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与亚伯 ──善与恶的抉择(上)(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创世记》一开始讲述神的创造是完美和谐的,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中享受神的祝福。然而人受了撒但诱惑,想要像神一样,能知道善恶(意思就是他们想要靠自己的判断来决定何为善何为恶,而不依赖神启示的知识),因此违背了神的吩咐,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当他们吃了“善恶果”之后,眼睛就开了,撒但诱骗他们将获得像神的智慧并未实现;如今他们 获知的,是有关罪恶的知识,而这种知识却将人类生命置于危险中,甚至会摧毁人的性命。

        从第四章的内容,读者很快就获悉,撒但的应许是天大的谎言。由于亚当、夏娃的不顺从神,不信与仇恨随之取代了原来的信任与和谐。罪恶的知识,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加深。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个人(该隐)谋杀了 他的兄弟(亚伯),并于事后推卸责任。这种对神的叛逆和对兄弟的仇恨,充份显明了人类从伊甸园堕落后的光景,罪所带来的工价是如此的真实并可怕。

        从人类家庭的角度来看,这个事件似乎是因为罪而产生的悲剧。若从圣经整体的角度来看,该隐谋杀他兄弟的事件,进一步表明了撒但在诱惑亚当、夏娃之后,再一次 企图要彻底毁灭人类。圣经对该隐事件的记载,如同亚当夏娃的故事一样,叙述了当人犯罪之后,神的查访及人的应对,因此突显了该隐事件所具有的重大意义。

夏娃的期盼

         故事一开始略述了两兄弟皆由夏娃所生。当这第一个儿子该隐出生时,夏娃充满了感情说道:“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原文意思是指一个人)。夏娃在此承认这个孩子是神赐给她的礼物(该隐的意思是得到或拥有的意思)。

         根据《创世记》3:15的思想,夏娃也许认为该隐就是那位“女人的后裔”(注1)。她很可能盼望能从该隐而得着救赎。她认为所生的不仅是一个婴孩,也不只是一个男孩,而是一个人,是可以战胜那恶者的(注2)。

         夏娃的思想有部分是正确的,那就是要在后裔中找到一个人能战胜那恶者。但她若认为该隐就是那救赎者,她将会大失所望。所以,整体而言,夏娃期盼从后裔中找到神的救赎,是正确的思想;然而这位拯救者并非如她所料的,将如此快速地来到。

         之后夏娃又生了另一个儿子,亚伯。从这个名字的意义可以看出,夏娃喜悦之情已经减弱了。亚伯的名字有“虚空、一口气、蒸发的气体”等意思。此刻夏娃似乎已经 开始感受到人生的虚空,并且从故事中,可以略窥亚伯短暂的一生,就像他名字的含义。在该隐攻击性的行动中,亚伯是柔弱被动的,他未曾发言为自己辩护过。

         冲突事件的开始,记载于4:3-5节。这段经文呈现了明显的反义平行式的排列,“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是种地的, 他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神。经文的记载省略了到底该隐将谷物的哪个部分献给神,只是很简单地提到该隐的供物(注3)。

         反之,亚伯是将他羊群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经文详细具体说明亚伯所献的供物,似乎道出了亚伯是以正确的方法献祭,因此被神悦纳(注4)。亚伯这种行动反映出他对神的信心,以及他到神面前的态度。

         从神对两兄弟所献的供物作出的回应来看,神看重人过于人所献的供物:经文总是先提到人,再提到供物(参考《创》4:4、5)。所以人心里的动机,比所献的东西重要。正如《来》11:4所印証的,“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証。”

         亚伯的信心促使他尽全力把最好的献给神;相反地,该隐拿地里的出产献给神,但不蒙悦纳,显出他缺乏像亚伯那般的信心。并且当神拒绝该隐的供物之后,他对神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这种反应更显露他的傲慢与对神的不顺服。

罪恶当制伏

          慈爱的神就像一位父亲,纵然面对无理又粗暴的儿子,仍殷殷告诫,好言相劝:“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又警告该隐说“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服它。”

          从神的告诫可以看出,犯罪后的人类仍有可能胜过罪的权势;该隐若真的行得好,就能制服罪,一切情况就有改观的希望。同样地,当人面临试探的时候,有两条路可 以选择,人本性中的良知,可以帮助他(她)拒绝罪的试探,继续和神保持良好的关系。反之,人若抗拒良知的指引,则至终将被罪制服。

          这里是圣经第一次使用“罪”这个字眼。“罪”被拟人化成了一头凶猛的野兽,蹲伏在门口,随时准备侵袭。此处“蹲伏”的希伯来文是一个分词,并且和近东的亚喀得文(注5)称呼魔鬼的用字有关联,特别指那守候在门口的魔鬼,也就是说“罪就像伏在门槛外的魔鬼。”(注6)

         仔细思想神对该隐的警语,似乎暗示出,罪好像已被释放的野兽,而神正在教导该隐如何面对这极可怕的猛兽。到了新约时代,也出现类似的思想,当彼得提到撒但好 像狮子一样,随时准备突袭时,他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彼 前》5:8,9)。圣经将罪与魔鬼视为同等的可怕,并指示属神的人要小心提防,要如同遇见猛兽一般地躲避并抵制。

          然而该隐的嫉妒之心,使他无法听进神的劝言。他纵容凶残的罪性,至终犯下滔天大祸。该隐对他兄弟亚伯说:“让我们到外面的田间吧。”(直译自NIV)这样的形容暗示该隐是预谋犯罪的。

         在旧约摩西五经的思想里,“田间”这个词是具有特别意义的。摩西律法规定,若是人在田间所犯的罪行,都被认为是预谋的罪(参考《申》22:25-27)。因为田间是远离人群的地方,因此犯罪者容易在四下无人,毫无目击者的情况下,起意攻击受害者(注7)。

         该隐杀害兄弟亚伯这一桩案件,也可以从希伯来文动词的用字,看出该隐是蓄意谋杀亚伯的(注8)。表面上,在杀人现场似乎没有目击者目睹这桩凶杀案。可是,神目睹了该隐一切恶毒的行为,因此神来到该隐的面前问道:“你兄弟亚伯在哪里?”

