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黑洞(竹心)2022.11.2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11.26

竹心

 

一轮阳光,一方黑洞

2018年8月的纽约曼哈顿,阳光明媚。我斜穿麦迪逊公园,沿着百老汇大街一路向南,走到世贸大厦旧址,如今的九一一纪念馆。

双子楼的旧址上,立起了两座方型黑色大理石纪念碑,庄严而肃穆。外层碑面刻着所有受害者的名字。内层碑面亦微微倾斜,细微的流水沿着四面碑壁,渐次漫流。底部中央则有一方型黑洞,水流最终缓缓地跌入黑洞里。

之所以说那是黑洞,是因为水流坠入黑洞,踪影便不再可循,让人感觉这洞如无底洞般深邃和黑暗,藏着不可探究、无法知晓的秘密。我心惊之下,竟然不敢直视那方型黑洞。

抬头,阳光灿烂,碧空如洗。偶有几缕清淡的云儿闲散飘过,似在俯瞰地上的人间悲欢。环顾四周,阳光下的人们步履从容,神态悠闲。

一轮阳光,一方黑洞,阳光照不到黑洞深处,黑洞躲进深渊之极,互不理睬,各自安好。黑洞之上的阳光,光芒四射;阳光之下的黑洞,幽深莫测。光与暗,黑与亮,两极在此处各据一端。生与死,阴与阳,人类生命的始与终,于此时铺陈于天地之间。

 

那一天,这一天

记得2002年的7月份,九一一过后的第一个暑假,也是艳阳高照的一天,我也曾站在这里。那时,此地还是巨大的坑。阳光下的深坑里,是一眼可见的灾难残骸,和可以想像的人间惨剧。

而今,变成了不可见、无法测的黑色深渊,名副其实的黑洞。为此,我特意查了黑洞的概念,百度百科如此解释:

“黑洞(英文:Black Hole),是现代广义相对论中,存在于宇宙空间中的一种天体。黑洞的引力极其强大,使得视界内的逃逸速度大于光速。 故而,‘黑洞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事件视界逃脱的天体’。”

天体学家和物理学家,是从科学角度分析、研究黑洞。于我而言,那方黑洞极其神秘,甚至诡异,犹如巨大的真空,可将一切吸入它无底的未知。九一一那天,两千多条活生生的生命,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就被吸进巨大的黑洞,从此不见天日。

那天,沿着纪念馆黑色的碑墙缓缓走过,默诵那些清晰而沉默的名字,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跃然眼前。而今再访,已过了将近20载春夏。当初天真活泼的孩子长大了,恋爱了,结婚了,做父母了;正值中年的或许已然退休,享受着阳光下的碧波沙滩。

可还记得,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两声巨大的爆炸后,有人的生命嘎然而止?他们的肉体跌入深坑黑洞,归于地土。可他们的灵魂呢,去往哪里?在何处安歇?是与肉体一起掉进黑洞,还是升向天空,与阳光同在?

那些陌生的名字,滋润过泪水的洗礼,在阳光下熠熠闪亮。将近20年的时光也如水一般,洗过很多人的记忆。他们的亲朋好友,或许也已渐渐淡忘他们的音容笑貌。关于他们和他们的生命,最终成为纪念馆的一个个名字,人类历史上惨痛的灾难符号。

那一天,太阳赤裸于蔚蓝天空,炙热的阳光光芒四射,而黑洞依旧还是黑洞,寂静无声。阳光和黑洞在彼时定格成一幅对比鲜明的画作,震撼人的心灵。

 

因为未见,因为不知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我坐在电脑前,在细碎的斑驳光影里,仔细端详那日所拍照片,探寻跌入黑洞的水最终流往何处。鼠标无意间滑动,照片顺时针360度转换一圈,黑洞亦随着照片的角度而转换——眼睛所见不再是一方黑壁,而是四壁环绕,有棱有角。

我突然灵光一闪,心里豁亮——四年前震颤心灵、不忍直视的方型黑洞,纯因我的视觉角度——目力所及之处,只能看到黑洞的半围边缘,无法窥全。因为未见,所以恐惧;因为不知,所以心惊!如果站得高一点,从上往下拍照,如果知晓黑洞的建筑结构,还会有霎那间的恐惧吗?断然不会!

