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经济学(廖启宏)2022.05.2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2.05.23

廖启宏

 

你感到快乐幸福吗?当你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回应是什么?再进一步思索,什么会使你快乐、拥有幸福呢?相信很多人的回答是:“金钱使我快乐,感到幸福。如果我再多赚点钱,就会更快乐,也更能保障幸福。”

君不见社群媒体、报章杂志最多人关注的都是投资、股票的消息;娱乐版最吸睛的也都是歌舞升平、光鲜富贾的生活;甚至连点击率最高的视频,内容很多都是网红们在炫耀自己锦衣玉食、出手阔绰的样貌。

但是,金钱真得可以使我们得到真正的快乐,获得更多的幸福吗?这个问题,有个来自经济学的答案。

 

幸福排名

世界幸福报告 (World Happiness Report。注1),是联合国衡量幸福的永续发展方案出版的国际调查报告。这个排名是联合国透过盖洛普世界调查(Gallup World Poll),依据经济研究,针对人们认为影响幸福最重要的6项因素所建构的幸福指数。

这影响幸福的6大因素包含:1. 实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2. 社会救助(社会安全网);3. 预期的健康寿命;4. 人生选择的自由;5. 慷慨;以及6. 对贪腐的认知。这份调查今年已经是第10年,有相当多的实证经济学基础。

有趣的是,在这6项指数当中,只有第一项(实质人均生产总值)是与金钱和人们所拥有的物质有关。第二项(社会救助)和第五项(慷慨),涵盖的是我们与社会其他人的关系:我们生活在世,孤不孤单;我们发生意外的时候有没有亲友,或是国家来帮助我重新站起来;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否有人能够伸出援手帮助我。

第三项(预期健康寿命)讲的是我们身心的健康,预期的寿命越长当然会让人感觉越幸福。第四项(人生抉择的自由)讲的是我们不会被迫走在我们不愿意走的道路上,我们有自由选择居住地、工作、发表言论等。而最后一项(对贪腐的认知),即是我们对于社会统治阶层的评价。

在2021年的幸福报告中,排名前五名的分别是芬兰、丹麦、冰岛、瑞士、荷兰,都是在欧洲的国家。美国排名第16、台湾是26、日本第54名、韩国第59名、中国第72名、香港第81名。另外,最近在打仗的俄罗斯和乌克兰,则分别是第 80和第98名(当然研究发表时战争尚未开打)。

这个排名,和你想像的一样吗?

 

金钱是最重要的吗?

除了国家的总排名之外,在这6个项目里面,到底哪一项,是影响幸福的最关键呢?就直观而言,或许有些人认为: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人均生产总值(第一项)应该是最重要的。另外,中国人总是在生日时,祝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那么,健康预期寿命(第三项)能长寿,应该也是很重要的吧?

有趣的是,用经济计量学的方式来研究的结果,却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人均生产总值和健康预期寿命都不是影响幸福的最大因素。研究者发现,影响幸福的最重要因素是社会救助(社会安全网),接着是选择自由、对贪腐的看法以及慷慨。

人均生产总值的重要性排在第五位,最后才是预期健康寿命 。

这个排名不知道有没有令读者感到意外?首先,我们认为幸福的最重要因素:金钱和寿命,竟然排在最不重要的第五和第六位。尤其在过去两年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形下,研究竟然发现,健康预期寿命对幸福的重要性,竟然是排在最后一名。

再者,研究发现:一个健康的社交圈和在困难的时候有没有朋友帮助你,是最重要的,也是最能让你感到幸福的。这其实显示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那就是在疫情肆虐时,最令人恐惧的不是染疫、而是孤独。其他像是选择自由、对贪腐的看法、以及慷慨都排在人均生产总值和预期健康寿命之前。这个排名其实很值得我们深思。

 

GDP错过了什么?