         该隐的态度是何等地傲慢!他的回答也是天大的谎言!他现在已经落入魔鬼的陷阱中。当该隐出生时,深受夏娃的期盼,但是该隐容让罪恶在他内心孳长,以致蓄意杀 害他的兄弟,他已经把自己的心送给魔鬼。该隐绝非是夏娃所期待的那位后裔;反之,他已经成为蛇的后裔,常常伺机要毁掉女人的后裔。
刑罚与恩典

      因着该隐的罪行,神对他宣告罪的刑罚说:“你必从这地受咒诅。”

        早在《创世记》第三章就已提到地因亚当夏娃的犯罪受咒诅(3:17)。现在大地被该隐杀人所流的血所污染,这血正向神发出公义的呼求。所以,神的审判势必要落在那犯罪者的身上。

         神早先只有咒诅蛇和地,现在咒诅更向前推展,落到该隐的身上。这也说出了该隐现在归属于蛇,成了牠的后裔。从此蛇的后裔与女人后裔之间的敌意与冲突,将会持续不断地发生。

         神继续宣布祂对该隐的惩罚:“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现在该隐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吃他劳碌所得的。以前亚当犯罪以后,乃是汗流满面才得餬口(3:19);可是现在该隐却要从可耕种之地被赶逐,即使历尽艰辛,也难以靠地的出产得生存。更严重的是,该隐将要成为到处飘流的逃犯,并且离开神的面,与神的祝福隔绝。

          面对如此严厉的审判,该隐只好向神恳求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

          在旧约世界里,当一个人被谋杀后,受害者的亲属会成为“报血仇的人”(参考《民》35:12;《申》19:6;《书》20:5)。他们会像猎人寻找猎物一般,去捕获杀人犯,并加以杀害。

          然而神在这里显明,祂对求饶的罪人也留下恩典,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亦即受到完全的报应)。”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

         圣经中没有明确指出神在该隐身上立了何记号。因此记号本身的形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记号所表达的含义。借着记号,该隐得保证不会死在强暴人的手中。这也表 达了当神对该隐杀害亚伯的事件做了判决后,就不允许人在这事上作无止息的报复。然而该隐将被放逐流浪,离开神的祝福,开始他悲惨的放逐生涯。

          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桩谋杀案。从这段经文来看,女人立即的后裔是该隐和亚伯,这二人同是夏娃所生的孩子,却有一位蒙神所悦,另一位被恶所控制。因此夏娃这位众生之母所生出的后裔中,有的将随从善,另一些则跟从恶,善与恶的冲突将继续地存在于世人中间。

          那么,《创世记》3:15中蛇的后裔是谁?若从渐进启示的原则来看,就是那些拒绝神和反对神国度的人(注9),他们顺从罪恶,活在它的权势之下,以致成了蛇的后裔。

          这段故事到此,人类似乎又一次让撒但占上了优势。不但牠得到了该隐的心,同时也杀死了亚伯,并似乎断绝了夏娃得救赎的希望。但那位永不失败的神,不但为亚伯伸冤,同时祂拯救世人的计划,正将次第地展开。
(待续)

注:
1. 《创》3:15提到了女人后裔要战胜蛇的后裔。关于女人的后裔有许多的写作讨论,通常是集中在阐述基督得胜撒但。从新约的启示,我们清楚的明白基督就是那位战胜魔鬼的,因此耶稣基督就是《创》3:15所预言的那一位女人的后裔。
2. John H. Sailhamer, The Pentateuch as Narrative: A Biblical-Theological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2), p. 112.
3. 有些学者认为该隐本是种地的,所以献上地里的出产并没有错。重要的是神不喜悦该隐对神的回应态度。Sailhamer, p. 112.
4. 希伯来文用两个独立子句的结构详细说明亚伯的供物,“带来羊群里头生的和他们的脂油。”这种结构乃是要强调亚伯尽全力讨神的喜悦,把最好的献给神。以后以 色列人的律法也规定敬拜者要将最好的献给神,包括羊群里头生的最肥美的,参考《出》13:2,12;《利》22:17-25。John M. Baze Jr. “A Dispensational Model: The Essentials – Part II” Conservative Theological Journal 3:8 (April
1999): 117; Nahum M. Sarna The JPS Torah Commentary – Genesis (New York: The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1989), p. 32。
5. 亚喀得文(Akkadian)属于闪族语言,主要为古代巴比伦及亚述所使用。
6. Gordon J. Wenham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Waco TX: Word 1987), p. 106.
7. Wenham Genesis, p. 106; Sarna, Genesis, p. 33.
8. 该隐杀(harag) 亚伯的“杀”字,通常有“蓄意谋杀”之意。该隐的谋杀事件和《申》19:11所记载的蓄意杀人的事件有相似之处。Victor P. Hamilton, The Book of Genesis: Chapters 1-17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5), p. 230。John H. Sailhamer, “Genesis” in 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 ed. Frank E. Gaebelei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0) , p. 64.
9. 新约时代,施洗约翰甚至称那些虚假的犹太宗教领袖们为“毒蛇的种类”(《太》3:7)。

编者按:本文为《举目》25期45页〈从圣经神学看神的救赎计划(一)〉的续篇,此后将以【圣经神学故事】的栏目名连载其它的圣经故事。

作者为美国达拉斯神学院哲学博士,主修圣经研究。现任教于神学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