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的转角处——圣经神学故事 约瑟篇(思宇)

思宇

本文原刊于《举目》29期

         奔走天路,多有起伏波折——多少时候,心中一片迷茫与困惑;多少时候,旅程所留下的只是一些零散、无意义、苦涩的片段,这似乎就是《创世记》中的约瑟所经历的。然而,无论经历多少憎恨和背叛、诬告和无奈,或是被人忽略和 遗忘,我们都看到使万事互相效力的神,是如何奇妙、无误地带领着约瑟。

憎恨与暴行(《创》37章)

          《创世记》第37章,讲述了约瑟早年的事蹟,焦点围绕着约瑟与哥哥们之间的冲突。从约瑟如何向父亲打哥哥们的小报告(37:2);父亲雅各如何偏心,给约瑟做一件彩衣(37:3-4);到约瑟又如何向家人宣布他所作的两个梦(37:5-11)……

         这一切的举动,导致哥哥们“恨约瑟”(37:4)、“不与他说和睦的话”(37:4)、“越发恨他”(37:8)、甚至“嫉妒他”(37:11,注1)!哥 哥们最终脱口而出:“看哪,那作梦的来了。来罢,我们把他杀了!”(37:19-20)最后,约瑟被哥哥们以20舍客勒银子的价钱,卖去埃及,开始了奴隶 生涯(37:28)。

          “兄弟”或“哥哥”一词,在第37章出现15次之多。这是一大讽刺,因为这一章里并没有看见丝毫的手足之情。最大的 讽刺,是犹大所说的一句话:“我们不如将他卖给以实玛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为他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骨肉。”(37:27)这一句话虽然救了约瑟一命, 但是,既然是“兄弟”和“骨肉”,为何又要把约瑟卖为奴隶呢?无非是除去眼中钉的同时,又免了杀弟之罪,甚至还可以获利,真是一举三得啊。

          同样,约瑟的大哥流便悲哀(37:29-30),主要是担心,身为长子,自己如何向父亲交代(37:22)。他表面悲哀,转过身来却硬心地欺骗父亲,使父亲在伤痛中哀哭。

         《创世记》第37章,是一幅关系破裂,受伤极深,叫人心酸的家庭图绘。

           这章也出人意外地,并没有记载约瑟的感受。约瑟被丢在坑中,心里愁苦、不断哀求的情景,是多年后才从哥哥们口中透露出来的(42:21)。因为从37:18 开始,圣经是从约瑟的哥哥们的角度,描写情节的发展──他们对约瑟的哀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有后来当哥哥们有悔意时,才从他们的口中明白当年的情景。

           在这家庭悲剧中,神在哪里?神在做什么?神对约瑟的愁苦,是否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创世记》37章的句号,没有点在雅各哀哭的悲景中。圣经在37:28,36,提到约瑟到了埃及法老的内臣波提乏家中。注意,神那巧匠的手,要在人最想不到的地方──埃及(注2),开始祂的工作!

诬告与无奈(《创》39章)

           约瑟到了埃及之后境遇的起伏(39:1-6,7-20,21-23),都很微妙地与“眼”有关。首先,约瑟在波提乏“眼”前蒙恩(39:4),在主人家中的 地位一步步上升。从被卖为奴(39:1),到在波提乏家中服事(而不是下田)(39:2),再后来取得主人的信任(39:3),成为主人贴身的佣人 (39:4),最后管理主人家一切的事务(39:5)。

          接着,主母开始对约瑟“以目送情”(39:7),后来甚至“拉住他的衣裳”,强迫与自己同寝(39:12),不遂后竟变成恶意诬告(39:13-18),把约瑟送进监狱。

           到了监里,约瑟又在司狱的“眼”前蒙恩(39:13-18)。司狱将监里所有的人、事,一概交给约瑟管理(39:22-23)。

          整个过程,虽然是人的“眼”在决定他的起伏,但约瑟却忠实地活在神的“眼”前。他直言无忌地向主母宣告:“我怎能做这大恶,得罪神呢?”(39:9)以现在 人的眼光来看,实在不明白,约瑟凭什么在主母的“恩宠”下不领情?再以当时社会的风气来说,丈夫出远门时,丈夫在外找女人,而太太在家里找奴隶同睡解闷, 是大家心知肚明,虽不说而又许可的事。

          为什么约瑟不入乡随俗?为什么不学学他曾祖父亚伯拉罕,随着环境的改变,用点小聪明,解决当前的难题(16:1-4)?或者模仿他父亲雅各,在充满欺骗的社会中,“变通”一点?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主母的手中吗?难道他不怕得罪主母吗?

