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期忧虑:公私兼顾的困难

Dennis McCaan、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一、空巢的眼泪

      或许是真的年过半百,最近常听到朋友们谈起要面对空巢期,心中充满忧虑。其中最难面对的,是和配偶单独相处的日子,一想到就害怕。最小的孩子,过了暑假就要 离开家上大学去,剩下我们作父母亲的又要“二次蜜月”,重新作夫妻。好久以来,日子一年一年地过,我们却越来越说不上什么话。这下子,不断逃避的问题,恐 怕必须面对了(不少人甚至心里盘算著,一旦对孩子们的责任完成了,就要以离婚收场)。

        老张算是个典型的例子。在退休欢送会上,他被问到有什么感想?想起一生的努力,都是为了让孩子们过得更好,他哭了。

        那年,他们夫妻两人倾毕生积蓄,把儿子送到美国来读大学。不久,他收到一张谢卡──这是这位终年出差的爸爸,第一次看到儿子的知心话。读著卡片,作爸爸的感动得大哭。接下来几年,老张更加卖命地工作,既要为大儿子付高昂的美国学费,也得为小女儿预备。

        现在,好不容易挨到退休,眼眶忍不住红了,有欣慰,有感慨,还担心要回家面对那位好久没有相处的另一半。

        这样的“老张”,“恐怕”哪家公司里都有。大家多少都参加过几次公司里的退休餐会吧?席间,少不了要请这位即将荣退的前辈“老张”发表感言。通常这一位“老 张”首先要客套一番,感谢大家多年来的爱护。然后,如果这位“老张”也确实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好员工”──那就是说是一位工作格外勤奋的员工,那么我们肯 定要听到这么一段话:

       “我特别要谢谢我的妻子和孩子们,因为他们最清楚我为了工作所牺牲的天伦之乐。为了工作的缘故,我经常不在家……”

        泪光闪烁在他眼里。此刻,驰骋商场的硬汉,也露出“新好男人”恋家的温柔面。每一个有同样经历的同事,免不了也要红了眼圈。这令人不禁叹息,如果这些年可以公私两全,不必为了工作牺牲家庭,岂不更理想?

        当然,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老张所做的一切牺牲,都是为了他的家庭:加班到深夜,甚至通宵;无数次的周末开会;那些出不完的差,一个人孤伶伶地住在外地旅馆的夜晚,转不完的电视频道……就这样过了一生。

        看到没有,从老张和同事的观点,牺牲的人是他,失去天伦之乐的人是他。为了工作,也就是为了养家,老张不能参加孩子们的学校活动,几乎完全错过孩子们的学 业、课外活动,以及整个成长期。他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候缺席,不得已地把一切重担与困难都推给另一半,被迫让她单独承担全部重担……

        现在终于退休了,这下好了,解脱了,一切都可以改变了。

        且慢,真的一退休,就能弥补过去,从此全家“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孩子们等不了,都长大了,也都离开家了。

        太太呢,夫妻间的性生活不幸福,少说也有十年以上了。两人之间只有例行公事,如同嚼蜡;从前夫妻俩像是好朋友,如今变得更像生意场上的点头之交。

        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人的心结没敞开来谈。不谈、不谈,后来就变成不能谈了。既没心情,也没时间去解决问题,更不愿意浪费时间在对方身上。丈夫 忙着公司的事,太太被个家绑得不能喘息,跟在孩子们后面跑。孩子们大些时,太太还去听个短期课程什么的,再去教会服事,到社区做义工,都能把一天填得满满 的……
二三十年的习惯,现在突然要改变?也可以,不过不要乐观得太早了!

二、我不够负责?

