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伦理”、“沦理”,还是“抡理”?(黄雅格)2022.01.2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1.28

黄雅格/文;谈妮/整理

 

编按】本文改自作者在2021年12月17日于第十三届网络宣教论坛 IMF2021的发言。此次会议主题为《虚拟还是增强 -元宇宙时代教会与宣教的机遇和挑战》,完整会议记录见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eLkPQuQRI&t=2222s。本次论坛其他相关信息则见:http://www.internetmissionforum.org/imf2021/

 

我的人生曾经历过几个阶段:曾在隶属美国太空总署的休斯顿的太空中心,担任设计太空机器人的主管14年;在一般大学任教约4年; 在教会里作平信徒同工14年;成为全职牧者14年;后又在跨教会的福音机构里任职近8年。 所以, 我具有多层身份:是工程师也是牧师,在科学和教牧领域里都略有涉猎,并现在在神学院教授伦理学。

究竟什么是伦理?在传统中国人能想到的,就是五伦: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其实在哲学里面讲到的伦理,不单是人伦关系,而是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

所以常听人们说:唉!伦理现在是不是已成为“沦理”——沦落的伦理了呢?还是已经成为“抡理”——谁抡起来的拳头大,就是谁有道理呢?

 

超越宇宙是咋回事?

Metaverse翻译为元宇宙,又可说是超越这宇宙的。既有伦理讨论该如何在这样的空间来实现呢?我们要如何思想,判断是非对错呢?

首先,这里宇宙的定义是根据物理学来的,就是时间空间与内含的所有物质与能量。如果说,宇宙的边界是三度空间加上时间,那么超越宇宙就是四度空间(三度空间+时间)以外的实质存在。随着时代的进步,科学界清楚知道,除了时间空间能量物质以外,还有资讯(信息),如思想。

如此,灵性的存在也是属于广义的Metaverse,就是超乎物质宇宙,更高存在的一个层面。

      

天上的天

《列王记上》第八章27节写道:“神果真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可见神不在四度里面,而在其之上。那是什么地方呢?

圣经希伯来文HaShamayim(注1),译为“天”有三重意思:1. 指在大气以内,我们平日看到的蓝色的天。里面有飞鸟飞过,飞机得以飞行。2. 指在大气以外,太阳、月亮、所有星辰所在的地方。3. 指星际以外——这个物质宇宙以外天上的天。

一般认为,使徒保罗的描述:“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 神知道。”(《林后》12:2节)就是曾经历了超越物质宇宙(三度空间+时间)的体验。

不过,属灵的领域并不等同于元宇宙!元宇宙不过让我们来类比属灵领域,进而理解灵界并不是不存在,只是不能用我们现在的感觉器官(如视觉、听觉、味觉、嗅觉等)去实证而已。

至于在MetaVerse,这个超越三度空间加上时间的宇宙中,是不是存在伦理议题,需要探索/分辨出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 请看下方视频:

 

阿波罗11号其实没有失事

1969年7月21日,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lden Armstrong, 1930-2012)任阿波罗11号太空船的宇航员,完成人类首度的登陆月球。行前做最坏打算——万一太空船出事的话,当时的尼克松总统已预先写了一份声明:“这些人去月球是为了和平地探索,将留在月球上安息……”

2019年,这份文稿为麻省理工学院高级虚拟中心(the MIT Center for Advanced Virtuality),已深度伪造技术——利用AI 等技术仿冒尼克松的相貌、表情、声明,模拟制作成阿波罗11号失事的假新闻影片《万一发生月球灾难》(In Event of Moon Disast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WLadJFI8Pk )。(注2)

如此几可乱真的影片证明,在元宇宙中的确是有相当多的陷阱。

2021年12月,我也利用人工智能合成一个视频:在视频中我大唱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 1915-1998.又译为弗兰克•辛纳特拉)的圣诞名曲 Let it Snow, Let it Snow, Let it Snow!。其实我的歌喉没有那么好,甚至从来没唱过这首歌。

因此我们必须思想,现代科技发展出来的虚拟世界中,是否应该要有特定的法律?或者在形成法律之前,是不是应该有它的道德原则呢?

