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垂帘听政”(小溪)2022.09.24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9.24

小溪

 

怪异现象

中国有一部刘晓庆主演的电影《垂帘听政》,讲述的是清朝末年慈禧太后把持朝政,以小皇帝为傀儡,自己坐在帘子后面, 用小皇帝的名义将一班大臣治得服服帖帖。

我参与过的教会中,也有类似的情况:教会中真正有决定权的,不是牧师,而是师母。牧师虽然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但是真正有决定权的却是师母。

一般情况下,师母是不带薪协助牧师工作的,所以和教会没有签署合同,没有行政规条方面的约束。如果有一些决定可能容易招致反对,由师母去出面,即使错了,教会也无法问责师母。当然,也无法问责牧师,因为牧师可以说这是我太太自己的主意,就可以免责了。

何况,在传统华人教会里, 也有约定俗成的“好男不跟女斗”文化。教会里的长老、执事,多半是男性,真的跟师母较真论理,很容易让人说“没风度”,影响名声。因此大家也就忍忍算了。

这样的文化是会传染的。有些长老、执事的太太,也想在教会中有一定程度的话语权和存在感,而且不用负责任。还有些长老、执事更甚,有难办的事,就让太太出面,错了也轮不到自己担责……最后,任何事情都找不到责任人,就像进入“无物之阵”。

 

不妥之处

这样的教会,不仅我自己亲身经历,我认识的神学生,也在实习中遇到过。这让我思索良久。

我完全赞同牧者夫妇同心、共同事奉,但夫妻关系不应该影响教会的权责关系。如果师母希望在教会中独立管理事工,可以进修相关专业,在教会中担任和自己所受的专业培训相关的事工,给同工行内的指导和建议,同时也和其他同工一样,遵守相关的职业操守和规范。

如果仅仅凭借和牧师的夫妻关系,就在教会各种事工中指挥、决定,就十分不妥。

牧师、师母谁在家里拥有主导地位,外人其实不会介意。只要两人自己觉得和谐、快乐,就没有问题。可是,如果将自己在家的行为模式复制到教会来,并且给教会带来了负面影响,就不妥当了。因为,教会虽然提倡兄弟姐妹彼此相爱,像家人一样,但它仍是一个社会组织。其管理原则,和家庭内部私人生活的原则,是不同的。

我非常支持妇女在教会中承担重要的职责,并希望华人的教会中有更多女性担任牧师这样的职务。只是,我不赞成妇女借助配偶的职务、影响力,去“垂帘听政”。

牧者的职务需要在神学上有专业的培训,在教会牧养上有沉淀积累的经验。而且教会的牧养之责,需要分析判断能力和决断能力,需要决定者承担责任,这也意味着有一定风险。若教会牧者无法面对这样的挑战,采取迂回的办法,用“垂帘听政”去管理教会,其实是缺乏责任感和勇气的。

我对师母在教会中的处境非常理解。师母以牧师的妻子身份出现,很难将自己的身份和牧师的身份完全分割,很难有独立表达自己个人意见的空间。

对于现代社会的女性来说,这并不容易适应。用各种“曲折”的方式去体现自己的个人价值,是她们面对的巨大诱惑。不过我相信,借助祈祷, 并和牧师进行彼此尊重的交流, 她们能找到合宜的方式事奉上帝。

 

无关性别

其实,这样的情况和性别无关,也并不只限于牧师、师母,也可能是牧师、执事或者长老。

根据圣经教导,牧师在神学上担任教导之责,长老、执事管理教会的行政事务。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常常是长老或者执事负责聘请牧师、拟定劳动合同。有些牧者为了续签合同和福利,在神学上妥协,无法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甚至连讲道都听从教会的行政管理者指挥。

而某些缺乏神学培训的行政人员,会利用牧者这方面的弱点,将自己在教会内的利益、诉求,用讲道的方式“神圣化”,让会众以为那是“上帝的旨意”。

倒过来的情况也有:长老或者执事没有足够的行政或者信仰经验,无法有理有据地提出自己的想法、坚持自己的观点,导致无法坚持原则。牧师则十分强势。因此在许多具体的行政事务上,完全受牧师个人意见控制,不顾会众利益。牧师可以通过任命,将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人推上长老、执事的位置,帮助牧师成就个人利益和诉求……

这些类似“垂帘听政”的做法,让教会无法在行政和神学教导上各司其职,无法对个人权力进行有效制衡。

 

权力依恋

这样的做法,对于教会是非常有害的。按照圣经教导,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不分性别、种族,亦无论在世俗社会的身份地位……在教会内的分工职分虽有不同,但每个人都有平等独立的人格、尊严,需各司其职。

“垂帘听政”的最大问题在于,将另一个人当成傀儡,控制对方成为代言工具,而不是在上帝面前有同样独立思考能力、有平等地位和发言权的人。同时,一些不愿意承担责任的人,也乐于充当这样的角色,满足自己的成就感。

教会职责的分工,其实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各人受的专业训练不同,需各司其职。越俎代庖的话,则可能因为没有某领域的专业素养,做出错误的指导,让信徒走弯路。而且,这样也严重损害了教会的公信力。

在某些北美华人教会中,由于信徒对教会的民主管理原则,没有足够的了解;对教会作为一个社会团体应有的权力制衡、民主议事、管理透明等原则,也没有足够的认识,因此常常用私人关系代替公众议事的正规程式。

还有老一辈的领导者,为了离开教会领导职务以后,影响力依然延绵不断,尽量寻找对自己无条件服从的接班人……

这样的情形,暴露了人性中对权力、影响力、荣耀的依恋。这其实并不奇怪,耶稣的门徒也曾经如此,争辩谁最大,谁以后在天国的地位最高。耶稣教导他们:你们中谁愿意为首,谁就要做众人的仆人。

这里的“仆人”,不仅仅是指谦卑地服事他人,也指能理智地对待自己的影响力和权力,警惕自己的野心和私欲,永远以服务之心去行使管理、领导的职责。

 

勿蹈覆辙

教会管理中有纰漏和错误,在所难免。然而在一个健康的教会中,许多错误会通过透明的议事程式、畅所欲言的讨论,得到纠正。教会会不断思考反省,不断进步。而在一个禁言独裁,或者以“垂帘听政”的方式变相独裁、操控群体心理的教会中,个人的错误和弱点,会蔓延到整个教会,祸及所有信徒。

“垂帘听政“增加了清朝朝廷的黑暗。慈禧太后杀人无数,消灭所有威胁到她个人权力的人。当今的社会环境自然不再允许这样赤裸裸的暴行,但是人性并没有改变,人们依然会用不同的方式做类似的事。

基督信仰所提倡的“悔改”,就是以诚实的心态去面对人性中的黑暗,以基督的血洁净人的心灵。当我们看到这些黑暗带来的灾难,不但需要了解它的根源,也要引以为戒,避免重复这样的心态和行为。

 

作者留学法国,语言学博士,现任教于芝加哥的西北大学。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