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温妮)

温妮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基督徒怎么会患上忧郁症?”是很多人想当然的疑问。的确,内心常拥有平安和喜乐,是基督徒生命成熟的表现。我在悔改认罪成为基督徒以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心也是很平安和喜乐的。那时我心里火热,常为神做见证,也积极参与教会的各种事情。但有风浪临到的时候,平安和喜乐,就被“自大”那头巨兽吓跑了,从此我患上了忧郁症。

        说来有点好笑,很多人以为,患上忧郁症的人一定是老弱病残。但是我居然在年纪轻轻、四体完整、心智健全的时候得了忧郁症。表面上我与从前一样,周末参加团契和崇拜;平时上班及购物;有时间就读读属灵的书籍,加强学习;偶尔打打电话,邀请人参加团契或查经班……

        可是在不为人知的背后,我已经失去了生存的热情。每个清晨都像机器人一样地,索然无味地起床上班。人生了无生趣,只因碍于牧师说“自杀是不合神心意的举动”,所以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凌晨常常在噩梦中惊醒,然后独自躺在枕头上,胡思乱想。对梦中那些伤害我的言语和眼神,耿耿于怀不能释放。也曾试过干脆起床,读读圣经,来个早祷或做点运动什么的。但情形并未见好转。因为大清早把精力耗费掉之后,全天剩下的时间里,就一直是哈欠连天,疲惫不堪。

       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到底撑不住了,决定去看心理医生,希望彻底走出忧郁症。从此我不情愿地开始了生命的成长。

愤怒开始

        我的忧郁症的起因很简单,就是人际关系的冲突和工作压力。在公司里,我年龄最小,大家一向对我疼爱有加。同事们全是善于体贴人的女性,又都是基督徒,自然本着爱人如己的原则,对我格外关心及爱护。每到夏天,纷纷请我去家里吃烧烤,冬天去打边炉。平时还特意煮些家常菜带给我,生日和圣诞节则一定有礼物拿。

        与这样的同事相处,关系自然非常和谐,亲如家人。但今年新来一位同事,自称“先知以利亚”,是个脾气爽直的女人。她一来就发现公司不少漏洞,马上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又对很多事情提出不满和意见。经过她的几次冷言冷语后,我这棵温室里的花朵,立刻就蔫了。 

        忍受不住的时候,也一度提出辞呈。偏偏工作无法交接,居留身分也不稳定,一时走不开。这种状况,好像被人捆住手脚,不能动弹。每天上班,就如同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一样,在火窑中行走。心中有气,却发不出来,只能生闷气。渐渐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不出声了,对同事们讲的香港新闻也不去理会。一心认为香港人是瞧不起大陆人的,我和她们做不了朋友。

        内心慢慢地积攒了苦毒,觉得神并不眷顾我,将我放在火窑中,却不管不问。

小小唇膏

        当我被失眠和苦毒煎熬,患上忧郁症后,神安排了两位专业的心理辅导员帮助我。两位辅导员都是师母,非常有爱心。她们对我的治疗,简单地说,就是爱和鼓励,让我重建自信。

        有一天,我去接受心理辅导治疗。对方突然送我一管小唇膏,说上周看见我的嘴唇干裂,觉得需要用唇膏来保护一下,于是就买了女儿平时所用的那种唇膏,送给我。回家以后,对着这个唇膏,几个月来,我第一次在神面前流下感恩的泪。

        另一位辅导员,则担心我会出事,与我立下“生死状”,并要求我承诺,如果一旦想不开,一定第一时间去找她。她把手机和家里、公司的号码全写给我,对我充满信任。她的字体不算漂亮,但对着纸上的几个数字,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文字,那些数字叫做──关爱。

        我知道天父是爱我的了,祂不会撇下我不顾不管,不会让我遇见无法承受的苦痛。

潭边遐思

        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心怀不平。情绪低落时,把以前受过的苦,遇到的挫折和失败,全归到命运弄人。内心一再地怀疑:“上帝是友善并且可信任、可依靠的吗?上帝对我们芸芸众生的幼小心灵真的关注吗?”

