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廻音|美好的回顾   满满的感恩(2之2)――写在《海外校园》创刊30周年之际(赵莉)2022.07.19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 -[海外校园机构]30周年纪念专辑2022.07.19

赵莉

 

上篇:

《牧者廻音|美好的回顾   满满的感恩(2之1)――写在《海外校园》创刊30周年之际(赵莉)2022.07.19》https://behold.oc.org/?p=56459

 

二、海外校园前辈们的榜样与陪伴

上帝特别使用苏文峰夫妇帮助许多从中国大陆来在海外信主的传道人,学习事奉,走上事奉的道路,我和元琦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对我们来说,苏牧师和苏师母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一直关心陪伴我们的事奉与成长。

 

教我事奉         

记得我刚刚信主不久,传福音的心十分火热,当时在洛杉矶橙县Placentia播道会系统的一个西人教会作中国留学生福音事工,我是在这个西人教会受洗归主的。信主后我火热传福音,很快我们的查经班就有了十几个人。

有一天苏牧师给我打电话说:“赵莉,你知不知道洛杉矶一间华人电影院在上映电影《活着》?”我说:“不知道。”苏牧师说:“我觉得你应该去看这个电影,你做学生、学者的福音工作,需要了解他们想些什么,看些什么,你才会有与他们对话的契机和话题。”最后还加了一句:“是葛优和巩俐演的”。

这件事使我非常感动,苏牧师作为台湾生台湾长的台湾人,似乎比我更了解中国大陆的事。他为了办好《海外校园》,做好海外学人的福音工作,他要花多少时间、精力来了解学习呀。

记得他曾经跟我说过,他每天都有读一两个小时中国出版的书。有一次他还推荐我去读贾平凹的小说《废都》,我当时没有找到这本书,就一直没读。但是他这种对上帝的呼召与使命的态度,一直激励着我。

 

谦卑的事奉            

早些年有一次我问苏师母说,为什么在《海外校园》上看不到您和苏牧师的文章?苏师母回答说:“因为我们不敢写,怕水准不够”。我说,怎么会呢?苏师母说:“是真的不敢写,以前我们在编其它杂志时,文章不够我们就自己写。自从创办《海外校园》以来,我们就不敢写了,怕写不好影响这份刊物的果效。”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一份刊物的创办人不敢在自己所创办的刊物上写东西。从此我便知道,真正的谦卑是敬畏。存著恐惧战兢的心来做上帝所托之事就是敬畏上帝,而敬畏上帝便是真正的谦卑。

还有一次 ,我被洛杉矶灵粮堂的神州团契邀请,在一个周五晚上分享福音信息。刚好那天苏牧师也在,当我讲完后,苏牧师过来跟我握手鼓励我。然后把我叫到一旁,指出我讲稿的一些问题和一些方式方法上的缺欠。他态度谦卑温和,语气真诚坚定,让人有一种心悦诚服的感觉,没有什么不舒服。

最后他对我说:“赵莉,我给你指出这些不是因为我做的比你好,只因为我是旁观者清,我是希望你更好。”谁能拒绝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话语表达呢?苏牧师以这种温和谦卑的态度,处理问题的方式,使我在后来的事奉中受益匪浅。

当我需要与同工或外请老师有些沟通 ,但又有些作难时,我常常会照着苏牧师的态度和话语去表达,都有很好的果效,慢慢这些话也成为我自己的话了。

 

生活上的关怀         

我刚信主就蒙召出来全时间事奉,对很多真理还不清楚,特别是对传道人传福音还要领教会的供给,有一些不正确的观念。所以我坚决不要教会的供应,愿意完全凭信心生活,就像中国家庭教会老一代传道人那样,当然这种心志并不是错的。

我另一方面的想法是,如果我拿了教会的钱,福音朋友会认为我传福音的目的不纯,是为了拿钱而传,这样我传的福音可能就没有果效;如果我不拿钱,我传福音就不是为个人的好处,可能福音朋友就比较容易接受福音。这种想法当然不对,说到底还是人心里的骄傲在作祟。

苏牧师知道我的这些想法,他并不完全同意,但他尊重我的领受。有一天苏牧师打电话给我说,有一位弟兄有感动愿意支持我每个月300美金的生活费。我当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接着他说:“赵莉,这也是凭信心生活的一种方式,你要凭信心接受上帝的供应”。

当我牧会多年后才能体会苏牧师这种为父的苦心。他想方设法用这个人能够理解、接受的方式来说话,只为了这个人得到上帝的恩典和怜悯。

 

帮助与引荐        

有一年的中国学人培训营在达拉斯举办我不打算参加,因为教会要补助机票,我想让其他同工去。苏牧师知道了给我打电话说:“赵莉,这次培训营,你还是应该去,你是传道人,你去学习、装备才能更好地服事教会。你的机票从《海外校园》出,因为有人为培训营奉献了一些费用。”

这件事让我学到了,一个传道人一生都要不断学习装备自己,才能更好地服事教会。我后来作中国家庭教会的神学培训事工时,也坚持一个理念,就是对有心学习但生活困难的传道人给予帮助,绝不让他们因为没有钱而不能参加学习。

上帝也借着属灵前辈的推荐引导我们参与一些事奉。我第一次被邀请去外地教会作连续3天布道会的讲员,就是苏文峰牧师推荐的。大约是1996年,去北加州的一个华人教会,之前我只在LA的一些教会有过分享。

