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度的生活

饮水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我们常喜欢说“生活在国度里”,或是“跟随基督”,但是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英国 “基督教”杂志记者,安第派克(Andy Peck, 以下简称AP)访问了作家及圣经教师魏乐德(Dallas Willard, 以下简称DW),请他对如何才是一个真正跟随基督的人,讲讲自己的一些看法。

        AP:您写作的观点不太容易被人简单归类,您可不可以说一下自己的立场?

       DW:我试着表达基督和祂的教导,以及其在现今时代中的表现。我的背景是福音派,我为此感恩,但我也相信属灵恩赐是用来服事教会的。我认为基督通常是超越人们给祂设置的界限的,我主要想说的就是要打破那使信徒分门别类的界限。

      如果归根究底,我的神学立场偏向于加尔文派。然而,我对服事的感受是根据所处时代的问题来考量的。当前,我们的问题不是个人的能力够不够,或者是否过度的积极。我们的问题是太被动,认为神已完成了一切,你只需要做神恩典的消费者,只需要经常去享受神的恩典就行了。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可怕的错误,并且,这使得许多有活力的基督徒,从生活中许多层面退缩下来。这种态度也使得他们的灵命停滞不前。因为如果你不毅然决然地照着 耶稣所教导的方式去生活,你就不会在灵命上长进。我们都知道,耶稣在《约翰福音》15章说,“没有我,你就不能作什么。”我们还需要加一句,“如果你不做 任何事,你就一定没有祂。”

       当然,我们必须顾虑到“因行为称义”的危险。我说过很多关于灵命操练的价值,我也说过它的危险。例如,人们会 以为灵命操练可以赚取到救恩。重要的是,“恩典”与“努力”并不冲突,而是与“赚取”的观念冲突。“赚取”是一种心态,“努力”是一个动作。若不努力,就 毫无所成。当你读新约时,你可以见到其中散发出惊人的活力。保罗说,“脱下旧人,穿上新人”。保罗却却没有暗示,这是已经为你成就了的。
AP:除了圣经以外,还有谁影响您的思想?

       DW: 大多数影响我的人都是历史人物。例如,在天主教中,有金碧士(Thomas Kempis),圣法兰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奥古斯丁(St. Augustine);在新教中,有福克思(George Fox),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爱德华玆(Jonathan Edwards),巴斯特(Richard Baxter),泰勒(Jeremy Taylor)。

        至于在内容方面,我所要表达的主要是有关神国度的福音,和在神的国度中,成为耶稣的门徒。所以,我并不主张像大部分福音派的教会那样,只强调“罪得赦免”和 “进天堂的确据”。我认为这些都是重要的,但并不完备。整个的人生才是我们最关心的对象,其他的问题都是次要的。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 的更丰盛”。这里说“得生命”,不只是死后才得的生命。

        由于我在学术界工作,我得到很多像清教徒欧文(John Owen)这样的人鼓励。这对我很重要,让我能在学术界为耶稣作描绘。欧文在这方面也特别在行。现在许多福音派人士对人的“知识”很有成见,他们不信任 “智力”。在美国,有许多基督徒认为大学校园是被骄傲和撒但控制而毫无希望的地方。我个人生命成长的主要部分,就是来发现这种错误的心态。但欧文和爱德华 玆这些人认为,“知识”是神给人的恩赐,也是神救赎的一部分。

        AP:您的头一本书:《灵性的操练》(Spirit of the Disciplines)中,曾问道:“我们是耶稣的门徒呢?还只是符合现代标准的基督徒?”可见,您很关切美国教会中作门徒的现状。那么,最让您挂心的是什么呢?

       DW:“作门徒”这个词早已被认为是与“作个顺服基督教导的基督徒”完全没有关联。“我要顺服基督的教训吗?”这样基本的问题已不再是一个严肃的话题。让我们举 一个耶稣所说的,与现实生活有关的命令作例子吧。我不知道有多少教会教导人去祝福那些咒诅他们的人?但这的确是个清楚的命令。尤其是在公路上,我们经常会 听到许多咒诅的声音!我们应该记得耶稣说,“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去行呢?”

