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飛機,不是汽車,沒法停!——記高空驚魂,難忘高榮德(張世光)2022.09.1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09.17

張世光

 

初識高牧師

1979 年,我來到南伊大(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Carbondale,南伊利諾伊大學卡本代爾分校)。那時候,南伊大的華人學生,大部分來自臺灣和香港,還有些來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

南伊大中文查經班始於 1959 年,由李錫麟、何曉東、李志航幾位弟兄共同發起、成立。

深秋,一個週五的晚上,查經班邀請於力功牧師前來分享。孔繁浩教授很熱心地邀請我全家去查經班參加該活動。當晚下著大雨,很冷。而查經班的聚會地點,是一棟老舊房子。進入房子之後,發現屋內也“下” 著大雨,樓上、樓下都擺滿了水盆和水桶。

那天晚上來參加聚會的人數不多,約20 來位。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查經聚會,自以為很機靈地坐在後排。坐在我前排的,是一位高高瘦瘦、年紀和我相當的“帥哥”。

聚會開始後,領會者上臺,致歡迎詞。接著是唱詩、讀經、禱告,再請於牧師分享。於牧師當晚穿西裝、打領帶。他一上臺,我就發現前排那位高高瘦瘦的帥哥聽得聚精會神。

聚會結束後,藉著吃茶點,大家藉機此相認識、交談。那位“帥哥”特別前來和我打招呼。從他的口音,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說,他是一位廣東人。這就是我第一次和高牧師見面。

那次聚會之後,查經班的弟兄姐妹和孔教授不斷熱情邀請我們參加查經班。

孔教授的辦公室,和我又只隔一牆。每當我想找藉口不去的時候,都不得不考慮:要是星期五的查經聚會中,孔教授沒看到我們,他一定會“思念”我們,星期一一大早過來敲我的辦公室的門“問候”的。我該怎麼辦?我不能天天找藉口呀!於是我們全家只好“歡歡喜喜”地接受邀請去查經班聚會。

 

想 “離家出走”

高牧師住在密蘇裡州,所以並不是每週都來我們查經班。但每隔一陣子,他總會出現。他的出現,對查經的弟兄姐妹來說是一件大事,大家都非常高興。不過,對我家來說,卻不見得是好事。有時候,還可能是很 “頭疼”的事。

原因是這樣的:查經班除了週五晚上的聚會之外,星期六早上8點還有禱告會。

禱告會我們是不參加的——我認為能參加星期五晚上的聚會,我們已經很“盡力”,也很夠“意思”了。星期六早上8點的禱告會就免了吧!然而高牧師卻不這樣想。既然我們不去參加禱告會,那麼他就來我家傳福音(他從不放過任何可以傳講褔音的機會)。

我們家住在一條公路旁,是他返回密蘇裡州的必經之地。他每每參加禱告會之後,就在歸途中“順道”來“看看”我們。

第一次他來,我洋洋得意,覺得滿“榮幸”的——有華人牧師前來探訪我們!他來了,左手抱著聖經,伸出右手和我相握。兩人手還沒放開呢,他已經問我認不認䛊耶穌?接著就談“人生的意義”,談“永生”,談“救犢”,談“重生” ……最後,搞得我們在他來的每一個星期六早上,都想 “離家出走”。

 

記憶不褪色

我們全家在 1986 年受洗,之後和高牧師互動頻繁。

他是牧師,是領頭羊,事事以上帝為念,萬事交託給上帝。我則是急性子,處理事情以人為本,以效率為先,往往忘了“做事在人、成事在神”的道理。因此很多事情上,和他意見相左。就以加州短宣隊來校宣教一事為例,就不知和他“交流”了多少次!

加州短宣隊之事,以往都由孔繁浩及邱武榮兩位教授安排,我最多算敲邊鼓的。

自孔、邱兩位教授退休之後,我明知自己的鼓敲得不晌,但還是得硬著頭皮上陣。雖然我能力有限,但上帝有上帝的路,祂給了我們滿滿的信心和耐力。靠著上帝的恩典和祝福,每年都有眾多的學生,在高牧師的輔導下,在查經班或基督工人中心受洗、成為信徒!

