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77篇:苦難中的求告(劉孝勇)2021.10.2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10.27

劉孝勇

 

遭遇苦難,無法言說

苦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它像野獸一樣,無情無義,吞食人的信心和意志,而且,最可怕的是,它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臨到你我的身上。

上個禮拜,教會一群弟兄姐妹開車去看一位張弟兄。這位弟兄差不多1年前得了一種怪病(他的醫生說,患這種病的人全世界不到10個。)病發作之後,弟兄全身癱瘓,動彈不得,全身軟趴趴的。當我們去探訪他時,雖然經過開刀,但他恢復得還是有限,他全身僵直地躺在折疊床上。

看到張弟兄,我們都很難過。同時,我們也很欽佩站在他身旁的張太太,經過1年身心靈的煎熬,她竟然撐了過來。看到她,我不禁問自己:像這樣的苦難,如果突然臨到我身上,我能承受得了嗎?或者,我能像約伯在遭遇大苦難之後,仍然可以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 (《伯》1:21 ) 這句話嗎?

今天我們要讀《詩篇》77篇,這是一篇個人求告的詩。很顯然,詩人認識上帝,他陷入了大苦難。我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大苦難,但是我們可以發現,他的心情已經落到谷底。

和我們一樣 (或者說我們像詩人一樣) ,每遇到難當的事,詩人便向上帝禱告。他不但禱告一次,甚至可能通宵禱告、禁食禱告,如果那裡有“禱告山”的話,他可能會跑到禱告山上,禁食禱告40畫夜。他心裡憂悶,說:“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上帝,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2、3節)

有時候,也許我們會像作者一樣,遇到苦難或挫敗時,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也一點辦法都沒有。於是,就像詩人所說:“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4節)——這裡可以看到,詩人憂悶到幾乎無法面對現實(當一個人難過到極點,是會說不出話來的。)

當人在苦難之中,他的心也不願意受安慰 (2節),因為他可能會想:“為什麼別人這麼快樂,而我這麼痛苦?為什麼這苦難要臨到我?為什麼上帝不伸手救我?過去你行了許多大神蹟、大奇事,現在為什麼不能同樣幫助我呢?……”就如同義人約伯一樣,在苦難中的人,對上帝會有很多疑問。

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恩待我麼?(第7節 )

難道祂的慈愛有限,祂的應許只是謊言麼?(第8節)

難道是祂忘記給我恩典,或是祂對我發怒、不再理我了麼?(第9節)

讀到這裡,我們會想,如果連詩人素來仰望的上帝都不再理他,他還有什麼希望呢?上帝真的不再理他了嗎?那他該怎麼辦呢?

親愛的弟兄姐妹,請你放心,上帝是聽禱告的上帝,因為聖經說,“上帝是應當稱頌的,祂並沒有推卻我的禱告,也沒有叫祂的慈愛離開我。”(《詩》66:20),但是,我們也要知道,祂也是有計劃的上帝,祂要按祂的計劃,來完成祂的工作,而且祂的計劃不一定是你我所能明白的。

 

背對苦難面對上帝

我認為,整篇詩最重要、最關鍵的一節是第10 節,詩人心境的轉變是從這裡開始的。和合本這麼翻譯:“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而新譯本卻譯作:“於是我說:‘最使我傷心的是——至高的上帝不再是大能者了!’”而希伯來文聖經如此說:“我便說,這使我訴求( 懇求、訴願 )至高者右手的年代(或作顯出大能的年代)。”

詩人先找出問題真正的關鍵,即他和上帝之間的關係要恢復。當他真正背對苦難、面對上帝時,他的心才真正開了——被上帝打開了。我們在面對苦難或壓迫的時候,往往會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苦難和壓迫上,而忽略了上帝要我們做什麼。

當約伯遭遇到大苦難之時,上帝並不是為他解答為什麼他會遭到苦難等問題,上帝只是讓他“看”,看祂在宇宙中一切奇妙的創造。小烏鴉為什麼會有食物,到底是誰在餵養牠們,天上的星星為什麼會按時候出現……而且,上帝問了約伯一個問題,當祂在創造天地的時候,“約伯你在哪裡?”

