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飞机,不是汽车,没法停!——记高空惊魂,难忘高荣德(张世光)2022.09.1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9.17

张世光

 

初识高牧师

1979 年,我来到南伊大(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Carbondale,南伊利诺伊大学卡本代尔分校)。那时候,南伊大的华人学生,大部分来自台湾和香港,还有些来自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南伊大中文查经班始于 1959 年,由李锡麟、何晓东、李志航几位弟兄共同发起、成立。

深秋,一个周五的晚上,查经班邀请于力功牧师前来分享。孔繁浩教授很热心地邀请我全家去查经班参加该活动。当晚下著大雨,很冷。而查经班的聚会地点,是一栋老旧房子。进入房子之后,发现屋内也“下” 著大雨,楼上、楼下都摆满了水盆和水桶。

那天晚上来参加聚会的人数不多,约20 来位。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查经聚会,自以为很机灵地坐在后排。坐在我前排的,是一位高高瘦瘦、年纪和我相当的“帅哥”。

聚会开始后,领会者上台,致欢迎词。接着是唱诗、读经、祷告,再请于牧师分享。于牧师当晚穿西装、打领带。他一上台,我就发现前排那位高高瘦瘦的帅哥听得聚精会神。

聚会结束后,借着吃茶点,大家借机此相认识、交谈。那位“帅哥”特别前来和我打招呼。从他的口音,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他是一位广东人。这就是我第一次和高牧师见面。

那次聚会之后,查经班的弟兄姐妹和孔教授不断热情邀请我们参加查经班。

孔教授的办公室,和我又只隔一墙。每当我想找借口不去的时候,都不得不考虑:要是星期五的查经聚会中,孔教授没看到我们,他一定会“思念”我们,星期一一大早过来敲我的办公室的门“问候”的。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天天找借口呀!于是我们全家只好“欢欢喜喜”地接受邀请去查经班聚会。

 

想 “离家出走”

高牧师住在密苏里州,所以并不是每周都来我们查经班。但每隔一阵子,他总会出现。他的出现,对查经的弟兄姐妹来说是一件大事,大家都非常高兴。不过,对我家来说,却不见得是好事。有时候,还可能是很 “头疼”的事。

原因是这样的:查经班除了周五晚上的聚会之外,星期六早上8点还有祷告会。

祷告会我们是不参加的——我认为能参加星期五晚上的聚会,我们已经很“尽力”,也很够“意思”了。星期六早上8点的祷告会就免了吧!然而高牧师却不这样想。既然我们不去参加祷告会,那么他就来我家传福音(他从不放过任何可以传讲褔音的机会)。

我们家住在一条公路旁,是他返回密苏里州的必经之地。他每每参加祷告会之后,就在归途中“顺道”来“看看”我们。

第一次他来,我洋洋得意,觉得满“荣幸”的——有华人牧师前来探访我们!他来了,左手抱着圣经,伸出右手和我相握。两人手还没放开呢,他已经问我认不认䛊耶稣?接着就谈“人生的意义”,谈“永生”,谈“救犊”,谈“重生” ……最后,搞得我们在他来的每一个星期六早上,都想 “离家出走”。

 

记忆不褪色

我们全家在 1986 年受洗,之后和高牧师互动频繁。

他是牧师,是领头羊,事事以上帝为念,万事交托给上帝。我则是急性子,处理事情以人为本,以效率为先,往往忘了“做事在人、成事在神”的道理。因此很多事情上,和他意见相左。就以加州短宣队来校宣教一事为例,就不知和他“交流”了多少次!

加州短宣队之事,以往都由孔繁浩及邱武荣两位教授安排,我最多算敲边鼓的。

自孔、邱两位教授退休之后,我明知自己的鼓敲得不晌,但还是得硬著头皮上阵。虽然我能力有限,但上帝有上帝的路,祂给了我们满满的信心和耐力。靠着上帝的恩典和祝福,每年都有众多的学生,在高牧师的辅导下,在查经班或基督工人中心受洗、成为信徒!

2008 年我退休,离开了南伊大,之后就很少和高牧师连络了。得知高牧师过世的消息,不由回忆起多年和他的交往,回忆起他如何坚忍不拔、无私奉献、以身作则,行走在上帝的道路上,帮助了无数人信主!

因受限于篇幅,在此仅举两件事跟各位分享,好让大家了解高牧师为上帝的事工,是如何“拼命”的。

  半夜铃声

在南伊大期间,我最怕三更半夜接到电话。

电话大多数是从大学城一带打来的,绝大部分都不是好事。有的是家长连络不上孩子,有的是想探听自己孩子为什么和人家打架。要不然,就是孩子在5门课中拿了3个 D、2个 F,想看看有没有办法“补救”。

此外,也有学生病了,要我送他去医院的。有孩子半夜离家出走,家长要我帮忙找人的。还有学生在书店或购物中心偷东西,被关进监狱,希望我去担保的。还有从疗养院来的电话,说学生因病去世,希望我能立刻过去帮忙处理。当然最难过的,是警察局的牧师来电话,说某学生发生车祸,不幸离世了……

后来,星期五晚上 11、12点,也会有电话打进来,那是高牧师。

他星期五半夜的电话,都是从飞机场打来的,要我到机场去接他——他参加完哥伦比亚教会的查经聚会之后,自己开飞机到伊州来,要参加南伊大星期六早上 8 点的祷告会。我们家距离机场只有2-3英里,是他落脚最方便的地方。因此,每次他都会在我们家过下半夜。

习惯上,他来是不会事先通知的,一直要等到飞机降落之后,才从机场打电话来。久了,我们也习惯了,只要是星期五晚上 11、12点的电话,我就 “毋荡惊 (不用惊)”,知道是他来了!