          这些约瑟都知道。但是,他始终认定神,在神的眼前持守他的纯正。

忽略与遗忘(《创》40章)

         《创世记》第40章,约瑟在监狱里,为法老王的二臣解梦。酒政和膳长各做了一个梦,不明其意,心中愁闷。约瑟看见了,就满怀信心地向他们宣布:“……解梦的不 是出于神么?”(40:8)约瑟为他们解梦,并恳求酒政,将来“记念他,施恩于他”(40:14)。不久,二臣的梦都应验了。

          但是酒政出 狱之后,却忘了约瑟,然而,当我们仔细考察时,我们会发现这一章里充满了约瑟与法老二臣之间的比较。酒政和膳长有两个梦,约瑟自己也曾有过两个梦 (37:3-11)。当酒政和膳长不知梦的解释,心中愁闷;反过来,约瑟自己不知道自己梦的结果会如何,他的心情是否也是苦闷(参41:51)?法老二臣心中的愁苦有约瑟来安慰;但约瑟自己的心境,又有谁来解忧?约瑟为人解梦,眼看三天之后,一个个梦都实现(40:12,18);反之,他自己的梦何时才成真?安慰者的愁容,谁来安慰?解梦者的梦,谁来解?谁是约瑟的“约瑟”,以恩言慰问他?幽默的神,从约瑟自己的口中,带出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话:“为什么面 带愁容呢?……解梦不是出于神么?”(40:7-8)这句语表面是在安慰酒政和膳长说的;其实,同样一句话,也正是对着约瑟自己说的。

            只是,解约瑟梦的神在哪里?在解梦时,约瑟是多么迫切的恳求酒政记念他。但第40章的结语是不尽人情的:“酒政却不记念约瑟,竟忘了他”(40:23)。当 一个人被人遗忘时,常常也是怀疑神的时候。神是不是也像酒政一样,把约瑟给遗忘了?酒政连刚刚发生的事都忘了,神是否早已忘了祂十多年前给约瑟的两个梦? 不要说神了,恐怕连约瑟自己都早已把那两个梦忘在脑后了。

          约瑟被遗忘了。“遗忘”,在全能巧匠的手中,能成为什么好东西呢?

          估且容我做个假设,假设酒政是个感恩的人,没有把约瑟忘了。假设酒政在法老面前为约瑟求情,法老也就释放了约瑟。那将会怎么样呢?被释放后的约瑟还是波提乏的奴隶,但是他不可能回波提乏家,因此可能被送入奴隶市场,卖到它处。

           或者,假设法老格外开恩,还约瑟自由,让他可以回去迦南地。他的父亲必然欢喜迎见他,他从此活得很快乐——但这也意味着,再过几年,饥荒来临时,无人供粮。

          还好这些都只是假设。现实中,酒政是个忘恩的人,因此约瑟多关了两年(41:1)。这是神的磨练,磨练约瑟的性情,好让往后能成为合神心意的宰相;这是神的安排,使他在法老最需要人解梦时,他就在那里等着法老的召唤,等著神在完美的时机把他升高。

从来不失脚(《创》41章)

          在 《创世记》37及39至40章里,经文对日期的记载寥寥无几(37:2;40:12-13,18-20),因此我们对约瑟受苦的长短也一无所知。但是进入 了41章,经文突然对时间敏感起来。一开始,它就说:“过了两年,法老做梦……”(41:1)当约瑟解梦时,他提到将来七年的丰年及七年的饥荒 (41:25-30)。后来果真全地有七个丰年及七个荒年(41:53-54)。

          在这一章也提到,约瑟见法老王时,是30岁(41:46)。约瑟被封为宰相后,他在七年的丰年内,尽量收聚五谷(41:48);在七年的荒年来到时,则供粮给天下的人(41:56-57)。这一口气读下来,我们不禁感受到,神在计算著时间。

          约瑟是如何出狱的?41:14如此描写:“法老遂即差人去召约瑟,他们便急忙带他出监……”“急忙带出”这词,在希伯来文有“他们促使他急忙出来”之意。似乎是在说约瑟出来的步伐还不够快,是被人催赶出来的。

          接着,约瑟“就剃头、刮脸、换衣裳……”一个囚犯、奴隶,霎时变成法老面前的贵宾!时间与王意,都全在神掌控之中。

          看到了吗?神从来不耽误,也从来不失脚。

           到了法老面前,为法老解梦时,约瑟最后说了一句:“至于法老两回作梦,是因神命定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 (41:32)这话出自于约瑟口中,更是耐人寻味——17年前,约瑟自己作了两个梦,梦见他家人向他下拜。因为这两个梦,他哥哥们把他卖到埃及,要完全毁 了他的梦。他如今却站在埃及法老面前,说:“……两回作梦,是因神命定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怎能不让我们读的人,会心一笑?

           很快,法老的梦应验了。而约瑟自己的梦又如何?果然,约瑟当了宰相,治理整个埃及(41:43)。而且后来,“各地的人都往埃及去,到约瑟那里买粮……”

          看到了吗?神从来不失算,也从来不失脚!

