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价是多少?(廖启宏)2022.09.2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2.09.26

廖启宏

 

这个世界上身价最高的人是谁?根据富比世(Forbes)在2022年9月初的即时世界富豪的排行榜(The World’s Real Time Billionaires。注),特斯拉老板马斯克(Elon Musk)是世界首富,身价高达$2,720亿美金。

 

看脸的世界

这个金额的计算方式,是将富豪们拥有的所有股票、债券、资产总加起来所得到的数字。如果马斯克是一个国家的话,他的身价可以排进全世界国内生产毛额的前50名,和捷克、新西兰或葡萄牙差不多齐名。

你的身价是多少呢?相信大部分的读者很难和马斯克相提并论。或许有人认为,人的身价不应该从他所拥有的财富来定义,而是由他所创造的价值来定义;马斯克即使身价高,他所创造的价值不见得有那么高。

从创造价值的角度来看,美国人均每小时所创造的价值大约$30美金,一年大概能创造60000多美元的价值。一个人一生假设工作40年,总价值约250万美金。但是,数百万美金真得就代表一个人的价值吗?

不管是我们所有拥有的,或是我们所创造的,都是世界用来定义我们的单位。我们在资本经济的环境长大,想法和心思自然而然被这个世界所挟制。这个世界告诉我们哪些是好的、有价值的、需要追求的。所以今天一旦失去了这些东西,你就失去了价值。

股票大跌,你失去了价值;失业了,你失去了价值;离婚了,你失去了价值;年纪大了,你失去了价值;身材走样了,你失去了价值;孩子不学好,你也失去了价值。

我们的身价,股票、学校、出身、甚至长相、年纪、身材、体型……举凡人看的到的,都可以变成我们价值的标签。因为这个世界是看脸的世界,是眼见为凭的世界。

 

电车难题

有一个经典的哲学“电车难题”(Trolley Problem),考验着我们对于人的价值是否能够用数字来比较的前提。试想下下面的情况:

你面前有列失控的电车:如果电车继续前行,就会撞上5名正在工作浑然不知的工人。然而,在这电车前有个分岔的轨道支线,在这支线上,仅有一名不知情的工人在工作著。在你的手边,有支可以让电车改变前进轨道的操纵杆。如果你不拉操纵杆,会有5名工人被撞死;如果你手拉操纵杆,则只有一名工人会被撞死,试问你会如何抉择?

相信读者们可能开始纠结5个人的性命是否大于一个人的性命?只要我们有任何的纠结,就表示人生命的价值不仅仅是金钱或数字可以衡量的。如果人的生命无法被数字或物质所定义,那我们要用什么来定义呢?

举个例来说,一位母亲为久未归家的游子做了一桌好菜,我们可以就这一桌菜的原料、成分、花费的时间来分析它们的价值。但是相信我们都同意,能够真正正确回答这桌美味佳肴价值的人,就是烹煮这桌菜的母亲。她把对游子的思念、爱和关怀,在辛勤准备中,一点一滴都融入了这一道道美味的菜肴中。

因此我们若要找人的真正价值,要回到我们的造物主——上帝面前来寻求。正如在《诗篇》第8篇中,诗人用9节经文,把“人的价值”这个千古问题,放到正确的评价位置——创造主的面前。

———————————————————————————————————-

~《诗篇》第8篇 ~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v1-3)

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v4)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v5-8)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v9)

———————————————————————————————————-

 

上帝的荣美,先于人的价值(v1-39

《诗篇》第8篇的书写,是合乎所谓的“信封结构”,也就是开头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互相呼应、第二句和倒数最后几句呼应,夹在中间的第4节是整段的重点。

要认识真正人的价值,我们必须要超越由其他受造物(其他的人、世上的物质和眼光)的滤镜所看到的观点。换句话说,我们必须要从创造者的角度才能回答这个问题。正如刻舟无法求剑,若是从世界的角度看人的价值,我们不免再一次落入主观的、短暂的陷阱,如此的看法一定都会有偏差。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都要过去,唯有上帝的话语是永远立定的。

利弗摩(Jesse Livermore, 1877-1940。编注)是美国华尔街20世纪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富豪。他的股票交易方式是以大胆贪婪著称。他最有名的“战绩”,莫过于是在1929年美国华尔街股灾的“黑色星期一”前,就预先放空股票,在股市狂泻两周内累积赚取了超过一亿元美金,成为当时全世界的首富之一。

但是在短短4年内,他的财产竟然在1933年归零。在1940年时,在受到忧郁症、婚姻、家庭、事业多重的打击之下,利弗摩举枪自尽,在遗书中写道:“我是个失败者” (I am a failure.)。当我们以金钱、世上的事物来定义我们的价值时,一旦失去了这一切,我们自然就认为我们是个失败者,我们失去了价值。

因此一开始,诗人在寻求人的价值之前,先赞美上帝的荣美。祂的大能大力、祂的自存永存、祂的奇妙作为,不禁让诗人开口颂赞祂。诗人先认定上帝的主权、上帝的荣美、荣耀。就像是耶稣教导我们主祷文的前两句:“我们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太》6:9)。

如果我们希望对人有正确的认识,就要先对上帝的荣美有正确的理解,也就是必须要从对上帝有正确的认识开始。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要了解上帝,你要先臣服于上帝。(To understand God, you need to first stand under God.)

