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些好日子(石楠)2022.01.0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1.08

石楠

 

总是把“秋”读成“春”的小孩儿,今早上,看见满地黄叶,对着我大声喊:“妈妈!秋天啦!秋天啦!我喜欢秋天!”

为娘心里是舒畅的,我儿总算知道啥是“秋”了!这个周末,或许我们可以去爬爬山,去黄叶多的地方走一走。

南方的冬天来得迟,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出太阳又回暖。眼看着银杏树的叶子也泛黄坠落,一年真的又快过完了。

 

这一年,内心确实经历了不少颠簸。

早年听说,顺服的人不用背过重的十字架。遇到难处,不钻牛角尖。走投无路时,寻求神就是唯一的最好的出路。然而,内心真的被卡住的时候,也还会傻呆呆地杵在寂寞路口。即便心里什么都懂,可脚步还是迟缓了。

记得今年清明过后那个深夜,我一路奔袭回到家,望见屋里亮着灯,于是急忙跑上楼打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友人一双双充满关眼睛,仿佛急切地询问过去六七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

而我呢,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家的老人和孩子被细心陪伴着。心里那份感动和温暖,实在难以言表。

送走了友人,把老人和孩子安顿好睡下。我独自站在黑暗的阳台上,等我先生。他还没回来。我脑子里掠过各种可怕的画面……

“只要信,不要怕!”我让自己镇定。面前正有一盆小植物,开着嫩黄色小花,柔弱纤细,却注定有阳光抚慰。明天早上,天还是蓝的,云上也必有太阳。我们只是需要等候罢了。

在这世上行走,虽然不得不穿越高山低谷,内心却可以稳行,因为有一个应许——即便在某一个时刻,我无法感受得到,但因为祂应允了不离不弃,我就决定步步跟随。这便是同行了。

在这一路上,不断有恩典,也就不断有感恩。当然也会遇到艰难,然而这也应该算稳行的一部分,因为每个艰难背后,都藏着深切而美好的祝福。非亲历者不能体会和获得。

 

每一次成长,都不容易。

前不久,我家的小朋友很郁闷,因为数学老师向家长投诉,说:“怎么教他都教不会。”

这话把我吓著了,赶紧去请教周围的育儿专家、教育达人,甚至特殊教育学者。 我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回复。我在心里密密麻麻地筛选、排除著各种可能:感觉统合失调、发育迟缓、缺乏成长必须的氨基酸、学习方法不对头、性格出了问题、受到了某类干扰……

我这是在养育上帝恩赏的孩子,还是拖我下水的“魔兽”?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然而,我还是把一切都抛开,好好睡了一大觉。次日清晨,晒著暖阳,用平常心去面对。我终于发现,把每一勺饭认真吃掉,这就是王道。我只要做我当做的就可以了。于是,过了一阵子,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我先生一点都不紧张。他总说:“我们的孩子,不会有问题。”

我不信。待我折腾完,发现他说的是对的。

他又说:“学习遇到些难处,很正常。慢慢学就是了。”

这话对我来说,也有问题!“什么叫慢慢学?怎么能慢慢学?”

“为什么不能?他又不厌学。今天不会,明天就会啦!你还不是一样?著什么急?”他说。

是啊!我为什么要着急?我总想掌握更多,因为我不放心。如果我真的相信神,就不会不放心。可惜我没做到切实地信靠神,我还常常是在凭眼见。

我先生安慰我:“没关系!要分清楚哪些是你当做的,哪些是交给神的。在动摇的时候,我们就来一起祷告。”

某些操练确实不容易,但神是信实的。经过这一年,祂让我成长了一些。祂真的太有耐心了,从不嫌弃我长太慢。为此我特别感恩。

 

因为神总是好到无处不在,所以特别容易被忽略。就如同早些年,我住在杭州的西湖畔,不管那一面湖水是多么浓淡相宜,但一日看上三遍,时候长了,便熟视无睹。

一眨眼,快50岁了,我却发现自己对年纪没什么概念。或许因为孩子小,日子过得琐碎,顾不上想年华已消瘦(编注:《时光沙漏》歌词)。50岁,人生过半,快是退休的年限。

这一年,因为种种原因,心上那块田,少耕了一季。闲着的时候,却生出许多别样的庄稼。10年前,我结束了俗世里的摸爬滚打,义无反顾回到简单里,让做什么便做什么,一做就是10年。

即便再简单的营生,也是不简单的。难做的其实不是工作,而是人。人的心,总在动。不随着神动,就随着魔鬼动。小信的时候,觉得事事都难。

最近,回首过去的10年,发现竟然浓缩成一滴水,太阳出来,一下就晒干了。我的10年,去哪儿了?

在寻索这10年生活的意义的同时,我也在仰望。我们做工,到底为了什么?有一天,我见到耶稣基督,我能跟祂说什么呢?祂想听什么呢?

我想,一切祂都知道,不用写工作报告。我能说的或许只有一句:“谢谢你愿意原谅我。谢谢你不看我的过犯错误,依旧爱我。”

我们大部分人都像大海里的一滴水。冲在浪尖上的,总是少数。神的公平就在于,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有巅峰的成就。大海里每一滴平凡的水,只要认真做了分给它的工作,都会有奖赏。人计较的,无非是今生的得失,但神不会厚此薄彼。

我的10年,即便乏善可陈,只要忠心了,神必纪念;只要悔改了,便既往不咎。

站在岁末,展望来年,心还是宽的。

 

最近我也问自己,是否做了恩赐的好管家。到了那一天,能跟神交帐吗?

我仔细想:我到底有什么恩赐?

想想自己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再平凡不过。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恩赐或者能力。如果有,或许就是:能以诚待人。那,神要怎么用这个恩赐呢?

路过的人、经过的事儿那么多,记性再不好的人也会记住一些细节碎片。只要日子足够长,就会拼凑出答案。当我恍然大悟的时候,多半已经时过境迁。我为每个心生波澜的瞬间祷告,求神的爱填满那些缝隙,赦免一切的罪,我的和旁人的。只有回到祂的里面,才能画上句号。因为一切都敌不过心灵诚实。

其实,在神的时间表里,没有一秒钟是无用的。人所经历的,无非是当经历的。我身边有一位特别美好的前辈,她的柔和谦卑让我的急躁骄傲无所遁形。于是,我就把她像一面镜子一样挂在心上,常常照照自己。

上帝是特别奇妙的!在祂那里,日进斗金和沿街乞讨,掌管生杀大权和手握扫把扫街,只是工种不同。可惜,人类狭隘地定义了二者的身份和价值。而神看中的是:骆驼是否能进针眼,拉撒路是否能躺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这才是终局。所以,一切与永恒无关的,都不必在意。

这一年,反复学习:凡事都要用神的视角来看,才能不在俗世里兜圈子,一切才明亮了。神允许发生,是为了给祝福。你需要什么样的成长,就要去什么样的专科学校接受训练。上帝负责分校、分班、上小课,以便一对一、有针对性地给予祝福。你需要什么样的祝福,就得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学越难上,祝福越大。人或许不懂,但神不会弄错。我一直没辍学,所以就格外感恩。

 

作者为资深文字工作者,现住中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