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满屋》是在谈魔法吗?(王星然)2022.06.0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2.06.06

王星然

 

《魔法满屋》(Encanto)拿下今年奥斯卡奖最佳动画长片,因为不少家庭订阅Disney Plus,在学龄孩童中,这部作品大受欢迎。它充满拉丁风情的配乐超级洗脑:We Don’t Talk About Bruno(Billboard Hot 100排行冠军曲)、Surface Pressure 等歌曲,孩子们皆能朗朗上口。

不少基督徒对“魔法”这个字眼很敏感。在教会里,有父母问是否该给孩子看这部有“魔法”的作品?故此,我想藉这篇文章探讨一下,这部2022年最火的动漫到底讲了什么?

 

“规顺”的社会法则

古代社会,每个家族都必须对所处社群,做出一分贡献。Taylor家族是做裁缝的,Smith家族是打铁的,而Boucher家族则是做屠宰卖肉的;《历代志上》25章记录了3个音乐世家,大卫王特别选立了亚萨、希幔并耶杜顿。他们和他们的子孙,专门负责圣殿里的音乐崇拜,共有288人。

华人文化对此也不陌生,《礼记.学记》有云:“良冶之子,必学为裘(做皮袄);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制畚箕)”,正所谓“克绍箕裘”。

古代社会要求人们,照着设定好的角色来演绎人生,以维系社会正常运作,“规顺”有益于社群整体发展及兴盛。所以,一个人是否有价值,看他是否能继承祖业,光耀门楣,若不能,则沦为不肖之子。

《魔法满屋》的家族结构就是这个封建祖制的变形,它的场景设定在哥伦比亚一个充满活力的部落,部落的灵魂是Madrigal 家族,为避战乱,他们建立了这座山城。

“恩赐”(gift)这个词贯穿整部电影,说明了《魔法满屋》家族里的每个成员,其特殊能力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是天赐的,每个人的价值定位来自于这份天赐。

Madrigal 家族成员虽十八般武艺,各具不同恩赐,但他们必须善用给予的恩赐,来服事部落,维持家族及社群的兴盛及繁茂。

 

Madrigal家族的恩赐

Madrigal家族成员有三类:

第一类成员拥有特殊恩赐,且他们的恩赐对家庭及所属社群有贡献、有益处。

第二类成员也具有特殊恩赐,但其恩赐被认为不利于家族社群的兴盛,如有预言恩赐的小舅Bruno暗示家族将遭凶险,因而“被消失”,那首We Don’t Talk About Bruno就是为他唱的,严禁家族成员谈论他。

第三类成员没有明显的恩赐,表面看似人畜无害,处境实为尴尬,这种被认为光吃饭不干事的米虫,无法规顺社会的既定生存法则,必然受到家族排挤。《魔法满屋》最有意思的莫过于:主人公Mirabel正是家族第三代里唯一没有恩赐的孩子,这就有戏了!

充满欢乐的开场歌The Family Madrigal, Mirabel被一群孩子追问:“你的恩赐是什么?”(可转译成你能对这个社会有什么贡献?)

如此大哉问,不只是给Mirabel的,也是所有观众被迫问自己的。

被认定没有恩赐的Mirabel,要如何看待自己存在的价值?她果真一无是处吗?还是她具有的恩赐只是并不被欣赏?怀才不遇的时候该怎么办?一个人的价值需要被证明吗?人的价值从何而来?那是编剧费心着墨的焦点。

 

自我价值的讨论

然而,有了恩赐就可以高枕无忧吗?那也未必!

大姐Isabella是人生胜利组的代表:有恩赐和价值也被社群肯定,但她活得很不快乐。贵为种花达人的她,连种什么花都由不得她做主,除了规顺听话,别无选择,她的自我价值长期被家族禁锢!

这社会不仅要驯化我们,还要考问我们的“绩效”, 除了服膺“我应该”,还要能展示“我能够”!

力大无穷的二姐Luisa,恩赐有目共睹,却也是每天活得战战兢兢,压力山大,深怕哪天恩赐不够了退化了,赶不上时代了,或不再被需要,就失去了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被家族唾弃,社会地位不保。她用Surface Pressure (Jessica Darrow演唱)唱出她内心的恐惧。

在这个讲绩效和数据的社会里,表面上我们可能包装得光鲜亮丽,但其实内心非常破碎,人们往往被压榨到自惭形秽,焦虑配不上这个世界。力大无穷的二姐Luisa,就经历这样排山倒海的压力。

因此,《魔法满屋》不是一部歌颂魔法的电影,它讨论的是:自我价值。基督徒不要被它的译名吓到!

 

《魔法满屋》的伦理设定

《魔法满屋》并不认为自我价值只为满足自己,不必对社会有任何交待。它还没有先进到为“真我伦理”(the Ethics of Authenticity )站台的地步。

《魔法满屋》有一个清楚的伦理设定,不管自我价值如何进化蜕变,人类终旧是要为所属社群服务的,自我价值与服务社群密切相关,大姐Isabella可以选择种仙人掌,但无论她种什么,都要能美化社区,服务人群,这个她没得选!

整部《魔法满屋》就是人类社会的缩影,尽管在21世纪的今天,人仍然要问,我的恩赐是什么?我的价值是什么?我和社群的关系是什么?我们每天仍然在社群伦理、家族期许以及自我认知的水平焦距之间,产生无可避免的碰撞。

有些恩赐在岁月静好时无法显明,却在危机来临时发光发热, Mirabel虽然被家族轻视,但她没有自暴自弃,坐以待毙。她不断寻找机会,来证明自己。

只是,要别人相信你又拿不出“实力”,这个过程是痛苦而疯狂的,Mirabel必须忍受社群的徧见和误解,这当中,必然是血泪交错,遍体鳞伤。

 

人的尊严和价值不靠自我“证明”

我想到《创世记》里的约瑟,从小被兄长嫉妒,险些被杀,还被卖去埃及做奴隶,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在法老内臣家中证明自己的管理长才,却又遭主母诬陷下狱,在狱中他运用恩赐解酒政的梦,却惨遭遗忘,又再等了两年才出狱……面对这一连串的不幸,约瑟要如何看待自我的价值,又是一种怎么的力量能支撑他继续走下去?而不带一点苦毒?

显然,约瑟的自我价值不是从家族或所属的社群而来的,那些带给他的只会是人性的扭曲和失望。

但叫人惊奇的是,无论约瑟是否有机会证明自己的价值,他都能够不亢不卑,抬头挺胸地走下去,因为他的价值是从上帝而来,环境抢不走的,因此他心里始终有保持平静安稳的力量。

人的尊严和价值本来就不是靠自我“证明”得来的,它是上帝赋予的!

人被造是按著上帝的形像,因此人的价值是极其尊贵的!就算恩赐苦无发光发热的机会,那也丝毫不会折损我们在上帝眼中的价值。

 

电影的难题

《魔法满屋》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我们最终能欣赏到Mirabel对家族的实质贡献,她的恩赐是——成为家族领袖,带领整个部落走向新的一页。导演为Mirabel存在的价值平反。

但我脑中一直无法驱散的难题是:万一她失败了呢?现实人生中,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来证明自己,那是否人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了?

如果我们的价值不是从上帝而来,而是按照恩赐表现,这种弱肉强食的人生将是何等的残酷?叫人细思极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