1969 年 4 月 16 日,第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宇航员Edwin Eugene Aldrin Jr.。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宇航科学专业博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摄 。#public domain in the United States。

 

上帝的恩慈,定义人的价值(v4

《诗篇》8篇的3到4节,是1969年,第二位登陆月球的太空人伯兹·艾德林(Buzz Aldrin),在返回地球途中,透过无线电波向全世界广播时所朗读的,而第4节正是这篇诗的重点和中心。

的确,1到3节描写了上帝的荣美和威严,让人敬畏。和上帝的荣美比起来,人显得微不足道。我们每个人毕竟只是宇宙浩瀚银河系里,微如尘沙的地球上,近80亿中的一个。所以诗人在思想上帝的伟大和人的渺小后,发出的感叹,就是:人算什么?世人算什么?

虽然如此,但是在第4节中,当诗人认定自己算不了什么的时候,用惊奇的口吻,说上帝“竟然”顾念和眷顾我们。

顾念和眷顾代表了两种层次的看顾。顾念是心中思念,时时刻刻地想着,就像父母亲挂念著孩子一样。而眷顾是更深一层的爱护。眷顾不只是心心念念而已,而是更进一步的保养顾惜。就像我们照顾婴儿的那种无微不至的照顾。

上帝不但挂念我们,祂甚至亲自保护我们。祂的指头可以创造星宿,却竟然这样亲自保养爱惜我们。这再一次的让诗人感到惊奇,而发出惊叹!

话说回来,人既然是尘土,为何上帝要顾念我们呢?答案就在《约翰福音》里:“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约》1:12)

我们之所以受上帝的顾念和眷顾,是因为我们是祂的儿女。因为这样的身份,我们才能开口叫祂阿爸父。

作者与儿子幼时。朱慧安/摄

在笔者儿子还很小的时候,每当我抱着别的小孩,他总是会吃醋。

有一次类似的情况发生,眼看着他就要不高兴了,我和他说:“你是我最爱的孩子!”他没好气地回应说:“可是我是你唯一的孩子啊!”儿子的意思是:他是我唯一的儿子,他在我心中怎么排名都是第一名啊。可是我告诉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孩子所以我才爱他,而是他在我眼中是独一无二的,我在他身上的“顾念”和“眷顾”是其他孩子没办法比的。

所以,我们知道“不配的人”和“眷顾的上帝”的拉扯并非矛盾,而是上帝恩慈的展现。因为我们的位份是上帝所赐的,是祂亲自建立了这样的亲密关系。因此一个健康的基督徒,是看自己是合乎中道的:知道我们原本不配,但是因着上帝的恩,我们的身份不再一样。这也让诗人发出惊叹:“人算什么?”

 

上帝的爱子,坚定人的价值(v5-8

在惊叹人的价值在上帝的眼中是如此珍贵之后,诗人话锋一转,比较天使和人。

圣经中,天使是有大能大力的受造物,可以带领军队征战,可以击杀,可以带领与引导,可以穿墙不受人类物质的限制。但是他们“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吗?”(《来》1:14)

所以,即使人没有天使一样的大能大力,上帝还是把这个世界赐给我们管理。这再一次显出上帝的主权。我们看到上帝让人比天使微小,但赐给他荣耀的冠冕、并且使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

“比天使微小一点”这个用法只在圣经两处出现,另一处在《希伯来书》第2章7-9节,指的是耶稣。依这样的脉络来看,乃是预告主耶稣基督的虚己:“祂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参《腓》2:6-7)。

耶稣在人的地位上,只是暂时比天使微小一点(参《来》2:9);但等祂作成了救赎的工作,就得着了“荣耀、尊贵为冠冕”,所以上帝要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等到祂再来,就要管理宇宙,万物都要伏在祂的脚下(参《诗》8:6-8;《来》2:6-9),那时上帝“要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2:10-11)。

如果我们将《诗篇》和《希伯来书》并排来读的话,《诗篇》第8篇的层次就变得更加立体、它的寓意也变得深远和丰富:如此,从赞美诗变成预言诗;从人的角度转为上帝的角度;从以人管理世界的现在,转为神子掌权的未来;更预表了耶稣将会道成肉身、降世为人。

此诗篇,从赞美上帝开始,告诉世人我们要寻求人的价值,要先到主面前,寻求造物主的心意。到最后结尾的时候,述说造物主的心意不但是要顾念和眷顾我们,还要将祂的儿子赐给我们——一切相信的人。

借由上帝的爱子,我们更确定了上帝的爱,坚定了信主者的位份,也成了定义我们的唯一价值:今天活着的,不在是我,而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们的价值在哪里寻求呢?不是在这世上,而是要到那位创造我们的万军之耶和华那里去寻求。这个世界,已给了我们太多标签,令我们被世上的价值观追得喘不过气来。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

定睛在耶稣,定睛在我们的主,祂的名在全地何其美!因着祂的爱,我们的“身价”是何等的宝贵!

 

注:https://www.forbes.com/real-time-billionaires/#4a1268233d7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