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的轉角處——聖經神學故事 約瑟篇

思宇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奔走天路,多有起伏波折——多少時候,心中一片迷茫與困惑;多少時 候,旅程所留下的只是一些零散、無意義、苦澀的片段,這似乎就是《創世記》中的約瑟所經歷的。然而,無論經歷多少憎恨和背叛、誣告和無奈,或是被人忽略和 遺忘,我們都看到使萬事互相效力的神,是如何奇妙、無誤地帶領著約瑟。

憎恨與暴行(《創》37章)

          《創世記》第37章,講述了約瑟早年的事蹟,焦點圍繞著約瑟與哥哥們之間的衝突。從約瑟如何向父親打哥哥們的小報告(37:2);父親雅各如何偏心,給約瑟做一件彩衣(37:3-4);到約瑟又如何向家人宣佈他所作的兩個夢(37:5-11)……

         這一切的舉動,導致哥哥們“恨約瑟”(37:4)、“不與他說和睦的話”(37:4)、“越發恨他”(37:8)、甚至“嫉妒他”(37:11,註1)!哥 哥們最終脫口而出:“看哪,那作夢的來了。來罷,我們把他殺了!”(37:19-20)最後,約瑟被哥哥們以20舍客勒銀子的價錢,賣去埃及,開始了奴隸 生涯(37:28)。

          “兄弟”或“哥哥”一詞,在第37章出現15次之多。這是一大諷刺,因為這一章裡並沒有看見絲毫的手足之情。最大的 諷刺,是猶大所說的一句話:“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的骨肉。”(37:27)這一句話雖然救了約瑟一命, 但是,既然是“兄弟”和“骨肉”,為何又要把約瑟賣為奴隸呢?無非是除去眼中釘的同時,又免了殺弟之罪,甚至還可以獲利,真是一舉三得啊。

          同樣,約瑟的大哥流便悲哀(37:29-30),主要是擔心,身為長子,自己如何向父親交代(37:22)。他表面悲哀,轉過身來卻硬心地欺騙父親,使父親在傷痛中哀哭。

         《創世記》第37章,是一幅關係破裂,受傷極深,叫人心酸的家庭圖繪。

           這章也出人意外地,並沒有記載約瑟的感受。約瑟被丟在坑中,心裡愁苦、不斷哀求的情景,是多年後才從哥哥們口中透露出來的(42:21)。因為從37:18 開始,聖經是從約瑟的哥哥們的角度,描寫情節的發展──他們對約瑟的哀求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有後來當哥哥們有悔意時,才從他們的口中明白當年的情景。

           在這家庭悲劇中,神在哪裡?神在做什麼?神對約瑟的愁苦,是否也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創世記》37章的句號,沒有點在雅各哀哭的悲景中。聖經在37:28,36,提到約瑟到了埃及法老的內臣波提乏家中。注意,神那巧匠的手,要在人最想不到的地方──埃及(註2),開始祂的工作!

誣告與無奈(《創》39章)

           約瑟到了埃及之後境遇的起伏(39:1-6,7-20,21-23),都很微妙地與“眼”有關。首先,約瑟在波提乏“眼”前蒙恩(39:4),在主人家中的 地位一步步上升。從被賣為奴(39:1),到在波提乏家中服事(而不是下田)(39:2),再後來取得主人的信任(39:3),成為主人貼身的傭人 (39:4),最後管理主人家一切的事務(39:5)。

          接著,主母開始對約瑟“以目送情”(39:7),後來甚至“拉住他的衣裳”,強迫與自己同寢(39:12),不遂後竟變成惡意誣告(39:13-18),把約瑟送進監獄。

           到了監裡,約瑟又在司獄的“眼”前蒙恩(39:13-18)。司獄將監裡所有的人、事,一概交給約瑟管理(39:22-23)。

          整個過程,雖然是人的“眼”在決定他的起伏,但約瑟卻忠實地活在神的“眼”前。他直言無忌地向主母宣告:“我怎能做這大惡,得罪神呢?”(39:9)以現在 人的眼光來看,實在不明白,約瑟憑什麼在主母的“恩寵”下不領情?再以當時社會的風氣來說,丈夫出遠門時,丈夫在外找女人,而太太在家裡找奴隸同睡解悶, 是大家心知肚明,雖不說而又許可的事。

          為什麼約瑟不入鄉隨俗?為什麼不學學他曾祖父亞伯拉罕,隨著環境的改變,用點小聰明,解決當前的難題(16:1-4)?或者模仿他父親雅各,在充滿欺騙的社會中,“變通”一點?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主母的手中嗎?難道他不怕得罪主母嗎?

