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中的灵性审美(黄奕明)2022.01.0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2.01.03

黄奕明

 

我在大学时代读过一本书,美学大师朱光潜的《谈美》,从此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美学的领域。而身为音乐系学生的我,除了在音乐专业上精进之外,也开始探索什么是美的本质。

 

面对事物的三种态度

朱光潜以一棵古松为例,提到人们由此而来的3种态度:实用的、科学的,与美感的。

实用的态度,让木商想到架屋、制器、赚钱等等。科学的态度,让植物学家想到根、茎、花、叶、日光、水分等等。只有美感的态度,让画家全神贯注在古松本身。古松对于他而言,是一个独立自足的世界。

朱光潜说:“注意力的集中,意象的孤立、绝缘,便是美感的态度的最大特点……脱净了抑制和抽象思考的心理活动,叫做‘直觉’。直觉所见到的孤立、绝缘的意象,叫做‘形象’。美感经验就是形象的直觉。美就是事物呈现形象于直觉时的特质。”

虽然他阐述的是偏重视觉的美感经验,但是用于听觉亦然。人们对一首歌曲,也同样存有3种态度:

实用的态度,让唱片商想到发行、宣传、赚钱等等。科学的态度,让音乐学家想到旋律、和声、节奏、配器、曲式、风格等等。只有美感的态度,让作曲家、演唱者与听众,全神贯注在歌曲的本身。歌曲本身,于他们便是一个独立自足的世界。

 

文化工业影响了诗歌创作?

德国社会学家,同时也是哲学家、音乐家的阿多诺(Theodor W. Adorno),对文化工业(Culture Industry)做出了批判,主要有3点:文化工业的商品化、标准化,与强制化(注1)。

阿多诺所批评的现象,即出现在每年“基督教国际版权许可组织”(Christian Copyright Licensing International, CCLI)投票选出的一百首畅销诗歌中——许多诗歌虽然大受欢迎,却未必能通过美感的审视。例如诗歌Good Good Father(《美好的天父》),旋律基本上只有3到4个音,节奏也没有复杂到像是饶舌歌。整首歌可以说是一种喃喃自语式的吟唱。

而歌词,更是令我忧心忡忡。以下是副歌的中文翻译:

You’re a Good, Good Father
祢是美好的天父
It’s who You are, it’s who You are, it’s who You are
那就是祢 那就是祢 那就是祢
And I’m loved by You
我是祢所爱
It’s who I am, it’s who I am, it’s who I am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这样的诗歌,直接诉诸于一种自我催眠式的情感宣泄。流露的,是对天父的浅薄认识。

那么,什么才是一首好的诗歌呢?虽然每一个时代的音乐风格都不同,但是对雅俗、美丑、高下、好坏,都是有审美标准的。而赞美诗的创作,更需要有灵性的审美观。

 

你们要赞美耶和华

“你们要赞美耶和华”的希伯来原文,发音就是“哈利路亚”。这是一个命令式:你们“要”赞美!

什么是赞美呢?顾名思义,就是称赞别人的优点,像贤惠、美丽、大方,或是聪明、能干、杰出等等。

耶和华是创造主,也是救赎主。因为我们透过大自然和心中的道德律,只能知道有神,却无法认识祂,也无法凭自己有限的理性找到他,因此,祂透过圣经,让我们认识祂。对这样一位自我启示的上帝,人唯一能做的回应,就是赞美祂!

在《诗篇》150篇1-2节,提到了对上帝的4种赞美:

  第一,在上帝的圣所赞美祂

“圣所”的观念,来自旧约,如:“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出》25:8)

圣所是上帝与人相会之处,是上帝显现与临在的场合。伊甸园是上帝为人预备的第一个圣所(参《创》2:7-8)。上帝在那里向人显现,与人相会。

人类堕落之后,会幕是以色列人按照上帝指示摩西的样式所造的第一个圣所。之后,所罗门按照上帝指示所造的圣殿(参《代下》7:16),则在犹太人几千年来念念不忘的耶路撒冷,这圣殿是以色列民敬拜的中心,曾被毁,又两次重建,两次重毁。

耶稣说过:“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参《约》2:19-22)这却是指以祂的身体为殿。所以祂复活以后,敬拜的中心不再是有形的圣殿,而是在基督里随时随地的敬拜!