       AP:您在《天外谋略》(The Divine Conspiracy)这本书中说,教会里缺乏对神国度的教导。

       DW: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包括牧师们,都看不到信徒造就的需要。你怎样传述福音,就决定了你怎样传述信徒造就。如果,你把福音看成一个救恩的理论,人们如果接受了这理论,他的罪就会被赦免,他死后,就会被接入天堂,这样所传述的福音,就没有信徒造就的必要了。

        我问牧师们,“你传的福音会不会很自然的产生门徒?”我所说的门徒是指,跟着耶稣学习怎样生活,就好像耶稣在此时此地怎样生活一样。在新约圣经中,信徒的定义就是一个跟着耶稣学习怎样生活得更像祂的人。

        如果你所传的福音是强调神国度的福音,我们是应邀进入神的国度去生活,信徒造就的基础就很明显了。我们的新生命是进入神国度的入门。《约翰福音》第三章,并不是一段讲到罪得赦免的经文,而是讲到从天上得到新生命的经文。罪得赦免是必要的,但并不是全部的信息。

        一般人主要的困难是,他们把基督的教导看为是一组必须遵守的律法(教条)。然而,基督的教导并非如此。基督的教导是在向我们描述新生命的表现,这新生命就自然而然地帮助我们成长为一个新人,有了新的内涵。

        许多人看到基督的教导时,他们丧气了。他们说,“我现在要守这许多的教条?”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把它当作是描述我们可能变成的一种人来讲述,那么,他们就会把心敞开。他们会把基督的教导当作好事来接受,而不会把它当作强制的累赘了。

        AP:您所讲的这些,与您在《天外谋略》中所说,一般基督徒们,包括圣经学者们,对“登山宝训”的误解非常相关。        DW: 除了得到祂自己和得到重生以外,我相信耶稣送给我们最大的礼物,就是“登山宝训”了。但是,大部分对“登山宝训”的解说却把它当成了一个恶讯。例如,人们 读到“贫穷的人有福了”,就说,“我一定要变成穷人才能被祝福”,这是对耶稣的教导完全的误解。耶稣所有的教导,都是与神的国度有关。我们因信祂进入神的 国度,于是在成圣的过程中,生命的品质逐渐转变,行为开始有变化,使得这个新我竟然能够实现那些律法上的规条。

        AP:在英国,谈到神的国度常常是与灵恩派教会连在一起,人们把超自然的表现看作是神国度的记号。这也就是葡萄园(Vineyard)的教会领袖温约翰(John Wimber),在80年间访问英国时所说的。您可不可以解释一下您对神国度的看法?

        DW: 我不愿诽谤温约翰,因为我对他十分尊敬。但是,我认为灵恩派和福音派都没抓到重点。葡萄园真正的问题是顺服。温约翰虽然很了解这一点,但是因为他强调“灵 恩的表现就是神国度的彰显”,顺服耶稣的要求就容易受到忽视。他明白顺服是最主要的一点,但他并没有让这种思想影响他推动布道、赶鬼和医治的事工。

        至于说神的国度,神学家们说,国度包括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基本上,我们应当重视那看不见的。不过,我当初的出发点不是神学。我年轻时作浸信会牧师的时候, 就已了解了这点。我注意到,我当时花很多时间想办法让人来听我讲道(看得见的),别的牧师也都这样做。但当我看耶稣时,祂却是为躲开人群而烦恼。因此,我 了解到关键所在。我才发现,就像学者们所说的,耶稣的信息就是神的国度。祂宣告它,祂彰显它,祂教导它。当祂差遣祂的门徒去宣教时,祂并没有要他们去教导 (看不见的,这是困难的部分),却叫他们去宣告,去彰显(看得见的,容易的部分)!那结果就十分有力了。

        如果我们以葡萄园的灵恩运动,来看神国度在今天的表现的话,我们会发现教导的部分没有贯彻。“登山宝训”的教导对灵恩教会(甚至非灵恩教会)都非常的陌生。宣告的部分很微弱,似乎以灵恩的表现来彰显就是一切。

