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与献身 ──惊奇之旅:天国大使的脚踪(之一)林秋如

林秋如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生命诗篇

      每年秋天,许多教会都热热闹闹地筹办宣道年会,邀请散布世界的宣教士回来拜访。这些被视为各路英雄好汉的宣教士,穿梭奔走各教会,传述辉煌的战果,或令人辛酸掉泪的故事。这些生命的故事不仅丰富了秋季的色彩,更拓展弟兄姊妹的眼界与胸怀。

         正是这些宣教士,这些天国大使的脚踪,引导许多人见识神的大能!是这些平凡的生命,见証神的恩手,领他们走过数不尽的惊奇!是这些软弱的仆人,经历神使不可能成为可能!

         然而,在对宣教士的故事感动不已的同时,许多人脸上也写着惴惴不安。他们不满于自私、以自我为中心的狭窄天地,然而灵性却贫乏平淡,生活也安逸,缺乏挑战。我似乎听见他们无奈的叹息:“主啊!我的一生仅止于此吗?我该何去何从?”

         这令人坐立不安的翻腾,是圣灵微小的声音,正轻轻向人呼唤:“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

         这里的“工作”,在英文里是workmanship或masterpiece,在希腊文里和诗(poem)是同一个字根。我们的生命是神的杰作,是神所谱写的诗。然而这首诗还没写完,这位艺术大师,正呼唤你我与祂同走一趟惊奇之旅。

中场省思

         美国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许多已五子登科,渐渐步入中年。即使不到中年,也可体会人生走到半场的滋味儿。当我们开始经历“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时,我们已被中场情结所缠绕。这中场情结也教人重新问自己:“我是谁?究竟为何而活?我的生命有何意义?”

         香港有位伦理学家关启文,写了一篇文章,题名〈我消费,故我在〉,很贴切地描写现代人的心态,认为我可以花钱买到我要的东西,就証明我的存在。

         有人说,“俗人”才会以消费証明自己的存在。其实,读书人也难逃另类虚荣。书架上琳琅满目的藏书,也会微妙地让读书人引以为豪,含蓄地証明自己的存在。

         电影名片《火战车》(Chariots of Fire)的主角之一Harold Abrahams,在1924年的奥运赛之前,经历内心极大的煎熬,因为他认为,那十秒钟的百米赛跑,定义了他的存在。

         大多数人都像Harold Abrahams,在人生上半场,以追求成功来定义自己的存在。然而,为何成功的中年人,仍有中年危机?因为,中年人有许多梦:过去破碎的梦让他伤心,未 了的梦让他不甘心,风花雪月的梦让他花心,对未来的忧惧产生的噩梦,让他胆颤心惊。中年危机会怂恿人,再挥霍一次年少的轻狂;中年危机会鼓动人铤而走险, 闯入生命的风暴;中年危机也可以激发人义无反顾,甘心为一生所追寻的理想燃烧殆尽。

         成功不会带给人心里的满足,因为人渴望更丰富的意义和价值。这是神高明的设计,把追求永恒放在人心里。我们所渴望的,是能超越自私、超越自我局限的成功,我们渴望这成功能在审判台前被记念。

         摩西在《诗篇》90篇,把这样的心情描写得很深刻:“我们一生的年日是70岁,若是强壮可到80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 而去。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 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

          Lloyd Reeb在他的书《重整下半场的优势》(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里面,讨论中场的省思,他指出:球队的教练常在球赛中场,和球员讨论四个问题:第一,上半场做对了什么?第二,上半场做错了什 么?第三,我们需要改变什么?第四,我们要做什么去改变它?