到了今天,教会就是主的圣殿,是上帝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我们要在这里赞美祂。

另外,圣所也是天堂的预像,“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像),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神面前”(《来》9:24)。天堂是我们灵魂永恒的归宿,而我们今天在地上的教会里,就可以预尝属天的喜乐!

  第二,在祂显能力的穹苍赞美祂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参《创》1:1)自然界是上帝造的,使无变有、无中生有。人是想像不出上帝的创造,因为人类的一切创作,都无法凭空出现。

宇宙演化的理论,就是人类想像、推理的结果。其中大爆炸理论假设:宇宙起源于“均匀且各向同性的高密度、高温、高压物质,并发生了快速的膨胀和冷却……”至于这物质从何而来,又为什么会爆炸?科学也只能保持缄默。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众子也都欢呼”(参《伯》38:7)。会唱歌的星星,您听说过吗?科学家证实了这一点!声音和光都是一种波,高挂在天际闪烁的星星,的确会歌唱,而且已经唱了几十亿年了。

上帝不仅造了物质界的宇宙万物,也造了非物质界,包括服役的灵——天使。“上帝的众子也都欢呼”,说明了面对创造主,受造之物与受造之灵都要发声赞美。

“你能系住昴星的结吗?能解开参星的带吗?你能按时领出十二宫吗?能引导北斗和随它的众星吗?你知道天的定例吗?能使地归在天的权下吗?”(《伯》38:31-33)上帝不但创造了宇宙万物,还护理着宇宙。这一切的奥秘,都是人不能识透的。

我们应该把荣耀归给这位创造主!

  第三,要因祂大能的作为赞美祂

上帝并非对人类漠不关心,相反地,祂在人类历史中向我们显现:“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4)

这位在自然界自我隐藏的创造主,在人类世界以救赎主的身份显现。“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参《太》1:21)

耶稣,意思就是“耶和华是拯救”。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是耶稣基督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的预表——摩西只是以色列民族的救星,而耶稣基督却是全人类的救主。

逃出埃及法老的奴役固然不容易,逃脱世界罪恶的辖制更困难。“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参《罗》7:18),若不亲身经历,无法体会。真正的“大能”,不是移山倒海的神通,却是能改变人的内在生命。

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启示出来的救赎真理,正是上帝在人类历史中大能的作为的最佳的诠释。因此,我们这群蒙恩的罪人,都要来赞美祂!

  第四,按着祂极美的大德赞美祂

极美的大德,指的是“神的本性”。祂是圣洁、公义、慈爱的全能真神,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祂也是至真、至善、至美的永生上帝。

“极美”代表了我们对“神的本性”的整体评价,这不属于“感官美”,而是“灵性美”。这种伟大与崇高,超过了一般的审美境界,超出了因为看见祂所创造的自然界而发出的赞叹,是因为蒙了祂奇妙的救恩而生发的感恩之心。

当我们单纯地承认,祂是祂所是,唯有祂是真神,我们在他面前就只能臣服,说“哇!”而已。我们唯有用信心接受祂的启示,用赞美向祂回应,用爱心见证祂的同在。

在凡事上承认上帝的主权,即便是遭遇苦难亦然,就是对祂极美的大德最好的赞美方式!而音乐,是神赐给人类赞美用的最佳工具——从创造之初,“那时晨星一同歌唱, 神的众子也欢呼”,直到新天新地中敬拜唱的“新歌”(参《启》14:2-3)。

 

艺术是特别禀赋以赞美上帝

音乐成为人与上帝相交、敬拜上帝时的重要“美感经验”——不仅是听觉的美,更是灵性的美。在地上,我们可以用丰富的音乐去赞美祂。

跳舞也是赞美的一种形式。大卫是圣经中有名的舞者。现今教会中对“跳舞赞美”有所争议,其实这是文化的偏见。许多民族的舞蹈就很自然,中国古代祭典的乐舞也是有所讲究的。

有些教会里反对跳舞,是因为反对乱跳,怕教会受到世俗舞蹈的负面影响。其实,举手、拍掌、作动作等,并不会惹动肉体的情欲。

除了诗、歌、乐、舞4种形式以外,视觉艺术和表演艺术,在教会的广义上的赞美中,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例如,大至所罗门圣殿的荣美,小至主日会堂的摆设与插花,都是视觉艺术的范畴。

整体说来,赞美的形式,具有艺术性的表现。而艺术性正是上帝赐给人的特别禀赋,为的就是用来赞美祂!

 

注:

1, 陈学明,《文化工业》(台北:扬智文化,2003), 35-40。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