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旅程(刘孝勇)2022.02.1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2.18

刘孝勇

 

以色列出了埃及,雅各家离开说异言之民。

那时犹大为主的圣所,以色列为所治理的国度。

沧海看见就奔逃,约旦河也倒流。

大山踊跃如公羊,小山跳舞如羊羔。

沧海啊,你为何奔逃?约旦哪,你为何倒流?

大山哪,你为何踊跃如公羊?小山哪,你为何跳舞如羊羔?

大地啊,你因见主的面,就是雅各神的面,便要震动。

叫磐石变为水池,叫坚石变为泉源。——《诗篇》114

 

旅行是许多人都有的经验。人们喜欢旅行,因为旅行可以让我们遍览高山峻谷,看尽鸟语花香,一睹雄壮激昂的日出,欣赏枭枭余晖的日落,这些都让人流连忘返,回味再三。但旅行也有许多不便之处:你没办法带太多的行李,生活不能像在家里一样方便;你可能非常疲累,但为了到达目的地,你还不能随便停下来,而要撑住、忍受身心的煎熬……

以色列人当年出埃及,抵达那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不也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旅行吗?基督徒回天家之前,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也是经历一段天路之旅吗?

但无论是以色列的旷野之旅,还是基督徒的天路之旅,我们的旅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旅行。

 

一、天路程是神国度的扩展

今天所读的《诗篇》114篇,一开始就提到:“以色列出了埃及,雅各家离开说异言之民”(1节)。中文不像英文或希伯来文,可透过一些变化来显示语文的时态,所以“雅各家离开说异言之民”的翻译,没有提到雅各家是“正在”离开还是“己经”或者“将要”离开。但上一节提到了“以色列出了埃及”,就把希伯来文过去的时态点了出来。

分析这个时态的目的,是我们可以看到,这首诗的作者是以过去的眼光来看“出埃及”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以色列已经出埃及了,已经离开了那个罪恶和偶像的国度,神的大能已经透过许多神蹟奇事(十灾、分开红海、天降鹌鹑和吗哪等)得到彰显,神的救赎已经成就。

在经历了这些伟大的神蹟和救赎之后,以色列人理当每天欢呼歌颂,赞美不停,但想不到他们竟然“大起欲心”,悖逆和试探那位用大能拯救他们的神。正如《诗篇》106篇7-15节说:

我们的祖宗在埃及不明白你的奇事,不记念你丰盛的慈爱,反倒在红海行了悖逆。……那时,他们才信了祂的话,歌唱赞美祂。等不多时,他们就忘了祂的作为,不仰望祂的指教,反倒在旷野大起欲心,在荒地试探神。他将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却使他们的心灵软弱。”

出了埃及的以色列人,在漫长、艰困的旅途中,理当向往神所应许的迦南美地。然而他们却在旷野里埋怨神,甚至想回到那罪恶和偶像之地——埃及(参《民》11:4-5;14:3)。

我们这些已经信主的基督徒,是不是也常像那些以色列人,在奔跑天路的旅程中,不但不向往天上的荣美,反倒眷恋地上的享受和罪中之乐?

更进一步,如果以色列人不明白神国度的意义,有一天,迦南美地也可能变成罪恶的埃及(以色列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神的国度不是在迦南地才开始建立,神的国度在神的百姓身上,已经开始了。基督徒也不必等到回天家,才开始过天国的生活,天国已经在我们身上开始了。(参《路》17:21;《彼前》2:9;《出》19:5-6)换言之,基督徒的天路旅程,其实就是神国度的扩展,这是当年的以色列人和当下许多基督徒都忽略的事实。

我们看到,神呼召以色列人,神的国度不是在迦南地,乃是在以色列人身上,要被带进迦南地。“那时犹大为主的圣所,以色列为祂治理的国度。”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后,把神的国度带进了旷野,带进了亚摩利和巴珊(参《民》21),最后带进了迦南地。

基督徒也是如此,我们把神的国带进了教会、家庭、学校、工作的地方,和各式各样的人际关系里。基督徒所在的地方,就会让人看见基督。透过基督徒的天路旅程,即属天的圣徒在地上的旅行,神的国度被扩展开了。

