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宿主献身舍命的“洗脑虫”(陆加)2022.01.1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2.01.17

陆加

 

诡异的病毒

吉普赛毛毛虫(Gypsy Moths)的生活很简单:吃树叶长胖。依照本能,它会躲在树叶的下或有遮挡的地方。这是出于安全考量,免得被天敌发现而被捉去成为人家的美食。

不幸的是,它有时会被一种“杆状病毒”感染。(虫子和人一样可以被病毒感染。这个病毒在显微镜下是杆状的,所以被称为“杆状病毒”。至于我们熟悉的新冠病毒则是冠状的。)在感染的早期,外表上看不出虫子有啥异样,只有病毒在体内利用虫子的养分,悄悄地自我复制。

随着病毒在虫子的体内积累得越来越多,虫子的行为会突然变得古怪起来:一刻不停地躁动,而且拼命地往高处爬,要到树枝的顶端;即使大白天也会停在树干或树叶的表面。按虫子的天性,它绝不会爬这么高,也不会停在这种暴露自己的危险地方。

虫子这一反常态的表现,对其有极大的危害,然而对病毒却是大利!如此病毒最终会从虫子体内流出来,再去传染其他的虫子。虫子爬得越高,对病毒的扩散越有利。病毒的聪明之处在于它不只杀死虫子,而且在虫子死掉之前,还控制了虫子的大脑,让它爬得高高的,对病毒的传播再助一臂之力。

 

邪门的“洗脑虫

自然界有很多寄生虫,它们和宿主动物的关系各式各样。比较罕见的是,宿主被寄生虫利用而变得行为怪异、主动献身,现列举下面几个例子:

 

  • 马毛线虫

我们常见的蟋蟀身上,有时会寄生著一种“马毛线虫”(Horsehair worm)的幼虫。当寄生虫长大后,它需要到水中去繁殖。问题是蟋蟀从来都是陆生昆虫,根本不会去碰水。结果离奇的事发生了,当线虫需要回到水里的时候,他们竟然可以指挥被感染的蟋蟀纷纷跳水自杀!一旦进入水中,线虫就钻出蟋蟀的身体,自由地游走了。

  • 吸虫

池塘中一种小鱼叫银汉鱼(Killifish),一旦被“吸虫“(Fluke)感染,就鬼使神差地从安全的水底游到水面,大大增加了被水鸟吃掉的机会。为什么银汉鱼变得不顾性命了呢?是吸虫一手导演了这个“自杀壮举”。当水鸟吃掉银汉鱼时,也吃进了吸虫,这使得吸虫可以进入水鸟的肠道里,完成它的成熟和繁殖。这真可以称为鱼的牺牲。

  • 寄生蜘蛛的黄蜂

有一种寄生在蜘蛛里的黄蜂幼虫,当它长大后需要做茧的时候,竟然可以指挥蜘蛛撕掉旧的蛛网,然后织搭一个新的。这个新网完全不是那种用来捕获昆虫的蜘蛛网,而是几道绳索交叉一下,让黄蜂做的茧刚好挂在上面。这个高高挂著的茧使许多黄蜂的天敌望尘莫及。如此,蜘蛛被洗脑成了狡猾的“洗脑虫”(mindsucker)——黄蜂的奴仆。

  • 弓形虫

还有更不可思议的,有一种单细胞动物叫弓形虫 (toxoplasma gondii),是疟原虫的近亲。它感染了老鼠的大脑之后,竟然会使老鼠不再躲避猫咪了,有些甚至被猫的气味吸引,故意去送死。因为这种弓形虫必须在猫的肠道里完成它的生命周期。老鼠按照弓形虫的“旨意”把自己献给猫吃,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洗脑成功案例。

  • 寄生瓢虫的黄蜂

还有一个可以称之为动物世界的恐怖片:另一种黄蜂的幼虫寄生在瓢虫体内。当它长大后钻出来,即在瓢虫的肚子外边做茧。这一期间瓢虫本可以摆脱虫茧自由飞翔,但结果瓢虫像是完全失去了自由,如僵尸一样守护在虫茧旁——因为黄蜂要利用瓢虫身体的图案和色彩来驱赶捕食者。

 

洗脑——异体生物的行为控制

是什么原因使得宿主们被寄生者洗脑,而甘愿为寄生者效劳?

生物学家对这类现象的解释是基因对异体生物的行为控制。生物体内的遗传基因不仅控制生命体的形态、生长和各样生理功能,也同时控制很多行为(Behaviors)。比如,鸟类生下来就会搭巢,蜜蜂会做窝,海狸会筑坝(Beaver dam)。

在本文最先提到的案例中,科学家发现“杆状病毒”里有一个叫“egt”的特殊基因。当科学家把这个基因从“杆状病毒”里切掉之后,病毒仍然会像从前一样感染吉普赛毛毛虫,虽然毛毛虫不再往高处爬了……谁能相像基因有这么大的本领,强过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大圣:一个生物体内的基因可以精准地控制另一个生物的大脑和行为。

 

免疫于“洗脑虫”的宿主

看到这些形形色色的 “洗脑虫”如何控制它们的宿主,我不得不联想到罪对我们的捆绑。

那些隐藏在我们里面的罪,不正如一个个洗脑虫吗?它们辖制着支配着我们的心思意念和行动,甚至让我们沉溺在罪中之乐,犹如那些宿主们,兴致勃勃地做着怪异的举动,却全然不知自己正在送死的路上!

当我们成为基督徒后,是不是对这些“洗脑虫”就有免疫力了?耶稣教导我们: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参《太》26:41)这个免疫力,是要我们体贴圣灵,不断治死老我;但是当我们体贴肉体,效法世界的时候,爱神的心就不在我们里面了。

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参《彼前》5:8)它常常诱惑我们,在我们最不意识到的地方,潜移默化地控制我们。比如,对权力的贪恋。

华人文化本身有着强烈的官本位的色彩,因为我们的社会长期是围绕权力中心运作的。对权力的贪恋深深植根在我们的传统里,我们的老我会不知不觉地把它表现出来。依笔者观察,在华人教会的教导中,对如何胜过金钱和性的诱惑讲得很多,但对权力诱惑的反思和警戒却相对很少。

所以我们更应当非常小心,警醒不要落入权力诱惑的圈套!

当我们强调自己的属灵地位而拒绝问责的时候,当我们希望借助政治势力提高教会影响力的时候,我们要小心,要先省察自己是否落入贪恋权力的诱惑。免得我们的所作所为,失了基督身体的见证。

让我们常常警醒祷告,在耶稣基督里抵挡所有的“洗脑虫”,不仅能站立得住,还能结出圣灵的果子。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article/mindsuckers?loggedin=true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