 

从机器人到宇宙的道德原则

2010年,在欧洲与英国开了一个AI与机器人设计工程师大会里面,提出了五项道德原则(注3):

  1. 机器人设计,若不是因国家安全绝不可唯一目的是杀人或伤人。Robots should not be designed solely or primarily to kill or harm humans, except in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
  2. 人类,而不是机器人,必须为机器人的行动负责。机器人是人类设计的工具,达成人类制定的目的。Humans, not robots, are responsible agents. Robots are tools designed to achieve human goals.
  3. 机器人的设计必须保证它自己的安全和维系安全。Robots should be designed in ways that assure their safety and security。
  4. 机器人是人造的器具,不应该设计来利用使用者心理的弱点而操纵人,让人心里依赖。机器人与真人必须能够分辨。Robots are artifacts; they should not be designed to exploit vulnerable users by evoking an emotional response or dependency. It should always be possible to tell a robot from a human.
  5. 谁是一个特定机器人有法律责任的设计者,必须能够追踪得到。It should always be possible to find out who is legally responsible for a robot.

用对机器人的原则,对应到现在的元宇宙来看,也当提出一些设计的伦理原则。相对而言,机器人是由当负责任的工程师所设计出来的,然后由技术员操作,出了问题至少还可以找得到负责人。至于元宇宙呢,谁来负责?

在元宇宙里面,我一个人可能有很好几个阿凡达(Avatar)——分身。这些分身是不是也应该要有伦理的原则?我在这里提出来一些思考,虽然不见得已完全成熟为我们的最终答案:

  1. 元宇宙与其内含角色的设计目的绝不可是伤害真人,甚至杀害真人
  2. 实际的人,而不是元宇宙里的Avatar,要为元宇宙里的行动负责
  3. 元宇宙内涵与角色的设计需维护真实人,包括使用者和非使用者的安全与保密
  4. 元宇宙里的内涵与角色,不应该利用使用者心理的弱点而操纵人,让人心里依赖。Avatar 与真人必须能够分辨。
  5. Avatar的设计者与操纵的真人必须可追寻,必须为其行为负道德与法律的责任。

VR,虚拟的真实(Virtual Reality),要有道德的实现(Virtuous Realization)。 因此有道德的实现(Virtuous Realization)也是VR,这样子的虚拟的真实才符合伦理。

2020年我在IMF提出来,人工智能(AI) 要建立在真实诚信(Authanticity and Integrity)的基础。即不管AI也好,VR也好,追根究底要在于人的人格必须真实,必须诚信。(注4)

 

元宇宙中的教会

未来在元宇宙中,是不是能够有教会的成立呢?

如果可以,在元宇宙当中能不能有举行圣餐:分饼和分杯呢?事实上,过去两年多在疫情中,不论同意与否,已经有教会在Zoom上面举行过许多次的圣餐了。

此外,如果有人在元宇宙中信主,我们是不是可以用Avatar帮他施洗呢?特别是在实际状况上,如果身处透漏真实身份可能有杀身之祸的地区或国家。

我相信这是一些开放的、也确实是我们将要面对的问题,值得我们来思想。

 

注:

  1. HaShamayim 为希伯来文הַשָּׁמַ֖יִם 的发音,即中文的天,英文翻译为:The heavens。参《创》1:1。
  2. 此片在2019年秋天与2020年,于多个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提名与得奖。参:https://news.mit.edu/2020/mit-tackles-misinformation-in-event-of-moon-disaster-0720
  3. EPSRC & AHRC,UK 2010。参https://epsrc.ukri.org/research/ourportfolio/themes/engineering/activities/principlesofrobotics/
  4. AI伦理与神学回应(黄雅格博士)https://www.internetmissionforum.org/2020/09/03/imf2020-ai/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