上帝讓約伯發現祂的計劃,和祂創造宇宙的奇妙,最後,約伯看見了自己真正的問題,他就悔改了。當約伯悔改歸向上帝之時,苦難並沒有過去,但是他已被更新。約伯最後的結局是上帝在物質上加倍地賜福他。但是,親愛的兄弟姐妹,我相信經過更新後的約伯一定有一種看見──擁有上帝勝過擁有一切。此時,苦難於他不再是苦難,苦難已變成化裝的祝福。

再來讀《詩篇》77篇。從第 10 節以後,詩人又再一次(前面一次是第5節)追憶上帝過去的所作所為。1-9節中,我們可以讀出,詩人在大苦難之中,充滿了埋怨、懷疑,甚至可能有些憎恨,10-20 節,苦難並未過去,但是在字裡行間,卻充滿了敬畏、順服和平安。

在第15 節中,詩人說:“你曾用你的膀臂贖了你的民,就是雅各和約瑟的子孫。”雅各和約瑟都是經歷大苦難的人,當詩人想到他們在苦難中得到上帝的拯救時,心一定有所觸動:“上帝,你既然拯救了雅各和約瑟,那在你的計劃中,對我一定也會有美好的安排。”

在第20 節,詩人回憶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我想,詩人也許覺得自己就是多災多難的以色列人,雖然苦難連連,自始至終,上帝卻都在保護、引導。

 

一場對上帝的判決

在我作神學生的時候,有一次我們的院長俞繼斌牧師在講道時,講了一個故事(故事是東德的一位牧師所寫的一齣劇):

在時間的終點處,成千上萬的人擁向上帝寶座前的廣大的平原。大多數人都因著面前的光煇縮成一團。前排卻有一群人意氣激昂地談論著,他們不羞愧,也沒有哭泣,反倒像是向誰挑戰。“上帝怎能審判我們呢?祂哪裡知道人間的疾苦?”一位魯莽的褐髮少女憤怒地尖叫,她撕開一邊的袖子,露出了在納粹集中營中被刺上的號碼。“我們經過恐怖、打擊、折磨、死亡的煎熬!……”

在另一群人裡,一個黑人男孩把他項圈往下一拉,“這又怎麼說?”他厲聲質問著,只見他頸項那兒顯出一環醜陋的吊繩烙痕。“我被人用私刑處死,並不是做了壞事,就因為我生為黑人。”在另一群人中,一個懷孕的女學生含著憂鬱的眼神。“為什麼我就必須承受如此的羞辱,”她低怨道:“這並不是我的錯呀!”

橫過平原,人群綿延至很遠的地方。每個人都因著在地上的年日中,所遭受的邪惡與痛苦向上帝抱怨、抵擋。他們都說:“上帝多麼幸運啊!祂生活在一切都那麼甜美、光明的天堂裡,那裡沒有眼淚或恐懼,也沒有飢餓與仇恨。如此,上帝怎能體察人類在這世上被迫忍受的一切苦情?”

於是這些組合各自推選出領袖,挑出那些受苦最厲害的人。一個是猶太人,一個是黑人,一個是在日本廣島被原子彈炸死的人,一個是殘廢得極為恐怖的人,以及一個生來畸型的小孩。他們聚在平原的中央彼此商議,最後,他們終於設想出如何呈上他們的案件。這是個相當聰明的辦法。

“在上帝有資格審判他們之前,祂必須親嚐他們受過的一切。”因此,他們決定:上帝應該先在世上生活──作一個人! 讓祂生為猶太人,讓祂誕生的合法性被人懷疑,給祂艱難的工作,以致當祂嘗試去做時,甚至連祂的家人都認為祂是顛狂了。讓祂被最親的朋友出賣,讓祂面對不公平的審判,經歷心存成見的陪審團的審問,並且在一群群眾鼓噪下,被判為有罪,讓祂被烤打折磨。最後讓祂體會所謂“可怕的孤單”的滋味,然後讓祂死,讓祂死得透透的,直到沒有人能懷疑祂是否死了,並且讓最繁多的證人來證實這件事。

當最後一位代表結束了對上帝的宣判時,廣場上一片死寂。沒有人再發表任何談話,也沒有人動一下。因為剎那間,所有人都明白了,上帝早已承受過祂自己的判決!

 

十字架,苦難得勝的標誌

十字架是釘死耶穌基督的刑具,它本來代表著苦難的極致,但是當我們轉眼仰望為我們掛在上面的耶穌時,十字架已變成順服的記號,變成得勝苦難的標誌了。

主耶穌曾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 祂也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

十字架的救贖是苦難唯一的解決之道。當我們一直注視自己的苦難,這苦難就愈來愈大,愈來愈難;但當我們定睛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時,這十字架就變成榮耀的記號,變成專門釋放我們這些“死刑犯”、釋放我們這些在苦難中的人的所在。

親愛的弟兄姐妹,可能你們當中有正在承受苦難的人,來吧,來就近耶穌,祂會使你得到安慰,得滿足。

親愛的朋友,世界上再大的苦難,耶穌已經先為你承擔了,問題是你願意讓祂作你的救主嗎?

 

作者為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