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狗启示录(新民)2022.08.0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2.08.08

新民

 

旅美37年来,首次养狗是在2004年受难与复活节的那个周末。

记得那天我从英国剑桥布道归来,听见家中小狗汪汪的叫声。从此,它就成为我们的家庭成员,达几乎17年之久,直到疫情头一年(2020年)11月中去世。当时,我摸着它临终前的病体,眼睁睁看着它停止呼吸。

之后我们在后院菜园一角,为它举办了简单而隆重的入土安葬仪式。我们高唱《奇异恩典》,儿子弹吉他伴奏,并用幽默的言语追述它的生平。我则为它祈祷感恩,希望复活的主在末日更新万有之后,我们仍有可能在永恒中团聚。

2021年3月,小女领养一条诞生在阿拉巴马、一度流浪街头的小狗。小狗在审慎地保持距离数日后,发现我们是可以信赖的领养家庭,便欢然把自己当成家里人,开始幸福美满的生命之旅。

两次养狗的经历,带给我许多的喜乐与启示,容我一一道来。

 

被驯服的野性

首先,狗成为人的宠物,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类驯养事件。实在没法想像,狗的先祖,那些在森林里凶猛横行的灰狼,曾几何时被人类驯化成为宠物,成为人类最好的朋友?他们甚至通过杂交,让狗的类别千奇百怪,林林总总。

这让我想起人类的救恩经历:我们从被上帝所造,到背信弃义,堕落犯罪,继而在基督里被拯救,被天父上帝收养,被圣灵不断更新,以至弃恶扬善,弃暗投明,出死入生,与上帝和好,以上帝为乐,与上帝同行,成为上帝家里的人。

这是可喜可贺“浪子回头”的生命蜕变奇蹟。基督徒把自己当成上帝家里的人,履行家人的天职与应尽的义务,就如践行彼此相爱的大诫命和为主得人的大使命,理所当然,责无旁贷。

不无遗憾的是,两年多的疫情中,各种闲懒惰怠的恶习滋生。有些基督徒甚至懒得按时参加教会的聚会,诸如小组团契、主日学或主日崇拜。不把自己当家人,反把自己当成教会可来可不来的客人。

新冠疫情,就像教会历史上的逼迫与大瘟疫,对上帝家是一番洗礼,显明我们在上帝面前信心的真实光景,且强化爱主的人对上帝的坚信与直面苦难的坚忍。

 

领着小狗做谢饭祷告

其次,狗被人收养,每天生活所需都来自主人的预备与施舍。狗完全不必为生计打拼:宠物店里不同口味的狗食,应有尽有。宠物诊所还会定期给狗看诊打疫苗,例如,最近诊所来信提醒我,该给狗检查粪便了。我即在小狗晨拉之后,小心翼翼地捡起新鲜粪便,开车送往诊所,一路上感慨万千。

我们何尝不也是每日都在蒙受上帝赐予的恩典呢?因为“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

我们为生活打拼,那是社会分工合作的必需,但最终的粮饷,全部来自上帝的超大粮仓,就是造物主匠心打造的绿色植物。在全地日照时间里,平均每秒钟高达一万吨碳从空气中被光合作用固定下来,喂养地上所有建基于碳元素骨架的千千万万种生命。

天赐吗哪,不仅发生在以色列民族出埃及后,在旷野的那段历史中,如今也分分秒秒发生在阳光普照的大地上。这是值得我们每餐进食前向上帝感恩的。

我每次端著一小碗狗食,都要谢饭祷告,狗也相当配合,总是毕恭毕敬地坐着,等我祷告完才领受食物开吃。反观如今人类,举叉拿勺吃香喝辣,放下碗筷就常常忘恩负义。

 

难改的本性

第三,狗也有难改的本性,所谓狗改不了吃屎。

狗的鼻子和耳朵非常的灵敏。所以,稍加训练,它们就可以被用于灾难中救助受困人,在缉毒中抓获毒贩。狗的善解人意,也在医院里被用来抚慰病患。狗的有些本性就不一定值得广泛推崇了,比如有些品种的狗,有好斗好叫的习性,这固然适合当猎犬,但在日常的生活里,一般都用不上。

现在家里的这只小狗,对出没在前庭后院的鹿、松鼠、兔子等,总是喜欢追赶吼叫。遛狗时,我需要反复提醒它,那些动物也是上帝的作品,也有其生存的价值与自由生活的权利,咱们需要彼此善待。这种提醒,反过来也敦促自己。于是,以前习惯用苍蝇拍子追打苍蝇,现在开始徒手抓苍蝇后放生户外,或者开门请苍蝇飞出去。

基督徒在旧生命衰微、新生命渐长的互动中,也有不少难改的观念与坏习惯,需要不断被更新、被对付。如使徒保罗说:“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9:27)。

基督徒在一些引发纷争的议题上,有时候缺乏该有的同情心与同理心,不够心平气和并以理服人,时不时会摆出大义凛然的样子,争得面红耳赤,甚至面目难看。还有有些基督徒明明得罪了他人,但就是死不认错,拒不道歉。或反之拒绝饶恕。

这些与信心不相称的坏行为,都大失圣徒该有的谦和与宽容体统,需要在祷告中认罪悔改,从新做人。

 

极尽欢快喜乐地迎接

最后,狗见到主人回家,总是兴高采烈,摇头摆尾,热烈欢迎。记得头一只小狗在我下班回家时,总是在我面前跳上跳下许多次,表达极尽欢快喜乐之情。现在的小狗也是类似欢主迎客。

诗人大卫宣告:“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诗》122:1)。这是一种朝圣者独有的喜乐情怀。

如今的圣殿已由基督徒作为与主类似的活石共同构筑而成(参《彼前》2:4-5)。我们与上帝相会,可以在自己的个人灵修读经祷告中,更当在与肢体的互动团契与聚会中。

参加圣徒聚会,彼此相交,也与主相遇,感受圣灵,聆听主道,都是极为喜乐之举。而敬拜(Shachah),在旧约希伯来文中,意匍匐在地叩拜,类似狗对主人的那种低就与尊崇。我们基督徒是否也有这种尊主为大、满心愉悦欢快、喜乐莫名的敬拜姿态?

 

作者来自中国湖南,现任职于大纽约地区某制药公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