          面临人生下半场的挑战,我们同样要问自己这些问题。中场的省思可以化中年危机为转机,化中年风暴为金色年华,关键在于你我是否在神面前得着智慧的心,明白神在你我身上的呼召和计划。

神的呼召

          有人问爱因斯坦,如果他要问上帝一个问题,他会问什么。爱因斯坦的回答是:“宇宙是怎么开始的?”他沉吟一会儿,又改变主意,说“我真正想问上帝的是:‘宇宙为什么被创造?’如此我就可以明白我自己生命的意义。”

         爱因斯坦懂得问有智慧且切中要害的问题。对许多基督徒而言,“如何明白神对我的呼召和计划”,也是一道关键却难解的题。有人信手撚来一张挡箭牌:“我辛苦半 辈子才圆的美国梦,上有高堂要照顾,下有儿女要培育,只要我的工作四平八稳,不被炒鱿鱼,就感谢赞美主了。我在教会是模范基督徒,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上 帝还要对我动啥脑筋?”

          神的确一直在动我们的脑筋。圣经说:“衪按我们的名字呼召我们。”祂为我们所定的计划,是使我们得平安,而不是遭受灾难的计划,祂所赐的是美好的前程与盼望(《耶》29:11,新译本)。

          神从来没有叫基督徒“自扫门前雪”。衪呼召我们出去,使万民作衪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主所吩咐我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

          神对每一位基督徒的呼召是一样的。许多人以为,全职传道才是最高的呼召,其实神对每个人的要求都一样,就是我们生命的全部,祂要百分之百的我们。竭诚为主,是神对你我的呼召。

         大部分基督徒,面对大使命,总带着罪疚感。英国牧师John Stott说,这是一种亏欠的沉默(guilty silence),因为大部分基督徒不开口传福音;即使传了福音,却不造就门徒,徒然制造属灵的弃婴。

耶稣呼召我们舍己,背起十架跟从祂。“舍己”不仅是抛弃老我的罪,也包括放下自私的野心。十字架不是苦难或重担,而是神所指派给每个人的使命。每个人的十字架不同质也不等量,每个人的使命也不同。

        神呼召我们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这是要求我们毫无保留地、全人地奉献。每个人的心、性、力、意都不同,献身的方式自然有别,关键在于我们怎么找到对 的跑道。所罗门王劝诫我们:“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神是我们的元帅,衪知道我们 的战场;神是我们的教练,衪清楚我们的跑道。

人的回应

      要寻找生命的目的与意义、实现生命的目标,唯一的途径是回应神的呼召,因为祂是生命的创造主,是赋予生命意义的原作者,祂也是展现生命蓝图的启示者。

        神呼召每个基督徒成为天国大使,每个基督徒都应是全时间的传道人,在不同的身分和岗位、不同的角色与工作上,传生命之道,彰显福音的大能。

        圣俗二分是教会留给我们的错误传统,以为神职人员是较属灵、较高尚的圣品阶级,以为全职传道才是最高的呼召。这种错谬思想,会带来两方面的后遗症:

        第一,导致某些神职人员的自我定位偏差,有着错误的优越感,以致滥用权柄。神职人员不学无术又把持权柄的,不乏其人。

        第二,造成平信徒轻看神托付给每位信徒的责任与职分。

        每位信徒都是有君尊的祭司,保罗称每位信徒为圣徒。《约翰福音》17章记载耶稣的祷告:“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分别为 圣”(sanctify)的意思,是为了一个特别的目的而分别出来。耶稣为了救赎的使命,把自己分别出来,走十架的道路,好叫门徒也能跟随祂,为神的旨意 和计划,把自己分别出来,全然献上。

         神按每人不同的性格特质与恩赐,带领我们进入不同的职场与职分,不论是专职传道或双职传道,每个人都是蒙召的天国大使,在不同跑道,实践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

全职传道

         我从小爱读历史。中国现代史对12岁的我,是相当沉重的心理包袱。民族的创伤,让我这年轻的学子,太早失去应有的欢悦与豪情,太早陷溺于“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的感伤。那份早熟的忧国忧民之情,使我立志当教师,作育英才,因年轻人掌握著中国的前途。

         另一方面,我认真又胆怯地祷告:“请你一定别让我当牧师娘,也别让我当海外宣教士。”(不料日后两样皆中奖!)