         从信仰的角度来看,基督徒今生有三方面是不能回避的:责任,选择,与后果。

         作为一位好妻子或好丈夫,作为一位好母亲或好父亲,作为一位好女儿或好儿子,作为一位好员工或好老板,我们都有相对应的责任。愿意不愿意扮演好我们的角色,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强迫我们。要做到什么程度,也是我们的选择。即使我们拒绝选择,这也是一种选择。

        每一个抉择,会不可避免地带来不同后果。我们决定不去面对好好经营家庭的责任,不去面对好好经营夫妻关系的责任,不去面对好好经营与儿女关系的责任,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因此我们也要面对由此而来的后果,例如空巢期的忧虑。

        然而,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去面对空巢的婚姻。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种责任。这是个第二次作人的机会。

        选择不再回避,勇敢地回家,需要很大的勇气。所幸上帝很愿意帮助我们。

        我们基督徒都希望过一个公私平衡的生活,但是,到底要如何在家庭与工作,以及生活的各方面取得平衡与和谐呢?这个问题之所以困难,首先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 好像老张一样,压根儿就没有觉察到自己有问题。通常,当看到工作与家庭之间有冲突,我们往往想到的是自己牺牲了天伦之乐,而不太会认为自己是逃避责任。

        认识到应该平衡工作与家庭,就意味着我们认识到了耕耘家庭生活,是我们的一种责任(不只是一种享受),这是走向正确方向的第一步。

        在今天全面紧张的生活压力下,在高度竞争的商业环境里,想要花时间照顾家人、教会,以及负起其它责任,真是不易,甚至还会令人有罪恶感,仿佛我们这样做就是对追求事业不够认真,就不能成功。

        但是,完成责任本来应该是一种享受。还记得吗,耶稣曾经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30)当我们觉得现实生活的压力难以承担的 时候,我们要不就是在追求错误的目标,在追求不是上帝要我们追求的;要不就是追求的方法不对,没有倚靠神,只依靠自己;或者两样错误都有。

        中国人不愿意认输丢脸的问题,特别严重。尤其在物质方面,爱面子,喜欢与别人比较,谁的钱多,谁的房子大,谁的车好,以及其它可以用来炫耀外在成功的东西。

        这正是圣经警告我们的“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财利)。”(《太》6:24)玛门(财 利)的侵蚀力是全面的。它透过我们的老板,工作,事业,政治参与,或社交团体等等,对我们的时间和心力发出无止境的要求,好像这些能决定人生最重要的意义 与价值。

        毫无疑问,玛门不只是单纯的对金钱的欲望,也不只是用钱买享受的欲望。玛门是一个假神,一种偶像。当我们对金钱的欲望,对事业成功的欲望,或是对其它物质的欲望,对我们形成一种全面辖制的势力时,透过这种欲望,玛门就成了我们的神。

        当玛门控制住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人生观会迷失方向。突然间,我们对家庭应该尽的责任贬值了:当我们要耕耘家庭关系时,竟然变成好像我们要逃避工作,偷偷摸摸地跑去享受……

        我们就这样昏了头,失去了理智,不能看清楚崇拜玛门就是伤害家人,反而被蒙蔽,活在自己是伟大的牺牲者的假象里,不断地自我安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庭……”

三、第二次机会

         我们必须从玛门崇拜里挣扎出来!但是我们问:“谁能帮助我脱离玛门?谁能帮助我回家呢?”耶稣说:“到我这里来,我能帮助你。”耶稣对我们每一个误入歧途,被玛门拖累得筋疲力尽的人发出邀请,邀请我们回家。

        虽然我们作过错误决定,理当面对一切痛苦的后果,耶稣却为我们预备一条出路。他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在我们能够回到家庭、面对家人之前,我们的心必须先回到祂面前。祂能够给我们一颗回家的心,以及回家的勇气。

        敬拜真神是脱离假神最有效的方法。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耶稣身上(attending to Jesus),放下我们人的想法与做法(abandoning human way),然后,追求我们的心与祂的心一致(aligning and union with God)。

        以往当我们走错路的时候,我们的全盘心思可能是不自觉的,都集中在谋生的工作、社交的工作,甚至教会的工作中,从中寻找满足,寻找自己的价值。结果就成为某一样工作的奴隶,把全部的时间和心力都投注下去,其它的什么也顾不上了,包括敬拜神。

        工作不是邪恶的,那用工作来占领我们全盘心思意念的才是邪恶的。撒但经常利用我们内心深处求好心切的需要,利用我们想要证明自己是有用的,想要做得对,做得 好的心理,就用忙碌和拼命的工作来满足我们。(其实,这些反映出我们心中对于人生价值、人生意义的不满足。不过,这些不满足也是好的,能把我们引到上帝的 面前,因为只有上帝才能满足我们)。

