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周杰伦的新歌《最伟大的作品》(晨牧)2022.10.0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10.01

晨牧

 

杰伦式的狂想曲

周杰伦的新专辑发布时,我在乡下,又是周末,天气阴,偶尔飘雨,空气凉丝丝的。在小雨停下来的午后,我带着杰伦的《最伟大的作品》这首歌去河边散步。

没有阳光的午后,可以更清楚地看清大地的颜色。

周杰伦在新歌《最伟大的作品》的MV中,随着一首钢琴曲,他化身时空旅人,邂逅了梵高、莫奈、达利、徐志摩等艺术大家、诗人。

这是艺术,是音乐,也是周杰伦式的狂想曲。而引我注意的,是歌名《最伟大的作品》。

在听歌之前,我展开了想像:什么是最伟大的作品?谁的最伟大的作品?

 

穿越时空隧道

杰伦在他的狂想里与大师相遇,与他们的伟大作品相遇,成为那个给与灵感,也传承灵感的人。

他出场时,穿的工装后背上,印着“Samaritaine”。

Samaritaine是巴黎著名的、具有150多年悠久历史的百货公司。该百货公司附近曾经有座钟楼,雕刻着耶稣在井边对撒马利亚妇人传道的塑像。百货公司因而得名La Samaritaine

杰伦和好友扮成Samaritaine的员工,半夜偷偷溜进这充满古老艺术气息的商场,弹奏起被禁止弹奏的钢琴,进入了时空隧道……

Samaritaine这个词,也让我想起了圣经中另一个撒马利亚人的故事,就是人人皆知的Good Samaritan的故事。杰伦在时空中穿梭,将灵感与大师们分享,是否就是暗喻,他要做一个艺术史上的好撒玛利亚人?

 

落难人被救的故事

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出自圣经《路加福音》10:25-37。

耶稣说,“要爱邻舍如同自己”。为了解释谁是你的邻舍,祂就说了一个比喻。那是一个落难的犹太人在旅途中,被一个撒玛利亚人救了的故事。这个故事,无数的艺术家,例如伦勃朗和梵高,都画过。

在梵高的画中,好撒玛利亚人正将奄奄一息的犹太人扶上马背。根据《路加福音》,我们可以读懂这画面:

这个犹太人倒在路中,被强盗打得半死,随身的财物也被抢劫一空。路过的祭司没有管他,反而走远。有着好名声的利未人,也忙不迭地低头走开。他们的背影冷漠淡然。只有一个身着短衣的撒玛利亚人,在救助这个可怜的垂死之人。

梵高的这幅画,颜色颇为惨澹,只有撒玛利亚人的红帽子是画中的亮色,照亮了整个画面。而撒玛利亚人粗壮、强健的小腿,显示出他不过是一个劳苦做工的普通人。

一个被视为低等的底层人的撒玛利亚人,一个是被强盗所劫掠的犹太人。

在耶稣讲述的这个故事里,本来应该出手相救的邻居,却如同陌路。本来不配被称为邻舍的人,却成为真正的邻居。

 

他要表达什么呢?

在这故事的结尾,耶稣问:谁才算的上是受伤之人的邻舍呢?答:“是怜悯他的。”

究竟谁是你的邻居?你究竟是谁的邻居?看这个故事,一目了然。

我们应该持什么的态度,去对待这个世界受伤的、破碎的、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或许无法做伟大的事,却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一些小事。我们可以与人为邻,分享和付出爱。

巴黎古老的百货商店有无数个。周杰伦在《最伟大的作品》中,借用Samaritaine穿越历史;他要表达什么呢?

也许是无意,也许是要表达,本来不可能为邻的不同时空的人,却能成为相向而行的邻人。穿越时空的本质是共同的信念。

 

另外一个解释

关于好撒玛利亚人的这个比喻,我还看过另外一个解释:

那被强盗劫掠,被殴打得浑身是伤痕、散发著恶臭,就那样赤身露体倒在路边的奄奄一息的犹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说比喻的耶稣——祂自己。

祂被同族的祭司和利末人所厌弃。他们本应该医治、救助祂,却抛弃了祂。他们掩著鼻子,冷漠地走开。然而那被祭司和利未人视为低等、肮脏的撒玛利亚人,却靠近了祂,用油和酒倒在祂的伤处,医治祂,照料祂,接纳祂。

这个画面,难道没有令我们想到圣经里的另一些幅画面?

那些祭司,那些高贵的利未人,他们鄙视耶稣,因为祂衣衫褴褛,因祂不过是一个小地方的木匠。他们恨祂,咬牙切齿地将他这个完全无罪的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在十架上,耶稣浑身鞭伤,孱弱苍白地看着大地和大地上的人,那些恨祂的人和爱祂的人。

那些看似高贵的人弃绝了祂。祂却被妓女、税吏、渔夫、麻风病人、寡妇、穷苦人,以及被犹太人鄙视的撒玛利亚人所接纳。

祂被有罪的女人用香膏膏抹,被税吏接进家中,被孩童围绕。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他们拥抱了看似一无所有的耶稣,他们就成为“坐在黑暗死荫之地见到了大光”的人(参《太》4:16)。

“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赛》53:3)这预言,说的不正是那个被人弃绝的耶稣吗?

然而这样的耶稣,祂如此受苦,却是为了我们!祂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为我们的罪所压伤。

耶稣在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里,说要爱邻居如己,并且爱人如己,为朋友舍命。首先做到的,就是祂自己!祂为了我们,像将残的灯火,像压伤的芦苇。

祂首先是那个受伤的人。

我们若拥抱这为我们赤身受鞭打、被上层主流所厌弃的耶稣,那么我们就会像特蕾莎修女——她在垃圾堆、水沟里、街道上,抱起奄奄一息的病人、被遗弃的孩子、垂死的老人,给他们吃的,找药医治他们——她说抱起这样的人,就像抱起耶稣。

 

尾音

在乡下旅居,听着杰伦的《最伟大的作品》,有一点怪怪的,似乎音乐中的复古和浪漫,与这缓缓流动的乡村气息不搭。然而当我们看一眼一直都在的天空和大地,还有这天地之间的一切生灵——这是造物主伟大的作品!我们都是祂伟大的作品!

愿我们在彼此为邻、相向而行之中,拥抱和接纳了祂。

 

作者来自大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