        一天读经时,有段话使我为之一震:“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

        不久后牧师在讲道时,也引用这段经文,还谈到他心情郁闷时,就去观察大自然,看那些花鸟鱼虫。他说,在美丽、奇妙的自然界中,学会欣赏神创造的一切,心灵就能得到启发,坚信神掌管地上的一切,祂不会撇下我们不理不睬的,从而将恐惧和担忧赶出去,郁闷自然就没有了。

        一天我独自租车开到多伦多以北的一个小镇去散心。在不知名的小水潭旁边停下车来,看着池潭边默然挺立的垂柳,许多不知名的蓝色小花正在盛放,几头相貌憨厚的 牛埋头吃草。多么美丽和谐的大自然!内心突然有声音说:“这是天父的世界,这一切的背后,难道不是值得敬畏的宇宙主宰吗?主在掌权做王,不要心怀不平,也不要忧闷。”

        于是,我祷告:“天父,我该如何感恩?求你开我的眼睛让我看见。”

        往事一幕幕地从眼前闪过。恍然明白那些挫折和痛苦的经历背后,原来也有值得感恩之处。虽然公司的人事变动,带来纷争,但变动以后,不仅工作质量没有下降,业务反而节节上升。

        更加值得感恩的,是天父对我的怜悯和爱护。记得四月份,在人事变动最激烈的时候,我因郁闷而睡眠不好。一天清晨竟然从楼梯上失足跌下去,摔伤了腰部。而神预备了一位热心的弟兄为我敷药、按摩,却不收治疗费。另一位姊妹更把家里的新床垫送给我,使我的腰伤很快复原。还有此次患上忧郁症以后,为我进行心理治疗的 辅导员,也几乎是不收费的。这些恩典全是来自神,我却没有一一细数。

        面对寂寞无声的泪水,我祷告:“天父,我错看你了。你是无微不至爱我的,只是常被我忽略。这次回去以后,我要尽量与那位同事和睦相处。凡事顺服,相信你必把我抱在怀里,好好地保护我。”

有心无力

        回到多伦多,日常工作中不顺心的事依旧发生。办公室里我照样被训斥,而“以利亚”却如愿以偿地升了职。

        这更让我在工作时心怀不平,有时就故意与她做对。看见“以利亚”着急上火地找一张CD,我明明知道放在哪里,却不出声告诉她。她的手指受了伤,每天都去看医生,但我故意从来不问一句:“好点了吗?”

        回想从前与同事们相处得何等愉快,亲如一家人,现在的我却变得冷酷而沉默。这才明白,在那些爱我的人面前,做个乖女孩并不难。而在不喜欢我的人面前,仍然去听话、不顶嘴、顺服,却是这么难。

        每天看见自己的软弱和无助,看见心里的骄傲和愤怒,看见本性的自私和嫉妒,我只能祷告说:“天父,你看看我,我实在有些狂傲和孤单,但我真心渴望成为像你一样圣洁的人。求照你的心意改变我,不要让我偏行己路。

      “天父,我在这里,请你改变我!我不完美,不高尚,也不谦卑,更不似自己想像中的坚强和忍耐。我有脆弱的人性和肉体,也有追求圣洁、美善的梦想。求你俯察我,将我塑造成为合你心意的人!”

绳索烧掉

        有一天打开电视机,刚好看见奥林匹克400米女子组决赛。镜头对准的是跑在最前面的一位黑人选手,她不算漂亮,但那种专注的神情很动人。她只是用尽力气地跑,全身每块肌肉都在颤抖,眼睛目不斜视地盯着终点,全然忘记身边的世界。我想那时如果手提电话响了她是不会听的,对别人的评头论足也不会理会,更不会去 想从前的失败和挫折。最后她赢得了金牌。

        那一刻,内心有个声音说:“向着标竿直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人生,不用理会旁人的闲言碎语,不用看过去的失败和挫折,只管专心地跑,神会给你奖赏的。”

       从此,上班时感觉仍像在火窑中行走。但已经知道火窑中,不只是自己一人,还有神与我同行。所以火不会伤我的身体,只会将捆绑我的绳索烧掉。只要我肯忍耐等候,向着标竿直跑,神必要将我从火窑里带出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主动与同事们聊天,还故意与“以利亚”搭腔,使她对我消除戒心,开始和我有说有笑了。

        不知不觉中,大家的关系融洽了。我也就不再害怕被批评和责备。忧郁症就这样不药而愈了。

        现在想想,其实哪个人生命中不经历人际关系的困扰?哪个人能一直左右逢源,到处得人称赞?回头看去,我只有感谢神,使我经历这种挫折,使我有机会学习反省自己,超越痛苦,于细微处去观察值得感恩的事物。

作者来自中国武汉,原为记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