2008 年我退休,離開了南伊大,之後就很少和高牧師連絡了。得知高牧師過世的消息,不由回憶起多年和他的交往,回憶起他如何堅忍不拔、無私奉獻、以身作則,行走在上帝的道路上,幫助了無數人信主!

因受限於篇幅,在此僅舉兩件事跟各位分享,好讓大家瞭解高牧師為上帝的事工,是如何“拼命”的。

  半夜鈴聲

在南伊大期間,我最怕三更半夜接到電話。

電話大多數是從大學城一帶打來的,絕大部分都不是好事。有的是家長連絡不上孩子,有的是想探聽自己孩子為什麼和人家打架。要不然,就是孩子在5門課中拿了3個 D、2個 F,想看看有沒有辦法“補救”。

此外,也有學生病了,要我送他去醫院的。有孩子半夜離家出走,家長要我幫忙找人的。還有學生在書店或購物中心偷東西,被關進監獄,希望我去擔保的。還有從療養院來的電話,說學生因病去世,希望我能立刻過去幫忙處理。當然最難過的,是警察局的牧師來電話,說某學生發生車禍,不幸離世了……

後來,星期五晚上 11、12點,也會有電話打進來,那是高牧師。

他星期五半夜的電話,都是從飛機場打來的,要我到機場去接他——他參加完哥倫比亞教會的查經聚會之後,自己開飛機到伊州來,要參加南伊大星期六早上 8 點的禱告會。我們家距離機場只有2-3英里,是他落腳最方便的地方。因此,每次他都會在我們家過下半夜。

習慣上,他來是不會事先通知的,一直要等到飛機降落之後,才從機場打電話來。久了,我們也習慣了,只要是星期五晚上 11、12點的電話,我就 “毋蕩驚 (不用驚)”,知道是他來了!

  •奔波勞碌

2001年,我到密蘇裡州立大學哥倫比亞分校參加會議,順便把一部車子開過去給高牧師。下午我到他家後,他跑到屋外,瞭望天空,很快地又返回屋內,對我說:“今天天氣很好,我開飛機送你回去吧!”

哇噻!我好激動!高牧師開私人飛機專程送我回家,這是何等的待遇呀!

為了趕時間,我們上了車,直往機場跑。停好車後,他領我向停機坪方向走去。

在停機坪上,我先看到一些很新的豪華噴射機(噴氣式飛機),之後就是一些 3-5 人座、用鋼繩牢系在地上的小飛機。再往前走,就出現了一些比較老舊的。繼續走下去,就是好幾架掉了螺旋槳或沒翅膀的小飛機。

看到飛機每況愈下,我開始心裡發冷,忙問他一句,是哪一架?他說繼續走,要有信心!、我的天,再下去我的雙腿都快軟了!

終於,我們來到了一架外型尚稱“完整”,但和高牧師那麵包車一様老舊的飛機前。他停了下來了,笑笑對我說:“這就是了。”飛機上有小鋼繩,把飛機緊繫在地上。他很熟練地解開,然後打開機門,告訴我,這架飛機可載5人。

我把頭伸進去一看,天啊!除了機師和機師旁的座位,哪還有空間可給人坐?整個機艙就如他的麵包車一様,成了儲蔵室,存放著聖經、詩歌本,要不然就是過了期的《中信月刊》或《海外校園》,及其他一些福音刊物。

好吧,我能理解飛機上也放了幻燈機和裝幻燈片的盒子,但那像豬籠般大、要兩人扛才能搬得動的 PPT 放影器,就真讓我吃一驚了 !

高榮德牧師驚人的老飛機。左右兩側是機場的工作人員。照片由作者提供。

上了飛機,我坐了下來。他要我把機門關好,把安全帶系好。我用力地把機門拉上,但總覺得無法關緊。我試了再試,不管用多大力氣,機門就是關不緊,總會留個縫。我看了看他,希望他能給我一點建議。他卻若無其事地用著廣東國語對我說:“就是這樣咯!”