再仔细琢磨,除了视角问题,更主要的还是心理因素和情绪导向。置身于灾难现场,黑色环绕的纪念馆,密密麻麻的死难者名单,仿佛听到冤魂的呐喊,已然触目惊心。再加上不见底的方型黑洞,更催化了恐惧情绪。表面看来,是九一一的灾难导致我对黑洞产生恐惧,深层次分析,其实是我内心惧怕死亡,对死后归宿产生疑惑。

 

更黑暗,更幽深

至此终于看见,彼得三次不认主的故事,再版重现于21世纪的纽约曼哈顿。而主角不再是彼得,而是失了信心、疑虑重重、担忧万分的我。

今晨,坐在阳光下的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作为主的门徒,惧怕死亡吗?面对灾难和死亡时,是否会失去信心,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认主,一任世上的苦难迷惑双眸、蒙蔽心灵、错乱视角?我知道死后去哪里吗?是深坑黑洞,还是与主同在的光明之所?

一遍又一遍自问自答,终于在阳光下,看到自己心里的那方黑洞。视角偏差、心境认知、信心大小,导致所见自然不同、所想绝对迥然。所谓黑洞,也只是由疑惑所产生的心理恐惧效应而已。

俗话说疑心生暗鬼。可见,疑惑,对于信仰的疑惑,便是自己心里的那方黑洞了。

彼得在清晨的三次鸡叫以后,便幡然悔悟。而我的醒悟,却足足等待了4年之久。“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参《太》14:31)

有一句名言,大意是大海很辽阔,比大海更辽阔的是天空,而比天空更辽阔的是人心。可见人心比万物更深奥、更神秘、更难测,而“人心比万物更诡诈。”(参《耶》17:9)

的确,人心里的黑洞,比自然天体的黑洞,更黑、更暗、更幽,也更深不可测。否则,人祸怎么远比天灾更恐怖、更惨烈,也更具有毁灭性?又怎么会有九一一,以及那么多的战乱、纷争和仇杀?

 

每个深坑,每颗人心

记得2001年9月11日早晨,上班不久,同一间办公室的哈利就尖叫起来:世贸大楼被炸了!几个同事一起围着电脑,猜想说这是拍电影呢,还是变魔术呢?我赶紧打开CNN新闻频道,双子塔的一座大楼冒着滚滚浓烟。突然,又一架飞机径直撞上了另一座大楼。顷刻间,双子坍塌,陷入一片火海。大家屏住呼吸,惊呆了——这是真的!不是拍电影,也不是变魔术!

一年后,我们去纽约旅行。

双子塔成为两个巨大的深坑。曾经傲视世界的辉煌,夜晚时直逼星空的雄伟,就这样轰然倒塌,不复存在,变成了堆满灰尘和残骸的巨大深坑。触目惊心!

坑的四周摆满了鲜花、照片、卡片、书本、毛毛熊、积木,各式各样的玩具和玩偶。还有一张张照片,那些或苍老或青春或稚嫩的面孔,令人不忍直视。曾经的大厦,向上高耸入云。此时的深坑,向下巨大深渊。

人类的选择永远都是向上,向着太阳和蓝天,甚至向着外星球探寻。人们惧怕深渊,如同惧怕死亡一样。可人类的命运却总是与愿望背道而驰,这便是最大的悲哀。人类自以为是的光明和希望,最终皆指向黑暗。然而,人仍然拒绝真正生命的光,“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约》1:4-5)。

从世界顶尖的摩天大楼,到惨不忍睹的巨大深坑,再至深不见底的神秘黑洞,不也正是人类历史从辉煌至没落的必然过程?岂不是人心从骄傲、狂妄、贪婪、仇恨,到堕落,直至黑暗的真实写照吗?

凝视著黑色的大理石纪念碑,黑色的一方黑洞,我不由感叹设计者的奇思妙想。

记得当时很多人提议,要在废墟上重建双子塔,要比之前的更高耸、更雄伟。设计者却反其道而行之,向着地底深处挖出一个更幽暗的黑洞,预示人间的通天塔通不到天,人间的光无法抵达天上的光。黑洞也寓意人心的黑暗与欲望的无底、人性的幽暗与罪恶的深重。只有打开人心的黑洞,才能走出无底深渊,看见头顶的那片蓝天和阳光。

黑洞是沉重的,悲哀的,没有指望的。唯有将目光移向天空,希冀大自然的主宰怜悯,将阳光照进每一个深坑、每一方黑洞、每一颗人心。“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美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