 

二、天路旅程是神国度的训练

好多年前,蒙古戈壁大沙漠,举行了25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竞赛,根据新闻报导,台湾也有一位选手准备参加。在长达250公里的路跑中,除了要忍受日间高温和夜间酷寒,途中还要担心脱水和中暑的危险。这位选手曾看到过海市蜃楼,也曾经从5层楼高的沙丘上摔下来,也碰到了可怕的沙尘暴。熬过了种种的危险和艰难,他终于在许多竞争对手中,拿到了第9名的优异成绩。马拉松比赛,不是人人可以跑,特别是参加这种跨越沙漠的超级马拉松比赛,一定要经过严格的训练。

天路旅程也是这样,基督徒需要经过严格扎实的训练,才能克尽全功。114篇提到了沧海、约旦河、大山、小山、大地和磐石(3-8节)等大自然事物,但是它们并不是什么可供观光的风景名胜,而是艰困的试炼。

试想,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旅途中,两百万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人口,加上数不尽的牲畜、家当、财物和衣物,要越过缺水、缺食物的沙漠、旷野,是何等的困难。更何况还有辽阔的红海和宽广的约旦河!40年的旷野旅行,以色列人每天都可能饿死、渴死、累死、热死、涷死。这可不是什么超级马拉松比赛(在正式的比赛中,马拉松比赛都会有救謢车和医謢人员在旁保护,也可以及时喝水、吃东西、休息)以色列人这40年的旷野之行,是真正的生死搏斗。

有人会问,那为什么神要让以色列人在旷野里经历40年的旅行,而不直接把他们从黎巴嫩南部的迦萨走廊带进迦南地呢?那不是省事、省时多了吗?——神为了好好训练他们。摩西对那些准备进迦南地的以色列人说:“你也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祂的诫命不肯。”(《申》8:2)

同理,基督徒也必须经历试炼,属灵的生命才能长大。保罗、大卫、彼得和历世历代的众圣徒,都有他们40年的“旷野路”,你我也不会例外。

也许在我们眼前,就有一大片难以横跨的“红海”、“沙漠”,或是一座高山,让我们战兢惧怕。我们是不是也能像以色列人一样,载歌载奔地唱着:“沧海看见就奔逃,约旦海也倒流。大山踊跃如公羊,小山跳舞如羊羔?”甚至用超越的眼光,笑看苦难:“沧海阿!你为何奔逃?约旦哪!你为何倒流?大山哪!你为何踊跃如公羊?小山哪!你为何跳舞如羊羔?”

我们能笑看苦难,揶揄苦难,因为知道主与我们同在。主彰显大能,大地就要震动(7节),磐石就要变成水池(8节);苦难要变成祝福,旷野地要变成伊甸园。

 

三、天路是有终点的旅程

毫无疑问,以色列人40年旷野之旅有个终点,便是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那基督徒的天路历程的终点在哪里?许多基督徒会直接了当地说:天家。没错,只是我想作一些补充说明。

以色列后来总算到了迦南美地,可是他们离弃了神,竟把迦南变成了罪恶的渊薮。没有神同在的迦南美地,和所多玛、俄摩拉有什么两样?没有神的天家,再美再好,又有什么意义?那还算天家吗?那样的天家,你真想去吗?

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上所看见的天城,是这样子的:“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圣子耶稣),为城的殿。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为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启》21:22-23)

弟兄姐妹,千万别看错了,天家一切的荣华富贵和安逸享受是次要的,真正重要的是神、羔羊在那里。是我们“在主里”。耶稣临终前向在祂身旁的强盗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请不要误会,这里的重点是“同我在”,而不是“乐园”。

 

弟兄姐妹,你的天路旅程很苦吗?是不是常遥望终点而不见、终日喟叹呢?今天的诗篇,给了我们一个超越的眼光来看我们的天路历程。我们不需要担心天家是不是还有空位,也不用为每天的生活忧虑,因为主在我们的生命和生活中。当犹大是主的圣所,以色列是主所治理的国度,他们就放胆前行,沧海奔逃,大山让路,磐石也化为水池。基督徒啊,主若在你的生命中,祂会成就何等的大事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