        当我们发现,我们过去忽略了家庭的责任,解决的方法,不是在已经超载的老破车上,再加一些要做的事,那是老办法,行不通的。彻底解决的办法,是要把眼光、心思重新集中到耶稣身上。

        耶稣给我们第二次机会,呼召我们回家,祂应许:“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代下》7:14)

        我们当中那不敢回家的,怕没有希望的,不愿意承认自己过错的,怕面对难堪的,只要依靠耶稣都还有希望。耶稣应允我们:“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当我们把脸转过来,面向耶稣的时候,我们所需要的意义、价值,就得到满足,我们就不再需要在工作或社交活动里寻找自己的地位。神爱我,就是我的地位。然后,我们就能够把工作、家庭、教会和社交,都变成我们祝福别人、自己也蒙福的机会,因为我们有了正确的心态。

        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回应这个呼召,来到神面前,求神帮助我们,改变我们的心,让我们承认过错,给我们勇气回家,为我们创造机会回家。回到家庭的捷径,是先回到神的面前。

四、轻松地回家

        怀着轻松的心情回家,是人人都想要的。我们当中还在职场奋战的人,需要早早采取手段脱离玛门,免除将来可能有的空巢期忧虑;我们中间已经面对空巢忧虑的人,需要呼求耶稣让自己脱离忧虑,不再害怕回家。

        具体的步骤,第一步是面对现实,第二步是求神帮助:

        首先我们不要推卸责任,不要怪配偶,也不要怪撒但(对付撒但是上帝的事,对付自己是我们的事)。公私兼顾确实是难事,但我们不要找借口。我们的婚姻家庭关系不理想是事实,我们没有尽到当尽的责任也是事实。承认自己有错误,我们的姿态才能够低下来,才能够去寻求帮助。

        求神帮助的方法,总的来说就是安息日的方法,也就是停下来,把注意力放到神身上。教会生活中有许多行之有效的安息方法,比如说坚持每一个星期日,都要到教会 来参加主日礼拜,固定地参加主日学,每天固定灵修,或是参加每周的小组团契……这些能让我们的心转个方向,看看自己成就以外的东西。只要我们的心离开玛门 的强烈吸引,我们才可能看到别的价值。其它的方法,如固定每周至少与家人去一次中国餐馆,和孩子们每月去一次公园,甚至夫妻二人单独约会一次,或是带家人 一同到我们出差的有趣城市等等。这都是有规律地把我们的心移开的办法。

        第一步求神帮助,是求神改变自己,而不是改变配偶。我们的婚姻关系或是亲子关系,往往已经是不可救药,或者即使还没有这么严重,但也实在不敢寄望对方能有什么改变。正如一对结婚二十年的夫妻,虽然表面看来相安无事,但是彼此都觉得没有可能要对方改那改不了的老毛病。

        这种情形,我们需要的是求神改变我们自己。越是看起来没有希望,越是要情词迫切地呼求。但是,是要求神改变我,而不是改变对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再三地强调,要认识责任在我的原因。

        呼求神的帮助,是尤其已经面对空巢忧虑的人必须要做的。我们不能再错过神给我们
重来的机会,我们有责任起来改变自己。

        祷告之外,我们还可以到教会寻求帮助,到青少年团契请教亲子关系,到夫妇团契请教婚姻关系,还可以向婚姻家庭比我们幸福的夫妻讨教,请人为我们代祷,请有辅导恩赐的人为我们一对一的辅导,甚至找牧师或专业心理专家辅导……这些都是办法。
如果我们还是没有信心,认为世上没有真正的幸福婚姻,我们只需要留意周遭比我们恩爱的例子,就能够看到我们错过了什么样的祝福。神实在是要用婚姻家庭来祝福我们,而不是要增加我们的责任。当我们承担责任时,祝福就自然而然临到我们。

        基督徒有责任在世上示范一个更高的标准,就是公私两边的责任都能兼顾,也就是工作家庭两边都要蒙福,以至于世人看见就羡慕,归荣耀给神,也愿意尝试改变他们的婚姻与家庭。

        一个令人羡慕的空巢期,是神对基督徒的呼召。

作者任教于大学。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