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让我们相互负责任(滕胜毅)

滕胜毅

本文原刊于《举目》29期


几年前,我参与的教会出了问题。作为一个小弟兄,我试着调停解围。我也盼望看到带领的弟兄,能彼此相顾,同心协力解决问题。结果却事与愿违。我沮丧的心,差点儿变成一颗苦楚的种子(见拙文《苦楚的毒钩》,《举目》17期)。

           痛定思痛,我开始从这个教训中,思考弟兄间相互负责任的重要性。

定义与内涵

          韦伯斯特大字典对“相互负责任”(accountability)的解释是:服从义务和责任,去反应、回答,或说明、辩明。相互负责任是一种负责任的、可靠的、能回答的状态。它反映了人与人之间双向、互动的一种关系。它是意愿的选择,既是义务,也是责任。

          基督徒之间的相互负责任,包括更深一层的内涵和意义,是带有生命力的,也更好地表达了这个词的实际意义。

          基督徒之间的这种相互负责任的关系,与一般的同乡会、专业沙龙、好友互助小组,有本质上的不同:

        · 动机不同。我们要在变得更像基督的生活历程中同辙而行。

        · 根基不同。主耶稣无条件的爱,和我们所不配得的恩典,是我们的根基。

        · 目的不同。我们要在基督里互相建造(《帖前》5:11),充分发展我们的潜在能力,在同一个圣灵里一起成长,长成有基督的身量。

        · 运作不同。互相接受、坦诚、守信、耐心、不论断,是建立这种具有生命关系的途径。

        · 作用不同。这种具有生命力的关系,不仅会帮助医治伤痛,减轻包袱,还会帮助审查我们的心思、意念和行为,使我们的生命更新成熟。“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出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需要的原因

          那么基督徒为什么需要这种关系呢?创世一开始,神就清楚地对那两人说,我给你们权柄,也给你们责任,同时也要你们为自己、为神负责任。“这样看来、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负责)。”(《罗》14:12)

          不仅如此,神还叫我们在神的肢体里相互负责(《林前》12:12-27)。主耶稣并不只是呼召一个人作祂的门徒,圣灵也没有只赐给一个人。“所以你们该彼此 劝慰、互相建立。”(《帖前》5:11)。我们“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力行善。”(《来》10:24)可见,在基督徒的日常和教会生活中,我们不仅 要对神、对己负责任,也要相互负责任。

         如果我们只是一人走这条狭窄却有荣耀盼望的十字架之路,很容易沮丧气馁,甚至在半路上被那吼叫的狮 子所吞吃(《彼前》5:8)。撒但的攻击常常打中我们的要害。我们的基本性情、气质构形、身体素质、文化背景、家庭环境、生活经历等等,都使我们有盲点、 软弱的地方和舒适的安乐区。我们也善于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辩解,为自己的罪开脱罪责。

          长此以往,我们要么对“基督教”失去兴趣和信心;要么 又回到以前的那种“自给自足、丰衣足食”的状况,对教会的人与事充耳不闻;要么自我膨胀,认为自己的每一个祷告和决定都符合神的心意,每个灵感、冲动都来 自于圣灵。结果,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不仅干枯无味,还成为他人的绊脚石。

表现的方面

          基督徒的相互负责任,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在这个双向互动、有生命的关系中,信任和爱是最基本的,其来源是主基督对我们无条件的接受和爱。

          相互负责任还包括,我与我的弟兄,不管在顺境还是逆境,与主同行,不分彼此,同等待人。“对弟兄负责”,就是当我与弟兄面对面、心对心的时候,能够坦诚地谈 出我生活中发生的事,包括喜乐、忧愁和面临的试探。当我听到建议、劝告甚至批评时,我有一颗虚心接受的心,知道对方是我属灵的同伴和守望者。