         步入15岁作梦的年龄,我依然衷情于历史,读起中国现代史,依旧掩卷哭泣。我对神说:“主啊!我可以做什么?”神对我说:“神的国比中国大。”这回答令我惊心动魄。

         我开始和神谈判:“如果我不走文化事业的路线,你若呼召我全职传道,我的心愿是向中国知识分子传福音。”

         祷告等候了六年,逼近大学毕业,我问主:“时间到了吗?请给我个答案吧。”

         连续三个月的时间,脑中不断出现一个意念:主再来的日子近了。这种迫切感催促我,进行三天的禁食祷告。神引导我读《路加福音》第一章,马利亚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我说:“主啊!我情愿。”然而我脑中盘旋的,是兄长的嘲笑和别人的眼光。

         神继续引导我读《加拉太书》第一章。保罗蒙召的处境与心情,成为主给我最直接的答复。神对我这优柔寡断的孩子,不厌其烦。我继续问主:“你要差我到哪里?” 脑中甩不掉令我又爱又怕的校园团契,“主啊!那可怖的地方,像永无止境的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营。”主说:“你的一生在我手中。难道我不能把你放在校园作第 一阶段的训练吗?”我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

         神带领我走一条容易的路。在我年轻、一无所有的时候,祂引导我走全职事奉的路。奉献年轻的生命比较容易。处于人生中场的专业人士,面对全职传道的呼召,有诸多的考量与恐惧,担心经济困窘、退休金泡汤,担心无法安排孩子 的教育;还有,如何面对同事、朋友的眼光?如何安顿父母?最深的恐惧是,值得冒险改行转业吗?我全职传道,会表现得比我的专业更出色吗?

          对这些问题,我的体会是,专职传道是一条信靠顺服的道路。我们所事奉的是天地的主,祂供应我们一切所需,领我们进入衪的丰富,体验活在神蹟中的喜悦。

          专职传道的重要任务之一,是装备训练信徒成为基督精兵和天国大使,使信徒成为职场上的宣教士。不论在同文化的环境中专职传道,或到异文化的环境担任宣教士,神依然使用我们的特长与技能,在宣道的社群里搭起桥梁,提供全人的关怀。

双职传道

         双职传道,与有专业但不传道的基督徒相比,区别在于两者对神的呼召有不同的回应。双职传道清楚自己身为天国大使,视职场为宣道工场,以优秀的专业特长,实践 文化使命,并搭起福音使命的桥梁。双职传道有清楚的异象,合理地调配时间、金钱、精力,不成为工作的奴隶。其服事与工作没有圣俗之分。

          对神的呼召没有回应的基督徒,则往往视专业为个人追求成功的手段,是谋生的工具,职场生涯与信仰服事脱节。

          在跨文化的处境里,双职宣教士是目前最受欢迎、需要量最大的族群。在中国和回教地区等,拥有专业资格的基督徒才能合法地进去服事。双职宣教士不仅带着福音使命,也贡献专业特长,进入人群,改善服事对象的生活品质。

为主燃烧

          有献身的心志,加上正确的自我认识,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跑道。我们必须发现自己最热爱的工作与服事。什么事会让我们浑然忘我、热血沸腾、废寝忘食,会让我们“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就是我们的热情所在。

         《火战车》的另一主角Eric Liddel说:“God made me for a purpose. When I run, I feel His pleasure.”(神造我有他的目的。当我奔跑的时候,我感觉到祂的喜悦)。神给每个人特别的恩赐,为要建造神的国。当我们使用那份礼物时,便能体会 神的喜悦。

          即使我们学业成绩优异,在专业职场上叱吒风云,仍然可能当掉生命的学分,除非我们找到可以为之生、为之死的目标。中年献身是生命价值再定位的契机。中年转换跑道,是以天国大使的胆识,投下无怨无悔的赌注,为主燃烧有限的年华,换得的是无限的价值,与永恒的冠冕。
(未完,待续)

作者原为校园团契全职传道同工,OMF宣教士,现住美国千橡城,为一教会师母。
作者保留版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