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以下简称GDP)是国内在一季或一年之内所产生的所有最终产品的价值。其中包括了消费、政府支出、投资、和净出口。这些数字描绘了一个国家的经济体是否在扩张或是缩小,也提供了一个不同经济体之间公平比较的基准。是经济学家很喜欢的数据之一,也是世界幸福报告量测富裕的一个项目。

但是GDP并没有告诉我们,经济活动对环境产生了多少的危害?这些产值是否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造成了贫富不均?或是人民是否慷慨?这些都没有办法透过GDP来表达。

鲍比•甘迺迪(Bobby Kennedy)曾任美国的司法部长和参议员,也是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甘迺迪总统的弟弟。他曾针对国内生产总值讲过下面这段很有名的话(注2):

已经太久了,我们似乎已经放弃了个人卓越和社区价值观,仅仅依靠物质的积累。现在,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每年超过8,000亿美元,但国民生产总值计算的是空气污染和香烟广告,以及清理我们高速公路大车祸后的救护车支出。

它计算了我们大门口安装的特殊锁和破坏这些锁的人被关起来的监狱花费。

它计算汽油弹,计算核弹头和装甲车,计算镇暴警察平定城市暴乱的支出。它计算了惠特曼的步枪和斯派克的刀,以及这些公司为了向我们的孩子出售玩具而美化暴力的电视节目。

然而,国民生产总值并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他们的游戏乐趣。它不包括我们诗歌的美丽或我们婚姻的力量,我们公开辩论的智慧或我们公务人员的正直。

它既不衡量我们的智慧和勇气,也不衡量我们的智慧和学识,既不衡量我们的同情心,也不衡量我们对国家的忠诚,总言之,它衡量了一切除了使生活有价值以外的东西。

它可以告诉我们关于美国的一切,除了为什么我们以自己是美国人而感到自豪之外。

虽然GDP可以提供一个固定的标准,每个国家也以此当成追求的目标,但是我们在追求经济富裕的过程中,是否忽略了一些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事物?像是我们的慷慨、同情心、社会安全系统或是我们生命的追求等。

判断一个国家强盛与否,绝对是超过GDP所能够计算的。

 

圣经怎么说?

这份联合国的幸福报告指出,单纯的富裕并不会带来幸福。

这份报告戳破了金钱等于幸福的谎言。同时也点醒了大家,如果金钱等同于幸福的话,为什么我们时常看到一些坐拥金山银山的富翁,迷失了自己,用不同的事物在填补自己的空虚,有些甚至因此失去了性命呢?

圣经说到: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一个人的生命丰盛与否,很多时候和拥有的金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世上以金钱能够换取的,不外乎都是短暂的幸福感,像烟花般稍纵即逝。但是上帝在圣经中所应许的喜乐平安,却如江河滔滔、绵延不绝。不但他人夺不去,更是能拥有一生之久。耶稣说: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14:27)

上帝所赐的平安喜乐有另一个超越之处,就是不受我们身处环境的影响。也就是,我们即使外在缺乏、不足,上帝的喜乐平安还是可伴随着我们。保罗说:“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6:10)

他还说:“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祕诀。”(《腓》4:11-12)

上帝的这份源源不绝且不受景况所影响的平安和喜乐,是赐给每个愿意相信祂的人。

摩西的一生,都在上帝的带领下被陶造。他在经历过各种顺境、逆境、世间沧桑和上帝的恩手扶持后,写下《诗篇》第90篇,作为他向上帝的祷告。其中他说:“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诗》90:14)

这段祷告,表达出他对于上帝慈爱的渴慕,和上帝的丰富大能的信靠。这样的慈爱,足够使我们一生饱足,并且欢呼喜乐。这样的应许,是金钱换不到,也是别人夺不去的。

当我们真正经历到上帝平安的大能,我们定会静水流深,沧笙踏歌。因为“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腓》4:13)。 我们也因此能够理解保罗“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 》3:8)的心志。

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