          這些約瑟都知道。但是,他始終認定神,在神的眼前持守他的純正。

忽略與遺忘(《創》40章)

         《創世記》第40章,約瑟在監獄裡,為法老王的二臣解夢。酒政和膳長各做了一個夢,不明其意,心中愁悶。約瑟看見了,就滿懷信心地向他們宣佈:“……解夢的不 是出於神麼?”(40:8)約瑟為他們解夢,並懇求酒政,將來“記念他,施恩於他”(40:14)。不久,二臣的夢都應驗了。

          但是酒政出 獄之後,卻忘了約瑟,然而,當我們仔細考察時,我們會發現這一章裡充滿了約瑟與法老二臣之間的比較。酒政和膳長有兩個夢,約瑟自己也曾有過兩個夢 (37:3-11)。當酒政和膳長不知夢的解釋,心中愁悶;反過來,約瑟自己不知道自己夢的結果會如何,他的心情是否也是苦悶(參41:51)?法老二臣 心中的愁苦有約瑟來安慰;但約瑟自己的心境,又有誰來解憂?約瑟為人解夢,眼看三天之後,一個個夢都實現(40:12,18);反之,他自己的夢何時才成 真?安慰者的愁容,誰來安慰?解夢者的夢,誰來解?誰是約瑟的“約瑟”,以恩言慰問他?幽默的神,從約瑟自己的口中,帶出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話:“為什麼面 帶愁容呢?……解夢不是出於神麼?”(40:7-8)這句語表面是在安慰酒政和膳長說的;其實,同樣一句話,也正是對著約瑟自己說的。

            只是,解約瑟夢的神在哪裡?在解夢時,約瑟是多麼迫切的懇求酒政記念他。但第40章的結語是不盡人情的:“酒政卻不記念約瑟,竟忘了他”(40:23)。當 一個人被人遺忘時,常常也是懷疑神的時候。神是不是也像酒政一樣,把約瑟給遺忘了?酒政連剛剛發生的事都忘了,神是否早已忘了祂十多年前給約瑟的兩個夢? 不要說神了,恐怕連約瑟自己都早已把那兩個夢忘在腦後了。

          約瑟被遺忘了。“遺忘”,在全能巧匠的手中,能成為什麼好東西呢?

          估且容我做個假設,假設酒政是個感恩的人,沒有把約瑟忘了。假設酒政在法老面前為約瑟求情,法老也就釋放了約瑟。那將會怎麼樣呢?被釋放後的約瑟還是波提乏的奴隸,但是他不可能回波提乏家,因此可能被送入奴隸市場,賣到它處。

           或者,假設法老格外開恩,還約瑟自由,讓他可以回去迦南地。他的父親必然歡喜迎見他,他從此活得很快樂——但這也意味著,再過幾年,饑荒來臨時,無人供糧。

          還好這些都只是假設。現實中,酒政是個忘恩的人,因此約瑟多關了兩年(41:1)。這是神的磨練,磨練約瑟的性情,好讓往後能成為合神心意的宰相;這是神的安排,使他在法老最需要人解夢時,他就在那裡等著法老的召喚,等著神在完美的時機把他升高。

從來不失腳(《創》41章)

          在 《創世記》37及39至40章裡,經文對日期的記載寥寥無幾(37:2;40:12-13,18-20),因此我們對約瑟受苦的長短也一無所知。但是進入 了41章,經文突然對時間敏感起來。一開始,它就說:“過了兩年,法老做夢……”(41:1)當約瑟解夢時,他提到將來七年的豐年及七年的饑荒 (41:25-30)。後來果真全地有七個豐年及七個荒年(41:53-54)。

          在這一章也提到,約瑟見法老王時,是30歲(41:46)。約瑟被封為宰相後,他在七年的豐年內,盡量收聚五穀(41:48);在七年的荒年來到時,則供糧給天下的人(41:56-57)。這一口氣讀下來,我們不禁感受到,神在計算著時間。

          約瑟是如何出獄的?41:14如此描寫:“法老遂即差人去召約瑟,他們便急忙帶他出監……”“急忙帶出”這詞,在希伯來文有“他們促使他急忙出來”之意。似乎是在說約瑟出來的步伐還不夠快,是被人催趕出來的。

          接著,約瑟“就剃頭、刮臉、換衣裳……”一個囚犯、奴隸,霎時變成法老面前的貴賓!時間與王意,都全在神掌控之中。

          看到了嗎?神從來不耽誤,也從來不失腳。

           到了法老面前,為法老解夢時,約瑟最後說了一句:“至於法老兩回作夢,是因神命定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 (41:32)這話出自於約瑟口中,更是耐人尋味——17年前,約瑟自己作了兩個夢,夢見他家人向他下拜。因為這兩個夢,他哥哥們把他賣到埃及,要完全毀 了他的夢。他如今卻站在埃及法老面前,說:“……兩回作夢,是因神命定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怎能不讓我們讀的人,會心一笑?

           很快,法老的夢應驗了。而約瑟自己的夢又如何?果然,約瑟當了宰相,治理整個埃及(41:43)。而且後來,“各地的人都往埃及去,到約瑟那裡買糧……”

          看到了嗎?神從來不失算,也從來不失腳!

