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后的王国 ──北国以色列(上)陈庆真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一、王国分裂前夕     

        大卫王打下了江山,将以色列由部落带进了王国。他在位40年,趁著邻国势微之际,开疆辟土,奠定了王国的基础。所罗门王即位,集智慧、知识、尊荣及财富于一 身,继续建设发展王国。这位传奇性的君王,从纯历史的角度看来,一生显赫,无懈可击。只有当我们读到他“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时,才领悟到智者老矣,晚节不保,铸成了大错,断送了王国。

        所罗门治理王国初期,“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边的沙那样多,都吃喝快乐。所罗门统 管诸国,从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边界。所罗门在世的日子,这些国都进贡服事他。……所罗门在世的日子,从但到别是巴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 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安然居住。”(《王上》4:21-25)。我们在上章中陈述他如何费尽心思,花了七年的时间,为耶和华建造了耶路撒冷的圣殿。当 利未人将约柜放入至圣所时,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全殿。

         但处身在物质文明高过以色列的其他近东国家之中,所罗门王一心更想追逐他们那种“宗 庙之美,百官之富”的华丽灿烂。继而,所罗门王又花了13年的时间为自己建造皇宫,紧接着,又建“米罗、耶路撒冷的城墙,夏琐、米吉多,并基色。所罗门建 造基色、下伯和仑、巴拉,并国中旷野里的达莫。又建造所有的积货城,并屯车和马兵的城,与耶路撒冷、利巴嫩,以及自己治理的全国中所愿建造的……法老的女 儿,从大卫城搬到所罗门为他建造的宫里,那时所罗门才建造米罗……所罗门王在以东地、红海边,靠近以禄的以旬迦别制造船只。”(《王上》9:15-26) 到了一个地步,工人一年的12个月之中,有四个月是花在所罗门王所要求的各种建造。

         所罗门又将全国分区,抽税以富国库。苦役也由原本的迦南人扩充到以色列的男丁。虽然他的荣华,使示巴女王诧异得“神不守舍”,但用的是民膏民脂、民血民汗。在这种压力之下,以色列民怨声四起。

        所罗门王不及他父亲大卫王之处,在于不知“守成不易”,也不知“慎终如始”。住在金碧辉煌的宫中,渐渐忘记当年以色列立国的精神。以色列的12个支派在进入 迦南之后,分地而居,原享有他们的独立自治权。在他们祖先传留下来的宗族观念中,一个宗族领袖的职责,是照顾他的子民,像耶和华神照顾他们一样,而不是奴役他们去做苦工。

         当年他们愿意牺牲自治独立权,要求撒母耳为他们立王,乃是为了有一个强有力的领袖,为他们抵抗顽强的敌人(《撒上》8:20)。

         因此他们愿意臣服在耶和华所膏的大卫王手下,却没有想到所罗门王的虚荣心蒙蔽了他对一国之君应有的责任。百姓不免想起当年撒母耳警戒他们的话,开始怀疑放弃当年的自主独立,换来当今的重税苦役,是否付出了过高的代价。

         所罗门王的致命伤,乃是“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所罗门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亚扪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对面的山上建筑邱坛。”

        因着这一千嫔妃的诱惑,所罗门王渐由明君变昏君。令我们联想到历史上的唐明皇,不能守住“开元”盛世;既无度开疆,又有后宫佳丽三千,纵欲享乐,终酿至“安 史之乱”。我们不知道所罗门王是否因一千嫔妃而“从此君王不早朝”,但他的无度建设,祭拜假神,确实破坏了过去70年来维护以色列民心中的两种平衡力:他 们的自治独立权与他们对耶和华神的忠心。

         “耶和华曾吩咐他不可随从别神,他却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的。所以耶和华对他说:你既行了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约和律例,我必将你的国夺回,赐给你的臣子。”(《王上》11:4-13)

         所罗门王去世以前,并没有像他的父亲大卫一样,为了避免兄弟阋墙而立太子。因此所罗门王一死,罗波安即位。一来未必万众归心,二来他比他的父亲更盲目,油蒙 心窍,耳生老茧,不听信国中长老劝戒去减轻人民负担(《王上》12:4),反倒自信满满地,以为祖先建立80年的王国基础稳固,又有强大的军力为后盾,声 称将变本加厉地奴役百姓。

         这时北方支派已经忍无可忍,所罗门王一死,尸骨未寒,北方十个支派即在示剑拥戴耶罗波安为王。耶罗波安就是耶和华所指的“臣子”。大势已去,罗波安只好收拾剩下仍愿效忠的犹大及便雅悯二支派,定都耶路撒冷,是为南国犹大。