          法老的梦解完了后,法老惊讶地指著约瑟说:“像这样的人,有神的灵在他里头,我们岂能找得着呢?”(41:38)在《创世记》里,“神的灵”一共出现两次: 这里是一处,而另外一处是在1章2节:“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的灵是在空虚、混乱、黑暗的环境中,造出了一个丰富、整齐、蒙 福(1:22,28;2:3)的天地。

           而如今,圣经借着法老的口,指出神的灵与约瑟同在。约瑟一生满了波折,其中经过了不知多少黑暗与困 惑。但是,神那充满创意的大能,也同样要在约瑟的身上彰显出来。那些人人以为无意义、苦涩的人生片段,在巧匠奇妙的手中,成为了令人惊叹不已的杰作。这一 个杰作要“在受苦之地昌盛”(41:52),并且成为万国的祝福(41:55-57)。

          看到了吧?巧匠奇妙的手艺没有日久逊色,祂从来不失脚。

          从一个富人家的孩子,到奴隶,甚而成为囚犯,约瑟的路似乎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再下一步会是什么?谁可以料到?然而,那“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 成的事”的神(《赛》46:10),早已按祂的心意安排好一切。虽然约瑟年幼的彩衣被撕碎了(37:32-33),虽然他身为管家的衣裳被强拉下来了 (39:12),虽然他穿着被人遗忘的囚衣(40:23),这一切却是因为,神为他预备了更尊贵、更荣美的细麻衣(41:42)。

           看到了吧!神从来不失措无主,祂没有一刻失过脚。

得胜的秘诀

          约瑟得胜的秘诀在哪里?乃在于无论环境多危险,他都正直地站在神面前(39:8-9)。约瑟做事时的原则,不在于“有没有益处”,也不是“方不方便”,乃在于“是不是神眼中看为正”。

           约瑟的心,乃是一片好土。生活的环境虽恶劣,神的话却在他心中风雨无阻的生长、结果。因此,就如神的话畅行无阻的运行,而带出那丰富、整齐、蒙福的天地一样 (《创》第一章),如今,神的话在约瑟的生命中,也因着约瑟的顺服,带出了丰满的结果。神对亚伯拉罕“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的应许,在《创世记》里, 在约瑟身上达到高峰。在七个荒年中,万族都因约瑟得以存活。所以雅各在《创世记》49:22-26为约瑟祝福时,形容他为“多结果子的树枝……他的枝条探 出墙外。”

合神的心意

           从约瑟的身上,我们看到,合神心意的人,就是那些不以自己利益为准,而把自己交托在掌管一切的神的手中,并对神忠心的人。

          是以自己利益为准,还是把自己交托在神手中,这是早年不择手段来争取自己利益的父亲雅各,与忠心等候神时间的儿子约瑟之间的差别;这也是爱公羊脂油胜于听命顺从的扫罗(《撒上》15),与爱慕神话语的大卫(《诗》19)之间的差别。

          最终,神的心,在祂自己的儿子,存心顺服至死的耶稣基督身上,得到完全的满足。如今,神借着基督宝血所带来的救赎,要除去我们以往悖逆的死行,叫我们在圣灵的引导下,顺服事奉永生的神(《来》9:14;《加》5:18-24;《多》2:11-14)。

           从约瑟的身上,我们也看到,跟随主,是要在任何环境中,都对神的话完全顺服。无论遵行神的话所得到的眼前结果是吃亏、是损失、是遭人讥笑、是遭人恨恶、是不 便、是危险、是刀剑,还是死亡,我们都立志在神面前活。我们顺服神而不丧胆,因为我们所顾念的不是暂时的苦楚,乃是那永恒、极重无比的荣耀(《林后》 4:16-18)。

          因此,让我们在患难中欢喜,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而在老练中,我们因看见基督的性情显在我们身上,就更欢 喜地盼望将来无比的荣耀(《罗》5:2-5)。又如彼得所说,让我们脱去情欲上的败坏,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加上知识、加上节制、加上忍耐、加上虔 敬,加上爱弟兄及爱众人的心,叫我们丰丰富富地进神国(《彼后》1:4-11)。

          从约瑟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我们之所以能放心顺服而不丧胆,是因为神是掌权、不误事的神。我们过去和现今的光景,不论多混乱,只要我们愿意把自已信托在神的话语中,神是独行奇事的神,必叫我们不致于羞愧。

          当我们听见主呼吁跟从祂者背起十字架时,我们尽管放心地舍己,一心先寻求神的国和祂的义(《路》12:22-33)。我们知道,无论是生、是死、是掌权的、 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罗》8:31-39)。那在我们心里动了善工的神,必成全祂所开始的工,直到基督再来的 日子(《腓》1:6)!

          手扶犁的天路客啊,勇敢地向前走!纵然脚下的旅途艰难,但你所信的这位全能者,正在前方转角处等着你,要给你一大惊喜!

注:
1. 在摩西五经中,“嫉妒”是一种要比“恨”更强烈的情绪。在《民数记》25:11,“嫉妒”导致了暴行。
2. 亚伯拉罕即在埃及失败过(《创》12:10-13:1)。

作者来自马来西亚,现住美国阿肯色州,为带职传道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