        如果你看圣经,你会看见神的国度是神自己在做事。这是神旨意有效的范围。当我祷告“您的国降临,您的旨意成就”,我是祈求神的旨意首先行在我自己的生命里。 然后,它又实现在我的四周。我们这样做,就为祂的教导打开了大门。因为,祂的有效的旨意是要我祝福,不要咒诅。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我不会再被愤怒或 轻蔑所控制,等等……(就像在“登山宝训”中所说的)。所以,如果一个人是活在神的国度里,我希望这个人因着内心逐渐的转变,而表现出真正的新我。信徒造 就就是教导人这样的学习。

        AP:您对神的国度的教导指出灵恩派与福音派的不同。灵恩派强调表现,福音派强调圣经的教导。您是说两者都错了?

        DW:对,正是这样。你如果问,怎么错的呢?我就会回答,人的品格既不能由灵恩的彰显中得到,也不能由教导得到。灵恩派从经验中拼命的追求,福音派在教导中拼命 的寻找,但两者都不能产生灵命的变化。唯一能让我们灵命更新的是跟随基督的行动。你追求跟随,并从失败中学习。但是,在开始跟随之前,你必须对在神国度里 的生命有个清楚地了解。你是因着神的恩典在耶稣里被接受。也就是在这个根基上,你尽可能的去体认真正的教义,也尽可能的不受灵恩表现的左右。

        AP:您在《寻求引导》(In Search of Guidance)一书中,写到把圣经人物看成超级圣人的危险。有些书上说,神不会在圣经之外直接与人沟通,又有些书上说,神经常与我们说话。您好像有另外的见地。

        DW:我也读过这些书。在这里,我们要注意的不是去寻求引导,或是听见神对我们讲话,而是去活出一种生命,使得神的引导成为可能。有许多人想由神得到引导,因为,显然的,你如果能从神得到话语,那是最好不过的了。然而,这些人并不把神的话语联系到整个的生命。

        通常,人们希望有引导,因为他们可以不必为自己做的选择去负责。我在书中曾说,一个能被神引导的生命,就是让自己能够成长,成为一个能够做决定的生命。神也 许并不要用一个很明显的指示来引导,因为,祂希望我们的决定是建立在信心与品格的根基上。“耶稣会怎么做”(WWJD)的运动有个问题。就是,耶稣自己大 多数的时候并不需要问这个问题。祂已经有那种生命,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这也就是我们希望能成长达到的地步。

        我们说过,神能够用清楚的话 语,给予我们清楚地引导。我们需要这种训练,帮助我们分辨,别人强加于我们身上“这就是神的带领”的意图。特别是,当有人要在我们身上表现他属灵的恩赐的 时候,这就更有价值了。我认为,温约翰一个最好的贡献是:做工时与神同工,在与神沟通的过程中,从神领受话语,帮助我们分辨。他帮助人时会祷告,访谈,聆 听,再访谈。他这样的做法有无比的价值,我相信这是他最大的贡献。

        AP:一般人认为,后现代主义带给福音一个很大的机会,您能以哲学家的身分为后现代主义作些评论吗?

        DW:你必须把后现代主义的影响看作是多面的。它代表的是对科学的世界观失去信心的文化现象。它拒绝把每一件事物都简化成科学的领域。属灵的生命是不需要经过数 学或物理来了解的。可是,如果我们把后现代主义推进牛角尖,它就无法接受客观的真理。这对我们了解圣经就产生了问题。如果这样,那么神就无法进入我们的文 化思维当中,这样会导致很大的偏差。

         因为,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进入道德领域去做评价,我们就只有停留在“正确的政治说辞” (political correctness)上,人云亦云了。我知道英国的社会环境比美国的更能够抵制这样人云亦云的压力。但是在美国,正因为没有其它的社会压力,人云亦云 变成了唯一行事的准则。

作者作者为专职主妇,并为海外校园义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