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四十方开始,姐妹努力正当时(叶小晚)2022.09.2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9.28

叶小晚

 

人到中年

刚推开门,就听见一阵说笑声从客厅传来。原来,因为疫情原因,90岁的张奶奶和70岁的李阿姨把泰国美发师请到家里烫染理发,顺便给孙子们剃个头。看着两位长辈姐妹喜乐的脸庞,终日蓬头素面的我,想起不久前读到慕容的《人到中年碎碎念》,还有一首大爱的粤语歌曲《终身美丽》。

慕容只是临近不惑之年,而我已年过40。一个中年人的余生,到底还有什么?难道只剩下老伴孩子热炕头、秋裤枸杞保温杯和没完没了的鸡零狗碎吗?

过去人平均寿命短,30岁就算为中年。如今科技发达,人类驻颜有术,平均寿命也高于过去。从医学上来说,中年的定义范围为40-64岁。这个年龄的人,绝大多数经历了恋爱、结婚、生儿育女、读书、求职和工作瓶颈期。

总听人说,中年人难啊!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大,有时甚至会觉得生不如死。

网络上有个流行的段子说:“中年人有着孙悟空的压力,猪八戒的肚子,沙僧的脑袋,唐僧的唠叨,关键是离西天越来越近了。”

我们很容易对号入座身边身材走样、容颜憔悴的中年男女。殊不知,中年正是我们生命成熟的顶峰,是深刻认知自己的时段,是拥有智慧、活出人生意义的最佳年华。

当我试着转转眼前的“万花筒”,重新审视那师徒四人,悟空的紧箍咒变成了节制,八戒的大肚是宽容,沙僧的沉默是忍耐,唐僧的念叨是仁慈;西天呢?不正是所有地上基督徒心心念念与主同在的天堂吗?

 

上帝开了一扇窗

时间一晃,我到美国16年了。曾经那个往都市“白骨精”方向走的自己,从此漂洋过海“洗手做羹汤”了。谁料,现实骨感到面目狰狞。身边多少类似背景的人,似乎永远都在读书找工作、再读书,在找个好工作的单行线上奔跑。中间,夹杂着生大宝、纠结要不要二宝和三宝,以及买房换房。

许多个夜晚,辗转难眠,体会到“风刀雪剑夜漫漫,不惑身后无梦闲”的慨叹。当某一天,对镜自省,忽然发现两鬓染霜时,不禁悲呼:还有多少个明天?

幸运的是,我是一名基督徒。上帝的话语一直陪伴、安慰着我。

《传道书》9章11节 说:“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这节经文字面上在强调机遇的重要性,其实是告诉我们,上帝早就为每个人预备好道路,我们引以为傲的那些聪明机巧,都是徒劳。

2021年8月底,百般无奈之下,我准备在社区大学找辅导员敲定专业,拿一个专科学位,结束自己断断续续长达10年的修课历程,然后换个工种。

两周后,我工作的医院宣布新开影像科技师培训专案,时间短、免学费、易就业。我不需要多学额外的先修课,只要更改一下专业名称即可。我激动万分,对身边的弟兄姊妹说,这是上帝为我开的一扇窗。从找人写推荐信,递交申请,到面试、入学、毕业、开始新工作,一路绿灯。

培训专案里的一位老师也是基督徒。在我焦头烂额时,她总是对我充满信心,以十二分肯定的语气鼓励我。她就像上帝派来的一位天使,护守我完成在美读书的长征路。

中年似乎是个不上不下,不年轻、也不够老的尴尬年纪。但是半生已过,红细胞不足、血糖稍超标外,长处和缺点、喜欢的、厌恶的,由内到外,我比从前更了解自己。

回首往事,才真正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错过,为什么不能坚持钟爱之事,为什么不敢追求向往的生活。朋友说:“没关系,It is never too late to study.”学习,重新开始,永远都不会晚。带着三四十年的人生经验,依靠天父的指引,我再不会像只无头苍蝇样四处乱撞。

摩西80岁才为上帝所用,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回到上帝的应许之地;所罗们王极尽奢靡,繁华落尽,到晚年才领悟智慧,成就《箴言》和《传道书》。就连主耶稣,也是到了30岁才开始出来传道,救赎世人。

 

爱是什么?

作为基督徒,我不必再苦苦追问“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终极问题。唯有这有限的人生要如何活着,值得思考。

记得前几年有本畅销书叫《五大死前遗憾》。其中位列榜首的是:没有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身陷北地的我,早已厌倦小城漫长的冬天。无数岑寂之夜,我问自己,什么让自己安心,什么使自己快乐,什么才是想要的生活?林中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每一只蚂蚁都有它自己的欢乐,而我却常常找不到自己的快乐之源。

当初受洗归主,是相信上帝就是爱。然而爱究竟是什么?并不是背诵《哥林多前书》13章那几句经典经文就可领悟。反而因着时间的堆砌,伴随逆境的搓磨,在那些暗夜的祈祷中,我才慢慢懂得:爱人如己,你得先学会爱自己啊!

真正的爱自己,是接纳自己的不足,靠着上帝一点一滴不断改变自己,更像基督才可能散发些许光亮,温暖周围的人。我很感恩,即将开始的新工作可以确保自己经济独立,让自己对日常生活有所掌控,有时间发展爱好,去阅读,重建自己。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辛弃疾的词中,这两句记忆尤深。情与貌的呼应,契合了相由心生的老话。从前在教会里常常听到“要做盐做光”的教导,以为就像学雷锋做好事一样,要多服事,多帮助有需要的弟兄姐妹,忽略了做盐做光的前提是自己成为盐和光。

盐,自带味道;光,照见万物。把新约读了一百多遍的画家木心认为,“‘盐的咸味’即指人的天良,如果母不爱子,子不孝上,爱不忠诚,政不为民,即失去咸昧。”(参《文学回忆录》)我很赞同。

传道书3章11节写道:“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 ”上帝按着祂的时间把一切都变得如此美丽,90岁的张奶奶还在梳妆自己,时刻为上帝做见证,40出头的我有什么理由不跟随呢?

于是,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人生四十方开始,姐妹努力正当时!

 

作者现居美国冰雪之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