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然随耶稣翱翔——品读四福音与基督生平(黄奕明)2022.02.09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2.09

黄奕明

 

2022年,我的教会领受了“迎游子归家、随耶稣翱翔”的异象。

 

翱翔人间千百处

“迎游子归家、随耶稣翱翔”,其实是来自英文的意译,“Welcoming sojourners home to the joy of following Jesus together”。“迎游子归家”是一语双关,巧妙地把sojourners翻译成“游子”——这除了指尚未回到我们灵魂的居所的朋友,也蕴含了我们北美华人的移民身份。我们都是客旅,是寄居的。天家才是我们心之所向。

“随耶稣翱翔”,就是following Jesus together。而“翱翔”一词,也巧妙地把the joy(喜乐)蕴含其中。

毕德生的圣经灵修学名著《翱翔的基督》中,引用了霍普金斯的十四行诗《翠鸟彷佛著了火》,最后几句是这样的:

因为基督透过人的面容,

那不属于他的美丽肢体,

不属于他的美丽眼睛,

在父面前翱翔人间千百处。

这里的“翱翔”,英文原文是Play,通常翻译为“吹奏”或是“扮演”。音乐指挥曾是我的专业,所以对这一词更能心领神会。无论是乐器所演奏的音符,还是演员所扮演的角色,每一个都是三一神圣父的创造、圣子的救赎与圣灵的团契之结果。

有一种最特别的舞,叫做Perichoresis,意思是“圆舞”,源于一种3人舞,和谐转圈共舞。神学上亦常用到Perichoresis这个词,意思是“互渗相寓”(这个希腊字的原意,就是“和谐地共舞,互渗相寓”)。

故此,“随耶稣翱翔”也是一语双关:一则意为,我们借着基督,有份于神圣的三一团契。二则,跟随耶稣,如鹰展翅上腾,或像天边归雁,列队翱翔,飞往天乡!

“翱翔”也象征了我们对自由的渴望。人类一直想脱离地球的束缚,飞向无垠的太空。然而,真正的自由,是脱离罪的捆绑。只有在基督里的真理,能使我们得自由。使徒约翰的伟大思想,是在囚牢中写成的。“随耶稣翱翔”,意味着不被环境的艰难困住,得享心灵的自由。

 

品读,是静静地聆听

我喜欢用天鹅湖与腾飞的天鹅,比喻我们基督徒的灵程——就像候鸟在不同季节中的行动,个人或小组的每日灵修,也应该有季节性的变化。

作为牧者,我今年为教会小组、个人提供一个每日灵修计划,“欣然随耶稣翱翔——品读四福音与基督生平”。这个每日灵修计划,按照春、夏、秋、冬4季,每3个月为一单位,选用的经文约为15-20节,不太长。

品读四福音是以合参的方式,细细品尝基督生平的每一个叙事、比喻、教训等等,就像品尝一杯拿铁咖啡,或是法国波尔多红酒,不可牛饮,要细细分辨个中滋味——不是研经,也不是速读,而是静静地聆听,让神借着圣经对我们的心说话!

四福音与基督生平是经纬的关系:作者不同,成书的日期也不同,有不同的时空背景与受众。基督生平则是其所记叙的内容。

合参的方式,乃是按照历史的时序编排——要重建“历史的耶稣”是徒劳无功的,因为四本福音书有各自的写作角度。然而合参也并非拼凑资料,实有其历史渊源。最重要的是,教会之所以接纳四福音为正典,就是肯定圣灵的默示在圣经背后的作用。

当代学者尝试去还原初代教会的历史背景,有人认为,《马可福音》最先写成,并有底本Q(口传耶稣语录)。而《马太福音》与《路加福音》,都参考了这两份资料。这是最有名的是二来源理论。而四来源理论,则又加上了底本M(马太独有材料),与底本L(路加独有材料)(注1)。

早期教父如奥古斯丁,都认为《马太福音》最先写成,《马可福音》是简化版本,《路加福音》则参考了前两本福音书(注2)。近代甚至有人提出,《马可福音》是参考了另两本福音书的简化版本(注3)。

这些不同的来源假说,都是研究符类福音(《马太》、《马可》、《路加》)之间关系所衍生的(注4)。《约翰福音》是否可以视为对符类福音的补充与诠释呢?

