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些好日子(石楠)2022.01.0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01.08

石楠

 

總是把“秋”讀成“春”的小孩兒,今早上,看見滿地黃葉,對著我大聲喊:“媽媽!秋天啦!秋天啦!我喜歡秋天!”

為娘心裡是舒暢的,我兒總算知道啥是“秋”了!這個週末,或許我們可以去爬爬山,去黃葉多的地方走一走。

南方的冬天來得遲,一場秋雨一場寒,一出太陽又回暖。眼看著銀杏樹的葉子也泛黃墜落,一年真的又快過完了。

 

這一年,內心確實經歷了不少顛簸。

早年聽說,順服的人不用背過重的十字架。遇到難處,不鑽牛角尖。走投無路時,尋求神就是唯一的最好的出路。然而,內心真的被卡住的時候,也還會傻呆呆地杵在寂寞路口。即便心裡什麼都懂,可腳步還是遲緩了。

記得今年清明過後那個深夜,我一路奔襲回到家,望見屋裡亮著燈,於是急忙跑上樓打開房門,迎面而來的是友人一雙雙充滿關眼睛,彷彿急切地詢問過去六七個小時裡發生的一切……

而我呢,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家的老人和孩子被細心陪伴著。心裡那份感動和溫暖,實在難以言表。

送走了友人,把老人和孩子安頓好睡下。我獨自站在黑暗的陽臺上,等我先生。他還沒回來。我腦子裡掠過各種可怕的畫面……

“只要信,不要怕!”我讓自己鎮定。面前正有一盆小植物,開著嫩黃色小花,柔弱纖細,卻註定有陽光撫慰。明天早上,天還是藍的,雲上也必有太陽。我們只是需要等候罷了。

在這世上行走,雖然不得不穿越高山低谷,內心卻可以穩行,因為有一個應許——即便在某一個時刻,我無法感受得到,但因為祂應允了不離不棄,我就決定步步跟隨。這便是同行了。

在這一路上,不斷有恩典,也就不斷有感恩。當然也會遇到艱難,然而這也應該算穩行的一部分,因為每個艱難背後,都藏著深切而美好的祝福。非親歷者不能體會和獲得。

 

每一次成長,都不容易。

前不久,我家的小朋友很鬱悶,因為數學老師向家長投訴,說:“怎麼教他都教不會。”

這話把我嚇著了,趕緊去請教周圍的育兒專家、教育達人,甚至特殊教育學者。 我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回复。我在心裡密密麻麻地篩選、排除著各種可能:感覺統合失調、發育遲緩、缺乏成長必須的氨基酸、學習方法不對頭、性格出了問題、受到了某類干擾……

我這是在養育上帝恩賞的孩子,還是拖我下水的“魔獸”?真是令人膽戰心驚!

然而,我還是把一切都拋開,好好睡了一大覺。次日清晨,曬著暖陽,用平常心去面對。我終於發現,把每一勺飯認真吃掉,這就是王道。我只要做我當做的就可以了。於是,過了一陣子,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我先生一點都不緊張。他總說:“我們的孩子,不會有問題。”

我不信。待我折騰完,發現他說的是對的。

他又說:“學習遇到些難處,很正常。慢慢學就是了。”

這話對我來說,也有問題!“什麼叫慢慢學?怎麼能慢慢學?”

“為什麼不能?他又不厭學。今天不會,明天就會啦!你還不是一樣?著什麼急?”他說。

是啊!我為什麼要著急?我總想掌握更多,因為我不放心。如果我真的相信神,就不會不放心。可惜我沒做到切實地信靠神,我還常常是在憑眼見。

我先生安慰我:“沒關係!要分清楚哪些是你當做的,哪些是交給神的。在動搖的時候,我們就來一起禱告。”

某些操練確實不容易,但神是信實的。經過這一年,祂讓我成長了一些。祂真的太有耐心了,從不嫌棄我長太慢。為此我特別感恩。

 

因為神總是好到無處不在,所以特別容易被忽略。就如同早些年,我住在杭州的西湖畔,不管那一面湖水是多麼濃淡相宜,但一日看上三遍,時候長了,便熟視無睹。

一眨眼,快50歲了,我卻發現自己對年紀沒什麼概念。或許因為孩子小,日子過得瑣碎,顧不上想年華已消瘦(編註:《時光沙漏》歌詞)。50歲,人生過半,快是退休的年限。

這一年,因為種種原因,心上那塊田,少耕了一季。閑著的時候,卻生出許多別樣的莊稼。10年前,我結束了俗世裡的摸爬滾打,義無反顧回到簡單裡,讓做什麼便做什麼,一做就是10年。

即便再簡單的營生,也是不簡單的。難做的其實不是工作,而是人。人的心,總在動。不隨著神動,就隨著魔鬼動。小信的時候,覺得事事都難。

最近,回首過去的10年,發現竟然濃縮成一滴水,太陽出來,一下就曬乾了。我的10年,去哪兒了?

在尋索這10年生活的意義的同時,我也在仰望。我們做工,到底為了什麼?有一天,我見到耶穌基督,我能跟祂說什麼呢?祂想聽什麼呢?

我想,一切祂都知道,不用寫工作報告。我能說的或許只有一句:“謝謝你願意原諒我。謝謝你不看我的過犯錯誤,依舊愛我。”

我們大部分人都像大海裡的一滴水。沖在浪尖上的,總是少數。神的公平就在於,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有巔峰的成就。大海裡每一滴平凡的水,只要認真做了分給它的工作,都會有獎賞。人計較的,無非是今生的得失,但神不會厚此薄彼。

我的10年,即便乏善可陳,只要忠心了,神必紀念;只要悔改了,便既往不咎。

站在歲末,展望來年,心還是寬的。

 

最近我也問自己,是否做了恩賜的好管家。到了那一天,能跟神交帳嗎?

我仔細想:我到底有什麼恩賜?

想想自己讀過的書,走過的路,再平凡不過。 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恩賜或者能力。如果有,或許就是:能以誠待人。那,神要怎麼用這個恩賜呢?

路過的人、經過的事兒那麼多,記性再不好的人也會記住一些細節碎片。只要日子足夠長,就會拼湊出答案。當我恍然大悟的時候,多半已經時過境遷。我為每個心生波瀾的瞬間禱告,求神的愛填滿那些縫隙,赦免一切的罪,我的和旁人的。只有回到祂的裡面,才能畫上句號。因為一切都敵不過心靈誠實。

其實,在神的時間表裡,沒有一秒鐘是無用的。人所經歷的,無非是當經歷的。我身邊有一位特別美好的前輩,她的柔和謙卑讓我的急躁驕傲無所遁形。於是,我就把她像一面鏡子一樣掛在心上,常常照照自己。

上帝是特別奇妙的!在祂那裡,日進鬥金和沿街乞討,掌管生殺大權和手握掃把掃街,只是工種不同。可惜,人類狹隘地定義了二者的身份和價值。而神看中的是:駱駝是否能進針眼,拉撒路是否能躺在亞伯拉罕的懷裡……這才是終局。所以,一切與永恆無關的,都不必在意。

這一年,反復學習:凡事都要用神的視角來看,才能不在俗世裡兜圈子,一切才明亮了。神允許發生,是為了給祝福。你需要什麼樣的成長,就要去什麼樣的專科學校接受訓練。上帝負責分校、分班、上小課,以便一對一、有針對性地給予祝福。你需要什麼樣的祝福,就得接受什麼樣的教育。學越難上,祝福越大。人或許不懂,但神不會弄錯。我一直沒輟學,所以就格外感恩。

 

作者為資深文字工作者,現住中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