二、以色列国的天然资源及宗教信仰

         从 “分裂王国”的地图上来看(图1):北国以色列拥有比南国犹大更为广大的土地。该地由加密山以东,经撒玛利亚,遍及以斯德伦谷地(Esdraelon Valley),是原本王国最肥的牧场及最佳的农耕地。对外商业贸易,陆路经由叙利亚和埃及,海路经由地中海。图中虚线是重要贸易路线。

         王国在应许地安定下来,以色列民与当地的居民比邻而居,同服劳役,渐渐吸收彼此的习俗。在祭祀方面,迦南人祭拜的是巴力、亚斯他录、亚舍拉、安奈、以及摩押 人的基抹、亚扪人米勒公。在那“靠天吃饭”、“祈求和平”的农牧业社会里,这些专司风雨雷电,控制五谷丰收,负责生育,掌管战争的神,对当地人,甚至以色 列民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王国分裂以后,失去了原本的精神堡垒──耶路撒冷城的圣殿,骤然间,百姓的信仰无从落实。

          耶罗波安为保障自身王 国的稳固、避免以色列民每年在重要节日前往南国的耶路撒冷献祭,在北面的但及南面的伯特利分别铸造了金牛犊,开始陷自己及百姓于罪中。并命令双方不可跨越 国界(《王上》12:28)。同时耶罗波安违背律法,以非利未人的身分,自立为祭司,在以色列国各地设立邱坛,并私自选定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 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王上》12:31-33)。

         “以色列古物局”由毕仑(A. Biran)教授带领的工作队,经过多年的探勘,在当年的但城,找到了很可能是耶罗波安金牛犊的邱坛(注1)。由该坛不同时代建材看来,曾经过多次的修建 (图2)。为了和南国抗衡,祭坛朝北,背景是黎巴嫩及拿弗他利。图右是黑门山,有清泉流水,地势又高,“风水”极佳。考古队认为祭坛最底层应是耶罗波安最 原始的凿石;右下方腓尼基式的砖块可能是亚哈王的修建;而上层铝质平台显然是近代的产物。

         因此,自耶罗波安以降,以色列的领袖,除了亚撒 王以外,个个“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行耶罗波安所行的道,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从此以色列南北的金牛犊香火鼎盛(《摩》 4:4,5:21-24),各地邱坛祭拜外邦淫乱之神(《何》4:11-14)。考古学家从撒玛利亚挖掘出来的碎陶片记录(Ostraca),上面写满了 “巴力”的名字(注2)。

         虽然如此,耶和华神对祂子民百般宽容与忍耐,一再借着先知苦口婆心的劝戒。从以利亚、以利沙,到约拿、阿摩司、 何西阿。“我用慈绳爱索牵引他们”(《何》11:4),等待祂的百姓来求告祂,寻求祂的面。例如当亚兰王哈薛和他的儿子便哈达来攻击以色列的时候,以色列 王约哈斯在穷途末路之际,终于想起了可以向耶和华求告。尽管约哈斯曾祭拜假神,耶和华神却立即应允他,赐给他们一位拯救者(《王下》13:4)。但当危机 过去,脱离了亚兰人的手,他们又转头去祭拜亚舍拉。

        200年下来,以色列民就在那块不敬不虔的土地上,淡忘了当年带领他们出埃及地的耶和华神。随着他们的心一天天远离耶和华,他们的身体也一批批的被带到大河那边。

         以色列虽然资源丰富,却没有天然屏障;人口虽大大超过南国,但是成份复杂。约旦河东为游牧民族及沙漠浪民;河谷西面居民以农耕为业;沿地中海及靠近公路一带,人民开始经商;而加利利湖的四周则多为渔村。

         在这人种复杂,又缺乏边防设备之下,以色列国就赤裸裸地呈现在邻邦之中。国势强盛时,列国入贡;衰微时,列国入侵。以色列的国力,因分裂而削弱,处在建立超 级帝国的世界潮流中,欲振乏力。因此,以色列国的历史,是一连串的弱势权力争夺战。在每次战乱之后,由军队中兴起一位强势领袖,以谋杀夺取政权,然后享受 短暂的王位。200年下来,以色列王寿终正寝者少,多半死于谋杀篡位。

        宫内谋权害命,宫外强国入侵。这些事蹟大都记载在圣经里,而考古家的铁锹,也将这些战争的记录,一铲一铲地挖掘出来。

三、北国的敌人

1. 南北战争

         南北没有天然屏障,以色列双面受敌。南面是埃及和亲兄弟犹大。王国分裂以来,“罗波安与耶罗波安时常争战。”(《王上》14:30)在他们继承人手里,情况 并无改善。“亚撒和以色列王巴沙在世的日子、常常争战。”(《王上》15:16)犹大甚至招来可恨的非利士人,协助堵截以色列。北面是亚兰王国。200年 来以色列国的历史,充满了与这个死对头永无休止的冲突,一直到新的超级强国亚述出现,击垮亚兰国为止。但随着亚述的出现,以色列的日子,事实上是南北双方 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