          在这关系里,我们愿意暴露自己的挣扎和短处,愿意被挑战,并用高于世界的标准,互相要求、鼓励,在爱中为彼此祷告,同时个人的私隐也得到保护。

          在这个具有生命力的关系中,罪会被毫不忌讳地对付,忏悔和赦免也会随之而来,生命会得到更新。

          是否要建立这种关系,是我们意愿的选择。基督徒的灵命,总不可能在真空里成长,也不是时间久了,这种弟兄间的生命关系就自然建立。如果我们不有意地在主的爱 里去浇灌、栽培这种关系,如果以前的那种友情没有被主基督所改变,那么即使同在教会里10年、20年、甚至30年,我们也可能只是同路不同心的“伙伴”。

困难和障碍

           要建立这种弟兄间相互负责的亲密并有生命的关系,并不容易,有些障碍必须要跨越。在团契中,我们常积极参与理论的讨论(这很好),却很不情愿分享自己的生活(就是在教会和团契以外的日常生活)。

          在最近一次小组聚会中,我自拟了14个由浅入深的题目,想与认识多年的弟兄,一起“回顾往年、展望未来、携手共进”。但多数人脸上的难色,足以告诉我其中的难度和障碍。

          困难和障碍的原因有很多:或许是我们还没有认识到,这种不可缺乏的生命关系,在基督徒生活中的重要性;或许是我们还没准备好,要跨出自己的安乐区去获得那更 多、更美好的应许;或许我们不能相信对方,也害怕被论断;或许我们害怕暴露了自己的软弱不足、甚至罪,会遭他人的拒绝。

          我们面临最主要的 障碍,是自我的高傲和内心的恐惧。我们不肯、不敢、不能诚实地面对自己的短处、错误和罪,更害怕暴露自己。我们也不愿意与他人同经历他们的难处和挣扎,因 为我们把自我价值的大小,建立在自己的意见被他人接受的程度上,或是他人对我们评价的高低上。我们混淆了接受对方这个人(也包括自己)与是否同意这人所行 的事之间的根本差别。

          上帝虽然对我们的很多行为并不赞同,却因十字架上的耶稣,完全地接受了我们。我们何时能领会到神这种完全无条件的爱,我们何时就能克服自我的高傲和内心的恐惧,也就能预备自己的心,去听刺耳的话,去接受他人。

         在建立这个双向互动的生命关系过程中,我们不仅要预备自己的心,接受自己、接受他人、耐心细听、不随便论断、保护他人私隐、做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而且要担当他人的重担和不易处理的道德上的过失。

          这样做,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因着顺服,我们弥补了我们所缺乏的(《加》6:2)。如果有人自认为重要,而不谦虚地对待他人,分担他人的重担,实际上,他是在自欺欺人(《加》6:3)。

最需分担的

          那么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什么是最需要弟兄分担的重担呢?罪的工价是死(《罗》6:23),可见它所带来的负荷是多么沉重。无论我们哪个弟兄、被何种罪所俘,那些属灵的弟兄,就应当面对罪,挽回那负重担的弟兄,帮助他们重建生命(《加》6:1)。

          但在这过程中,属灵的弟兄并不能自视高大,而是要用温柔的心去重建对方,宽恕对方,并且不要给以尖锐的批评,免得自己也被试探(《加》6:1)。

          如果我们平时注重建立这种弟兄间相互负责任、有生命的关系,我们就不会“书到用时方恨少了”。

         主耶稣说祂的轭是容易的,祂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30)。如果主的爱可通过众圣徒彰显出来,那么主容易的轭、轻省的担子,是否也可通过众弟兄同肩协力而担起呢——特别是当我们在罪的负荷下,气喘嘘嘘的时候?

           神不仅应许我们得生命,并且要我们得的更丰盛(《约》10:10)。这更丰盛的生命,是否也包括,神要赐给我们这种真正兄弟间有生命的关系,让我们在其中得营养、变成熟,然后去帮助那些后来的人?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亲爱的弟兄,你是不是愿意做一位负责任的人?在基督徒灵命生活中,你有这么一位同行者吗?当有弟兄找到你的时候,你会怎么办?你是否准备好,也来多多品尝神的这种美善?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西雅图,从事牙齿矫正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