记得那天主持大会的弟兄介绍说:“ 这次我们为什么邀请赵莉姊妹来作讲员呢?因为苏文峰牧师说,他郑重推荐赵莉姊妹。我跟苏牧师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还是第一次听他说‘郑重推荐’谁,所以我们就请她来了”。当时我作为一个刚刚信主就出来服事的新人来说非常感动,同时也极大地鼓励并坚固我服事主的信心。日后外出服事渐多,对我属灵生命的成长和事奉,大有助益。

我在7年后再次来到这个教会作为退修会的讲员,神州传播协会把我那次分享的几场信息制成DVD光盘,就是《荣耀上帝的人生》。当一个人蒙恩为主所用,不知道上帝差派了多少人在背后扶持、陪伴,引荐、帮助,对于这些我们不该忘记。我们也应这样扶持身边年轻的同工。

 

扶持与成全

2004年我和冯秉诚牧师在筹划成立“真道培训中心”时,我们都想到应该邀请苏牧师作我们的董事,但又怕他太忙而不会答应。当我有点忐忑不安打电话给苏牧师时,没想到苏牧师回答说:“我是一定会答应的,你们的事工我是一定会支持的”。我们的第一次董事会就是在[海外校园机构]办公室召开的。

2008年元琦被按立为牧师,我被差派为宣教士,苏牧师是按牧团和差派团成员。对于我们无论承受圣职还是所做的事工,无论我们成熟与否,他都愿意帮助成全。

2017年,由于我被禁止入境中国,真道培训学院需要在亚洲的某城市找到一个培训地点开神学培训课程。当时我对那里非常陌生,不知从哪里着手。我就打电话给苏师母,问她和苏牧师有没有认识的弟兄姊妹可以帮我们联系。苏师母说,她去联络看看,联络到了就发邮件给我。

我动身的时候还没有收到苏师母的邮件,当我和另一位中国来的姊妹在旅馆时,收到了苏师母的邮件,她介绍了一位牧师,后来这位牧师帮我们联系到了培训的地方。当我在旅馆收到苏师母的邮件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20多年过去了,尽管我们早已搬离了加州;尽管我们的神学观念也不完全相同;尽管我们是容易忘恩的人,没有事也不常联系;尽管他们都已经退休了;但苏牧师和苏师母一如既往、尽心竭力地愿意帮助、扶持、成全我们。这并不完全是出于个人的情感,这是他们忠于上帝托付给他们的使命与负担。

 

传承与感恩——南加州基督徒培训营        

2004年-2006年,由[海外校园机构]和“真道培训中心”牵头,与洛杉矶地区和橙县的7个教会一同参与,连续3年举办了三届“南加州基督徒培训营”。我们提前半年多就召开筹备会议和祷告会。记得在筹备会上,苏牧师说,这次就由“真道”来主要牵头吧,真道的同工全权筹办,我们全力配合,因为我们“海外校园”人手不够。

当时真道培训中心还在向加州政府注册的过程中,只有我和赵元洁姊妹是全时间的义务同工,冯秉诚牧师住在密尔沃基(Milwaukee),他的布道会行程也很满,有什么事情我们只能电话联系。由于苏牧师和其他教会的信任与放权,真道同工得到一次很好操练和考验的机会。真道就是这样被推到了南加州众教会面前。

这次培训营从内容设计;大会讲员、英文青少年的讲员、儿童服事团队、专题讲员的邀请;日程的安排;大会手册制作;宣传与组织报名注册;租借营地、每一间宿舍安排等,全部由真道同工负责组织安排。

每一次开会苏牧师只要不外出都会参加,每次看到苏牧师坐在那里,哪怕他不说话,我就会觉得心里有底。为了那3天的培训营会,我们开了四、五次的筹备祷告会,有时就在[海外校园机构]办公室开会。与众教会的同工开会、讨论、合作,这是我们真道同工的一个学习和成长的过程。

这次培训营是针对基督徒灵命成长的,除了大会的陪灵信息外,在专题讲座时段,还安排了一些如 “护教学”,“基督徒世界观”等神学讲座;以及配合教会实际需要的“如何带小组查经”、婚姻家庭等讲座。上帝真是恩待我们,使参与主办的两个机构、7个教会联络整齐,大会内容和行政管理上,都没有出现任何大的问题。

因着大会信息上帝话语的传讲,专题讲座培训的装备,小组讨论的消化吸收,感到整个培训营充满了圣灵的同在和运行,大家心里都满了喜乐,愿荣耀单单归给神!在结束之后的总结会上,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次合一的、喜乐的配搭,对教会的信徒也很有帮助,所以决定要继续办下去。

我们连续办了3年,每一次都有300多人报名(包括青少年和儿童在内)参加。最后一次是2006年。2005年我们家和真道机构已经搬到费城,我们从费城飞回来举办了最后一次,开完总结会,我们才带着众教会同工的祷告祝福离开。

我想这是一种传承。我是《海外校园》最早期的读者和受益者,“海外校园”的属灵前辈又一路扶持陪伴我走上服事的道路。因着上帝的怜悯呼召,我在北美和中国家庭教会作神学培训的事奉,我盼望能够像这些属灵前辈一样,一生忠于上帝对自己的呼召和使命,把基督教大公教会的纯正信仰传承下去。

我写这些并不是要高举人,而是要记录历史,个人的历史也是历史的缩影。没有历史就没有感恩,没有希望,没有传承。人是容易忘恩的,我想趁著还记得一些的时候(其实已经忘记了许多)把这些事记录下来,为了我自己能够常常数算上帝的恩典;为了属灵前辈们的榜样和扶持而向神常存感恩之心;为了我们这一代能够把福音信仰传承下去;也为了我们能够像他们一样扶持成全将要接替我们的下一代同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