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母”与“母狮”(志杰)

身为师母,我们该怎样摆正自己在教会中的位置?

志杰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难达的企望

      在华人教会中,“师母”实在是个尴尬的角色。会众对师母的期盼往往是既要会教导、带主日学、带查经、司琴,还能带姊妹会、带儿童主日学,甚至还要上台讲道。此外,更要管理教会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的闲杂事务。

        师母在教会忙碌,回家以后,家事一样也不会少。期盼身为牧师的丈夫帮忙做家事,那简直是痴心妄想。师母的工作还不能有失误,必须事事作表率。如果教会不整洁,首当其冲受到责难的,往往就是师母。如果自己的孩子没带好,功课不出色,性格不出众,就会遭人非议──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带好,还想带别人的孩子?

        师母上不上班,也是一大难题。师母如果上班,就会被认为贪爱世界、贪爱钱财,只顾自己,不顾教会,没有给教会的姊妹树立良好的榜样。况且华人教会一向有“买一送一”的观念──只付一个人薪水,但聘的是两个人。如果师母出去工作,就变成对教会莫大的亏欠,甚至是一种背叛。

         师母如果不上班,又会给人造成另一种感觉:牧师一家都是靠教会的奉献养活的。那牧师就是雇工了,会众有意无意会把自己看成是雇主、老板,时不时地给牧师评估、打分。教会一有风吹草动,就希望像开除不称职的员工一样,开除自己的牧师。

         师母要在这种情况作出选择,已是十分困难。再加上有的牧师家庭孩子多,负担重,牧师的薪水往往捉襟见肘,难以为计,逼得师母只好出去上班。师母遭受委屈、承受压力,时间久了,就会烦躁,就会发怒,甚至会吼叫,从师母变成“母狮”。

圣经的榜样

         在这样的期望值之下,身为师母,我们该怎样摆正自己在教会中的位置?这对于教会建造,可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课题。对于师母的形象和角色,圣经中隐含着一个榜样,那就是摩西的妻子、沉默寡言的西坡拉。

顺服

        《民数记》第12章记载,摩西的妻子西坡拉,不见容于摩西最亲近的人,就是哥哥亚伦和姐姐米利暗。亚伦和米利暗不满意西坡拉,因为西坡拉是古实人,古实就是今天的埃塞俄比亚。古实人皮肤很黑,在以色列人眼中是外族人,很扎眼。

         西坡拉跟随摩西出入,好像是当时以色列族的“第一师母”。当师母是有要求的,皮肤这么黑,怎可以当师母呢?一个外族人怎么可以当师母呢?要当师母,得先去把 皮肤漂白,把自己变成白人再说。然后还要改变自己的出身,不能是古实人,必须去转世投胎,生到以色列人中才可以──就好像今天的教会对师母有着潜在的标 准:师母必须性格外向,能言善辩;师母必须高学历,超强能干;师母必须才华出众,能使大家心服口服……否则就要被拿来当作把柄攻击牧师。

         以色列人就把西坡拉当作口实,攻击摩西。西坡拉受到攻击,却未发一言。她本是米甸祭司叶忒罗的女儿,在摩西逃难的时候与摩西结合,可以说是患难夫妻。圣经中 关于西坡拉的记载并不多,但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出来,她是一个很顺服的人。当摩西在旷野领受上帝的呼召,要回埃及去,带领以色列民挣脱法老的铁轭,西坡拉二 话没说,跟随摩西一同上路(《出》4:20)。

无声

         顺服的妇女,大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说话不多,总是以行为,默默无声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西坡拉如果说话太多,枕边风的级数太高,摩西一边要听上帝的话,一边也不能不顾及妻子的意见,必须在服事与家庭之间寻求妥协平衡,那么他的境遇就会更加困难。

        《民数记》中记载,以色列民多次反叛、不服权柄。从摩西身边的亚伦、米利暗、可拉、大坍、亚比兰为首的部族领袖(16:1-50),再到以色列会众(14:1-35),都曾质疑、挑战甚至蔑视摩西的权柄。唯有西坡拉总是站在摩西的背后,一言不发,默默地承受各种压力。

         这样的师母,往往被人忽视,但在教会建造中所起的作用,却是至关重要。现实生活中,许多有心服事的人,就因为夫妻不能同心,而只能忍痛作罢。西坡拉在这方面,为后来的师母,树立了榜样。

         西坡拉顺服自己的丈夫,甘愿作出牺牲。她为了跟随摩西,离开自己的父家与故土;她跟随摩西一起下到埃及,摩西与法老斗法,她又天天担心受怕;再后来她进入外族,肤色不同,语言不通,忍受排挤,不被接纳,连自己的两个孩子也遭遇身份危机……她却闭口不言,默默地顺服。

         故此可知,作为师母,若能像西坡拉这样忍辱负重,不发怨言,甘愿牺牲,与丈夫同心服事,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丈夫无后顾之忧,并且柔和谦卑、温良顺服、不以 自己的意思左右丈夫,不贪图世俗虚浮的荣耀、奢华,不要求夫婿追名逐利、出人头地,就是对教会最好的服事。在此基础之上,会众才能要求师母去弹琴,去带主 日学,去准备点心,去关怀探访,去带姊妹会,去扫厕所。

甘愿

         西坡拉跟随摩西,服事上帝,并不是迫不得已。西坡拉很像后来的路得,在心灵上认同、皈依希伯来信仰。《出埃及记》4:24-26记载,摩西在割礼这件事上没有遵守神的约(《创17:10》),惹恼了耶和华,是西 坡拉为家里的男丁行了割礼。因着这割礼,摩西一家作为希伯来人的身份,才最终确立并被认同。

         西坡拉虽是女子,不需要接受割礼,但她亲自为两个儿子(可能也包括摩西)施行割礼,借此表明她在内心也领受割礼,与摩西一同成为希伯来人。

         耶和华也喜悦她的信心。所以,当亚伦、米利暗,以西坡拉作为借口攻击摩西的时候,西坡拉虽仍然一语不发(也许她在伤心垂泪,亦未可知),耶和华神开口为她伸 冤,指斥亚伦、米利暗的狂妄自高(《民》12:4-15),并降麻疯病之灾让米利暗、亚伦,在会众面前蒙羞受辱──可见作师母的,不妨默默无声,静候上帝 为自己伸冤。

自我的警戒

         身为师母,除了要学习如何面对外在的压力,摆正自己在教会的位置之外,更要懂得自省。笔者在教 会服事多年,最近被教会按立成为“师母”。觉得“师母”两字,位份太重。“师”字很重,“母”字就更重了。“师”“母”这两字叠放在一起,天底下没有几个 人配得这样的称呼。以笔者这么轻的年纪,得这么重的称呼,实在感到战兢惶恐、力不从心。

        这种称呼,刚开始时,觉得自己很不配,会推辞、谦虚几句。时间久了,就会进入角色,真的以为自己是“师”、是“母”了。碰到别人不肯叫师母,还以为不被别人尊重呢。就好像中国国内的科长、局长,不能直呼 其名,非得叫他什么“长”才舒服。久而久之,人的价值,就与这些称呼挂钩了,人里面的自我,也被这些东西喂大了。

        所以,我并不愿意别人称呼我“师母”。师母叫多了,会变成“母狮”的。

作者来自中国﹐目前在麻州一间华人教会与丈夫一起搭配牧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