          法老的夢解完了後,法老驚訝地指著約瑟說:“像這樣的人,有神的靈在他裡頭,我們豈能找得著呢?”(41:38)在《創世記》裡,“神的靈”一共出現兩次: 這裡是一處,而另外一處是在1章2節:“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神的靈是在空虛、混亂、黑暗的環境中,造出了一個豐富、整齊、蒙 福(1:22,28;2:3)的天地。

           而如今,聖經藉著法老的口,指出神的靈與約瑟同在。約瑟一生滿了波折,其中經過了不知多少黑暗與困 惑。但是,神那充滿創意的大能,也同樣要在約瑟的身上彰顯出來。那些人人以為無意義、苦澀的人生片段,在巧匠奇妙的手中,成為了令人驚嘆不已的傑作。這一 個傑作要“在受苦之地昌盛”(41:52),並且成為萬國的祝福(41:55-57)。

          看到了吧?巧匠奇妙的手藝沒有日久遜色,祂從來不失腳。

          從一個富人家的孩子,到奴隸,甚而成為囚犯,約瑟的路似乎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再下一步會是什麼?誰可以料到?然而,那“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從古時言明未 成的事”的神(《賽》46:10),早已按祂的心意安排好一切。雖然約瑟年幼的彩衣被撕碎了(37:32-33),雖然他身為管家的衣裳被強拉下來了 (39:12),雖然他穿著被人遺忘的囚衣(40:23),這一切卻是因為,神為他預備了更尊貴、更榮美的細麻衣(41:42)。

           看到了吧!神從來不失措無主,祂沒有一刻失過腳。

得勝的秘訣

          約瑟得勝的秘訣在哪裡?乃在於無論環境多危險,他都正直地站在神面前(39:8-9)。約瑟做事時的原則,不在於“有沒有益處”,也不是“方不方便”,乃在於“是不是神眼中看為正”。

           約瑟的心,乃是一片好土。生活的環境雖惡劣,神的話卻在他心中風雨無阻的生長、結果。因此,就如神的話暢行無阻的運行,而帶出那豐富、整齊、蒙福的天地一樣 (《創》第一章),如今,神的話在約瑟的生命中,也因著約瑟的順服,帶出了豐滿的結果。神對亞伯拉罕“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的應許,在《創世記》裡, 在約瑟身上達到高峰。在七個荒年中,萬族都因約瑟得以存活。所以雅各在《創世記》49:22-26為約瑟祝福時,形容他為“多結果子的樹枝……他的枝條探 出牆外。”

合神的心意

           從約瑟的身上,我們看到,合神心意的人,就是那些不以自己利益為準,而把自己交托在掌管一切的神的手中,並對神忠心的人。

          是以自己利益為準,還是把自己交托在神手中,這是早年不擇手段來爭取自己利益的父親雅各,與忠心等候神時間的兒子約瑟之間的差別;這也是愛公羊脂油勝於聽命順從的掃羅(《撒上》15),與愛慕神話語的大衛(《詩》19)之間的差別。

          最終,神的心,在祂自己的兒子,存心順服至死的耶穌基督身上,得到完全的滿足。如今,神藉著基督寶血所帶來的救贖,要除去我們以往悖逆的死行,叫我們在聖靈的引導下,順服事奉永生的神(《來》9:14;《加》5:18-24;《多》2:11-14)。

           從約瑟的身上,我們也看到,跟隨主,是要在任何環境中,都對神的話完全順服。無論遵行神的話所得到的眼前結果是吃虧、是損失、是遭人譏笑、是遭人恨惡、是不 便、是危險、是刀劍,還是死亡,我們都立志在神面前活。我們順服神而不喪膽,因為我們所顧念的不是暫時的苦楚,乃是那永恆、極重無比的榮耀(《林後》 4:16-18)。

          因此,讓我們在患難中歡喜,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而在老練中,我們因看見基督的性情顯在我們身上,就更歡 喜地盼望將來無比的榮耀(《羅》5:2-5)。又如彼得所說,讓我們脫去情慾上的敗壞,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加上知識、加上節制、加上忍耐、加上虔 敬,加上愛弟兄及愛眾人的心,叫我們豐豐富富地進神國(《彼後》1:4-11)。

          從約瑟的身上,我們看到了,我們之所以能放心順服而不喪膽,是因為神是掌權、不誤事的神。我們過去和現今的光景,不論多混亂,只要我們願意把自已信托在神的話語中,神是獨行奇事的神,必叫我們不致於羞愧。

          當我們聽見主呼籲跟從祂者背起十字架時,我們儘管放心地捨己,一心先尋求神的國和祂的義(《路》12:22-33)。我們知道,無論是生、是死、是掌權的、 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羅》8:31-39)。那在我們心裡動了善工的神,必成全祂所開始的工,直到基督再來的 日子(《腓》1:6)!

          手扶犁的天路客啊,勇敢地向前走!縱然腳下的旅途艱難,但你所信的這位全能者,正在前方轉角處等著你,要給你一大驚喜!

註:
1. 在摩西五經中,“嫉妒”是一種要比“恨”更強烈的情緒。在《民數記》25:11,“嫉妒”導致了暴行。
2. 亞伯拉罕即在埃及失敗過(《創》12:10-13:1)。

作者來自馬來西亞,現住美國阿肯色州,為帶職傳道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