該起飛了。他試圖發動飛機好幾次,都沒成功。他說:可能久沒飛,機器一時動不起來。

他下了飛機,雙手用力轉動螺旋槳。揮轉了幾次後,竟然非常管用,飛機不僅發動起來了,而且還像地震一樣,整部機體劇烈地震動,更發出巨大的聲音!

飛機是不隔音的。因為聲音很大,兩人交談只能靠喊。我顫顫巍巍的,心裡想:我剛才覺得這次上了“賊”船,現在看來,不是“賊”船,很可能是“鐵達尼”號(要沉的船)!

飛機熱身之後,聲音小了些,但整個機身仍在抖動。他終於把飛機上了擋,開始滑行。在滑行的路上,他和塔臺管制員說了幾句我完全聽不懂的話。終於到了起飛的跑道上了,他對我喊:要起飛了,再次撿查安全帶!

其實,上升時除了很吵之外,還挺穩的。不得不說,高牧師的飛行技術高超!

上飛機時,我忘了把身上的夾克的拉鏈拉上。當高牧師開始向我報飛行高度,800,1000,1200,1400 尺時,飛機可真抖得兇!

慢慢地,我覺得背後好像有人在拉扯我的夾克。

因為椅背高,沒法回頭去看個究竟。我只好用力地把夾克拉了回來。但一放手,夾克又被扯得緊緊的。這樣來回拉扯了好幾次,等飛機升到約 1800 尺左右,我發覺情況不對了。仔細一看,才注意到,我的右邊夾克連同口袋,已經在機艙外了。

我的錢包還放在夾克右邊的口袋裡。我大聲對高牧師說,我的夾克被吸出艙外,恐怕銭包也飛了!他瞪著大眼,大聲地說: “這是飛機,不是汽車,是沒法停下來的!”完了!我心裡哀嘆著。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終於把夾克拉了進來,再把拉鏈拉好。喘息未定,卻聽得高牧師大聲說:“希望有足夠的汽油,可以飛到南伊大!”

天呀,有沒有搞錯呀?到現在你才說汽油的事?我正想回他:“這是飛機,不是汽車!”還沒張口,飛機已進入了雲層,機身強烈搖晃起來!

也許是看到我臉色蒼白,高牧師遞過來了一個衛生紙袋。他什麼都沒說,但我心裡清楚得很,知道這袋子是幹啥的——嘔吐袋!

剰下來的一個多小時飛程,我沒說一句話,心裡除了禱告仍是禱告。

終於飛機下降了,高牧師用廣東普通話對我說:“感謝主,這架飛機還蠻省油的!”

我怎麼也定不了神,腦子一片慌亂,哪有力氣回他話?就是現在,若問我還坐不坐那“專機”,我仍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坐了!

飛機到了停機坪。我邀請高牧師到家裡吃晚飯,第二天再飛回去。他拒絕了,說教會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處理,非回去不可。下了飛機,我堅持要他把汽油加滿,但他只肯接受加足回程之需。

 

尾語

高牧師這輩子,為上帝的付出,眾所周知。他那“拼命三郎”的精神,無人能出其右。然而他對自己的生活,卻要求嚴苛、能省則省。平日三餐,吃無定時。睡眠不足,終日勞碌,從不把自己身體當作回事。著實令人心疼。

使徒保羅告訴提摩太教會:“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提後》 4:7-8)高牧師就是這麼的神僕,鞠躬盡瘁,遵循上帝的話,行走上帝的道路,在世上打了完美的仗,豎立了美好的榜樣!

高牧師,我們永遠懷念你!

 

【編註】

高榮德牧師(Billy Ko, 1952年1月4日-2022年3月13日)曾是美中基督工人中心總幹事。1971年,他自香港到美求學。1980年,高牧師與于力工牧師一同建立基督工人中心(www.cwcnet.org),至今造就了許多青年學子。

關於高牧師的文章與他的一些記述,讀者可參考閱讀:

作者為美國南伊利諾伊大學退休教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