实际上,虽然该书成书时间最晚,但并不代表使徒约翰对另外3本福音书没有贡献。尤其是保罗、约翰与路加之间的互动,彼得、马可与约翰之间的相互影响,十二使徒与初代教会史的渊源,等等,都让《约翰福音》在合参中扮演特殊的角色,可以说是互补,相辅相成。

讲基督生平,也必须交代祂的先存与再来。我个人倾向由《路加福音》开场,以倒叙的手法,交代历史时空的背景,铺垫出耶稣降生的舞台。著名的电影《耶稣传》,就是以《路加福音》为蓝本拍摄的(注5)。

道成肉身的宣讲,则置于施洗约翰的传道与见证中。《约翰福音》的记载,大多是独立的,只有少数内容可以算是四福音合参。

其实每一本福音书,都有作者独特的写作目的。四福音合参,并不是要拼凑出“历史的耶稣”(注6),而是要让人认识基督,并且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注7)。

 

品读,应该是这样的

最后必须讲讲品读的意义——品读是从基督生平中得到启发,不是研经或注释,也不仅仅是直观式的感受。

品读比较像综合阅读、主题阅读(syntopical reading),是对于一个问题、一个领域、一种想法较为整合性的阅读。品读是一种灵修读经,不始于理性,而始于心灵。灵修读经不是为得到知识,而是为了得到苏醒。灵修读经是让神的话触动心灵,使人在神的话语里得安息。

品读,应该是这样的:

分出时间:耶稣常清晨起来祷告,我们也要将最好的时间献给主。每天至少15分钟。

态度谦卑: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参《彼前》5:5)。

恳求圣灵:“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16:13)。

真诚交通:灵修是发自内心的寻求神,透过圣经的话语,真诚与神相交。

每日灵修,是让神借着圣经对我们的心说话的时间。不要贪多,而要细细品尝主恩的滋味。具体可以分3部分:

灵训:让神借着圣经对我们的心说话。当然,这会经过“观察—解释”的理性过程,但也要有直观式的感悟。找出核心主题,并关键的提问。

默想:借着对经文的默想,提出勉励或挑战。圣灵会使用这些勉励,使我们的心灵觉醒。不需要长篇大论,也不是讲道,而是画龙点睛式的提醒。

祷告:即使只是一句祷告,都价值连城。最好是献上自己,规划一场行动。为主作工不能只是说说而已。灵修生活的感动,也不应该只停留在一时。行动是最好的应用。

 

你怎么可能没有看见我?

我年轻的时候,听见一位弟兄说:“主啊,希望有一天我去见你的时候,不是殉道就是被提!”

那时候我好感动,觉得这样的灵命境界真是高!现在我年长了,有更深的体会——殉道不需要被斩首,只需要为主而活!这才是“欣然随耶稣翱翔”的真正意义。

2021年7月底,我差点出车祸——在预备换车道的时候,我看见右边车道上,有一蓝、一白两辆车子。我放慢速度,让蓝车先走,然后转入右侧车道。忽然听见喇叭声,原来有一辆黑色的皮卡(pickup),夹在两辆车中间,我完全没有看见!

我赶快右转进社区,停下来。皮卡也跟了过来。摇下车窗后,我一直向皮卡的司机道歉,他质问我:“你怎么可能没有看见我?”我真的没有看见!连转头后的眼角余光,都没有察觉那辆皮卡的存在。

主借此事提醒我,这就是盲点!人生中有许多盲点,需要别人提醒我们!我们阅读圣经也有很多不能明白之处,需要圣灵来开我们的眼睛,好让我们更深地认识耶稣基督,跟随祂的脚踪行。

在疫情中,我几乎每天早晨5点起来灵修。我一直记得吴勇长老的名言:“要与太阳赛跑!”(编注)清晨是听耶稣的灵训的最好时光,并且要以谦卑的心默想,用心去体会主在我们身上的心意,最后,为能够勇敢地采取行动而祷告!

圣灵的工作,不仅仅是在理性上启迪我们,也不仅仅是在情感上感动、激励我们,更在意志上引导我们顺服,以实际行动作出回应。我们要在每时每刻,自问“What would Jesus do?”(耶稣会怎么做?)以此知道耶稣要我怎么做!因为祂是那位与我同行的恩主!

 

作者曾留学法国巴黎修习音乐指挥。现在美国休士顿牧会。

 

注:

  1. 史特劳斯Mark L. Strauss,《福音书与耶稣生平》蔡蓓、蒋虹嘉译,(South Pasadena:美国麦种,2013),58。
  2. 同上,54。
  3. 同上,61。
  4. 有兴趣可以参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对观福音。
  5. 史特劳斯,《福音书与耶稣生平》,323-324。
  6. 有兴趣可以参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对历史中耶稣的探索。
  7. 《约翰福音》20:31: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

编注:参吴勇,唐崇明与沈保罗,《吴勇:第四讲——圣灵的双重工作》,《剧变时代的门徒:1997年研经培灵会汇编》(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1998.9),79。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