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跃教会结界——“同温层”(赵炳林)2022.11.3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11.30

赵炳林

 

近些年来,东西方教会都观察到一种“诡异”的现象:上帝的国明明很大,但是在信主之后,基督徒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狭隘、越来越小,小到只跟教会中的人互动,只接受单一的观点,只相信自己所愿意相信的资讯,逐渐地与社会脱节。

所以在美国的主流社会中,常用3个词来形容基督徒:喜欢论断(judgmental),假冒伪善(hypocritical),不够包容(intolerant)。这股无形的结界笼罩着许多教会,特别在疫情期间,透过网络在一些公共议题上,这种现象犹为突出,这就是同温层的表征。

 

 “同温层”是如何炼成?

“同温层”(Echo chamber)指一个人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重复接收看法相近的片面资讯,进而丧失接受不同观点的能力。同温层的本质是思维的禁锢,与大使命格格不入;是对圣经片面的解读,把没有信主或者不同观点的人,放在我们的对立面,理解成“信与不信不能同服一轭”,甚至高举著大旗,说:“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

那教会的同温层是如何产生的呢?既然同温层是对思维的禁锢,我们就围绕mind这个单词展开,恰好这五个单词也出现在不同的英文圣经译本当中。

同温层的第一步是始于志同道合(like-minded)。人们除了被真理所吸引,也会因为相同的成长背景、文化习惯、政治诉求而走在一起。

第二步是信于单方资讯(simple-minded)。这点在疫情期间尤其明显,比如有些基督徒不加分辨地轻信疫苗就是兽印芯片666,目的是清除人口计画。

第三步是困于思维固化(narrow-minded)。当一个人身陷同温层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心理现象,叫做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因为观念的先入为主,人们在搜集和分析资讯的过程中,会产生一种倾向,只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cherry-picking)。而且在不断的强化过程中,容易忽略甚至贬低不同的观点。

第四步是悬于信与不信(double-minded)。当一个人固有的执念被戳破的时候,甚至会产生信仰的破产。曾经有一位姐妹分享,他们教会中有人是某位政客的狂热粉丝。但是当教会中主张不可高举人,要理性看待问题的时候,最后这位朋友选择离开了教会,甚至不再信主。

第五步是解于重归使命(open-minded)。主耶稣所颁布的大使命(参《太》28:18-20),就是同温层的解药。上帝的心意是拯救各国、各族、各民、各方属主的人。这种天国的观念可以扩张一个人的思维,使他走出画地为牢的固步自封,从而摆脱思维的僵化,不再人云亦云,而是更整全地看待问题。

 

3方面的伤害

至于同温层对教会有哪些危害呢?

网络上的社交媒体与AI算法的运用,特别在疫情期间,构建了虚拟世界中的同温层。人作为有限的被造,大脑的认知是有特定的思维模式,从电脑语言的角度来说是bug。因为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影响到了人的方方面面,包括大脑。所以许多大科技公司都会聘请神经科学的专家,来研究算法,推送一些我们信以为真的东西,投其所好并迎合偏见,来影响人们对事实的解读。

社交媒体对于算法的利用,逐步在网络上产生了部落主义。在美国当代思想界认为,它是一种比极端势力、恐怖主义和极左运动等,更加危险的社会分裂思潮。当同温层彻底过渡到部落主义时,人们会盲目地保护自己的领土,变得无法接受、理解与自己不同观点的人,不能展开有效的对话,而是进行激烈的对抗。

我认为同温层在疫情与大选期间,对教会带来了3方面的伤害。

第一点是加深信徒认知上的偏见。

同温层中认知的偏见常表现在轻信假消息和阴谋论上。基督徒的朋友圈本来应该成为福音与真理的见证的所在。但是很遗憾的是,过去两三年让我们看到,基督徒的朋友圈很容易成为假消息的温床。我们容易陷入到轻事实,重立场的陷阱中。有时候因为选择了对立的立场,不得不要打包所有的观点,使得自己在公共领域中负重前行。

第二点是无法信任不同观点的人。

不信任不同观点者,就容易产生政治上两极化对立。这一点在2年前出现,但是很遗憾的是,2年后可能还会再次出现。作为基督徒,我们首先要晓得我们是天国的子民,其次是某个国家的国民,最后才隶属于某一个政党。当我们忘记上帝儿女的身份这个共同点时,我们就会因为政治理念的分歧而无法展开有效的对话。

第三点就是促使教会在社会中脱节。

与社会脱节的教会自然变得无法回应公共事件。今天许多年轻人离开教会,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年轻人厌烦了教会只会一味地指责社会,却没有改变更新社会的能力。所以很多北美的基督徒后代进入大学之后,接触到更多不同观点时,一下子会变得不知所措。在此影响下,最后甚至选择用脚投票,自教会中选择离“家”出走。

 

3方面的建议

那基督徒如何意识到自己正深处同温层呢?我有3方面的思考,作为建议。

第一,当我们面对不同的观点,第一反应是否是立即驳斥?

当我们听见不顺耳的声音时,是否第一反应就是情绪上头,勃然大怒,要捍卫我们未经审视立场?还是我们愿意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对方的观点是否合理?

第二,当我们面对争议的话题,能否区分事实和观点?

那事实是什么呢?比如说一头猪,它在中国是猪,它迁来美国后同样是猪。不以我们的意识为转移,不因环境的改变而变化,是客观的。那观点是什么?比如猪作成叉烧之后,有人喜欢吃甜一点的,有人喜欢吃肥瘦相间的,这个是观点是主观且多元的。就像在释经学里有一句话:一个解释,多种应用。(One interpretation,many applications.)

第三,当我们面对复杂的议题,是否只接受单一的资讯?

今天我们身处多元社会的时代,很多话题的探讨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但没有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观点,或者建立在错误事实上的解读,往往会影响基督徒在公共领域的见证。除了圣经以外(因为背后的权威是上帝),基督徒只相信单一的权威,或接纳单一的资讯来源,难免会产生认知上的盲区。

最后我想分享,基督徒如何走出教会的同温层。我有一个YouTube频道,里面探讨了比较多有争议的话题。我虽然反思同温层,并不代表我完全就“润”出同温层,然而我会有意识地运用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之术,在复杂的问题上提出支持和反对的原因,以平衡自己立场。

圣经中有3处经文,我觉得对于基督徒走出同温层是有很帮助的。

第一处是 “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参《太》28:19)。同温层是留在自己的舒适区,是消极被动怠工的,但是大使命是去到上帝所拣选的万民中,是主动积极,被上帝所动员和授权的。

第二处是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参《林前》9:22)。保罗不是说我们应该被世俗同化,而是在传福音时,我们要了解别人的想法,效法耶稣的道成肉身,进入到不同的群体中。

第三处是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参《罗》12:2)。圣灵对于基督徒心思意念的更新,是基督徒走出同温层的关键。求主帮助我们,使基督徒被大使命所驱动,愿意进入到不同的群体当中,来传扬天国的福音。

主耶稣已经应许我们:“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盼望已经实现“肉身翻墙”的我们,不要再受到同温层枷锁的桎梏。

 

编注:本文由作者改自2022年11月5日在第14届网络宣教论坛 IMF2022 第二场的放言,相关视频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sj_l9yQ9ss

作者为纽约市美南浸信会传道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