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的主日崇拜(许万常)2021.09.1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9.16

许万常

 

宗教改革之后,新教敬拜的中心由礼仪为上,转向圣言的宣讲。从此主日崇拜以讲道为中心,许多主日聚会看上去都是讲员在台上唱独角戏。

过去,台湾人一般称信主之众为听道理的”——信徒主日赴教会敬拜,是为了听一篇讲道。久而久之,到如今,会众对讲道的要求似乎愈来愈高;顺应会众的要求,教会也产生了一批受欢迎的明星讲员,到处巡回讲道。

笔者由此想到,信徒如果仅仅以耳朵敬拜主,就不需要离开自己舒适的家,只要坐在沙发上,或躺在床上动根手指,打开电脑、手机就行,甚至蓬头垢面也没关系;并且在敬拜的过程中,人们大可按著本身听道的味口,随时转台换将;敬拜的程序亦能自我掌控,如同手握电视遥控器,遍寻一个不会令耳朵发痒的频道。

昨天,我到儿子所属的教会敬拜,那是个英国安立甘教会(注),仅管这是个保守的新教宗派,但崇拜仪式与天主教的崇拜较为相近,礼拜全程皆有会众的参与,他们或坐或站或跪,过程中充满了虔敬的肢体语言。

并且,崇拜中读经和祷告台上和台下相互呼应,没有太多的冷场;牧者讲道信息通常稍短,简单扼要;教拜的中心是圣餐,每个主日都要举行,每人排队跪在坛前领取,庄严肃穆……

由此可见,整场敬拜过程中的种种礼仪,个人绝对无法在家以播放YouTube,或参加Zoom线上聚会来完成。儿子告诉我,他们教会自从开放实体敬拜以来,参加的人极为踊跃,会堂座无虚席。

相反地,我也发觉,疫情后,城里许多华人教会,主日敬拜多少显得有点乏人问津,门庭冷落,或许会众在家敬拜听道早己成为习惯,有的教会,甚至每月一度的圣餐也可以在手机或平板上领取,可谓方便极了——但这种用者友善的崇拜方式,显然很容易将人们惯坏

如果能重来一次,我肯定会把主日敬拜的方式稍加调整,在参加儿子教会敬拜的回程途中,我对妻子说。作为一个已退休的牧师,我心里充满悔过的感伤。至少主餐每次主日崇拜都要举行,而且敬拜过程中,要有更多信徒的参与才是。

我曾在西德州牧会25年,每个主日崇拜都高举讲坛,跟一般福音派教会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两样。当然,这是承继宗教改革优良的传统,然而,现在想来,这一类的敬拜方式并非没有盲点,难道不是吗?

敬拜仪式的缺失,在新冠病毒肆虐期间的教会敬拜中,暴露无疑。多年来,我们把集体敬拜,浓缩到只剩下诗歌与证道,这种近乎被动的简易敬拜方式,在许多人看来,只剩下了听道理”——既然在家和在教会听并没有什么两样,那为什么一定要去教会?有人想。

难怪近年来,电视教会的信徒日渐增多,参与实体教会的人愈来愈少。甚至有人冠冕堂皇地宣称:教会教拜可有可无,心灵与诚实的敬拜,并不在乎在什么地方敬拜。

真的是这样子吗?如此,实体教会存在的意义何在?我不禁担忧疫情真正结束之后的线下聚会……

 

注:

安立甘宗(英国国教,英语:Anglicanism),常用名安立甘教会(盎格鲁教会,Anglican Church)或主教制教会(主教会,Episcopal Church),是基督新教三个原始宗派之一,也是带有盎格鲁撒克逊人礼仪传统的宗徒继承教会。它在清朝传入中国,译作圣公会

 

编注:欢迎牧者或读者针对本文论点提出反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