  •奔波劳碌

2001年,我到密苏里州立大学哥伦比亚分校参加会议,顺便把一部车子开过去给高牧师。下午我到他家后,他跑到屋外,瞭望天空,很快地又返回屋内,对我说:“今天天气很好,我开飞机送你回去吧!”

哇噻!我好激动!高牧师开私人飞机专程送我回家,这是何等的待遇呀!

为了赶时间,我们上了车,直往机场跑。停好车后,他领我向停机坪方向走去。

在停机坪上,我先看到一些很新的豪华喷射机(喷气式飞机),之后就是一些 3-5 人座、用钢绳牢系在地上的小飞机。再往前走,就出现了一些比较老旧的。继续走下去,就是好几架掉了螺旋桨或没翅膀的小飞机。

看到飞机每况愈下,我开始心里发冷,忙问他一句,是哪一架?他说继续走,要有信心!、我的天,再下去我的双腿都快软了!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架外型尚称“完整”,但和高牧师那面包车一様老旧的飞机前。他停了下来了,笑笑对我说:“这就是了。”飞机上有小钢绳,把飞机紧系在地上。他很熟练地解开,然后打开机门,告诉我,这架飞机可载5人。

我把头伸进去一看,天啊!除了机师和机师旁的座位,哪还有空间可给人坐?整个机舱就如他的面包车一様,成了储蔵室,存放著圣经、诗歌本,要不然就是过了期的《中信月刊》或《海外校园》,及其他一些福音刊物。

好吧,我能理解飞机上也放了幻灯机和装幻灯片的盒子,但那像猪笼般大、要两人扛才能搬得动的 PPT 放影器,就真让我吃一惊了 !

高荣德牧师惊人的老飞机。左右两侧是机场的工作人员。照片由作者提供。

上了飞机,我坐了下来。他要我把机门关好,把安全带系好。我用力地把机门拉上,但总觉得无法关紧。我试了再试,不管用多大力气,机门就是关不紧,总会留个缝。我看了看他,希望他能给我一点建议。他却若无其事地用着广东国语对我说:“就是这样咯!”

该起飞了。他试图发动飞机好几次,都没成功。他说:可能久没飞,机器一时动不起来。

他下了飞机,双手用力转动螺旋桨。挥转了几次后,竟然非常管用,飞机不仅发动起来了,而且还像地震一样,整部机体剧烈地震动,更发出巨大的声音!

飞机是不隔音的。因为声音很大,两人交谈只能靠喊。我颤颤巍巍的,心里想:我刚才觉得这次上了“贼”船,现在看来,不是“贼”船,很可能是“铁达尼”号(要沉的船)!

飞机热身之后,声音小了些,但整个机身仍在抖动。他终于把飞机上了挡,开始滑行。在滑行的路上,他和塔台管制员说了几句我完全听不懂的话。终于到了起飞的跑道上了,他对我喊:要起飞了,再次捡查安全带!

其实,上升时除了很吵之外,还挺稳的。不得不说,高牧师的飞行技术高超!

上飞机时,我忘了把身上的夹克的拉链拉上。当高牧师开始向我报飞行高度,800,1000,1200,1400 尺时,飞机可真抖得凶!

慢慢地,我觉得背后好像有人在拉扯我的夹克。

因为椅背高,没法回头去看个究竟。我只好用力地把夹克拉了回来。但一放手,夹克又被扯得紧紧的。这样来回拉扯了好几次,等飞机升到约 1800 尺左右,我发觉情况不对了。仔细一看,才注意到,我的右边夹克连同口袋,已经在机舱外了。

我的钱包还放在夹克右边的口袋里。我大声对高牧师说,我的夹克被吸出舱外,恐怕銭包也飞了!他瞪着大眼,大声地说: “这是飞机,不是汽车,是没法停下来的!”完了!我心里哀叹著。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把夹克拉了进来,再把拉链拉好。喘息未定,却听得高牧师大声说:“希望有足够的汽油,可以飞到南伊大!”

天呀,有没有搞错呀?到现在你才说汽油的事?我正想回他:“这是飞机,不是汽车!”还没张口,飞机已进入了云层,机身强烈摇晃起来!

也许是看到我脸色苍白,高牧师递过来了一个卫生纸袋。他什么都没说,但我心里清楚得很,知道这袋子是干啥的——呕吐袋!

剰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飞程,我没说一句话,心里除了祷告仍是祷告。

终于飞机下降了,高牧师用广东普通话对我说:“感谢主,这架飞机还蛮省油的!”

我怎么也定不了神,脑子一片慌乱,哪有力气回他话?就是现在,若问我还坐不坐那“专机”,我仍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坐了!

飞机到了停机坪。我邀请高牧师到家里吃晚饭,第二天再飞回去。他拒绝了,说教会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非回去不可。下了飞机,我坚持要他把汽油加满,但他只肯接受加足回程之需。

 

尾语

高牧师这辈子,为上帝的付出,众所周知。他那“拼命三郎”的精神,无人能出其右。然而他对自己的生活,却要求严苛、能省则省。平日三餐,吃无定时。睡眠不足,终日劳碌,从不把自己身体当作回事。着实令人心疼。

使徒保罗告诉提摩太教会:“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提后》 4:7-8)高牧师就是这么的神仆,鞠躬尽瘁,遵循上帝的话,行走上帝的道路,在世上打了完美的仗,竖立了美好的榜样!

高牧师,我们永远怀念你!

 

【编注】

高荣德牧师(Billy Ko, 1952年1月4日-2022年3月13日)曾是美中基督工人中心总干事。1971年,他自香港到美求学。1980年,高牧师与于力工牧师一同建立基督工人中心(www.cwcnet.org),至今造就了许多青年学子。

关于高牧师的文章与他的一些记述,读者可参考阅读:

作者为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退休教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