2. 埃及王示撒北上

          内战开始不久,以色列国就遭遇到历代以来第一次外族入侵。所罗门王去世才五年,埃及的法老示撒王率兵直上,沿途抢掠。圣经虽然只记载了示撒王攻打耶路撒冷(《代下》12:9),但考古学的发现,却証明耶和华神也藉示撒王的手,惩罚以色列人拜假神的罪。

         由埃及底比斯出土卡那神庙(Karnak Temple)的浮雕,刻划了示撒王这次战役的斩获。卡那神庙是目前挖掘出来,人类用双手建造最大的庙宇,由134根高达75呎的柱子,支撑著一个巨大宫 殿的顶部。南面的外墙上,有一幅堂皇的浮雕,永远记载这位法老掠夺性地远征。在尼罗河灿烂阳光下,醒目的耸立著(图3)。

         浮雕中刻划了神 气活现的示撒王,右手持镰刀形短剑,左手提了156个饰牌,每个牌上写的是他所征服的城市名字,包括他纳、伯善、米吉多等。考古家也在米吉多的遗迹中,发 掘了一个破石柱,柱上刻有法老示撒的名字。法国的拿破仑曾是第一个站在这神庙前面,端详这块历史文件的欧洲名人。只是他无法了解该文件的重要性,因为当时 尚无人能解释象形文字。

3. 亚述国的崛起

         事实上,以色列国最致命的危险来自北面的亚述国。在以色列暗利王统治期间 (885至874BC),亚述王亚述纳西拔二世(Ashurnasirpal II)即由米索不达米亚初试向西突击,仿佛是为未来的实际战争作了一次演习。在他的楔形文字碑文中写道:“我从奥龙特斯河向前挺进,我攻占了城市,大肆屠 杀。我放火破坏,摧毁房屋。我俘虏他们的士兵,把他们钉在城市前的柱子上。我把亚述人定居在他们的领土上,随后我在大海中洗刷我的武器。”(注3)

         在这次突击中,以色列未遭到任何伤害,原因是暗利王早有戒心,预先迁都到撒玛利亚,且在这一座约310呎高的孤山上建造要塞(《王上》16:24)。从山顶 往西看,视野可及地中海。由公元前九世纪到七世纪,亚述王朝的宫廷记录均称以色列为“暗利王朝”。暗利王的精悍,可由一块考古学上有名的“摩押石”洞悉一 番。

         这块我们在上章(以色列的王国时期)提到的摩押石,目前存在法国罗浮宫,出土自约旦河东的底本(Dibon)(图4)。大石块第一行 开宗明义就写道:“我是米沙,查莫斯(Chamosh,摩押神)之子,摩押之王……暗利是以色列王,他压迫我们摩押许多年,他的儿子亚哈也压迫我们摩亚。 在我年间,他这样说了。但我打败了他和他的王朝。以色列国永远灭亡了……我让以色列的俘虏们在吉珥哈列利挖掘壕沟。”(注4)

          这块古老石块的出现,解答了几世纪以来的一件圣经悬案:圣经明明记载大卫征服了摩押(《撒下》8:2),所罗门王继续辖制摩押(《撒上》14:47)。在王国分裂的 初期,摩押脱离了王国的管辖。但当圣经再次提到摩押时,摩押王米沙却来向亚哈王进贡(《王下》3:4),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摩押石的出现,就事论事,从摩 押王自己的角度,承认他们曾被暗利王征服,因而不仅向暗利王进贡,也向暗利之子亚哈王进贡。摩押碑文刚好巧妙地补充了圣经。

          以色列王暗利曾成功地打败摩押,直捣摩押与亚扪边界的亚嫩(Arnon)河谷。而对此战役,米沙王只字不提。对与亚哈王在战争中不幸的结局,圣经只简单地暗示了一下, 而摩押王则对自己的胜利欣喜若狂,不提把长子在城上献为燔祭的代价。圣经与摩押石都站在自己的立场道出了实情。
(未完,待续)

注:
1. A. Biran, Biblical Dan. Jerusalem: Israel Exploration Society and Hebrew Union College-Institute of Religion. 1994.
2. W. F. Albright, Archaeology and the Religions of Israel, John Hopkins Press, 1942, p 155.
3.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Edited by James B. Pritchard. 3rd edition with supplement,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9. p. 276.
4. A. H. van Zyl, The Mobites, Leiden: E. J. Brill, 1960. p 136-139.

作者曾任波士顿大学教授,现已退休。她目前是美国校园团契的特约同工,负责欧洲事工。

图一:分裂王国地图(其中虚线代表贸易路线)
图二:但城的邱坛
图三:埃及示撒王侵犯巴勒斯坦战绩图(埃及底比斯卡那神庙浮彫)
图四:摩押石(摩押王米沙纪念脱离以色列的辖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