姓的爱及温柔(参《赛》49:15、《路》15:8)。

 

天上父亲成为人间父亲的模范

上帝是万有的源头,也是伦理价值的源头,我们不能拿着人所订出的标准,去质疑上帝的标准,我们只能承认,“如果不认识上帝,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公义。”套用在父职的话题上,我们不能拿着人间父亲的失职,去质疑天上父亲的慈爱,我们只能承认“如果不认识天父,我们不知道怎样作一位慈爱又正直的父亲。”

一位很有影响力的神学家说道:“不是先有人类的父亲,然后我们拿他比拟那位神圣的父亲,正好相反:那个最真实,也最正当的父职在上帝那儿,我们是从祂那里,来认识到人世间的父亲。”

是的,我们的父亲可能有他们的限制,但我们不因此否认天上的那位完美父亲。借着这位天上的父亲,我们才明白到什么是作父亲。

当儿女犯错时,因为祂爱儿女,祂会管教(参《来》12:7),但上帝同时提醒父亲们管教不要过当,以免儿女失去志气(参《西》3:21);因为儿女是无知的,父神赐下诫命引导祂的儿女,并要求人间父亲们常常跟子女温习这些教导(参《申》6:7);有时儿女自我意识高涨,会违逆父亲的心意,离家自行己路,上帝又像一位深爱孩子的父亲,在家苦苦等候,当孩子终于回心转意时,祂欣喜快乐(参《路》15:23)。

因此,如果我们的父亲令我们敬畏爱戴,那让我们感谢天父,因为祂是父职的源头;如果我们的父亲令我们灰心失望,让我们依然感谢天父,因为祂才是真正的父亲。祂是众父之父,是一切美善的源头,是生命的真正创造者。以至于无论我们的童年经验是什么,我们都能在天父面前欣然承认,祂使用人间的父亲,作祂赏赐我们生命的管道。

 

父亲节的致谢

为此,在这个父亲节(全世界大部分的国家与地区是在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庆祝父亲节,台湾的父亲节是8月8日,编注),让我们向天父献上感恩,也邀请您,向人间的父亲致上谢意。

您可以写一张卡片给您的父亲,若已经无法这样做了,可以考虑写给目前最像您父亲的人。在卡片上,您可以回忆一次你们之间难忘的经历、感谢他为家庭付出、告诉他你还记得他说过的某句话、表达您对他的敬爱、承诺会常常为他祷告……让我们一起将对父亲的爱,以具体的方式表达出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